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赌个鸟?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四章 赌个鸟?

“不知道引灵诀能不能感知到赌石毛料当中的灵气波动。” 这才是高基这次到这里来的目的,赌石。 购买翡翠,高基想都不敢想,好点的翡翠,价格都不是他目前可以承受的,唯有赌石这种纯粹依靠运气和一丝经验的方法,这才是获取灵气最快的方法。 不过,高基唯一担心的是引灵诀能不能穿透石料厚厚的皮壳,感应到里面的灵气波动。 “吱!” 正准备去赌石的地方看看,高基身后传来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一辆红色保时捷跑车直接停在了他的身边。 紧接着,就看见保时捷的车窗下伸出一个脑袋,戏谑的说道:“学弟,你在这里干什么,压马路还是偷看美女?” 来人正是张若兰。 今天张若兰穿了一身ol时装,承托着风韵十足,胸前两团高耸,吸引着人的目光,洁白的大腿套着黑色丝袜,充满了疑惑。 高基目光一下子变的火热了起来,心中不断的嘀咕,我不是丝袜控,我不是黑丝控。 “我说学姐,你开车小心一点好吗?差点就撞到我了。” 高基看着近在咫尺的保时捷,苦笑一声。 “怕什么,我对自己的车技很放心的,肯定不会撞到你的,撞到你学姐会送你去医院的。” 张若兰一脸的自信说道:“学弟去哪呢!要不要学姐送你去。” “我打算去赌石的地方看看。” 高基思索了一下,没有隐瞒。 张若兰瞪大了美眸,惊讶的道:“学弟你想赌石?你会赌石?” 高基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拍着胸脯说道:“我看过几本赌石的书,我想应该有用吧!” 高基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徐傲的记忆是不能暴露的,恰巧在别人眼中,他是一个书呆子,看书这是一个不错的借口。 “什么,看过几本赌石的书,就想去赌石?” 张若兰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要是看过几本赌石的书,就能赌石,那么去全天下不就都是赌石专家了吗? 尤其是对方脸上那欠扁笑容,仿佛笃定自己会赚钱的模样,让她恨不得来上一拳。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张若兰觉得自己有必要向这个学弟普及一下赌石的知识,让对方见识一下赌石的残酷,免得到时候亏了,那就连哭的地方都没有了。 张若兰被刺激的半响说不出来,看到高基还傻站在那里,当即命令道:“上车。” “去哪!” 高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带你去赌石。” 张若兰脸色不好看,高基简直就是一个傻子,还去赌石,肯定赔本。高基哦了一声,上了车。 “轰隆!” 刚上车,高基就感觉身子紧贴在椅子上,保时捷猛地发出一声泡小妞,化为一道红色残影,直接开了出去。 高基紧抓着安全带,满脸的紧张,这妞实在是太猛了,这可是大街,居然开这么快的车。 看到高基紧张的模样,张若兰没心没肺的大笑了起来,她觉得高基很搞笑。 ..... 火红色的保时捷径直穿过街道,停在了一家大型的赌石场前面。 “学弟,走,学姐带你进去。” 张若兰下了车,带着高基兴冲冲的跑进赌石场。 这是一个庞大的大厅,足足有上千平方米,里面摆放着大大小小的各种赌石,一走进这里,就仿佛走进了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声音,还有机器切割石头的声音,彼此起伏。 高基微微有些皱眉,极为的不适应这种吵闹,他本来就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 “张小姐,你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要不要我替你挑选极快好的料子。” 张若兰刚走进赌石场,一个身穿西装,带着眼睛的男子已经快步走了过来。 “张经理,你去忙你的吧!我带朋友四处看看,有时候事情我会叫你的。” 张若兰声音陡然变得有些清冷起来,带着一丝高贵,让人不敢直视。 “是,张小姐你要是有什么事情,随时可以叫我。” 张经理微微躬身,目光有些差异的扫过高基,在他的记忆中,他从来没有见过张若兰带着一个男人到这里来过。 “高基,怎么样,气氛不错吧!你去挑选石头,学姐,我替你参考一下,保证你不会亏的。”张若兰傲然的说道。 “学姐你帮我去挑选?” 高基目光变得火热,心痒痒了起来,有美女相伴,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不过,想了想,高基还是拒绝道:“学姐,你还是忙你的去吧!我先到四处转转,看看是怎么赌石的。” 张若兰虽然没有说,高基依旧感觉到张若兰似乎有事情要办,而且,对视赌石他不懂,他用的是引灵诀,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一个人是最好不过了。 “好吧!你先去看看,千万不要赌,等学姐回来的时候,你在赌石?” 张若兰想了想,叮嘱了高基一声,转身朝着另外一个地方走去,她的确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 高基摇了摇头,开始独自在大厅中闲逛了起来。 各式各样的赌石料子聚集在这里,让人眼花缭乱,不知道如何挑选。 