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林宣儿的爷爷奶奶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四十五章 林宣儿的爷爷奶奶

林老太太是出了名的老中医,所以这个医馆,从早上开门到晚上,就不会间断,来的人总比走的人多。 “你呀!就是我和你爷爷把你给宠坏了,迟早有一天会惹祸!”老太太就这么一个孙女儿,也舍不得重骂,说了两句就不理会,给看病的人看病去了。 “爷爷……爷爷都把自己给关房间里好几天了,也不知道在干嘛,每次进去他就围着那快破玉石雕啊琢的,都不理我!”林宣儿一个人边咕哝着边抓药。 她口里的爷爷正是那天高基在赌石场用五千元买了他的废料然后他又五百万把冰种正阳绿玉石给买回去的老头,此时他废寝忘食的琢的就是那块500万元买回来的玉石。 “你一个人在哪里嘀嘀咕咕什么?”林老太太听见孙女的嘀咕,一个转身,就盯着这丫头。 “哦,我没有,我就在想这阿胶是要敲碎了好,还是就这么一整块放进去的好!”林宣儿伸伸舌头,继续埋头弄药,赶紧闭嘴。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说你爷爷呢!你看我不晚上回去告你状,看你爷爷还疼你不!”林老太太跟一个老顽童似的,嘟着嘴,跟自己孙女较劲儿,这林老太太,什么都好,就是一说老她老伴儿,就跟一小孩子一样,连孙女的醋都吃。一老一小,经常会互相揭短去林老爷子哪里告状,但是常常被惨兮兮的被骂回来。但是这祖孙两就是乐此不彼。 “奶奶,这不公平,你这是坑我!”谁知道林宣儿在这边抗议,那边那个老顽童已经带上老花眼镜,一脸正经的给人看病了。 医馆里面的人也不觉得稀奇,像这样的祖孙的口水战,她们几乎天天都会看见,就只有慕名而来的病人会好奇的看两眼,看大家没说什么,也都觉得不奇怪了。 其实只要细心一点就可以发现,现在这个科技这么发达的社会,这个医馆确实有点太老气了,没有半点西医辅助,也没有任何西医药品,整个医馆全部是清一色的中药和中医,而医生也都是年过半百的老年人,包括熬药抓药的人员,除了林宣儿,其他也都是花白的头发。一走进这医馆,就一股浓浓的中草药的味道,好像掩盖着什么一样…… 高基马不停蹄的赶到警察局,他是想找到那个警察,既然徐坤能指使他弄自己,无非是钱和权,那么自己也可以用钱买通他。谁知道走到居然看到李默正被挂在门口,昭示正在被调查。高基两只眼睛都快贴上那张纸上,好像想从上面上面盯一个李默出来。 好家伙,居然被停职了,这下自己的如意算盘看来打错了,哎呀!怎么个意思? 高基在门口晃荡了半天,最后还是只有灰溜溜的走了。走到水果市场买了一点水果,往监狱那边去了。 “喂喂……喂喂……起来了,躺尸呢,你们!”死气沉沉的监狱里面终于因为这句话有点生气了。 “谁啊?有病找抽是不是?”监狱里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吼,一听就知道是李飞那小子。 “哟!看来这伤好得差不多了呢,都有力气吼了,看来我昨天确实手下留情了!”高基笑嘻嘻的调侃李飞。 “老大!” “老大……”李飞一个鲤鱼打挺就射向门口,一脸的兴奋劲。 “怎么,不认识了,哥这才出去一天呢,你就这里边又横起了!”高基将买的东西往里面一扔,就地坐在门口跟李飞聊开了。 “老大,我哪能呢,这不没人坐镇嘛!”李飞拿起一根儿香蕉,边嚼边说。 “你小子,就知道嘚瑟!你在里面再多忍耐几天,我一准儿想办法把你弄出去,记住这几天老实点,别太引人注目了!”高基还没有想到什么办法,但是不引人注目是绝对对的,这样到时候浑水摸鱼的出去,也没几个人注意,这牢里那么多人,几个记住几个啊? “这个您放心,我老实着呢!”李飞嗡声翁气的说话,一张嘴里面含着香蕉。 “切,就你这熊样,我放心才怪!”高基看着李飞,一脸的不相信。 “我跟你说,老大,就凭您现在做在这儿跟我聊天,我就相信你了!”能进到监狱里面的人,再怎么样也是有两把刷子的,就冲着他肯提着东西到这里跟自己称兄道弟,就值得自己信他!这里面出去的,谁不是一踏出这道门儿就想尽办法跟这里边划清界限,也就他,还愿意回来看看他们。 “我这边正想办法救你出去,我就先走了,你等我!”时间也不早了,进来的时候跟老李说好了只有半小时,这时间自己得掐着。 “行!老大您慢走!”李飞这会儿这是放心得很,打死他也不承认,他没来之前一直在想这回可能又被蒙了。