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桃花运来了?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二十六章 桃花运来了?

回到班里,高基刚坐下不久后,林海就拍了拍他的肩膀。 高基回头问道,“干嘛?” 林海咽了口唾沫,道,“高基,今天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高基淡淡一笑,道,“就是那么回事啊,你不是都已经看到了吗?” 看到高基隐瞒自己,林海气的叫道,“好啊,高基,你小子不把我当兄弟看!出了这种事情,居然也不告诉我!” 看到林海一番怒发冲冠的样子,高基苦笑一声,道,“好了,林海,你不要生气了,我把事情告诉你还不行嘛!” 闻言,林海喜上眉梢,笑道,“这还差不多,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才是好兄弟嘛!” 当下,高基将那天赌石的,张军输给自己三块玉石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林海。但是对于那颗珠子的事情,高基却没有说出来。 等到高基说完之后,林海嘴巴张的老大,几乎合拢不来。毕竟,这故事也太离奇了些,简直就比小说电影还曲折。不过,最让林海关心的,还是高基赢得的那三块玉石。要知道,那可都是价值不菲的宝贝。像他们这样的普通人,只要拥有一块儿,那这辈子可就不愁吃,不愁喝了。 “高基……”林海搂着高基的样子,亲热的像是一对基佬似的。 高基皱了皱眉头,白了林海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林海,注意点距离,我不搞基!“ “你大爷!”林海笑骂道,紧接着,一本正经的说道,“别闹了,严肃点!” 看到林海这个样子,高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你小子这么神经兮兮的,想做什么?” 林海嘿然一笑,道,“高基,这么说,你现在手里已经拿到了张军输给你的那三块玉石了啊?” 高基点了点头,道,“对啊,我已经拿到了呀,刚才不是都已经和你说了吗?” 闻言,林海激动的差点蹦了起来,“高基,不,兄弟,不对,应该是大佬,你发财了啊!”林海两眼发光,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 看着他这个样子,高基忍俊不禁,笑道,“看把你得意的,这有什么好激动的。” 林海摇了摇头,道,“高基,这话可就说错了,你想想啊,那三块玉石值多少钱啊,现在你可就是千万富翁了啊!” 换做以前,高基要是有了这么多钱的话,也肯定会和林海一样激动。不过,现在他因为有了新的追求,对于金钱这一东西,心中也没有多大的喜欢。他和林海的不同反应,或许就是人所追求的不同吧。 “大佬,我林海决定了,从今以后,要跟着你混了!”林海笑嘻嘻的说道。 高基捶了他一拳,笑骂道,“去死吧,别忘了,咱们是兄弟,只要有我高基一口吃的,绝对不会让你饿着的!” 听到这话,林海心中很是感动,眼圈不由一红,差点哭了出来。 “臭小子,怎么像个娘们儿似的?”高基笑道。 “你才像是娘们儿呢!”林海反驳道,老子眼睛进了沙子了,不行啊?”说着,扭到一边,深怕被高基看到自己流泪的样子。 上午上完课后,下午没课,因此高基打算回去继续修炼。昨天晚上他从张军那里带回来三块玉石,里面所包含的灵气很是充沛。因此高基打算吸收灵气,来帮助自己扩大丹田的容量。 就在高基刚刚走出班级的时候,便看到了校花张若兰。不得不说,最近高基和张若兰走的很近,学校里几乎所有的人都一致的认为,张若兰和高基俩人在谈恋爱。 对于这样的流言蜚语,高基也听的多了。当然,他是从来没有理会过的。反正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影响。要是张若兰真的愿意和自己谈恋爱的话,那也不错。毕竟,对方可是全校所有男生公认的校花。 “学弟!”张若兰挥手叫道。 高基微微一笑,在林海万分嫉妒羡慕的目光下,朝着张若兰走了过去。 “桃花运,桃花运,高基这小子最近一直是走桃花运了!要不然的话,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美女来找他!”林海在一边暗暗的感慨,“老天爷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按道理说,哥也是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帅哥,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还是光棍一条呢?” “学弟,上午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你没什么事吧?”刚一见面,张若兰便关心的问道,深怕高基吃了亏。 高基微微一笑,道,“放心吧,学姐,难道对我你还不放心啊?” 张若兰瞟了高基一眼,忽的叹了口气,道,“话虽这样说,可是张军那边肯定不会放过你的,这次他们虽然回去,可没准下次还会来找你的麻烦,这样下午也不是个办法啊。” 高基想了想张若兰的话,心中也觉得有几分道理。像张军这样有仇必报的人,的确是吃不了半点的亏。如今,他在自己手下吃了这么多次亏,以他的性子,肯定还会来报复自己。