高基一路走马观花的看过,丝毫不做丁点的停留,对他来说,停留下来,完全是浪费时间。 连续走过几家,高基大为失望,在这看似堆积如山的毛料中,蕴藏灵气的料子屈指可数,价格也是昂贵无比,最便宜的也需要十几万,他身上的五千块钱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擦擦!” 一阵切石的声音传入耳中,让有些意兴阑珊的高基微微一动,他隐隐约约之中,似乎感觉到了灵气波动,由于隔得太远,这股波动很弱,只能隐隐感知到一点。 “去看看!” 高基朝着解石机器位跑去,好在围观的人不是很多,高基很容易的找到了一个不错的位置。 解石的是一名老者,斑白的头发,一块数百公斤的料子被固定在解石机器上面,解石师傅正控制着锯片小心的切割着石头。 咔嚓! 在解石师傅的操纵下,料子一分为二,解石师傅弄了水倒上去,石屑混合着水流淌下来,切面上只有星星点点的碎绿,没有白雾,这一刀显然是垮了。 老者表情微微一愣,似乎没有想到这个结果,随后笑着道:“在横切两刀看看。” 一块料子若是做十字切开,要是里面还没有出绿,那就算彻底的废掉了,一般人不会选择这么做。 解石师傅点点头,把料子重新挪了一个方位,固定好之后,咔嚓的就是一刀下去,干净利落,用水冲洗后,还是只有丁点的绿意,就算是掏出来也值不了什么钱。 最后一块料子也是如此,解出来之后,也是只有零星的翠绿颜色,不值钱,在外人眼中这一块料子明显是彻底的垮了。 老者神色微微一愣,显然没有预料到这种结果,最终苦笑一声,自嘲着摇摇头:“老喽,老喽,没想到这次出手居然解了一块废石。” 不只是老者愣住了,高基也愣住了:“好浓厚的灵气啊。” 引灵诀之下,高基感觉到那一块被定义为废料的料子中正散发出一种勃勃生机,虽然灵气不是很多,但绝对很浓郁,甚至比一般的帝王绿都要精纯一筹。 “一定要拿下它。” 高基屏住了呼吸,连忙拦住准备离开的老者:“老人家,你能不能把这块料子卖给我?” 高基指着地面一块还有两个篮球大小的料子,灵气的波动正是从这块料子上散发出来的。 老者微微一愣,见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笑了笑,道:“几块钱的废石,你喜欢就拿去好了!什么钱不钱的。” 这块料子是彻底的废掉了,就算把所有零星的碎石掏出来,恐怕连解石的钱都不够,送人也没有什么。 高基摇了摇头,坚持道:“不行,老人家,不给钱我心里不舒坦,我只有五千块钱,我就用这个钱买下这块料子好了。” 高基从口袋中掏出五千块钱,这是他所有的家当了。 “好吧!既然你要,那我就五千块钱买给你了,不过,要是解跨了,可别怪我。” 见高基不领情,老者心里蓦然浮现出一股怒气,高基这番作为,在老者的眼中,简直就是裸的嘲笑。 高基就当没有看见老者的脸色,直接把钱给了老者,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抱起石头,放到解石机器上来了。 “学弟,你在做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高基刚回过头,就看见张若兰一脸恨铁不成功的看着自己,美眸中带着一丝怒气。 “学弟,这是你刚买的赌石?”张若兰快步走到高基身边,指着高基抱着的料子,大声询问道,美眸中带着一丝怒火。 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刚离开没多久,高基就迫不及待的买了一块料子,倒不是她因为高基不听她的劝告而生气,而是高基根本没有任何赌石的经验,居然去买一块别人解过的料子,这分明就是给别人送钱啊。 “是啊,学姐,我看这块料子上面,有这么多的翡翠,说不定解开后,会有翡翠也不一定。” 高基指着切面上星星点点的绿色,一副捡到了宝的模样。 “你....你让我怎么说你,就是因为这上面星星点点的翡翠,这才不值钱啊,你也太傻了。” 张若兰不知道自己用什么语言来形容高基了,是无知还是天真。 “若兰,你不用生气,这位是你的朋友吧!你放心好了,你朋友要是赌跨了,赌石的钱都算在我身上就是了,生气对身体不好。” 一个温和的声音在张若兰的身后响起。 张若兰的身后一个年轻男子正站在那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面容英俊,要是被花痴女看到,肯定是尖叫出声,年轻男子望着张若兰,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 不知为何,一看到这年轻男子,高基就格外的不爽,尤其是这个年轻男子的目光时不时的落在张若兰的身上,高基心中更加的不爽起来。 “张军,你不用替他说话,气死我了。你怎么就这么蠢呢!怎么去买一块没有用的料子,说,花了多少钱。” “学姐,不多,才五千块钱,要是有翡翠,我就赚到了。“ 高基嘿嘿一笑,张若兰语气很冲,但高基听得出其中的关心。 “五千块,你...你真是气死我吗?” 张若兰怒气更胜了,她知道高基所有家当就只有五千块钱而已。 “若兰,这五千块钱算我吧!就不要说你朋友了。” 张若兰身后的张军从口袋中掏出皮夹,写了一张支票,递给高基。 自从高基出现,张军就感觉到了威胁,对于威胁,他一向是尽情扼杀,高基若是接受这个钱,那么在张若兰心中的印象将会大跌,这是他想要的结果。 “我不需要你的钱,况且,你怎么知道我会赌跨的,还是你认为我会输。”看到张军的动作,高基脸色顿时冰冷,不禁冷冷的说道。 张军这个动作看似为他好,实际上却是裸的打脸,他在告诉所有人,他张军不差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