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还是奶奶有办法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一百零五章 还是奶奶有办法

突然电话响了,林宣儿看看还争执的三个人,认命的接电话! “你好!哪位?” “是我!”电话那头是林老太太! “奶奶?都这时候了你怎么还打电话回来?不回来吗?”林宣儿一定声音就是林老太太,所以问道!医馆下班的时候还是比较早的,但是林老太太通常会加一会儿班,等林宣儿放学回家的时候林老太太也差不多回来了。今天林老太太没回来反倒打电话过来,所以林宣儿觉得有点奇怪! “嗯!这里有个病人,可能会晚一点回来,你和爷爷先吃饭啊!”这是林老太太的习惯,要是不能按时回来都会先打个电话回家,以免家里人为自己担心! “哦……好吧!反正我们现在也没有饭吃……”林宣儿无精打采的回答!眼神瞟着还在争吵的几个老人1 “你说什么?什么么有饭吃?”林老太太是什么人,再小的声音她也能听见! “没有什么,就是……”林宣儿没想到自己说得这么小声还是被林老太太听见了,正不知道怎么好说呢,林老太太又说话了! “那几个老东西又在吵架?为几条鱼?”林老太太老早就听到了那三个老头子吵架的声音,她都能想到他们三个人吵得面红耳赤的画面。 “哇塞,奶奶你太厉害了,一猜就中,他们正在争论谁的鱼多,谁的鱼重,结果评选的标准不一样,所以不能定谁赢谁输,三个人正在这里争执不下呢!”林宣儿简直太佩服奶奶了,居然一猜就知道他们几个在干嘛1 “哼!就他们几个,我还能不知道?你就跟你爷爷说我不舒服,回来要吃鱼,看他们还吵不!”林老太太在电话那头给林宣儿出主意,自己可不想回去还看到几个老头子还在争吵。 “好的!宣儿知道了!奶奶再见!|”林宣儿得到了林老太太的指点,可谓是豁然开朗,挂了电话就胸有成竹的朝着客厅里吵架的几个人走过去,站在中间…… “奶奶刚刚来电话了,说身子不舒服,晚一点回来,让保姆把饭做好,她待会儿想回来吃鱼…………”林宣儿看着三个虎着脸的老头儿,故意把鱼这个字拖得老长老长的! “大妹子怎么不舒服了?” “不舒服怎么不早点回来?”刚刚还吵得热火朝天的,这会儿吴老和张老也不吵了,看着林宣儿,表示关心! 林宣儿没想到这招这么管用,三个人瞬间就不吵了!最直接的是林老爷子。林宣儿看着他一声不吭的把另外两张水桶了的鱼都倒在了一起,然后屁颠屁颠的提着往厨房里走去了! “额……他……爷爷把你们的鱼给拿到厨房了?可能很快就会下锅了哦!”林宣儿看着眼看着自己的鱼被林老爷子拿走还没反应了两个老头子,很好心的提醒!林宣儿惊讶于他们的表现,这和刚刚差别也太大了吧?与此同时林宣儿听到厨房里,林老爷子跟保姆说把鱼给做了。 还是奶奶有办法, “哎呀!管他的呢,不就几条鱼嘛,下次再钓就是了,我们大妹子怎么样了?”吴老和张老两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特别的担忧,好像生病的是他们媳妇儿不是林老爷子的一样! “哦……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好像就是今天病人有点多,所以累了!”林宣儿好笑的看着几个老顽童。 “哦……看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这就好!那我们就放心了1”两个老爷子也不关心自己的鱼了,脸也不红了,自个儿跑到沙发上去做着,在那里捣鼓着什么,半天林宣儿才看出来是准备下象棋呢! 林老爷子也出来了,就跟刚刚没有争吵一样的做到两个老人身边去,看着他们下棋!林宣儿开始搞不懂这些老人了。有时候吧,斤斤计较,有时候又觉得他们看得最开了!林宣儿摇摇头就准备上楼去…… “诶……乖孙女儿,我记得你好像跟那个高什么基那小子是同学是吧?”埋头下象棋的张老突然抬头看着正准备上楼的林宣儿,不确定的问! “哦!对!我想起来了!昨天好像说是咱们乖孙女儿带那小子去医馆的,对吧?”吴老爷子好像也想起来了,还抬起头问林老爷子是不是! “对啊!干嘛?你们两老东西又抽什么疯?”林老爷子看得正入神呢,不知道这两老头儿又怎么了。 林宣儿这心情刚刚好一点呢,一提到高基,又开始不高兴了! “他是我同学,两位爷爷找他有事儿?”林宣儿其实很想说谁认识那王八蛋,但是最后还是只有笑笑,礼貌的问林宣儿! “哦……咱们是想问他明天什么时候去医馆,咱们好去认识认识那小子!”吴老笑眯眯的自认为很慈祥的看着林宣儿! “他什么时候去医馆我怎么知道?爷爷你们得问奶奶啊”又是一个想认识高基的,她才难得管他什么时候去呢,她现在对他很不爽!林宣儿嘟着嘴就这么转身上楼去了,留给几个老头儿一个潇洒的背影! 三个老头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这里面出了什么问题,然后都满头继续下他们的象棋!