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打李默逼供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三十八章 打李默逼供

“快来人啊!打架了,出人命了”李飞刚站起来就一头装上墙头,然后马骝转身,做好格斗的动作,顺便朝着一边看得目瞪口呆的高基眨眨眼。高基也站起来,向周围的人看了眼。 “快来人啊!出人命了……”监狱里的兄弟都是听命于高基了,这会儿看老大表情,就知道需要配合,所以都扯着嗓子叫起来。。 李飞出的主意是装打架引起警察注意,把他们抓去盘问。而这个,无疑是最快能见到警察的最好办法。 “嚎什么嚎?嚎丧呢?”警察远远的传来声音,明显没有过来的意思。监狱里,鱼龙混杂,打架是常有的事儿,都已经见怪不怪。况且里面现在有一个被特别关照的小子,很显然里面肯定就是那小子正在挨揍呢。 “妈的,也不看看你爷是谁,我让你拽啊,看我不打死你,你不要命,老子就成全你……”李飞和高基都知道,若是不闹出大的动静,绝对不会引起外面的人注意。 “啊……救命啊……”李飞朝着门外,扯着嗓子喊,而高基更是配合的,朝着门上又打又踢。 “长官,快来啊!出人命啦。救命啊……”李飞看差不多了,转身示意高基给自己脸上来一拳。 “不对啊!老李,我怎么听着像李飞那小子的声音?”外面的警察或多或少还是受了李飞一些好处,毕竟要想在监狱里,要啥都成,肯定还是有各方的打点的。 “对啊!诶!小江,李霸王也有人敢惹?挨打的不应该是进去的那小子吗?”一叼着眼,眼神微微眯起的瘦小警察说道。才发现不对,两人赶紧起身向里面走去。 “嚎什么嚎?信不信老子把你们全抓起来一个个的拷问?”老李边走边说,但也还没有开门的打算,打开门上的窗户,看向里面,不看不要紧,一看把老李吓得个目瞪口呆,只见高基居然高高举起李飞高大魁梧的身子,李飞明显已经没有还手之力。 “长官,不好了!李飞快被被高基打没气儿了。”里面一个犯人恰巧趴在门上,向老李求救。 “不好,小江,赶紧报告李默。”老李也是看守监狱的老人了,平时监狱没什么事儿,随便里面人怎么操,但是要是出了人命,可就难辞其咎了。 外面几个警察听到老李紧张的声音,也匆匆跑了进来。一起打开牢房们,提着电棒吼起来。 “打什么打,给老子住手。”提着电棒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犯人身上招呼。 “你,还有你,跟老子出来……”老李指着已经放下李飞的高基和李飞二人。 “平时给你们吃太饱,活腻了是不是,带出去拷问。”老李喊上几个警察,将两人带了出去。脸上虽然是一脸的怒像,可是心里别提多高兴,李默本来让他看着高基这小子,犯错了只要抓到小辫子就给他带过去,他正愁不知道怎么找这小子麻烦呢,这小子就自己送上门来了。至于李飞,反正是没有背景的家伙,只要不打死在监狱,就是小事儿一桩。 高基看见终于把警察引过来,也不废话,直接跟着出去。李飞此时头上有撞的伤,脸上又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走起路来还故意摇摇晃晃,看起来还真有要多惨有多惨的样子,走过高基身边时还俏皮的眨眨眼,但扯动皮肤,又疼得他呲牙咧嘴。 “好小子,你跟老子等着,老子迟早收拾你。”顺带再威胁高基一番。 “我等着,还怕你不成?”高基说着又想上去给对方两拳的架势。 “都给老子消停点儿,一会儿有你们受的,留着点精神,待会儿有没有力气回来还不一定。”老李凉凉的警告二人。 高基和李飞分别带进一间拷问室,李飞临门时转过头看高基一眼,高基冲他微微的点点头,他知道李飞在担心什么。 “李飞,我的兄弟,放心,我要出去后一定尽快把你就出去。”高基在心里暗暗的发誓,这样的兄弟,值得教。 李默坐在拷问室里,百无聊赖的把玩着一根电棒,看着高基进来,瞬间有种压迫的感觉。高基眼睛炯炯有神,好像洞察一切的样子,李默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感觉自己才是被审问的那个人一样。但想到徐坤的承诺,自己才是警察,怎么会被一个毛头小子给镇住。打起精神拿出自认为最有威严的声音开口质问: “你小子还真是不消停,在外面强奸女人,进了监狱还要打人,谁给你的胆儿啊?” “警官,我还想问你呢?你哪只眼睛看我强奸了?有证据吗?把我关这里这么多天,也没有审问,你们只是乱断案,我有权告你们。”高基目的已经达到,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自己要出去,要查清楚是那个生出来没儿的家伙什么原因要陷害他。 “你急什么,这不是在审吗?