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十一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半晌时间过去,老者悠悠转醒,入眼看到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时,老者眉头一皱,苦笑的问道,“小伙子,我刚才是不是又犯病了?” 高基暗暗松了口气,点头道,“刚才我见您老晕过去了,用银针替您扎了几下,所幸你醒了过来。” 老者在高基的扶持下慢慢坐了起来,叹道,“几十年的老毛病了,好不了喽。”顿了顿,老者好奇的打量着高基,问道,“小伙子,你会针灸?” 高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马马虎虎,也就会那么几下子吧。”要不是凭借着脑海中徐璈的记忆,高基连那么几下子也来不了。 老者摇了摇头,道,“小伙子,你也不用和我谦虚,光看这几根银针,我就知道你出自医学世家。” 不错,刚才高基借用的那套银针正是林宣儿的祖传银针,老者目光如炬,当然能看出这套银针的不菲之处了。 眼下,看到老者安然无恙,高基也不打算停留,收起银针,打了个招呼便打算离开。 “等等,小伙子。”就在高基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老者忽然叫道,“这次多亏你救了老头子,要不然的话,这条老命今天就没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高基微微一笑,道,“做好事不留名,老爷子,您也别放在心上。”说着,高基微笑,转身离开。剩下老者一人,目光敬佩的望着高基离去的背影。 举手之劳做了一件好事,而且得到了别人的感谢,高基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开心。看来,当好人还是件不错的事情。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找到大量的原石,收集灵气,来帮助自己筑基。如今说来,哥也算是一个修士了。 接下来的几天,高基一直待在屋内,试图强行冲开堵塞的经脉。虽然这个过程十分艰难缓慢,但是高基还是一直在咬牙坚持。 这一天,就在高基刚刚修炼完的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接起电话,里面传来了张若兰甜美的声音。 “学弟,这几天你在忙什么呢?”张若兰甜甜的问道。 高基听的如沐春风,裤裆里的哥们儿也不耐寂寞的一阵跳动,恨不得一头探出来,“我想和你睡觉……”心底的这一句话,差点从高基嘴里说出来。幸亏他反应奇快,最后俩个字才没有说出来。饶是如此,高基仍是吓了一身的冷汗。虽然他心中是有这个念头,可是打死也不敢对张若兰说出来。 “你想什么?”张若兰没有明白高基的话,又问了一遍。 高基嘿然一笑,道,“学姐,我说我想请你出来吃顿饭,怎么样?” “好啊,我也正好找你有事情商量。”让高基好奇的是,张若兰竟然爽快的答应了他的要求。 可能是幸福来的太快了,直到张若兰挂了电话,高基都激动的没有反应过来。格老子的,又要和美女一起吃饭了!想到这里,高基内心不由激动。这几天苦练筑基,身体正好累的够呛。趁着这个机会,倒是可以好好的放松一下了。更何况,身边还有张若兰这个人见人爱的校花作陪,何乐而不为? 当下,高基简单收拾了一下,对着镜子臭美了一番,便下楼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和张若兰约好的地方。 很快,高基便赶到。此时,张若兰早就等的有些不耐烦,看到高基的时候,撅着嘴说道,“学弟,你这什么情况,男生和女生,尤其是我这样的美女约会,哪里有男生迟到的时候。” 闻言,高基一怔,紧接着哈哈一笑,道,“学姐,别忘了,你开的可是自己的车,我这个穷小子只能打车来,这也怪不得我啊。” 张若兰小嘴一嘟,瞪了高基一眼,咕哝道,“反正你要绅士点。” 高基嘻嘻一笑,道,“绅士有什么好的,规矩那么多。”说这话的同时,高基心里却在想,绅士还不如一个流氓好,做个流氓起码还能占点便宜。当然,这话他是不敢和张若兰讲出来的。要不然以张若兰的脾气,非得大耳瓜子抽他。 “行了,别和我贫嘴了,赶紧找个地方吃饭吧。”张若兰风情万种的瞪了高基一眼,笑着说道。 高基笑道,“有学姐这样的美女在身边,秀色可餐,我都已经饱啦。” 但凡世间的女子,听到异性夸自己容貌好看的时候,表面上或许不表露出来,但心中却忍不住开心。像张若兰这般美女,也难逃这个道理。仔细再看高基,几天不见,这小子容光焕发,高大的身材,再加上略微古铜色的皮肤,不比那些富家子弟的小白脸差。 