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神秘字符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一百五十一章 神秘字符

查询了半天,高基并没有发现让自己欣喜的东西,他有些怀疑,这个古迹吸引了这么多人来,如果只是有这些金银珠宝之类的小东西,高基还真是不太相信。 高基准备再往里面走走,他相信一定有宝贝藏在了某个地方,只是自己还没有找到而已。 没有理会其他人,高基朝着华丽的木门而去,这道门上有奇特的字符,乃至高基一时都没有发现。 这些奇特的字符非常的小,就像是苍蝇那么大,再加上是印在上面和木头的颜色极为相近,高基用手摸了一下,那字符字符在手中滑动了一下,似乎是活了一样。 高基心里十分惊讶,难道这个东西乃是传闻的符咒之术。 从徐傲的记忆之中,符咒之术极为邪异,符咒本身并没有好坏之分,而在于什么人用,传言被一些修身世界的大魔头修炼之后,全身如符咒,一言一行,皆可震动天地,如此神力,乃至被天道所不容。 这个字符虽然有些诡异,高基怀疑它为符咒之力,但是自己对符咒之术也没有什么了解,单凭徐傲的记忆,确实有些牵强附会了,不过聊胜于无,又发现总比无发现好。 高基双手再次张开,继续在那木头之上抚摸,手所摸过的地方,都能感受到丝丝滑滑的感觉。 而且那字符之中似乎有一种灵力开始悄悄的进入到了高基的手掌深处,沁入到了经脉之中。 极为的轻柔,似乎就像是一缕毛发落在了皮肤之上,让人没有什么察觉。 好在高基身体的灵敏度惊人,那符咒的力量开始进入到自己身体之中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是发觉到了。 高基甚至是敞开心扉,全盘接受,一点点的堆积,高基已经察觉到了那些符咒的能量,开始汇集到双臂,再由双臂开始进入到身体五脏六腑,周转了一圈,最后下沉到紫府丹田。 神奇,神奇,高基心里大呼,自己也是十分的高兴,刚才还有些抱怨没有什么惊奇,一下就出现了惊奇。 高基内视了一下丹田,能量极为的强大,但是自己开始调用的时候,却是无法调动控制,高基心里一想,或许是需要操控符咒的法门吧,这倒是让高基为难了,这个世界之中谁又会符咒之术,他们在什么地方,或者说自己找到办法,这些都是现在高基无法办到的。 不过高基只是沉思了一下,心里就想通了,有些时候不能改变,那就只能坦然接受。 得到符咒之力,高基继续走过去,这是什么,一把椅子,很平常,这里怎么会出现这么破旧的椅子。 这椅子跟周围金碧辉煌格格不入,就是因为这把椅子这里反差太大,也是引起了高基的注意。 “想不到这里还有这么普通的椅子!” 高基想了想,决定坐上去试试,看看其中到底有什么玄妙,如果只是一把普通的椅子,自己也就不再浪费时间了。 轰隆,这一坐,顿时四周开始破裂,洞穴上方似乎开始断裂,木椅之上的高基既然一下被带入到了另一个空间。 高基看到情况不妙,想要脱离这把椅子,但是椅子下方的巨大黑洞,正以极快的速度开始降落。 这种强大的吸力是如此的恐怖,高基甚至连法抗的力量都没有。 高基一下被震晕了,那上方的洞穴震动了良久,这次开始停止了下来,虽然洞穴的上方出现了一些破裂的很近,不过还好,没有彻底的塌陷,不然大家都会死在这里。 高基一下消失,丽丽等人赶紧走了过来,心里焦急的说道:“高先生,到哪里去了,刚才这里好像出现了一个大黑洞?” 虽然陈助理,丽丽等人在稍远的地方,但是现如今他们感觉问题有些严重了。 “高先生消失了,我们必须找到他!”丽丽说道。 陈助理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看到上面的断裂的洞顶,提醒吧大家道:“各位,你们看洞穴的上面,如果我们不赶紧撤离这里,恐怕我们就会埋葬在这里!” 陈助理的话,很有道理,众人也是盯着上面看了一会,所思良久,但是阿狸却是执迷的说道:“我要找高大哥!” “阿狸,现在不是耍性子的时候,我们也想找到高基,但是如果我们死在了这里,那最后的一线希望都没有了!” 自己的生死,和大家的生死,还有高基的生死,现如今全部交织在了一起。 看到阿狸的执着,小南和丽丽也是决定找到高基,毕竟这一路上,高基救了他们好几次,不然,她们可能早就受伤致死了,所谓滴水之恩当涌泉想报,丽丽三人决定如此。 陈助理也是无可奈何,说了半天,大家意见得不到统一,最后思考了一下,哀声了一句:“既然你们都决定要找,那我们就一起吧,就算死,我们也一起死!” 说的是如此的慷慨,丽丽三人看过来的眼神也是透着倾慕和赞赏。 “陈大哥,有你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众人最后达成意见统一,朝着高基消失的地方走去,木门之处已经断裂异常,那破旧的椅子也已经坠了下去。 黑洞也消失不见,众人开始在周围寻找,想要找到通往下面的机关。 蒙蒙的一片,黑色如昼,高基眼神飘忽,看向四周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的光亮,似乎到了地府一般,高基曾经看过关于地府的描写,地府阴沉沉,极其黑暗。 高基一时把这里当成了地府,心里觉得自己可能死了。 到了如此,高基也是哀叹了一声:“想不到我英年早逝,天意弄人呀!” 本相英姿勃发,气吞万里如虎,但是奈何命运弄人,到了如此地步,高基感慨万千,一时新愁万绪。 “呵呵,何人尽然敢闯入本尊的禁地!” 一声吼叫,声音极为洪亮,回荡于四周,似乎要把高基的耳膜所震破。 高基听到之后,只是觉得自己已经死了,既然有人来,那必然是地府之人,心态似乎开始坦然起来。 “地府又如何,既然我已经死了,我也不会怕你!” 冲着幽冥之中的人说道,高基自身散发出正义凛然之气。 “哈哈哈!好小子,你既然不怕我,倒是有些魄力,你刚才说什么地府?难道我这里像地府吗?”对面的老者说道。 高基觉得这个人声音低沉,沧桑,所以觉得对方是一个老者。 后来一听这个人说这里像地府什么的,心思一转,难道这里不是地府,自己还没有死,并且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很痛!”高基自己叫了一下。 高基开始不再消极,大胆的朝着黑暗深处走去,双掌也已经开始聚集能量。 “小娃,你既然不怕我,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老者说完了这句话,周围便是灯火通明起来,这也让高基看清了周围的样貌。 这里拜访着一些石桌椅,还有一些古剑,玉床,倒像是让人休息的地室。 就在这个时候,从远处走来一个穿着黑色袍子,脸上已经松弛了的老人,手中还拿着一个拐棍,让人感觉这个老者就要奄奄一息,没有什么生气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