说说,你为什么强奸?”李默也不跟他废话,直接就定罪,想要把高基给绕进去。 如果是过去的高基,可能就真的被绕进去了,可是现在的他不一样,越是遇到事情,越是冷静的想要想办法去解决。 “警官,这可是法制社会,说话是要讲求证据的,我说了,我是被冤枉的,我没有强奸!”这警察摆明了是收了人好处的。 “你别给老子装懵,都把人家衣服都脱成那样了,还不承认,告诉你,就凭你强奸,在监狱大人,就够你果子吃了。”虽然这些罪不足以判他死罪,可是只要把罪名给做实,放进监狱里边儿,那他想这小子怎么死还不是他说了算,到时候,他就可以直接找徐坤邀功领钱了。 “脱成什么样?我怎么不知道?我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你这个警官还这么清楚,我倒想问问,人真的是我强奸的吗?还有,您哪只眼睛看到我打人了?警官,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高基也不示弱,直接盯着李默,悠悠的开口。 他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一类人,简直就是国家的蛀虫,就是因为有这一类人的存在,所以才有那么多冤案存在。 “你……你比别跟老子得瑟,别以为没审你就没事儿了,当事人的住址我们可是留着的。老李,去把隔壁拷问的资料拿过来,我倒要这小子看看,在老子面前耍无奈是吧,你没打人是吧?”被高基看得全身上下不自在,但还是坚持着一脸威严的样子。 “什么?”一个警员在李默耳边说了几句,李默直接气得跳了起来,李飞的供述居然把所有的问题都拦着了自己,说什么不是打架,只是平常的切磋。不对,切磋怎么会打的那么厉害,李飞这小子难道是怕被报复?李默脑海里闪过种种可能的借口,就是不相信刚刚还水火不容的两个人,现在对象居然包庇这小子。 “走,过去看看。” “我都说了我们就是平常的切磋,你们这些吃公家饭的烦不烦?爷都把话说完了你们还要我说什么?难不成你们想我诬陷人家……哦……我明白了,你们肯定收贿赂了……”李飞吊儿郎当的坐在拷问室里,对审问的人一脸鄙夷又一脸了解的看着。 李默走进去的时候就听见这么一句话,当时心里没有呕血,妈的,这是什么剧情。顿时满脸的黑线,难不成自己被摆了一道。 “你最好想清楚再说话,别担心回去后会收到报复,法律会保护你的。”李默还是进去做到李飞的对面,摆出一副公正的面孔谆谆教导。 保护个屁,要真能保护老子就不在这里了。李飞看着李默,心里狠狠的想着,尼玛什么法律,都被你们这些蛀虫给毁完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我已经说了实话了,我可以回去了吧?” “不急,你刚刚不是被打得很惨吗?这会儿就没事儿了?”李默还想再诱导他。 “我有那么弱吗?我喜欢走得东倒西歪的,还不成吗?”这人真他娘的烦。 在李飞那里没有得到半天对高基不利的证词,一脸阴郁的回到另一间,看着高基的眼神更加的不善。 “警官,你还要关我多久?就算要定我的罪也要有证据,我有权为自己辩护,你们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关进来,分明就是滥用职权。”高基看他脸色就知道在那边没讨到好,底气就更加足了,他就不信,这警察还能当着这么多警察的面不制。 “好你牛气是吧?你们都出去”审问室的人大概也能猜到什么事儿,都默契的出去了。 “你小子有种,你不招是不是?看老子不打得你没力气招!”李默说着抄起电棍就打下去,岂料他很快,但是高基的动作更快,只见亲亲一闪就错开了,李默完全没看清楚他到底是怎么躲过的。不依不挠的继续动粗。 高基瞬间发力震断手铐,一把接住朝自己打来的电棍,对面的李默看着这一连串的动作,不可思议的瞪着眼,半天才反应过来,手上的电棒却怎么样没办法抽出来。 正在惊讶之余,高基抬起一脚就踢中李默的腹部,李默飞起撞上身后的审问桌上,然后又弹回来摔了个狗吃屎。 “你敢打警察,你小子有种,看老子不把你打的稀巴烂。”李默自认当警察这么多年,身手也不错,挨打这样的事儿从来没有遇到过,而且还是被犯人打,把高基恨得咬牙切齿,冲着他就上去开打。 结果自己还没有碰到高基的衣角,高基站着不动这是轻轻一脚,自己就被踢到了墙角。 高基也不磨叽,上去就踩上李默的胸口: “哟!这不是要把我打得稀巴烂吗?怎么这会儿就怂了?” 李默感觉胸口一阵腥咸,一口血没包住,就这么吐了出来。这小子不是人,怎么这么力大无穷,自己竟然不是他的对手。这会儿高基高高在上的盯着李默,让他有一种世界末日的危机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