当下,张若兰不知为何,秀脸一红,怀里像是有头小鹿在来回撞一般。 “学弟,你怎么也这么贫嘴。”张若兰红着脸说了一句。说罢之后,转身就走,不敢再去看高基一眼。 高基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挠了挠头,不知道张若兰好端端的怎么了。 很快,俩人在附近找了一家餐馆,坐在临近窗口的地方。点完餐之后,高基问道,“学姐,这次叫我出来,有什么急事吗?” 张若兰“嗯”了一声,问道,“上次你赌石,事后张军兑现了他的承诺了吗?” 高基摇了摇头,若无其事的说道,“暂时还没有,不过我还不着急,反正他又跑不了。” 张若兰好奇的打量着高基,微微叹了口气,道,“学弟,有时候我真看不清你这到底属于什么样的人。”说这话的同时,张若兰几乎忘了,他和高基认识也才没几天。可不知道为什么,张若兰见到高基,总觉得俩人是多年的好友一般,竟然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那学姐希望我是哪种人呢?”高基侵略的目光,大胆的望着张若兰。 张若兰被他这么一看,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暴露在高基的眼下,心中更是慌乱起来。就是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害羞慌乱。 “你胡说什么。”张若兰不知如何回答高基的问题,有些羞赧道。 高基微微一笑,温和道,“我哪里胡说了,不是问的嘛,怎么又怪我啦?” “反正就是你胡说!”张若兰使出了小女儿态,有些蛮不讲理的说道。 高基摇头一笑,正打算开几句玩笑的时候,眼角一瞥,却是看到了一个熟人。而那人也正好看到了高基,双眼登时喷火,恨不得一口吞了高基。 “你的追求者来了。”高基微笑的说道。 张若兰一怔,回头望去,果然看到张军正脸色铁青的盯着高基。估计是发现自己在看她,一张蛮横的脸立刻堆满了谄笑。 “若兰,真巧啊。”张军走了过来,恶狠狠的瞪了高基一眼。 张若兰面无表情的说道,“是啊,挺巧。” 张军嘿然一笑,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道,“若兰,几天没看着你了,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张军,我们要吃饭,你要是没事做的话,就不要坐这儿。”张若兰有些不悦道。 张军脸皮也够厚,听到这话,不仅没有丝毫的羞愧,反而笑道,“若兰,相请不如偶遇,我也正好没吃饭,既然这样,那大家就一起吃吧。” 闻言,张若兰眉头一皱,遇到张军这样脸皮厚的人,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皱着眉头,神色中流露出深深地厌恶。 高基看出了张若兰的心思,咳嗽了一声,道,“张军,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你还欠我几块玉石吧?”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便激发了张军心中的怒火。只是当着张若兰的面,张军也不好发作,只是冷笑道,“不错,不就是几块玉石吗,你可以随时去拿啊。” “既然如此,倒不如张军你替我拿一下,如何?”高基笑嘻嘻的说道。 张军冷哼一声,道,“小子,说话的时候还是先过过脑子,不要口无遮拦,要不后果可是要自负。” 张若兰听出了张军话中的威胁,不由皱眉道,“张军,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军微微一笑,道,“若兰,你别生气,我是闹着玩的。”说着,瞪了高基一眼,恐吓道,“对吧,小子?” 高基点头一笑,道,“你是和我开玩笑,不过我可没心情和你开玩笑,张大少爷,现在就请你给我那几块玉石吧。” “小子!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张军一拍桌子,身后的几名保镖都摩拳擦掌的走了过来,凶神恶煞的瞪着高基。 见此,张若兰站了起来,道,“学弟,我们走。” 高基摇了摇头,笑道,“学姐,这么急的走做什么,张大少爷还没有还我玉石,我要走了,岂不太亏了?” 闻言,张若兰急的差点跺脚。这个高基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张军的背景势力他又不是不知道,也不知道他从哪儿来的勇气,竟然去惹张军这个纨绔弟子。 一边的张军看到张若兰眼中对高基满是关切之意的时候,心中的怒火腾地一下冒了起来。臭小子,既然你找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