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二女争风吃醋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三十九章 二女争风吃醋

“你……你想干嘛?我可是人民警察!”李默被狠狠的踩着,才知道自己这是是遇到强者了,却对高基恨得牙痒痒。 “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不过我问话,你最好老实回答,不然……”高基放慢语速,冷冷的回答,他还不会傻到在警察局动一个警察,不过他必须问出这后面的指使者,他到想知道自己是挖了他家祖坟还是问候了他家祖宗,这么恨自己。 “我答,我答……”李默早就被踩的三魂丢了两魂了,哪还有心思去管其他。 “谁指使你这么针对我的?”自己预料之中的事儿,高基漫不经心的问,顺手从李默包里扒出手机。 “是……是副市长的儿子,徐少!是他陷害你让我去抓的,他还让我想办法把你弄进监狱后弄死……”李默此时和盘托出,就怕这人一个不高兴给自己招呼过来。 “徐少?哪个?我认识?”高基一个人回想着,好像自己映像中没这号人物,还副市长的儿子,谁呢? “说,他为什么这么做?跟我什么仇?”高基也不磨叽,狠狠踩一脚,又加大几成。 “我我……我真不知道啊,他就让我弄死你,但是是什么原因,我哪敢问啊……”李默此时是真的憋得难受,死的心都有了。 高基看这人的孙子样,也猜到估计是真不知道了,只能自己想办法。副市长家的公子,我得罪过这号人物我怎么不知道? 高基此时万万想不到是自己的桃花运给自己带来的劫。 “看在你比较识相的份儿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但是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知道,我知道,我马上放了您,马上。”不等高基明说,李默就站起来,擦擦嘴角殷勤的说道。自己这次是是踢到铁板上了。不过好面子的他,还是整理下衣装,苦逼的忍着身上的疼,虎着个点开门: “老李,这小子审完了,都是误会,直接把他放了。” 老李看警官出来那是一个点头哈腰“是是……是……啊?放……放了?”总算明白听到什么,结巴着开口,望着出来的张警官,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要多谄媚要多谄媚。 “怎么?没听懂我说的话?耳朵在扇蚊子呢?还不快放人?”此时一肚子火正没处发的李默,逮着谁就拿谁出气。 “好好!我这就让他签字放任,我这就去!”老李见黑着脸的李默,赶紧应承。 一群废物!李默看着老李的背影,狠狠的啐一口,离开了。 “啊!还是外面的世界好啊!”高基深深的吸一口气,总算自由了。玛德,要是被我知道是谁陷害我的,非断了他小不可。 “学弟!”一声软糯略带着急的声音传来,张若兰刚刚打听到高基被关在这里,正准备来保释呢,结果刚听好车就看见高基出来了。 “学姐?你怎么在这儿?”高基显然没想到,在这里会碰见张若兰,难道是来帮自己的?张若兰小跑过来,胸前的两团柔软也随着她的动作一上一下,就像两只调皮的兔子,正准备跳出来的样子,看得高基吞了吞口水,看着张若兰跑到自己面前。 “你还说呢,还不是你,要不是你,我至于求我爸爸四处拖关系找人帮忙吗?”知道高基被陷害,但是却更知道不可能在徐坤嘴里知道他在哪里,张若兰是吃不下又睡不好,最后只好让爸爸出手帮忙,谁知道好不容易找到,他就出来了。不过不管怎么样,只要出来了,张若兰就很开心。 “学姐是在关心我?谢谢学姐,有学姐关心,我就是真心事儿,也觉得幸福。”高基知道张若兰是真的担心自己,虽然知道张若兰对子有爱慕之心,但真的听到她为了自己去求她爸爸找人帮忙的时候,他不的不说,是真的很感动。 “呸呸……你说什么不吉利的话,什么有事儿没事儿的,没事儿才是万幸。既然出来了,走,我请你吃饭,压压惊。”张若兰拉着高基往车上走,心想他在里面,肯定没吃好睡好。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些,张若兰就有一个哭的冲动,她是在心疼他吗?难道自己真的爱上他了? “哪里好让世界破费,走,我请师姐吃大餐。”高基是真心请她吃饭,因为对自己这么关心的人,真的很少,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对张若兰究竟是一种什么感觉,反正不差就是了。 “额……都行,咱们上车吧!”也不想跟他在这么问题上纠结,到时候自己先付款就行了,先把人哄过去吃饭再说。 张若兰自然的挽着高基的手往车上去,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个动作有多亲密。但是高基却是注意到了,而且特别的享受。张若兰身体有一股淡淡的兰的幽香,而且她挽着自己的手臂,胸部的柔软正好将自己的手臂给夹住,软软的感觉,让他心猿意马,两腿间的小弟弟也雄赳赳气昂昂的抬头。 “高基……”正打开车门的高基有听到有人在叫他,这声音虽不像张若兰那样婉转柔美,但是确清爽怡人,回头看到居然是林宣儿。 “是你……”高基看林宣儿满头大汗,这丫头不是也是来救自己的吧?高基虽然觉得自己如此有魅力很高兴,可是一看到旁边的张若兰,就只剩下一脸的苦逼相了。早知道就和张若兰早一点上车,就不会有这么头大的场面了。 “你怎么就出来了?你可害得我好找啊!你没事儿真是太好了。”林宣儿看见高基没事儿,也松了一口气,毕竟是因为自己他才被陷害的,现在看大他没事儿,自己也就没那么愧疚了。 “我没事儿,多谢关心了!”看来自己真是走桃花运了,关心自己的一个又一个。 “你这话什么意思,感情还觉想高基进去里面是不是?”张若兰一看见林宣儿就不知道怎么的刚刚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没有了,,听到她这样说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不是那意思……你什么意思?你明知道我也不想他出事儿的。”林宣儿刚想解释,却突然觉得张若兰是在高基面前诋毁自己,也当仁不让的问回去。 “你不想?你也不想想,他是因为谁才被陷害的?学弟,咱们走,离这种人远一点,不然自己怎么被害死的都不知道。”说着就拉着高基的手准备上车。 高基还正在为两个人人吵架头疼,却发现自己被拉着走了。林宣儿眼看高基被拉走,也急急的拽着高基另一根手不放: “等等,不准走!”她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看见张若兰和高基在一起,自己心里就不舒服。 “为什么不走,难不成还在这儿等人来抓他?”张若兰是毫不示弱的拉着高基就要走。 “我就不准他走!”林宣儿也毫不示弱的不肯放手,又把高基给扯回去。 …… …… 高基在中间一脸的苦逼相,虽然被人喜欢是一件自豪的事儿,但这种场面,那个男人心里不抓狂?然后那个男人不的想想,别争了,干脆一起伺候我得了。当然,高基也就只能在心里想想。 “好了,美女们别拉了!”高基终于受不了,挣挣脱两个人的手,小心的说道。女人这样的动物,过去高基从来没有遇到过,所以也不知道到她们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 “我出来了本来是一件高兴的事儿。要不这样吧,我做东,请两位吃大餐。”高基憋半天,终于憋出那个一个办法来。 “不去” “不吃!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拒绝,害得高基是在风中凌乱,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终于,只有开始转移话题。 “你们刚刚是我被人陷害是跟林宣儿有关,到底怎么回事儿?”正好自己正思考着,到底哪个挨千刀的害自己。 “你问他,看着我看嘛!”张若兰一说起这个事儿,就狠狠的的盯着林宣儿,心里有气没办法发,一看见林宣儿就没好心情。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也不想这样,因为他我可是四处托关系,才找到这里的。”林宣儿和张若兰是两看两相厌。 “要不是因为你那个徐坤,高基会被人陷害吗?” “你……” 高基正站在一旁无力的看着两个女人吵架,总算听到一点他想要的信息。 “什么?徐坤?是谁?”高基打断两个人的争吵,看着林宣儿。这个徐坤是何许人也?跟李默嘴里的副市长家的徐少,应该就是同一个人了。 玛德,自己什么时候又惹上这号人物了? “徐坤,就是上次你遇到我们,我一直甩不掉那个!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他会这么阴险,找人陷害你。”平时吊儿郎当的高基,此时看起来双眼炯炯有神,认真的表情让林宣儿觉得这样的高基,和她认知里的完全不一样。 “就那家伙?牛皮糖沙马特?”娘的,就说自己最近是不是在学校风头太盛,得罪太多人,招人闲了。感情是自己给人当挡箭牌,这下别人当自己是情敌,抬着机枪大炮的来灭自己了。 “对!可是我也不知道他会这样去陷害你,下次要让我再遇上他,非扒了他皮不可。”林宣儿也觉得是因为自己,才害了高基蹲监狱,所以心里过意不去。 “你现在马后炮有什么用,别有事儿没事儿的拿别人当挡箭牌,高基遇上你就没有什么好事儿,学弟,我们走!”张若兰越看这林宣儿越不顺眼,反正只要看见她和高基在一起,自己就浑身不舒服,再说,若不是她,高基也不用受这几天的牢狱之苦。 “你……就你能!”要不是她理亏在先,这张若兰有什么理由在高基面前说自己的不是,林宣儿郁闷的转身就走,心里越想越委屈,眼泪不小心就滑落了。是,是因为她高基才被陷害的,可是这也不是她愿意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