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第一次野营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二十八章 第一次野营

张应雄咬牙切齿的盯着高基,眼中怒火欲喷。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可是现在张军手也断了,一条腿也废了。这一切,全都是高基这小子所赐。现在,就是杀了高基,也不足以解张应雄的心头之恨! “杀了他!杀了他!”张应雄几乎咆哮的吼道。 眼前的一幕,也是震惊了赵天。要知道,高基被五花大绑的捆了起来。可饶是如此,还是轻而易举的废了张军的一条腿。这小子,难道真的那么厉害? 就在赵天沉思之际,手下的人纷纷挥起棍棒,雨点般的朝着高基落去。可就在这个时候,高基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同时,胳膊上的肌肉猛然鼓起,将身上的绳索挣断。 这一幕,被赵天看在眼里,几乎惊得说不出话来。这小子到底是不是人?超人?还是蜘蛛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这完全出乎了所有正常人的预料! “张应雄,既然你们如此对我,那今天也怪我不客气了!”高基冷笑一声,长臂一挥,便将眼前的数人揽了过来。那几人反应不及,被高基死死的擒住。紧接着,高基猛地一用力,那些人顺势而倒,将后面冲上来的人压到。 几乎不到片刻的时间,在场的几十号人,就已经倒了大半。张应雄看着高基的身手,也是惊得说不出话来。但他比较是纵横了几十年的老狐狸,眼看着情形不对,对着赵天喊道,“枪!枪!老赵,枪呢!” 赵天反应了过来,伸手拔枪,对着高基就是一枪。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高基身子一闪,快如闪电,连发的子弹,没有一颗打的住他。 这一下,彻底的将众人惊呆了。不管是赵天还是张应雄,都被高基的身手所震惊。虽然赵天在黑道上混了多年,可是也从未见过高基如此身手的家伙。 不到片刻的时间,剩下的几十人,也都被高基一一的撂倒在地。站着的,也只剩下了张应雄和赵天俩人。 “剩下你们俩了。”高基冷冷的说道。 赵天咽了口唾沫,怔怔的看着高基,道,“你……你想做什么……”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要做的,只不过是将你们对我做的还给你们罢了!”高基淡淡的说道。虽然语气平淡,可是却饱含了威严,令人不可抗拒。 “小子,你别乱来!”赵天声音有些颤抖,“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闻言,高基哑然失笑,道,“你是什么人,和我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更没有兴趣知道!” “小子,我是黑虎帮的舵主,今天你要是敢动我一根头发的话,黑虎帮肯定饶不了你!”赵天深怕高基动手,威胁道。 可没想到的是,高基嘲笑道,“黑虎帮又如何?这世上,不管是谁,只要敢触犯我,同样是死!” 听到这话,赵天不由打了一个寒颤。虽然他向来以心狠手辣而出名,可是在面对高基的时候,却没有丝毫的勇气。因为高基从气势上就已经全面压倒了赵天。 “高基,你非要动手不可吗?”僵持了半晌之后,赵天迟疑的问道。 高基冷笑一声,道,“今天若是不给你们些教训,以后还不知道会是怎么样,既然如此,我何不一起将你们收拾了?” “臭小子!”赵天鼓起勇气,怒骂道。再怎么说,他也是黑虎帮的舵主。要是被一个学生欺负成这样的话,那黑虎帮将来还怎么在道上立足? 当下,赵天也豁了出去,举起手中的枪,对准了高基,“小子,我倒是再想试试,到底你的身手快,还是我手中的枪快!” 高基面不改色,淡淡道,“那你很快就知道了!”话声未落,整个人化作一道长电,径直奔向了赵天。 赵天大吃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腕猛然传来一阵剧痛。耳边,就已经响起了高基的笑声,“怎么样,现在你知道是谁快了吧?” 赵天抬头望去,高基死死钳住他的手腕,只要他稍微动一下,手腕处就会传来阵阵的剧痛。 “小子,你最好放聪明点,难道你想和黑虎帮为敌吗?”赵天抓住了最后救命的稻草,威胁道。 “为敌又如何!我向来不怕事!”高基冷笑道,“对于你这种贪生怕死的人,我也不必说态多的废话!滚吧!”说着,高基一甩,赵天整个人如断线的纸鸢,飞了出去。 张应雄看到眼前这一幕,早就吓得魂飞魄散。早在高基和赵天俩人动手的时候,就已经逃了出去。 高基扫视一眼,发现客厅内没有张应雄踪影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这老狐狸跑的倒是快!