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略施报复!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十三章 略施报复!

【ps:求收藏,感谢兄弟姐妹】 “高基,你这个人太坏了!”情急之下,张若兰叫道。 高基则是暗暗偷乐,笑道,“学姐,说这话你可是要负责啊,我怎么就坏了?” 张若兰羞赧的瞪了高基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反正你就是坏,不仅是坏,而且还讨厌!”说着,便站了起来,“行了,我吃饱了!” “哎,等等啊,我还没有吃好呢!”高基急道。 “哼,我懒得管你!”张若兰冷哼道,“以后你爱怎么就怎么吧,就是被张军欺负死了,我也不管你!”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张若兰心中却是另外一番想法。将来要是她真的看到了张军欺负高基,那么她能忍心吗? 想到这里,就是连张若兰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为什么每次遇到高基心里都会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呢?难道是自己爱上这个家伙了? 念此,张若兰更是脸颊发烫。很快,她便否认了这个念头。自己喜欢的男子,和高基完全就是两个类型,说什么自己也不会喜欢上高基。自己关心他,也无非只是把他看做学弟罢了。张若兰心中这样安慰着自己。 “好了,我也吃饱了!”趁着张若兰走神儿的片刻,高基狼吞虎咽的吃了几口。这要是不吃可就浪费了,毕竟,这都是钱啊!而且男生和女生出来吃饭,总得男生掏钱吧?既然是自己请客,那要是不多吃点,高基也太亏了些。 “老板,买单!”张若兰叫了一声。 很快,服务员便走了过来。看到张若兰要掏钱的时候,高基连忙道,“学姐,算了,我来买单吧。” “你?”张若兰瞅了高基几眼,笑道,“行了,这顿饭算我请你。” 高基摇了摇头,道,“那怎么能行,男生和女生出来约会,哪里有让女生请客的。”说着,将几百块钱的大钞递给了服务员,并且很大气的说道,“算了,不用找了。” 看到高基出手如此豪阔,张若兰打量了他几眼,皱眉问道,“咦,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 高基嘿然一笑,道,“学姐别忘了,张大少爷那里可是欠我好几块玉石呢,随便一块拿出来,我还不是百万富翁啊!” 闻言,张若兰忍不住想笑,可是想到高基刚才说的话,秀脸又是一红,“谁和你约会了,你不要胡说!” 高基笑呵呵的说道,“好吧,好吧,不是约会,是幽会总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张若兰又上了当,不由气的连连跺脚,笑骂道,“高基,你去死好了!” 俩人说笑半天,从餐馆里面走了出来。张若兰看了看手表,道,“学弟,我送你回去吧。” 高基摇了摇头,道,“算了,你要是有事就先回去吧,反正我闲着没事,自己走着就可以回去。” 张若兰似乎真的有事,听到高基这样说也没有坚持,很快便开车离开。 送走张若兰,高基无事可做,便打算回住处继续修炼。虽然筑基一事离成功尚远,但高基却为此孜孜不倦。现在,他最缺的不是钱,而是灵气。只有足够的灵气,才可以使得高基更好的进行修炼。 不过,眼下他筑基还未成功,还是先从头开始吧。一口吃个胖子的事情,自然是心急不得。 “父亲……”张军哭丧着脸,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这又怎么了?”看着儿子一脸颓然的样子,张应雄皱眉问道,“有人欺负你了?” 张军点了点头,抹了一把眼泪,道,“父亲,还是那天的那个臭小子,今天要不是他,我也不会成了这个样子!” 张应雄眉头紧锁,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张军添油加醋的将在餐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张应雄,听罢之后,张应雄也是勃然大怒,拍桌道,“太可恶了!这个臭小子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竟然敢如此欺人!” “就是啊,父亲,我看就应该给这小子点颜色看看!要不然的话,他还真的以为我们张家没人呢!”张军愤愤的说道。 张应雄捋着下巴刚刚长出来的胡须,沉吟道,“这小子既然知道咱们张家在春城的实力,还敢这么嚣张,一定有什么背景。” 听到这话,张军还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连忙说道,“父亲,我看这小子就是一个穷光蛋,哪里有什么来历背景了?” 张应雄却是摇了摇头,道,“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这些年我商业上也遇到不少的对手,我担心是他们这些人派这小子来捣乱的。” 闻言,张军一怔,紧接着问道,“那父亲想要怎么办?” 张应雄眼中闪过一抹狠毒之色,冷笑道,“既然他敢这么嚣张的惹你,那我们当然是双倍的奉还了!”顿了顿,话锋一转,道,“不过,这件事情不能鲁莽了,得先调查一下这小子的来历背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原本高基就是一个来历平凡简单的人,举手之劳做的几件事情,却将张氏父子吓成这个样子。恨不得请出私人侦探来调查高基的背景。这事要是被高基知道了,一定要笑死他。 “彪子!”张应雄拨通了电话,“帮我调查一个人。” “张总,您讲。”