第十章 美女虚脱了?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十章 美女虚脱了?

【ps:求打赏,求捧场,谢谢大家!】 “啊!” 就在高基享受这股柔软的时候,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在耳畔响起,声音中充满了羞怒。 林宣儿怎么也想到,刚才还在她心中还算高人的高基,居然一下子软弱无力的模样,倒在了她的身上光明正大的占她的便宜。 虚脱了!这可能吗? 随随便便的下几针就浑身没有力气,这可能吗? 中医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尤其是她二十年来连自己都舍不得多摸几下的圣女峰,现在更是被人当作了枕头,对方呼出的热气,让她不由自主的感觉到浑身燥热无比,下身微微有些潮湿,身子都有些酥软了。 二十出头,从未发泄过的身体,经不起任何的刺激。 羞愤,愤怒! 无尽的怒火从林宣儿的眼睛中喷出来,那股羞怒让林宣儿彻底爆发了。 “该死的色狼,我要你好看!” 林宣儿愤怒了,后果很严重的。 “嘭!” 一声闷响,高基只感觉腰间传来一阵剧痛,四周的场景也随之便变化,身子重重的倒在另一边。 被这个女人踹了! 高基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苦笑连连,堂堂的科武大陆超级强者的徒弟,居然让一个女人踹了,这要是让徐傲知道,就算魂飞魄散了,恐怕也会气的活过来了。 徐傲是师傅! 高基也够实在的,自从得到了徐傲的记忆,高基就开始以自己是徐傲的徒弟自居,这也算是另外一种报恩了,毕竟他得到了徐傲的记忆,说是徐傲的徒弟,倒也无可厚非。 “该死的色狼,亏本姑娘认为你是一个中医高手呢!居然敢占本姑娘的便宜,我踹死你,我踹死你,世界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一群色狼,才会变成这样的,今天本姑娘就为民除害,免得到时候有别的女孩毁在你的手里。” 林宣儿尤为不解恨的对着高基猛踹,越踹越起劲,可是她忘了,她穿的是裙子。 在林宣儿抬起脚,一脚一脚的踹向高基的时候,随着美腿的抬起,裙下的春光,几乎完全暴露在了高基的眼前。 而男人对于女人的丝毫变化,都有一种变态的直觉,高基自然也不例外。 “我擦,喜洋洋与灰太狼。” 高基傻了,林宣儿的裙下的春光完全暴露在他的眼睛之下,印着喜洋洋和灰太狼的纯棉小内内清晰的呈现在他的面前,微微鼓起的神秘地带,一条若隐若现的缝隙,仿佛有着致命的诱惑,让他舍不得移开目光,眼光顿时炙热了几分。 灰太狼正张牙舞爪的追着小羊,小羊正尖叫着到处跑,这一刻,高基多么希望自己就是灰太狼。 “喜羊羊与灰太狼?啊,你这个色狼,变态,猥琐男,痴汉。” 听到高基喃喃自语,林宣儿先是一愣,随后顺着高基的目光往下看,白皙的脸上顿时蒙上了一层鲜红,猛地尖叫一声,迅速的后退,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裙摆。 眼神像看仇人一样看着高基,气呼呼的,一双美眸中带着强烈的愤怒,若是目光是刀,恐怕高基早就被千刀万剐了。 “有必要防贼一样防着吗?该看的都看了,还有什么好遮的。” 高基苦笑一声,昨天被人当成了色狼,今天又被人当成了色狼,难道他真的很像色狼。 高基挣扎着坐起来,回想起白色小内内包裹的神秘地带,高基的呼吸不受控制的变得急促,下身慢慢有了反应,望向林宣儿的目光也带着一丝几乎洞穿的炙热。 这是男人对见到漂亮女人后的自然反应,高基是一个热血的男人。 “无耻的色狼。” 林宣儿发现了高基的变化,那顶起的小帐篷,让她脸色再次红润了起来,狠狠的瞪了一眼高基,暗骂一声,偏过头去。 “我说,我刚才不是故意的,刚才的事情只是巧合而已,你信吗?” 高基无语的看着气鼓鼓的林宣儿,再看着身上一个个脚印,脸上的苦笑越发的浓厚起来。 “信?信你才有鬼了,真当本姑娘是个傻子吗?色狼,我告诉你,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以后我看见你一次,就打一次,见一次打一次,哼,臭色狼,最好以后祈祷别让本姑娘碰到你,不然你就死定了。” 林宣儿冷笑的看着高基,这是她这辈子听到最好笑的一个笑话了。 “哼,色狼。” 说完林宣儿狠狠的瞪了瞪高基,气呼呼的朝着学校内走去。 “喂,你的银针,不要了?” 高基大叫一声。 “我不要了,臭色狼,下次别叫喂、喂的叫,本姑娘有名字,不过就是不告诉你这种色狼。” 林宣儿气呼呼的声音传来,随后头也不回的疾步离开了。 不是她不想要银针,那可是她祖传的宝贝,但站在高基的面前,她感觉自己就好像没穿衣服一样,身体的一切都落入高基的眼中,那炙热的目光,仿佛是一双双炙热的大手在身上抚摸,让她浑身酥软,为了不让自己丢脸,只能是快步离开。 林宣儿虽然看起来活泼,但要说起和异性亲密的接触,她这二十多年,除了父亲,爷爷之外,和别的男人接触,最多就是礼貌性的握手而已,今天不仅让高基占了便宜,甚至连女孩子最羞人的秘密都落入到了高基的眼中,这让她情何以堪。 不过,刚走出不到百米,林宣儿马上就后悔了,她最喜欢中医了,高基那施针的速度和对穴位的准确,让她羡慕无比。 “林宣儿你啊你,你怎么就那么沉不住气呢!干嘛要离开,先学到他那手施针再走也不迟啊。” 林宣儿心中暗自后悔,她从小就学习中医,十多年了,虽然对中医喜爱有加,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医日落西山,西医当道的时代,中医根本就没有多少人会在乎,真正拥有真材实料的人,非常的少。 高基虽然有点色狼,但却对是中医高手,不然不会单凭针灸,就缓解老人的痛苦,至少在她离开之前,老者已经比之前好多了,就算无法治疗,也能够撑到救护车的到来。 “嘿嘿!” 突然,林宣儿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芒,嘴角开始流露出一抹狐狸般的笑容,若是让熟悉她的人看见,绝对会有多远,躲多远,一旦林宣儿露出这种笑容,就代表着有人快要倒霉了。 “好,臭色狼,我今天就先放过你,把祖传银针放在你那里,不过拿了本姑娘的东西,你也不要想好过,等本姑娘在春城大学找到你,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要把你施针认穴的本事交给我,否则,本姑娘就让你一辈子都安生不了,到时候,加上本姑娘的学识,本姑娘一定是中医界的扛鼎之人,奶奶也比不上我。” 想起在踹高基时,看到的学生证,林宣儿嘴角的笑容越来越灿烂,一双美眸眯成了月牙,仿佛已经看见自己站在中医界的最顶峰了,无数人哭着喊着要她收为徒弟的模样....。 “哈哈哈哈......。” 想到美处,林宣儿不由的放声大笑了起来,步子都轻快了一点。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的高基,听到远处传来的笑声,不由的摇摇头,这丫头疯了,自己怎么会惹上这么一个疯女人,白瞎了这么漂亮的皮囊了。 林宣儿的笑声渐渐听不见了,高基松了一口气,蹲下身子,检查着老者身体的变化,目光盯着老者的一举一动。 这是他第一次施展逆天八针,甚至毫不客气的说,这是他第一次学医,第一次救人,逆天八针在徐傲的记忆中,厉害无比,但那只是科武大陆而已,谁知道在地球有没有用,毕竟是两个构建完全不同的世界了。 随着针法的作用表现出来,老者呼吸逐渐变得平缓,脸色虽然依旧是苍白,也渐渐有了一丝血色,但高基依旧不敢松懈下来,生怕出现什么差错。 逆天八针,分为八式,每一式下手的力道和对灵气的输出都有着严格的控制,稍有差池,所有的努力就会导致功亏一篑,固然有徐傲的记忆做后盾,高基依旧不敢掉以轻心。 不过还好,随着逆天八针的施展,老者周身的血液开始循环,心脏开始恢复平常的跳动,感受到老者的生命逐渐旺盛,高基也放下心来了,最危险的一关度过去了,只要老者苏醒过来,就算彻底没事了。 当然,这是暂时的,老者的心脏机能消耗的太严重了,依旧垂暮夕阳,再加上老者经常吃速效救心丸,对心脏的负荷实在是太大了。 是药三分毒,速效救心丸这类针对心脏病的药属于中成药,属于中药,虽然中药以温养为主,但也带着毒性,长时间的服用,对身体有害无益。 但让高基始终好奇的是,看装饰,老者的身份绝不低,纯手工制作的精致高装,最低的价格也要数千块一件,老一辈的人大多数节省,能将最低数千块钱的高装穿在身上,这老人的身份绝对不低,或者说他的子孙的身份不低。 既然是身份不低,应该不缺钱,心脏病固然难以医治,但只要有钱,想要医治却不是太大的难事,可这老者心脏却丝毫没有做过手术的特征,机能损耗严重。 这让高基感觉到颇为的意外,不过也没有往深处去想,毕竟这是老者自己的事情,其他人也没有办法去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