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一夫当关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二十四章 一夫当关

张军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高基这小子是超人?蜘蛛侠?还是钢铁侠?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彪……彪子……”张军结结巴巴的说道。 彪子也是看傻了眼,听到张军叫自己的时候,咽了口唾沫,道,“少……少爷……” 张军指了指在人群中来回穿梭的高基,狐疑道,“我是不是看花眼了?”说着,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彪子也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可是眼前的一幕,实实在在,高基的确是以一人之力,将几十号人打趴下。 “少……少爷……”彪子也是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此时,高基眼前已经没有了敌人,冰冷的目光,宛如两道利电,径直朝着张军射了过来,“张大少爷,这次,该轮到你了!” 张军吓得两腿打颤,惊恐的叫道,“高基,你……你想做什么……” 高基微微一笑,道,“很简单,等等你就知道了!”说着,高基朝着张军走了过去。 张军吓得连连后退,彪子也是不敢上前,跟着张军不断后退。 “彪子,拦住他!拦住他啊!”张军急的大叫。他可是见识过高基的厉害。这一次陷害高基没有成功,要是自己落在他手中的话,肯定没活头。 彪子早就被高基吓破了胆,可是张军命令他,他也不敢违背。当下,彪子凭借着强壮的身体,挡在张军面前,叫道,“小子,你……你别过来!” 高基微微笑道,“你叫彪子,对吗?” 彪子不知高基想做什么,不由点了点头,“既然你也听说过我彪子的大名,那就马上离开!要不然,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哦?”高基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哑然失笑,道,“好啊,你不要客气,尽管来就好!” 这个时候,就是借彪子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和高基动手。刚才说那话,也不过是想吓唬一下高基。 可惜的是,高基根部不吃他这一套。 眼看着高基一步步的靠近,彪子再也不敢说什么,大喊了一句救命,扭头就跑。张军没想到彪子跑的比自己还快,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高基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张大少爷,欠我的三块玉石,也是时候还了吧?”高基面带微笑的问道。 张军噤若寒蝉的点了点头,道,“还,一定还,高基,只要你不乱来,别说是三块,就是三十块我也还你……” 高基淡淡一笑,道,“三十块就算了,既然你只欠了我三块玉石,那我也不多要。”说着,目光一转,落在大厅内的几块贵重玉石上。 虽然高基的引灵诀并没有多大的火候,可是也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几块玉石中散发的浓烈灵气。要是自己吸收了这几块玉石的灵气,想必会扩大自己的丹海。 念此,高基也不理会张军,径直朝着那几块玉石走了过去。 “张大少爷,这三块玉石,现在就归我了。”高基指了指并列的三块极品玉石,微笑的说道。 张军早就吓得面无人色,高基说这话,他也不敢反驳,只是惊恐的点了点头。 “很好。”高基淡淡一笑,便伸手将三块玉石取了出来。 张军看到高基背对着自己的时候,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个歹念。他原本就恨高基恨的要死,多次出手埋伏,却又被高基反算计。要是这次真的被高基将那三块玉石拿走的话。先不说自己会损失多少金钱,光是这脸面上,也说不过去! 要知道,脸面可是比金钱贵了许多!想到这里,张军大起胆子,取出一把预先准备好的匕首,猛地站了起来,朝着高基的腰部捅了过去。 可是让张军没有料到的是,高基的后背就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就在他手中的匕首将要刺到高基腰部的时候,高基猛地一个侧身。张军反应不及,当下一头便撞在了柜台上。 这一次,张军可是蓄力而发,哪里能想到会扑空。只感觉脑袋一沉,眼前金星直冒。 高基眉头紧锁,冷冷的瞧着张军,道,“张大少爷,我高基向来恩怨分明,虽然说不上是有仇必报,但只要有人敢惹我,那我肯定不会让他有好结果!”说着,一脚踩在了张军的手腕上。 张军痛的眼泪直流,哭爹喊妈的叫了起来,“高基,我错了,求求你饶了我吧。” 高基摇了摇头,道,“像你这种人,狗改不了吃屎,我这次要是饶了你,还不知道你要做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既然如此,那我今天不如替天行道!” 听到这话,张军几乎吓的尿了裤子。要是就这么死在高基手里的话,那未免也太委屈了。更何况,张军家里要钱有钱,有势有势。就这样死了的话,如何能够心甘? “高基,杀人可是犯法的,你要是杀了我,你也会受到严惩的!”