电话另一端传来一个粗壮的声音。 “高基,帮我调查一下这小子什么来历。”张应雄沉声道,“一旦有消息,及时向我汇报!” “张总您放心,这件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 等到挂了电话之后,张应雄望了张军一眼,道,“儿子,你就别生气了,这件事情你放心好了,一旦彪子那边有消息,不管那小子什么来历,我们都得给他点颜色瞧瞧!” 闻言,张军心中窃喜,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报复高基的时候,不由心花怒放。 不得不说,张家在春城的势力还是很强大的。没过几天的时间,高基的来历背景就已经递到了张应雄的面前。 看着来历平凡的资料,张应雄脸色铁青,冷冷道,“好家伙!原来就是一个穷光蛋!这小子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然敢捋我张某人的胡须!当真是不想活了!” “父亲,既然如此,不如现在就让我带人去教训一下那个小子!”张军眼珠一转,试探的问道,“让他知道咱们张家的厉害!” 张应雄冷笑了一声,道,“好,彪子,你现在就陪少爷去,带几个人,给那小子点颜色看看!” 叫彪子的是一个体型高大的中年汉子,张应雄说罢之后,点了点头,跟着张军一起离开。 “彪子,这次多叫几个兄弟,那小子身手不错,小心我们吃亏。”从张应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张军嘱咐道。 彪子一笑,满是肥肉的脸几乎连五官也看不清,“少爷放心好了,那小子不过是一个人,有我自己一个人就够收拾他了!” 张军毕竟在高基手下吃过亏,听到彪子这样说,摇了摇头,道,“你还是听我的吧,多叫几个兄弟没错,到时候也能多揍那小子几下!” 彪子不敢违背张军的意思,拍着胸脯叫道,“少爷放心,我这就去叫兄弟们!” 不久之后,张军便带着彪子,还有一帮人,朝着高基的住处驶去。 此时,高基却坐在屋内,重复着几天前的事情。通过强心冲开经脉来筑基。一天的过去,虽然高基筑基还未成功,可是却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尤其是他的一双眼睛,更是精芒闪闪。 就在高基刚刚练完功,准备休息的时候,却听到了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有人来了?就是连高基也觉得奇怪,自己的听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锐了? “彪子,就是这里了,你们先上去将那臭小子抓出来,然后我们再好好的收拾他!”张军指着高基的住处,眼中闪过一丝狠色。 彪子点头“嗯”了一声,一挥手,便带着一帮兄弟冲了上去。 此时,高基早就预料到有人要来。但他不仅没有逃跑,反而将门锁打开,躲在了门口。 彪子等人冲过来的时候,看到房门打开,想也不想便走了进来。就在此时,眼前黑影一闪,彪子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炸了似的,一阵生疼。 “啊!”一声惨叫之后,彪子如皮球一般,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他手下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茫然无措的看着彪子从楼梯上滚下去,几乎都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这些草包反应过来的时候,彪子早就鼻青脸肿的躺在楼道里。 “彪哥!”几名混混跑了过来,将彪子扶了起来。 彪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怒骂道,“他妈的,竟然敢给老子玩阴的!兄弟们,听我的,进去把那小子拖出来!” 说着,一帮人拥着进了高基的房间。 可是走在前面的人还前脚刚迈进去的时候,眼前便是一花,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胸口便一阵沉闷,身子不由向后跌去。 后面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被前面的人一撞,也是顺势跌倒。一时间,这一帮人像是多米诺骨牌似的,一个接一个的撞倒。最悲催的是,彪子就站在最后,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又一次的从楼梯上滚了下去。这一次更惨,数十人的重量几乎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差点没把他给压死。 “彪哥,彪哥,你怎么样了?”手下的人看到彪子面无人色,吐着半截舌头,紧张的问道。 彪子缓了半天才是喘了口气,望着手下一帮人,破口大骂,“废物!一帮饭桶!再给老子进去,就是死也要把那小子给我拖出来!要不然的话,以后就滚蛋!” 众人心中也是有气,想到高基的时候,恨不得现在就拖出来将他毒打一顿。当下,一帮人叫嚣着冲了进去。 高基倒是没料到这几人这么经摔,这次他也没有再搞什么小动静,而是站在门口,笑着说道,“算了,你们别进去了。” “臭小子,你还敢出来!看老子今天不剥了你的皮!”看到高基的时候,彪子就要冲过去。 高基摇了摇头,道,“等等动手不迟,有些话,我还没有说完。” “说你大爷去吧!”彪子怒骂道,“兄弟们,上!”说着,一帮人挥舞着器械,杀向了高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