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张若兰扑倒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四十章 张若兰扑倒

“没事儿了,师姐!都过去了,这也不是她愿意的!我知道你们都是关心我。我这不是没事儿了嘛,你也不要内疚,徐坤的事儿我自己能摆平,你就先回去休息,后面再来找我我们一起讨论针灸的事儿,好吧?”林宣儿转身时的眼泪让高基不淡定了,没办法,你想啊,平时在你面前耀武扬威的人,突然间委屈的在里面前掉眼泪,关键还是个美女,谁也受不了啊……所以,此时不安慰,更待何时? “真的?你还愿意教我针灸?”林宣儿痴迷中医,一听到高基还愿意教自己,心里别提多高兴,抬起一双泪眼,万般委屈的望着高基。 “嗯嗯!我保证,这下你放心了吧?”看着一张梨花带雨的美丽小脸蛋儿,高基心里别说多痒痒,恨不得走过去抱在怀里狠狠地疼爱一番。 “你说的哦,我记下了,那我先走了!”林宣儿也不磨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心里多少高兴些,虽然还想和高基多待会儿,但一看到张若兰,心里就不美丽。 目光远送林宣儿离开,张若兰看着高基对林宣儿那种温柔的眼神,温柔的痴迷样,别说心里有多着急,多不是滋味。 “学弟,就你大度,人家都把你害进监狱了,你还要教她针灸!”不过也是这样的高基,让张若兰更加的着迷。 “学姐看你说的,我这不是想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嘛,不说了,不是说吃饭嘛,走,咱们吃饭去。”高基知道张若兰对自己有好感,所以很自然的看见自己身边的异性很不舒服,也只有转移话题了。 看张若兰装作若无其事的调侃自己,但是情绪却隐藏不好,一张桃红的小嘴儿嘟着,别提多可爱,一双水灵的大眼睛此时幽怨的往着高基,他下体又是一阵收缩,连打两个激灵。 “好吧!走,咱们吃饭去。” …… “什么?你把那小子给放了?你怎么答应老子的?啊?李默,你长能耐了啊?把人给老子给放了?”徐坤正在对着电话一阵狂吼,一天的好心情都被破坏了。狠狠地提向一旁的花台,一秒过后…… “啊……艹尼玛!”徐坤捂着脚在原地打转。 “徐……徐少,那小子太阴了,我实在是没办法只有把他放了,您消消气儿,给我点儿时间,我一准儿把他帮你处置了。”电话那边李默将传来怒吼声的电话拿离耳朵15cm,两只不大的猫眼瞪着电话半响,好像终于下定决心似的,火速把电话贴拢,噼里啪啦说完,“吧唧”利落的把电话挂了,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死小子,这回你死定了,逮着你,非弄死你不可,这下咱们梁子结大了。 “我……‘嘟嘟……’靠……李默你有种啊,敢挂老子电话……”狠狠的掐断电话,提起脚又想一脚下去,结果看看石砖砌成的花台,一脚转向旁边的一棵大树。 高基,别以为你出来就完事儿了,咱们走着瞧,爷到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能耐。 “呵呵……就这样你就出来了?那警察也太孬了吧?”高基和张若兰将自己出来的经历说给张若兰听,当然不乏添油加醋的表现一下自己的机智和勇敢。 “是吧!就他那怂样,也就只能坚持这样。不过我挺感激李飞那兄弟的,若不是他帮我出主意,我肯定现在还在里面呆着呢,也不知道他现在伤怎么样了,要不要紧。”这也是高基目前最担心的。 他想了一下,如果他有更高的追求,那么后面肯定还会遇见更多的强者,他相信像他这样幸运得打能力的人,绝对不会只有他一个人,他需要建立他自己的世界,拥有忠于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接下来他最主要的就是继续加强筑基,吸收灵气,扩大丹田容量,另一方面,就是寻找肯和自己一起出生入死,肝胆相照的兄弟;当然,能顺便多猎艳多暧昧就更好了。 “学弟,你别担心,他不会有事儿的,你多吃点,咱们后面再一起想办法,救他出来就是了。”张若兰往高基碗里夹着菜,动作熟练又自然,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的一连串多动是多么的熟稔。 “真的吗?学姐愿意跟我一起想办法救我兄弟?”高基很讶异张若兰说的话,虽然他们最近走得很近,但是关系没有确定,他没有想到,张若兰肯为了他做到这个地步,把他的事儿当成自己的事儿来办。 “当然是真的,所以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吃,然后陪我去我家的原石厂,我去那里有点公司上的事儿要处理,然后我们在车上变开车边想办法。”