张军连忙搬出了救命的稻草。 高基冷笑一声,道,“那又如何?对付你这种流氓,只能用更流氓的手段!” 张军痛哭流涕,差点就被高基吓的成了大小便失禁。而高基当然也不会真的去杀死张军。毕竟,这是法治时代。他那么说,也只不过是为了吓唬一下张军罢了。要不然,以张军这种嚣张跋扈的富家子弟,永远也不会明白做人的道理。 此时,张军被高基吓得已经说不出话,只是自己一个人杀猪般的惨叫和痛哭。 高基也懒得再吓唬他,脚下一用力,张军的手腕便发出了骨头断裂的声音。“张军,今天我不杀你,但你要是日后再敢胡作非为的话,别怪我不客气!”说完之后,高基带着那三块玉石,头也不回的离开。身后,传来了张军的惨叫声。 张若兰一直在楼下焦急的等待高基下来。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始终看不到高基。不久之后,楼上便传来了惨叫声。张若兰还以为高基出了什么意外,本打算上去看看,可是却被张军手下的人拦住。 一时间,张若兰心急如焚,心中牵挂高基的安危。就在她坐立不安的时候,高基却怀抱着三块玉石,从楼上缓缓走了下来。 张若兰欣喜的叫道,“学弟!”说着,跑了过去。 “学姐,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高基绅士般的微微一笑。 张若兰打量着高基,忍不住问道,“学弟,你真的没事?” 高基摇头笑道,“当然没事了,学姐,难道你还盼着我出事啊?” 闻言,张若兰连忙摆手道,“当然不是了,只不过我刚才听到楼上传来声音,还以为你……”说到这里,张若兰再也说不下去,蓦地止住,一双妙目,幽幽的望着高基。 高基知道张若兰牵挂自己的安危,心中有些感动,当下微微一笑,道,“学姐,你就放心吧,我之前不是都已经说过了么,凭着张军那个家伙,想要对付我,没那么容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张若兰笑道,目光落在了高基怀里的玉手上,不由感慨道,“学弟,你真厉害,连我都想不到,你可以从这里拿出这三块玉石。” “这本来就是属于我的,我怎么就拿不回来了?”高基理所当然的说道,“况且,我们的张大少爷以后再也不能胡作非为了。”想到张军的惨样,高基就忍不住想笑。 此时,张军手下的人看到高基安然无恙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心中也是暗暗的好奇。毕竟,在高基来之前,他们就知道张军设下了埋伏。可是如今这小子却若无其事的走了出来。难道说,里面出了什么变故? 想到这里,张军留在楼下的那几个手下不敢迟疑,着急的跑上了二楼。 “学姐,今天谢谢你陪我一起来,走吧,我现在就送你回去。”高基笑着说道。 “好啊!”张若兰也是笑道。虽然她不知道高基在楼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既然高基现在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那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安慰了。 等到俩人出来之后,并没有急着打车,而是放慢了脚步,开始散步。不知为何,张若兰很不愿意就这么和高基分开,所以没有急着打车。 “学弟,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聊了半晌之后,张若兰望着高基问道。 高基淡淡一笑,将刚才在楼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张若兰。等张若兰听罢之后,秀眼瞪大,呆呆的望着高基,一脸的不可思议。 高基被她看的不好意思,忍不住笑道,“学姐,你这么盯着我做什么,又不是第一次见我。” 闻言,张若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想起俩人刚刚认识时的场景,心中微微感慨。那个时候,张若兰一直以为高基是个流氓色鬼。现在看来,情况完全不是那样。 “学弟,你一个人打那么多人,这……这简直太不可思议啦。”张若兰惊奇的叫道。 “那算什么。”高基不以为意的说道,心中暗想,现在我才是刚刚筑基,要是等修为再深一些的话,别说是几十号人了,就是几百号人,几千号人也不是自己的对手。只是这些话当然不能和张若兰说出来罢了。要不然的话,张若兰肯定以为自己得了神经病。 “学弟,你好厉害啊!”张若兰满眼崇拜的望着高基。 高基笑了笑,道,“学姐,你就不要夸我了,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张若兰嘟了嘟嘴,笑道,“这哪里是夸你,我只不过是在说实话罢了。”张若兰说的没错,以高基的身手,可比电影里的那些武大明星厉害多了。 俩人就这边走边聊,一路朝着张若兰家的别墅走去。虽然路程遥远,但是由于俩人的关系,这一路走来,竟然没有感到丝毫的疲惫。 直到霓虹灯初上的时候,高基才是将张若兰送回了家。 张若兰站在别墅的门口,依依不舍的看着高基,心中有些留恋。这一路走来,虽然俩人一直在聊天,可是张若兰心中却还有说不完的话。眼下,马上就要和高基分别,心中很是不舍。 “好了,学姐,回去吧。”高基的脸上,带着一贯的微笑。 张若兰点头,轻轻“嗯”了一声,虽然她知道明天俩人还是会见面。可是面对这短暂的分别,她心中却有些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