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拦“路”虎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四十一章 拦“路”虎

交警被高基的眼神一看,顿时就觉得自己气势上矮了一截。但想想自己处在的位置,挺起腰杆子,看了一样车内,继而用暧昧的眼神看着高基。这兄弟,道上的,理解理解,不过罚单还是要开的。下次找隐蔽一点的地方就好了。 “这里是不允许停车的,下次别这么猴急,这是罚单,记得去交款啊!”那交警给完罚单,也不含糊,直接骑车走人了。 交警的话让张若兰更羞,头都快埋到方向盘里了。高基到是脸皮厚没什么,但是看张若兰娇羞的样子,又有反应了。 “学姐……对不起,我……”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就是不由自主的被你吸引……好了,不说了,我们还是赶紧去原石厂吧,不然晚了来不急了。”高基想说点什么,却被张若兰打断,她听到高基那三个对不起,就害怕听到他后面绝情的话了,她怕知道,自己在一厢情愿。 张若兰不愧是见过世面的,很快整理好情绪,开车上路。 高基大概也能猜到张若兰的心里,其实自己对她也不是没感觉,看到张若兰努力要隐藏好自己伤心情绪,自己也跟着心疼。美女,有几个男人能拒绝,况且还是这样一个女人。高基想也没想,伸手附上张若兰放在方向盘上面的柔荑,也不多说话,只是看着张若兰,温柔的说道: “小心开车!” 张若兰没有回头看他,但嘴角却勾起一丝娇羞的笑意。她知道,即使高基没说,她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高基看着张若兰嘴角娇羞的笑,也跟着开心起来,放开手,坐回来不打扰她开车…… 高基突然微眯了一下眼,原本放松的脸上此时浮上一丝嘲笑。看来他最近不仅桃花运,霉运也不错。就是不知道,这次跟他们车的又是些什么人,如果是那个徐少,那自己到时多谢他了,省得自己再去找他。 高基没有惊动开着车的张若兰,这次,他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想怎么样。 身后不只一辆,两辆黑色的路虎车,正加速的赶上来,然后跟在他们身后,不近也不远的跟着。高基依然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欣赏路边的风景。 车子一路开导了郊区,只见两辆黑色路虎突然加快速度,超过她们的法拉利,然后在面前的一块空地上转个湾,就那个一起并排着将路给堵上。 “嘟……嘟嘟……这些人发什么神经,好好的把路给挡上了。”还不知道情况的张若兰使劲的按着喇叭。 “若兰,别按了,他们就是冲我们来的。”高基组织了张若兰,懒懒的仰起头看着前面的人,表示自己所指的就是前面挡路的。 “什么?冲我们来的?” “别急,他们那我们没办法的,你这车里别翻出来,我去给咱们清道。”这种时候,高基还有心情跟张若兰开玩笑。安抚过张若兰,才一脸笑的下车,超面前走去。 “说吧,好狗都还不挡道,你们是谁找来的,想要干嘛?”高基走过去,不卑不亢,毫无惧色的看着站在车前的两个一身都纹着蛇啊鸟啊的肌肉男。 “艹,老子来拿你命的,别给老子得瑟,你自己得罪谁,你不知道?小子,人在道上走别那么横,这不,看你年纪轻轻的今天可能就会躺尸在这儿了。”其实一个脸上跟爬了无数跟蜈蚣的人说话,也不在意高基骂他们是狗,叼着一根儿烟,一张脸在烟雾中看起来更加狰狞。 “龙哥,跟这小子费什么劲,咱直接把他做了,省得浪费咱时间。”旁边一个就没这龙哥淡定,上来就像抡起拳头开干。 “你们可要想好了,自己掂量一下分量,要想死,我可不会拦着。”高基一个闪身,多开那人带风的一拳,也不气恼,淡淡的看着气急败坏的那人,懒懒的提醒。 这话成功激怒那个一拳打空的肌肉男,让站在一旁吞云吐雾的‘龙哥’也抬头多看了两眼。 好小子,看来还是有种,这时候了还能在这里放大话,自己到要看他哪里来的能耐,这样云淡风轻的。 “啊虎,这位兄弟都说了,你再不拿出点实力来,可就真的孬了。”被叫做龙哥的肌肉男看看站在旁边的男人。 想来那个抡拳想打却落了一个空的肌肉男应该就是阿虎了。 听到发话,也毫不含糊,直接又扑上来,两只拳头挥得虎虎生风,时不时还抬起脚,来一个后旋踢,看着就知道是个比较厉害的练家子。 可是高基却没有半点惧怕,一是本来继承了徐傲的记忆,自己浑身散发出来的傲气,二是自己现在已经筑基成功,没成功的时候尚且不怕,现在就更没有什么惧怕的。 之间阿虎步步紧逼,拳拳带风,却都被高基轻巧的闪过,阿虎已经累的大汗淋漓,高基却手都没有抬一下,一脸的惬意。 这两人来的真是时候,反正自己筑基成功过后一直在加强巩固,正巧没人练手呢,这就有自动送上门来的。 