张若兰一双眼睛笑得似两弯月牙儿,刚刚吃过东西的嘴唇,红的妖娆,让高基有想要上去抱住,然后狠狠吻她,好好蹂腻宠爱一番的冲动。不过他更在意一个消息: “原石厂?学姐你说你待会儿要去原石厂?” “是啊!快点,时间来不及了。”张若兰也不疑有他,催促这高基吃快一点。 “好!”高基心里现在很激动,想不到自己一直在想找到灵气更多的原石,没想到张若兰家就有,他怎么这么笨,没想到张若兰的父亲就是做这一行的龙头,自己这次去一定要找一些灵气蕴含比较多的原石,带回去供自己吸收。 普通的玉确实不够。 …… “学弟,我怎么觉得你一听见我要去我们家的原石厂,就不一样了呢?”张若兰虽然只是一个大学生,但是平时没少帮衬着父亲打理公司,商场上也经常接触一些人,所以高基的神色,一看就知道,学弟好像很激动。他平时也算是一个很沉稳的人啊。 她们此时正在去原石厂的车上,张若兰一边开车,一边望向副驾驶座的高基。 “我只是没想到学姐居然愿意带我去你们加的原石厂,据说那都是关系很不一般的人才可以带进去的,毕竟这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没有开发出来的原石,一般是不会让外人接触的,很保密。”张若兰的这个举动,是不是在暗示自己,在她眼里,他跟她的关系是很不一般的。高基因为修行而变得愈发明亮有神的眼眸看着开车的张若兰。 张若兰被高基看得极为不自在,嘴角不自然的笑笑,她现在明白现在自己对高基的感情,是真的被他吸引了。可是人家男方都没有表态,自己主动会不会显得太轻浮了?想半天想不到好的说辞来回答高基,最后好不容易咬咬牙挤出一句自己思索半天的话: “学弟说得哪里话,咱们可是朋友,再说咱们的关系,在我看来,也没把你当外人看,去看看原石也没什么的……” 车内一下子很安静,张若兰说出来后才后知后觉的这话说得有点那啥意思了,顿时一张脸涨的爆红。 高基看着羞得一张脸跟红苹果一样的张若兰,很像扑上去咬一口,这么想就真的这么做了,转过头在张若兰红红的脸蛋儿上吻了一下,有快速的转过身。结果…… 张若兰被高基的举动弄得一愣一愣的,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脸的迷糊样,但是却没有排斥,相反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点甜蜜的味道。高基吻她脸的时候,明显感觉全身就好像有电流击过一样,一阵阵酥麻的感觉,随着高基的离开,就没有了。张若兰不免有一点点的失落,更希望高基继续。 高基本来也就是想想,谁知道动作跟想的一致,这下看张若兰一张脸更红,有不理自己,正在想是不是唐突了,让她不高兴: “学姐,我……我……”高基想要解释,但是吻上去的感觉确实太好了,一时大脑跟不上自己的身体反应。 “唔……”高基瞪大了双眼,完全没有理解这一幕的发展节奏。 张若兰将车靠边,不等高基“我……我……”的说完,扑过来就咬上高基的嘴唇,趁高基失神,丁香小舌滑进他的嘴里,主动的勾引这高基的大舌。张若兰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勇气,反正爱了就爱了吧,一个冲动就扑了上去,但是一上去贴上就后悔了,自己毕竟是女孩子,有自己的矜持,马上打算放手,小嘴儿刚刚离开高基5mm,就被高基反客为主的将她的双手护在胸前,双手抱着散发着幽香味道的娇体,将嘴吻上上一刻离开自己的丁香小嘴儿,毫不客气的滑进因为惊讶而微微张这的口腔内。张若兰肯定不知道,她一脸错愕,微张这嘴儿的样子,对他是一种多致命的诱惑,那张小嘴儿就像是对他无声的邀请…… “唔……啊……”张若兰被吻得出气不得,身体情不自禁的往高基身上靠,就快整个人挂上高基身上了。车内的温度越来越高,呼吸的声音越来越喘,越来越急,高基的双手不老实的在张若兰身上游走,拉高张若兰的衣服,一只手自然的袭上张若兰的浑圆,眼看就有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砰砰……砰……”车窗上响起跟里面完全不和谐的声音,车内的人却丝毫不收外界影响,或者说,已经完全屏蔽。 “砰砰……砰砰砰……”外面还在坚持不懈,终于,高基在烦到想打人的时候,张若兰也注意到了,两个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张若兰娇羞的低着头,整理自己的衣服,看也不敢看对面的高基一眼。 …… …… 高基降下车窗,眼神冷冷的射向打扰他好事儿的人,结果看一交警,一脸暧昧的表情看着他们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