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袁晓宇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二百二十章 袁晓宇

到了别墅之中,袁晓宇说道:“你们先坐,我先去换套衣服!” 于成武答复了一下:“好!” 然后就坐到了沙发上等候了起来,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于成武感觉装饰的很好,很有时尚范,光从这些来看,就能判断出,对方是一个很时尚的女子。 从里屋走出来的袁晓宇穿着一件蓝色的连衣裙,款款走来。 走到于成武身边的时候,袁晓宇冲对方笑了笑,算是礼貌性的问好。 “袁小姐..我们可以继续刚才的话题了么?” 于成武感觉这连衣裙穿在对方的身上,才算是穿出了连衣裙的价值,该凸该翘的都显露了出来,于成武在内心之中对对方做出了一个评价。 于成武一直盯着袁晓宇,自己在等待着对方的答复。 很快袁晓宇便是回答道:“当然可以,警察同志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们!” 袁晓宇表现的很平静,来到于成武的身边之后,也是很配合。 “感谢你的配合,那我就开始问了!”然后对着一旁的小吴说道:“吴警官,做好笔录!” “是,队长!”对方回应道。 于成武问道:“袁小姐,你刚才说你和徐锦添是朋友关系,到底是哪种朋友?” “就是普通朋友!” 一开始于成武听到对方说普通朋友的时候,自己就感觉不对劲,如果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怎么可能进入到监狱之中探监。 “我看不像?”于成武问道:“袁小姐似乎不想好好配合?” “怎么会呢?我和他的确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袁晓宇依然是死咬住这一条,这让于成武不好往下问。 于成武看对方就说是普通朋友,索性换了一种问法:“袁小姐去找徐锦添所谓何事?” “探监,作为朋友我应该去看看他!” “普通朋友至于这样吗?” 于成武捉住对方的漏洞,开始反击。 袁晓宇没有表现出慌乱,而是镇定,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都不会慌乱一样。 “因为曾经他救过我,出于恩义,我也应该去看他,不管他做了什么,我只知道他救过我!” 这话倒是让于成武感觉对方有些天真,不识趣,对方可是犯了那么大的罪,贪污,走私,卖官,这样一个人物,在袁晓宇的眼中倒成为了大英雄一样的存在。 “袁小姐,徐锦添可是犯了弥天大罪,你还这么看他,还这么的敬重他,袁小姐是不是有些太天真了!” 就这样的事情,傻子都能明白,对方救她一定是另有企图,再加上这个袁小姐的样子还真是娇滴滴,十分可人。 于成武只是简单一想就明白的道理,难道对方就不明白。 还是说,张的好看的都智商低,不过于成武根本不相信,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 对方一开始就在编造什么,似乎就是不希望于成武问出什么,所以对方的每一句话说的都是很小心。 “警察同志,我说的是实话,请你们不要妄自猜想!” 看于成武有些侮辱自己,袁晓宇也是据理力争,丝毫不退步。 这一刻的风范又像是什么都明白。 “那我们就换个问题,你和徐锦添都说了些什么?为什么只是简单的交流了一下就离开了?” 于成武感觉这个女人的疑点太多,但是他们还没有找到什么证据,所以不能逮捕,否则早就把对方抓进去了。 “我只是说去看他,感谢他,但是徐副市长直接就让我走了,说不用感谢!就这么简单!” 袁晓宇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说完了,这其中的问题本来很多,可是袁晓宇回答的似乎也合情合理。 于成武是真有点佩服对方的应变能力了,这种程度简直就是信手拈来。 “我们还发现,他交给你一样东西,这个东西可以拿出来让我们看看么?” 当时录像看的很明白,于成武,抓住了每一个细节,就是为了了解的更细致一些。 “没问题,只不过是一块玉石而已!” 袁晓宇直接走到了后面的柜子里拿出了那快包装在小盒中的玉石。 “就是这个!”袁晓宇把玉石拿到了于成武的手里。 于成武接到这玉石之后,也是仔细的放在眼前看着。 “这好像就是普通的玉石!”虽然于成武不太懂玉石古董什么的,但是这玉石光泽暗淡,没有那种温润感,所以于成武才会判断这块玉石是普通的玉石。 “不错,这就是普通的玉石!” “徐锦添为什么要给你这块玉石,他的用意是什么?” 于成武直接问出了其中的关键。 