只见阿虎有事带风的一拳,直朝高基面门打去,高基身子微微一闪,拳头从他脸庞擦过,却没有伤他分毫,顺手握住阿虎的拳头,顺着他的力道一带,人也往后退,阿虎就这样向前扑了个狗吃屎。 “啊”的一声,阿虎的手却已经脱臼,疼得冷汗直冒。 那个所谓的龙哥此时终于注意到,阿虎一个人对他是半点便宜都没有占到,反倒被别人戏耍了。但毕竟是道上混的,胆量也不小,漫不经心的踩灭烟头,才走过来加入战局。 这龙哥明显功夫比阿虎高了好几个等级,将倒在路边的阿虎踢向一边,和高基过起手来,但一会儿就发现不对劲,自己也在者道上也混了十几年了,自认虽然自己不是最厉害的,但是要说一点也碰不到对方那简直就是笑话,可是这小子,自己打了那么久,也没见他怎么出手,就只是在避,可是自己硬生生的没有碰到他的衣角一下,自己已经揣着粗气,可是高基却依然怡然自得的闪避着,没有半点累的痕迹。 “别走神……”高基也不登这龙哥反应,飞起就是一脚,将虎背熊腰的龙哥一脚踢出去好几米,阿虎站在一旁痛苦的看着,一脸的不可思议。 “都跟你说别走神了,这是对对手的不尊重,懂不?”高基走过去踩在龙哥的胸上,一脸笑意,懒洋洋的说道,而对方却被压出一口鲜血,紫红着脸,才明白自己今天是真的遇上高手了。眼角却看见旁边收脱臼站在一边的阿虎,在车上抽出一跟钢管抡起就抄高基后背打去…… “不……”要字还没有说出口,就看见高基转身一脚,将阿虎踢出去,快到龙哥自己都看不清他是怎么到阿虎身边的。 高基一脚提过去,顺便踩到那只手上,本来寂静的郊区,三人都听到“嘎吱……”骨头断裂的声音,继而响起阿虎杀猪般的参加。 “啊……龙哥,龙哥求我!啊……”阿虎忙着求救,但是高基却没有半点要放开的意思,转头看着一脸铁青的龙哥,等着他发话。 “兄弟,咱们也是替人办事儿,今天是我们有眼不知泰山,我们这就给你们让路,还请你放我兄弟一马。”龙哥也算明白了,自己跟别人比,连别人眼都入不了,自顾自的上车去挪车。 “你们听好了,回去告诉姓徐的家伙,别来惹我,不然没他好果子吃!快点滚!”高基也知道目的达到了,将那个阿虎,一脚踢到路虎面前。转身回了法拉利。 张若兰本来还沉浸在高基那一声‘若兰’里边,许久抬起头看到的是,高基走过去没多久,三个人就打起来,这会儿看到高基上车,赶紧左看右看,担忧的眼神让高基特别适用。 “你没事儿吧?” “你放心,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现在该担心的是他们。”高基心情很高,用眼神示意张若兰看外面,两个别高基打的男人,此时正吃力的调转车头,给她们让出道。张若兰微微一笑,也不再担心这些,启动车向原石厂开去。 经过两辆路虎中间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四道又恨又怒的眼光给她们行着注目礼。 法拉利过去后,阿虎才一脸痛苦的看着多面的人,“龙哥,咱们就这么放她们走了?”他们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越想越气愤。 “你是嫌你断一只手还不够?”龙哥也不傻,虽然心里不甘,但是很明显,就是再来十个人,说不定也不是那小子的对手,来日方长,总能有收拾他的时候。 “给徐少打电话,告诉他这边的情况!”两个人开着车,灰溜溜的走了。 法拉利很快就到了原石厂,张若兰看着下车的高基,俏丽的脸又是一红,主动走过去将高基的手挽着,一个人悄悄的想,她们这也算是确定关系了吧。 高基也没有拒绝,相反还很享受,一手搂过张若兰,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想起在车上她的热情,下身又起了反应,一时有心猿意马起来。将张若兰搂得更紧了。 张若兰感受着高基的动作,心里更是开心的。他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高基,最开始觉得是无赖、泼皮、流氓,可是在后来自己却一次又一次的被他吸引,情不自禁的迷上了这样的高基,还有一天没见他,他给人的感觉就是仿佛又变了很多的样子,都让她越来越不可思议,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每一天都在改变,每一天你都能在他身上感受到他的变化,不知不觉被吸引,但是你有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地方变了。 “高基,你现在身手真的越来越厉害了,你是还在继续练习你之前学的拳脚功夫吗?”张若兰娇滴滴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