要是这样下去的话,那可就有些麻烦了。 倒不是高基害怕报复,只是觉得有些麻烦罢了。看来,是应该想个办法来一次性解决这个事情了。 “对了,学弟,这个周末我打算出去野营,你要和我一起去吗?”半晌之后,张若兰望着高基,期盼的问道。 “野营吗?”高基问道。 张若兰点了点头,虽然没有再说什么,可是秀目中充满了期盼。 高基知道张若兰很希望自己去,既然闲着没事,倒不如陪着她一起走一趟算了。念此,高基点了点头,开玩笑的说道,“既然学姐让我去,我肯定要去,别说是去野营了,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愿意!” “贫嘴!”张若兰笑骂道,可是这话听在心里,却是暖烘烘的。 “哪里贫嘴了,学姐,我说的可都是心里话。”高基叫道,“要不然的话,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看!” 闻言,张若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娇嗔的瞪了高基一眼,道,“心掏出来了,人还能活吗?” 高基故意叹了口气,一副感慨万分的样子,说道,“是啊,人的心掏出来,的确是不能活了,但是我高基能够为学姐而死,那也是值得的!” 不得不说,高基这小子泡妞还是有一套的。虽然只是个简单的玩笑话,可是张若兰听在心里,却是感动万分。 “好了,学弟,以后不要再说这种死不死的胡话了。”张若兰深情的望着高基。 高基乖巧的点了点头,笑道,“知道了,学姐,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今天司机来接我。”张若兰道,“下午我家里还有些事情,所以就不陪你了,你自己一个人千万要小心!” “嗯,放心吧,学姐!”高基点了点头。 “要是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我第一时间过去。”临走的时候,张若兰嘱咐道。 高基目送着张若兰离开,便从学校离开,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一路上,想起家里的那三块玉石,高基心中就激动不已。 这几天在修炼的时候,高基也从徐璈的记忆中渐渐了解了有关引灵诀的使用。如果一个人不会引灵诀的话,即便是拥有灵气,也无法利用。 此时,高基已经筑基成功,正是需要大量灵气的时候。这次回去,要是可以将那三块玉石中的灵气全部吸收的话,想必自己的基础就更加扎实了。 想到这里,高基心中便一阵的激动。不久之后,高基回到住处,拿出从张军那里赢得的三块玉石,按照徐璈记忆中的做法,一一施展开来。 当一股灵气顺着全身经脉流淌的时候,高基只觉得自己身子似乎失去了重量似的,变得轻盈无比。与此同时,一股力量,也从丹田处流出,顺着四肢百骸流动。 那种感觉,很是享受,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就这样,整整一个下午,高基都在吸收玉石中的灵气。 直到夜色落下帷幕的时候,他才是缓缓睁开眼睛。眼前的三块玉石,由于失去了灵气,颜色变得黯淡无光。反观高基,双目炯炯有神,如天边的星辰,闪闪发光。 高基握了握拳,感受着身上流淌的那股巨大力量,嘴角弯起一丝的弧度。如今,通过吸收三块玉石中的灵气,高基的丹田比普通的修士扩大了几倍不止。更何况,他是通过强行冲开经脉来筑基,因此基础也比别人扎实了许多。 换个说法,修真一道,人们所能容纳的各种技能就好像是一些水,而人体则是一个容器。一个人修为越高,那么他的容量也就越大。而如今,高基的修为容量,就比别人大出来许多。因此,这也为他日后的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从床上起来之后,高基起身来到阳台。此时,外面天色刚黑,城市中霓虹灯初上,望着华灯满眼的春城,高基心中涌起了无限的动力。命运,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就在不久之前,他还为了几百块钱而在酒吧拼命的打工。不仅如此,还要受到杨领事等人的欺负。 但是,但是如今呢?有谁还敢来欺负他高基?强者,我要做的,就是强者!再也不受别人欺负!再也不受别人的白眼!高基心中暗暗告诉自己。虽然前途漫漫,可是高基心中一直坚信,只要自己肯努力,终有一天,这一切都会实现的! ktv的包厢内,灯光昏暗。有钱人的奢靡的夜生活,也随着黑暗的降临而开始了。 张应雄脸色铁青,听罢手下人的汇报后,一言不发。张军手上裹着白布,坐在一边。虽然双手被高基打断,但是却不影响他玩弄这里的陪唱女。 “高基这小子欺人太甚!”就在张军玩的正欢时,张应雄猛地开口道,“派出这么多人,都折在他手里,要是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的话,以后我张应雄还怎么在春城混!” “张老板,我黑虎帮的损失也不小呀。”一名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子说道。这人看上去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这人是春城黑虎帮一个分舵的舵主。在黑虎帮内,那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