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将计就计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二十七章 将计就计

中年男子,名叫赵天,是春城黑虎帮一个分舵的舵主。如果是从表面上看去的话,赵天文质彬彬,几乎就个普通的白领。可如果你要这样认为的话,那你就错了。在黑虎帮内,赵天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为了达到目的,向来都是不择手段。 这一次,黑虎帮的人受张应雄的邀请,来对付一个普通的学生。可没想到的是,接连派出几拨人,几乎都折在了高基的手下。不得已,张应雄只能请赵天出来来摆平这件事情了。 听罢手下人的讲诉之后,赵天嘴角弯起一个冰冷的弧度,淡淡道,“真是想不到,一个普通的学生,竟然有这样的本事,有点意思。” 张应雄神色平静了不少,沉声道,“老赵,这个事情你可千万不能大意了,我之前正是因为这样,才三番五次的吃亏。”顿了顿,又道,“为了以防万一,这一次我们要做的天衣无缝,绝对不能再给那小子半点机会,要不然我张应雄的脸往哪儿搁?” “张总,这个你就放心吧。”赵天淡淡一笑,道,“这件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你小子不是身手很快,很能打么?那我就要看看,到底是他的身手快,还是我的枪快。” 闻言,张应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举起了手中的酒杯,笑道,“那这件事情就有劳你了,等到事成之后,我肯定会好好感谢你的。” 赵天微微一笑,道,“张总,咱们都是老关系了,不要客气了。”说着,俩人哈哈一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张军坐在一边,看到赵天这一次要亲自出手对付高基的时候,忍不住道,“父亲,这一次能让我去吗?” “你去做什么?”张应雄眉头一皱,望着张军裹满了纱布的双手。 张军眼中闪过一丝仇恨,愤愤道,“要不是高基那个臭小子,我也不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要是不亲手杀了那小子,难解我的心头之恨!” 赵天知道张军是张应雄的公子,当下笑道,“既然张少爷这么说了,那这次就随我一起去吧,到时候,我肯定让你把仇报回来!” 闻言,张军一喜,很想敬赵天一杯酒,只可惜双手都被高基打断,暂时还没有恢复过来,只能作罢。 一场针对高基的谋杀,徐徐的展开…… 夜色朦胧,修炼完之后,高基早早的入睡。明天就是周末,张若兰已经和高基越好,这个星期,他们会一起出去野营。 以前,高基穷的几乎连一日三餐都是问题。根本就没有机会去享受生活。而现在不同了,他有的是时间,有的是金钱。这一次,他可是第一次出去野营,而且还是和著名的校花张若兰。 想想这件事情,高基心中就忍不住的激动。昏昏沉沉之际,高基也慢慢的入睡。可是临近半夜的时候,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却惊醒了熟睡中的高基。 “有人?”醒来的高基没有立刻起来,而是皱起眉头,朝着窗台那边望去。 黑暗中,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从外面爬了进来,却不知道要做什么。 见此,高基心中冷笑一声,暗想,这小偷胆子也够大的,竟然敢偷到自己的家来。看来,今天得好好的给他上一趟思想教育课了。 想到这里,高基假装熟睡,一动不动。可是让高基出奇的是,这一次,从阳台上进来的不止一个人,几乎是眨眼的时间,从外面就已经进来了三四个人。看样子,这些人的身手都很矫捷,不像是一般的小偷。 看到这般场景,高基心中已经了然。想必,这些人又是张军那家伙请来对付自己的吧?也真难得了张军,为了对付自己,张大少爷又不知道花费了多少的心思。 念此,高基倒是来了兴趣,打算和这些人好好的玩一玩。 此时,黑暗中响起了一个声音,“赶紧打开窗户,要不然咱们也得中了这迷香!”紧接着,一人匆匆忙忙的打开了窗户。 高基心中也是暗暗的好奇,怪不得自己刚才睡的那么快,敢情的中了这些人的迷香。幸亏自己筑基成功,体质得到了很大的改变。要不然的话,恐怕到现在,自己也醒不过来。 此时,进屋的这些人也都以为高基中了迷香,暂时醒不过来,因此打开了屋子里面的灯。 高基偷偷看了一眼,只见是三四个人正站在他的屋内,准备将他带走。 “要不要一刀杀了这小子?”其中一人请示道。 “不行,赵老大说要生擒回去的。”另一人命令道,“废话少说,趁着这小子还没醒来,赶紧绑了带走!” 一帮人不敢迟疑,当下将高基五花大绑起来。至始至终,高基也没有反抗。既然是要玩,那就要玩的彻底一些。要不然的话,张军这个混蛋老这么没完没了下去,他不烦,自己也烦了。 很快,高基便被绑了起来,三四个人举着他,离开了小区。将高基送上一辆车后,车子发动,朝着黑暗中驶去。 此时,在张家的别墅内,赵天神色清闲的坐在一边,手里捧着一杯茶水。 