袁晓宇回答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问了半天都没有得到什么结果,对方说的又在情理之中,于成武心中真是着急,但是又无可奈何。 “袁小姐,这块玉石我们先收着了,你看可以么?等我们回去研究一番之后,再给你送回来!” “你们要用就拿去吧!” 袁晓宇表现倒是很大方。 于成武又是问了几句,但是对方回答的依然是平平淡淡,似乎就像不知道徐副市长是犯了大罪一样。 “袁小姐,感谢您的配合,今天就询问到这里了,我们就先走了!” “不用客气,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助,尽管来找我!” 这话说的很客气,于成武说道:“好的!” 只好悻悻然的离开了。 当见到于成武离开之后,袁晓宇便是不安定了。 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她装的。 此时从楼上走下来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徐副市长的公子,徐坤。 “袁姐姐,你刚才演的还真像呀,连我差点都相信了!” “徐坤,你赶紧下来,我们赶紧想想如何解救你父亲!” 徐坤为了这件事情已经奔波了很久了。 一些原来跟副市长要好的人都不愿意参与进来,似乎都怕沾染上什么关系。 “我之前已经去找父亲的一些朋友了,但是他们都礼貌的回绝了,这还真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我现在真想好好教训他们一顿!” “算了,那些烂人不用也罢,就算他们帮忙恐怕也救不出来!” 上次袁晓宇进入到监狱之中探监,徐锦添已经透漏了一些内容给自己,让自己回去和徐坤商量。 “徐坤,我上次探监的时候,徐叔叔已经说了告诉了我一些内容!” “我父亲都说了什么?” “他让我们去找风傲大师,还有省里的副省长!” 徐坤一听到风傲大师,顿时明白了。 之前他已经派人去调查了,警察局现在掌握了父亲犯罪的种种证据,可谓是证据确凿,要想救人,那就必须去请大人物了,风傲大师拥有很强的实力,而且又是自己的师父,风傲的师兄是苍叶,苍叶是父亲的拜把子兄弟,所以风傲才会答应收下自己。 “袁姐姐,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害我担心了这么长时间!”徐坤有些埋怨到,这段时间,他一直再担心。 “现在说也不晚,我们准备一下,一会儿就动身,你去找风傲大师,我去找省里的白副省长!我们两头行动!” 袁晓宇把这一切都布置好了。 徐坤却是马上说道:“袁姐姐,你可知道父亲的那些罪证是谁送给警察局的?” 徐坤问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袁晓宇还真没怎么想过,当自己知道徐叔叔被关押了之后,自己就是再想办法怎么去解救,终于为什么被抓,还有那些罪证都是谁提供的,袁晓宇还真是没有怎么调查过。 疑问的道:“徐坤,你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不错,我的确是查到了,而且这个人还是我的敌人!” 徐坤说这句话的时候,表现的是如此愤怒,一想到那个人,自己就会恨的牙痒痒。 “到底是谁?”袁晓宇不耐烦的问道。 “据我调查,那个人应该是高基!” “高基,那不是杀你的那个人么!” 徐坤曾经死过一次,袁晓宇当然是知道的,对于杀害徐坤的那个人,自己更是清楚的记得。 “不错,但是袁姐姐你知道这个高基现在是什么人么?” 一个个的问题丢出来,袁晓宇连连摇头,“我怎么知道,你知道什么就说出来,别再问姐姐了!” 现在袁晓宇只想知道这一切的答案,根本没有兴趣和这个弟弟说些废话。 “袁姐姐别生气,我之前调查了,但是我的人都被高基和另一个人所杀了,但是之前我的人,探听到一些信息,说高基和华海的高家有关系!” “高家?”袁晓宇惊讶了,华海高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那可是华海市的三大豪门。 如果高基真是和华海高家有关系,那事情就变的麻烦了。 “你说的是真的?”袁晓宇还是有些不相信。 “不一定,毕竟我派去的人现在都没有回来,这些也只是我的一些推测,不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们必须做好两手准备!” 徐坤的话说的也很对,他们派出去的人都被对方杀了,他们要是再一味的莽撞,那结果也好不到那里去。 既然要找到解决的办法,那就必须想的详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