眼下,张军已经成了废人,能保住小命就很不错了。以后,恐怕也没有实力再来骚扰自己了。至于张应雄那个老狐狸,留到以后再慢慢收拾吧! 总之,张应雄是跑不掉的,除非他逃出春城。否则的话,他高基必定不会让张应雄好好活下去! 结束完这一切的时候,高基便从张家的别墅离开。想到自己的仇人一一倒下的时候,高基心情一阵的舒畅。最为让他开心的,还是他逐渐强大起来的身体。事到如今,就是连他自己有时候也不敢相信,如今的他,竟然有如此强悍的实力!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高基望着夜穹中的一轮明月,嘴角弯起一丝的弧度。这一战,张家的势力已经完全的垮台了。接下来的日子,或许也能恢复平静了! 念此,高基发出一声长啸,紧步朝着住处走去。夜色沉沉,一夜,就这样平静的度过。 待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还不等高基睡醒,张若兰就打来电话,催着高基起床。高基听的一头雾水,想到昨天的事情,才是意识到自己答应了张若兰要一起出去野营。 当下,高基也没有再睡懒觉,穿好衣服之后,便匆匆洗漱了一番。原本想着出去野营,应该准备点东西。可是当高基收拾了半天,才是发现,自己根本就没什么东西好准备的。就是连最基本的一顶帐篷也没有。 看着家徒四壁,高基不由苦笑,清苦的日子过惯了。现在自己有了钱,是应该好好的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条件了。用好哥们儿林海的话说,那自己就是大佬了! 虽然没有什么东西可收拾,但高基还是妆模作样的背了一个书包。毕竟,这是出去野营,可能明天才会回来,自己背个书包,路上也好买点东西。 很快,高基便背着书包,来到了和张若兰见面的地方。让高基意外的是,他以为这次野营,张若兰会带自己的许多朋友。可是当他和张若兰碰面的时候,才知道,敢情这一次野营,只有他和张若兰俩人。 当下,高基心中暗喜不已,难道学姐要以身相许了?要不然的话,出去野营干什么不叫别人,却偏偏叫了自己呢? 就在高基胡思乱想的时候,张若兰叫道,“学弟,还愣着做什么呢,走啊,上车!” 高基应了一声,匆匆跑了过去,上了车子,问道,“学姐,我们开车去吗?” 张若兰笑道,“当然是开车去了,要不然还是步行走去啊!” 高基嘿然一笑,想到这一次只有他和张若兰俩人的时候,心中不由暗喜。说不准,在这次野营的过程中,自己会有一番意想不到的艳遇呢。 “对了,学弟,这一次我们野营去郊外,你去过吗?”张若兰问道。 高基摇了摇头,苦笑道,“没有去过。”以前的高基生活拮据,一旦有时间就会跑去酒吧打工兼职,哪里还有闲工夫去野营。 张若兰没有注意到高基脸上的表情,和他说起了之前野营的各种事情。其中不少事情十分搞笑,听的高基也忍不住想笑。 车子行驶了半晌之后,在一个路口停住,高基不知道张若兰要做什么,忍不住问道,“学姐,为什么不走了?” 张若兰道,“我还约了一个朋友要和我们一起去,所以在这里等等她。” 听到这话,高基一脸的失落。敢情,这一次野营不是他和张若兰俩人。起初,他还以为是只有他和张若兰俩人。想到还有一人,而且不知道是男是女的时候,高基心中不由一阵的失落。 也幸亏这个时候,张若兰一直在看手表,没有注意到高基脸上神色的变化。 在路口等了半晌之后,一辆轿车停在了旁边,车窗刚一打开,里面一个长发美女便微笑道,“若兰,你来的好早啊!” 张若兰微微一笑,都,“小雨,是你迟到了好不好,哪里是我来的早了!”顿了顿,又道,“行了,不要废话了,赶紧搬东西上车,我们出发了!” 叫小雨的女孩笑了笑,随后便有司机将车上的东西全部都搬到了张若兰的车上。之后,小雨便让司机开车回去,而她则是上了张若兰的车。 “小雨,帮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之前和你说起过的高基,我的学弟。”张若兰介绍道,“学弟,这是我的好姐妹,秦雨。” “你好。”高基微微一笑,客气的说道。 秦雨也是露出了贝齿,笑道,“你就是高基啊,我可是听我们家若兰一直提起你,听的我耳朵都快起茧子了。”秦雨笑着说道。 高基也是微微一笑,道,“那学姐是不是都说我坏话了?” 闻言,秦雨掩嘴一笑,眼神暧昧的看了看张若兰,轻笑道,“哎呀,我们家若兰可是没有说你的坏话,相反的是,她说了你不少的好话呢。” “哦,那我倒是想听听都说我什么了。”高基笑着说道。 “小雨!”看到秦雨和高基俩人说个没完,张若兰急的叫道,“小雨,你要是再胡说的话,我可是要生气了啊!” 闻言,秦雨调皮的一笑,道,“高基,我可是不敢说了,要不然有人会生气的!”说着,又是轻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