张应雄和张军父子坐在另一边,俩人脸上的神色都是有些紧张。毕竟,派出去的人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回来,会不会又出了意外,折在了高基你小子手中? 赵天似乎看出了张应雄父子俩的心思,微微一笑,道,“俩位就放心吧,这次,那小子肯定没得逃!” 张应雄点了点头,却是没有说话。半晌之后,外面传来一阵汽车的马达声。 张军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站了起来,道,“是不是他们回来了?” 赵天“嗯”了一声,扶了扶眼镜框,淡淡道,“应该是他们回来了,阿秋,你出去看看!” 手下的人不敢迟疑,连忙走了出去。片刻之后,便又返了回来。只是,这一次回来的,还有之前派出去的那几个人。 “赵哥,这小子我们给您带回来了!”一名身材矮小的汉子笑嘻嘻的说道。 “好,很好,这次我给你们记头功!”赵天微笑道。 张军看到高基一动不动的时候,眼中怒火直冒,“好小子,终于抓到你了!”说着,就要过去踢高基。 幸亏被赵天一把拦住,要不然的话,张军可就不光是断手了,估计那两条腿,也得一起断了。 “张少爷不要心急,我们先把这小子弄醒了再说。”赵天不缓不慢的说道,“那样,才有意思。” 闻言,张军嘿然一笑,道,“赵哥说的对。” 话刚说完不久,装睡的高基便幽幽醒了过来,看到眼前站了这么多人的时候,故作茫然地问道,“我这是在哪儿?” 张军恶狠狠的笑道,“小子,这里是我家,今天请你过来喝茶!” “喝茶?”高基不解,笑道,“张大少爷也太客气了吧,无功不受禄,既然请我喝茶,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张军狞笑一声,道,“不错,找你的确是有些事情,不过你不要着急,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此时,高基身上已经被绳子捆绑着。但是只要高基一用力,完全可以将身上的绳索挣脱开来。只是他还想继续演下去,逗逗张军父子,因此没有点破。 “你就是高基?”赵天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高基,问道,“听说你很能打,我派出的好几拨兄弟,都折在你手里。” “你就是那帮废物的头儿?”高基笑着问道,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眼前的危险。 赵天心中也暗暗的惊奇,这小子莫非是个弱智?要不然的话,怎么一点儿害怕都感觉不到呢? “小子,你胆子不小,敢这样和我说话。”赵天没有动怒,依旧是声音平淡的说道。 “赵哥,和这小子还废什么话,先让我揍他一顿,出出心里的恶气!”一边的张军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赵天则是微微一笑,摆手制止了张军,道,“不着急,长夜漫漫,要是张少爷这么快就把他打死了,那我们这一夜岂不是要无聊了?” 闻言,张军一笑,拍手叫道,“不错,不错,还是赵哥想的周到,既然这小子现在被我们抓来了,就应该好好的折磨折磨他!” 听到对方说这样的话,高基心中默默叹了口气。他本无意去招惹什么仇恨,可是对方既然不依不饶,那就别怪高基不客气了。这一刻,高基心中已经涌起了杀意。 “高基,我的这两只胳膊都是拜你所赐,既然如此,那我也就让让尝尝胳膊断了是什么滋味!”张军狞笑不已,一步一步的朝着高基走去。 高基面不改色,不仅没有害怕,反而轻轻叹了口气,道,“张大少爷,原本我不想杀你的,只是教训你一下就得了,可是你没皮没脸,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听到高基说这样的话,张军仰天大笑,“高基,死到临头还嘴硬吗?好,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说着,张军踢出一脚,朝着高基的脑袋踢去。 见此,高基身子就地一棍,伸出一脚,迎上了张军。 像张军这样的富家公子,平时懒得锻炼,就是上个楼梯也喘半天。而高基筑基成功之后,体质得到了惊人的改变。这一脚看似平淡无奇,可是蕴含了巨大的威力。就在张军和高基的双脚相迎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力量,顺着张军的脚心传了过去。 顿时,张军的一条腿,麻木不已,剧痛之后,几乎失去了知觉。 “啊!”张军猛然惨叫一声,整个人向后踉跄几步,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这一下,猝不及防,所有人都以为张军这一脚下去,高基会被踢个半死。可没想到的会是这样的结果。即便是赵天,也没有预料到。 “儿子,你怎么样了?”张应雄紧张的问道。 张军痛的眼泪直流,“腿,我的腿……” 张应雄伸手一摸,张军的那条腿几乎是废了,不由勃然怒道,“给我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