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高基不听话的小弟弟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四十四章 高基不听话的小弟弟

“怎么样,咱们原石厂还不错吧?悄悄告诉你,普通人想要到这里面来上班,可是要想尽办法才能进来的,别看这里面全是一些粗活重活,但是我们里面平均的学历都是大专。”张若兰垫着脚在高基耳边轻轻的说道,吴侬软语就像是在耳边吹着暖风,还得高基一个没忍住,下面小弟弟又抬头起来了。 妈蛋,天天跟这样的美女在一起,要是经常弟弟抬头,而得不到发些,非被废了不成。 “非常了不起,就是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来成为他们里面的一员。”高基也就是试一试张若兰,毕竟,如果能在这里面工作,住在这里面,对他来说太好不过了。 “瞧你说的,你要是在这里面上班才是屈才了呢,你要是想,怎么也是在办公室里,就凭咱俩的关系,也不该放你在这里来吃苦。”张若兰一脸正色的对着高基,就怕他误会。 “我知道,若兰是心疼我,但是我认为,做什么都得从基层做起,反正现在在学校也没什么课,我是真的想在这里面的试试,就当见习了。怎么样。若兰小姐。小的有这个荣幸吗?”高基站在张若兰对面,一脸虔诚的向若兰鞠躬,逗得张若兰呵呵直笑。 “你不会说真的吧?”张若兰走上前继续挽着高基的手臂,将胸给贴上去,上高基又不淡定了。 “当然是真的,就看学姐你同意不同意了。”如果可以就再好不过了。 “额你让学弟你都这么想,学姐我又怎么好不支持你努力向上呢?不过我可不忍心你跟其他人一起这么辛苦,这样吧,我跟爸爸说让他在这里面给你弄一个单独的办公室和宿舍,你平时也就可以不用大老远的回你住的地方了,放学后就直接过来就是了,你看……学姐给你安排的怎么样?”张若兰也学着高基的样子,一脸的深思,然后想怎么安顿这个半路杀出的见习学生。 “若兰,谢谢你!”高基没有说话,而是握住若兰的香肩,在她额头上轻轻的印下一个吻,然后将若兰抱在怀里。张若兰一脸的娇羞,也使劲的回抱着高基,胸前两团软软的挤在中间,高基是越来越不淡定,身下的弟弟也悄咪咪的抬起了头,好巧不巧滴正好抵在人家若兰的双腿中间,然后…… “啊……你……”张若兰虽然未经人事,但是不代表是白痴啊,青天白日的,这高基也太不能忍了,她脸都丢尽了啦。 “若兰,对不起,它太渴望你了,我根本就控制不住,是你太美了……”高基无奈又无赖的话,看着张若兰娇羞的脸,身下的帐篷越撑越大。 “你讨厌!”张若兰吸吸鼻子,觉得太丢脸了,但是听着高基下流的话,看着那个高高撑起的帐篷,她居然觉得有点渴望,身下居然有点点。涨红着脸,径自向车上走去,自己坐进了车里。 高基回头看看身后的原石厂,一丝笑意浮现,然后转身去追张若兰了。 “若兰,对不起,我保证,以后不这样了,你别生气。!”高基一上车就义正严词的表示错误,还得本来还以为他会继续的张若兰心里更是恼怒,弄半天好像自己迫不及待了,也不跟她说话,法拉利就跟上了玄的箭一样,‘嗖’的一声就上路了。 可怜的高基不明所以,还一个劲儿的解释: “若兰,你别生气,你知道男人的弟弟有时候真不听话,男人对美女都是没有抵抗力的……”苦了高基一个劲儿的解释,可是明白人都听得出来,这分明就是在说人家自己长得美,勾引了他家弟弟嘛! “你闭嘴,我让你说,我让你还说!”张若兰抬起柔弱的小手,一边开车一边打高基,但这对高基来说,无疑跟挠痒痒是一样的。张若兰的小脸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是爆红状态,此时已经娇羞嗔怒。 “好,若兰你小心开车,我不提我弟弟了,你注意安全。”高基无赖的笑着,看着张若兰的小女子姿态。要是学校那帮同学看了这样的张若兰,哈喇子估计都可以把学校给淹了吧? “刚刚跟你说的都差不多了吧?李默,你自己看着办,你自己担着,顶多就是被免职,还能跟着徐少,照样吃香的喝辣的;你要是头脑发热,就别想再看到你老婆孩子,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李默脑海里回荡着刚刚那人的话,这根本就不用选,别人已经把路给他选定了,可怜他现在受着伤,不久后还要面对没了警察这份工作,回去后还不知道怎么跟老婆交代。 一些都是那个叫高基的小子惹的祸,被让他得着他,不然,有他好看的。 而徐坤和李默都想不通的是,那封匿名信,是连举报人都把它给遗忘了。