现在的年期人,搞不懂他们的想法! …… 最近张若兰都在公司了忙着,没有时间去见高基更么有时间去学校了! 张若兰现在正在公司的办公室里,坐在张天豪面前,看着一堆资料…… 张若兰最近都忙些什么呢?她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完全不知道自己整天忙着为什么集团的珠宝生意还是一天不如一天,而跟张氏集团相反的确实一个出现在人们视野的新公司,他们的珠宝首饰不仅样式新颖,而且价格要比张氏集团的低上好几倍!这些都不打紧,张若按调查发现这家叫做鑫珠宝的公司几乎是在针对张氏集团,张氏集团打出公司回馈的广告,对方马上就会打出新公司成立为求立足的广告来招揽客户;张氏集团打出刚刚上上市的五彩原石打造的手镯,人家鑫珠宝就是打出炫光手链;他们张氏集团请人打造情人节的情比金坚的系列,他们鑫珠宝就出来一个永远来一起……反正不管张氏集团怎么样,他们就会在同一时刻也会有相应的动作,张若兰都已经在开始怀疑这就是商业上的恶性竞争,有人在故意针对他们! “爸,这是我们请人调查的资料,所有资料显示,我们有任何动作,鑫珠宝也就有相应的动作!你看这里……还有这里……都表明这些!还有就是值得注意的就是鑫珠宝的bei景,我们请的是最著名的调查专家,进行调查的这段时间以来,他们却没有任何发现,甚至连鑫珠宝营业执照上面的法人名字都查不到有这么一个人,也就是说这个鑫珠宝就是几个月以前突然间出现的珠宝公司,这一点让人很是怀疑!最著名的调查专家都查不到底细的,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专家已经被收买;另外一种就是……对方的bei景实在是太神秘太强大了,所以才能隐藏这么深……”张若兰坐在张天豪的办公室里看着一堆调查资料分析给坐在老板椅上的张天豪听!旁边的椅子上还坐着陈助理,此时也是一脸的严肃,张天豪更是最近头发都白了好多! “我知道!但是专家是我好友公司里的,这个应该被收买的可能性不大,那么说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张天豪也翻看着那些资料,对张若兰分析的内容颇为认同! “陈助理,你怎么看?”张天豪转过头看着沉思的陈助理,从缅甸回来之后他就觉得陈助理好想比之前沉默了,但是又找不到原因! “我在想如果真的照这样分析的话,收买的可能性不大,那肯定就是后面一种情况,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有方向了,在春城谁的势力bei景会这么大,能一手遮天?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在春城的,而是其他地方的人过来在春城故意捣乱的?”陈助理其实是一直在想张天豪之前受伤的事情,和之前准备合作的那家公司有没有关系,这点他很头疼。但是没有确定的事情不能随意说,毕竟张天豪最近在考虑跟他们合作的事情!他打算什么时候过去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线索! “恩……分析得不错,那我们接下来就从这方面下手,我去约一下市长,他和我有点交情,看看上面有什么动静!”这是张天豪目前想到的了,他之所以能白手起家,原因就是他从来就不会故意跟谁挣什么,一直都是满头做自己的生意,公司的理念也是这样!所以这次出了问题,有这样理念的公司首先想到的是公司内部自己的问题,所以他们呢一直都在自己内部做调整,但是事实证明这次不是这样了!是真的有人在故意针对他们,这样的话他就不会再坐以待毙了,既然故意针对他们就别怪他们不客气!只要查出谁在最后作怪,他张天豪第一个不饶他! “爸爸!我觉得我们一方面从上面入手,一方面也留意一下鑫珠宝的动向,因为就像陈助理说的,这不一定就是春城上面的bei景,很有可能是外地的!所以我打算请人混入鑫珠宝公司,看能不能查到一点什么!”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思想活跃也更敢想。陈助理抬头看了一眼张若兰,嘴角不经意的笑笑!这丫头还真不是省油的灯! “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张天豪对她这样的举动有些担忧!如果被发现,这样的罪名可不小! “这有什么冒险不冒险的?找一个咱们知根知底的,而且对方查不到底细的人去,再说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张若兰反倒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很不错,值得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