这正式张若兰和林宣儿联合想办法呈上去的,但是结果还没有下来她们就找到高基了而且已经出狱,两个人在警察局掐架,最后也忘记了为了某个人,两个人可是冰释前嫌,并肩协作过 此时刚刚被伺候的逍遥完事儿的徐坤,拉起裤头,将旁边一脸满足相的女人给踢到一边,脸上没有刚完事儿的满足,到是一脸的的暴戾相,因为刚刚听到一个让他狠得咬牙切齿的消息…… 早上被他派出去的阿龙和阿虎,两个人被人打得灰溜溜的回来了,还脱臼、骨折、内伤?让他们去收拾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难不成打群架去了? “徐少,看来那小子不是一般人,阿虎和阿龙两个人的身手绝对不错……”姜武还想分析,但是被徐少抬起一只手制止了。 “他们就是一群废物,还不是一般人,你见过那小子没有?身无二两肉的黄毛小子,妈蛋,还在老子面前说什么身手敏捷,你们黑虎帮都是吃屎的吗?啊?” “徐少,我们会把他摆平的,请你放心!”姜武是黑虎帮的元老了,容不得别人侮辱黑虎帮,当下把这活拦了下来。再厉害也就一个人,他就不信,收拾不了他。 “这是你自己说的,那爷就等着你们的消息,别忘了做得干净点儿。”徐坤脸色终于好一些,一脸的鄙夷。 “我办事,你就放心吧!” “行,把这两个废物给我带下去!”徐坤是看见他们就来火。 张若兰终于在煎熬zhong将高基给送走,法拉利停在路边,高基还在意淫,一脸的泼皮相,但是张若兰却越看越喜欢,在高基下车之前‘吧唧’送了高基一个香吻。 “咱们明天学校见,拜拜!”开着法拉利扬长而去。 “靠,不带你这样的,点火了又不负责灭火!”看着张若兰驾车离开,高基也一个人咕哝着回到自己出租屋了。 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儿,一脸的嫌弃,真不咋地张若兰是怎么忍受下来的。得赶紧回去洗个澡,然后在修炼一下,这几天在警局,人多,啥事而没做,虽然趁睡觉的时候有练习,但是毕竟没有灵气辅助,所以只是调息而已,更多的是在脑海里寻找徐傲记忆里,对自己有用的信息,在出来后加以利用,现在灵气的来源也找到了,后面就是加固基础,然后进入后天阶段的修炼,他大概在脑海中搜寻了一下,只有筑基成功后果,自己身体各方面的技能都会打通,有非常显著的提高,功过后天阶段的修炼,那么他就能身轻如燕的飞行驾驭,身手更是每天以看得见的速度提高。 对!现在最当务之急就是进入原石厂,可以就近吸收灵气,还可以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去看一下五彩原石。张若兰的安排非常让他开心,自己有一个单独的办公室和宿舍,那么他要修炼和吸收灵气就更简单,不用收约束了。 还有那个暗中看着他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那是跟自己一样的人,说不定也是在进行修炼,毕竟原石厂不是一般的地方,如果是有人也在修炼的话,那么原石厂是最好不过的地方,到时户也许还能在哪里找到跟自己志同道合的人。高基越想越兴奋, 接下来他还要做的是想办法救李飞,帮助他出来之后,不知道他在里面会不会被为难,不过想想也就没回事儿,他本来就在里面充老大,量那些人也不敢对他做什么,自己现在只需要加紧想办法,怎么把他弄出来。 想到李飞,高基也就不淡定了,屋子也没进,就折回来打算去警局看看。 “宣儿,你又跑哪里去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婆婆,鼻尖上架这一个老画眼睛,正在药柜前抓药,也没停手上的活,头也不抬的说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实在自言自语。 “奶奶,我就出去四处逛逛,没有去哪儿!”林宣儿本来轻手轻脚的像做贼一样的进来,被发现了也不矫情,甩着白胳膊白腿儿往这边走。她在警局个高基她们分开后,就一个人去之前遇见高基的公园逛了会儿,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知不觉就去了,她给自己总结是因为她对高基心里有愧。 谁知道在出来的时候看见路边有人摆摊说什么卖她们家祖传秘方,中药的,可以根治风湿。她们做中医的一听就知道是忽悠人的,但是却人多人簇拥着要买,所以她正义感爆发,把人家给举报了,还当场拆穿了人家,本来那卖假药的暗示自己不过也是讨口饭吃,放过他一马,林宣儿就是不肯。最后要人家把坑的钱全部退回去才作罢,所以弄得太晚,现在才回来。 “没去哪儿你会这么心虚?我要是猜得没错,是又出去多管闲事儿了吧?”老太太终于抬眼看一眼站在哪里的林宣儿。 “我哪有,是他卖假药骗人,我不过跟别人普及下中医知识罢了!”林宣儿吐吐舌头,赶紧帮着抓药,包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