这会儿嘴里叼着东西,一脸玩儿得挺愉快的样子。 “高基,你等等!”高基正准备走出警察局,但是却被人给叫住了,身后两个穿的人,站在一起…… “警察同事有什么事儿?”高基也不着急,一脸的惬意。 “我们是上面派下来调查李默收受贿赂的案件,我们收到匿名信,说的是关于你被冤枉入狱的事情,我们请你协助调查,你所说的话将会作为陈堂证供。”两名警察亮出证件,一脸正义。 高基眨眨眼,再眨眨眼,最后一转身,华丽丽的走了!留着两个警察在那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只有撇撇嘴。 “喂!李默现在已经被关起来了?”去而复返的高基,问准备转身的两个警察。 “没有,他现在已经被停职,等待进一步的调查!”本以为有希望的两个警察刷的看向高基,结果没想到这到一句 “那还调查个啥,没劲!”高基又甩着胳膊晃着腿儿的走了。留着人家两个人一脸的黑线。 高基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再转回去,他有他自己的打算。 “你想干嘛?”李默被人拦在巷子里,一个人背光站在他面前,没有任何动作,却让李默吓得双腿打颤。 “听说李警官被停职了,这是为什么呢?”一听懒洋洋的声音,就知道是高基。 他刚刚转出去就是老李去了,感谢那两个穿制服的,他们要是不找他,他还想不到怎么样能把李飞给救出来。 “你……你……”李默已经吓得没有了语言能力。 “别你……你……的了,先放心,哥今天没收拾你的打算,不过你要是不配合,那我就……”高基吹吹拳头,在李默面前扬了扬。 “你说,你说,到底要我做什么!”李默这是吓得,已经没有了思考能力。 “恩,还算表现不错,你耳朵过来!”向李默招招手,一脸阴险的笑。 一会儿过后李默脸色比碳还要黑,不可置信的看着笑嘻嘻的高基,最后认命的点点头。徐坤狠,但是这个高基,比他要狠上绝对不是一点点。 “乖,那哥先走了,接下来就看你的表现啊,我还等着接我兄弟呢。”高基拍拍李默打着哆嗦的肩,转身潇洒的走了。 哎!事办完了,他就等着坐收成果了,话说,不知道若兰那边事儿落实的怎么样了,要是他去原石厂了,那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就要以修炼为主了。 一想到张若兰,高基心里又不淡定了,想到张若兰柔软的小舌,软软温温甜甜的,想着想着他就激动了。 “你看,你今天看到的就是这小子?”暗处两个人,悄悄的跟着高基往回走,两个人悉悉索索的说着话。 “对,就是他!喂……老头子,我说你慢点成不,人小伙子待会儿发现咱们了,就你这猴急样都不知道高兴个啥!”说话的一溜子追上去,抓着前面屁颠屁颠这着人家后面追的人就开打,又是拳打又是脚踢的,对象一边走一边化解他的招式,一点也不吃力,怎么看怎么不像对方嘴里的老头子。 “去,你抽啥风呢,老婆子,别闹,咱们这是孤独的修炼的好几百年了,好不容易看见这么一个好苗子的同道中人,你就不许我嘚瑟嘚瑟高兴高兴激动激动?”那老头子边接招边说,时不时还注意这前面高基的动静,以免被发现。 老婆子就是现在对自己又打又骂的家伙,他们两个都是隐藏在春城里修炼的人,几百年前有缘遇上最后结为夫妻一起修炼,两个人在这个修行的世界里,常常只有自己跟自己打架,才能打发一点无聊的时间,最近因为感受到很强大的灵气浮动,所以才开始出来看看是不是有同道中人,哪知道不是什么人,而是张氏集团开采出来的原石,两个人一时好奇是什么原石居然蕴含这么纯真的灵气,所以冒充什么留学回国的科研人员,帮人家搞科研,所以才混进了张氏集团,本来都觉得也就是一块有灵气的石头,他们已经修神到一定阶段的人,对着东西其实也不是非常热衷了,哪知道今天居然让他们给遇到了同样会吸收灵气的人,也怪不得两个人那么的激动。 “老婆子,小心!”老头子赶紧拉过一双眼睛冒着星星的老婆子,运功将他们自己给隐藏起来。 此时高基觉得好像一直有人跟着自己,所以转身过来看,却什么也没发现, “看来今儿是被原石厂里的那双眼睛给弄得疑神疑鬼的了,走哪里都觉得有人跟着自己!”高基自言自语着,进了自己租住的小区…… “行了……你干嘛,还想跟着那小子进去,一起聊聊天看星星是不是,我说你,怎么都活了几百年了,还跟一个黄毛丫头一样。”老头子抓子还想往里面走的老婆子,一起隐在大门外。 老婆子什么话都没有说,噘着一张嘴,什么都不说,就望着高基进去的背影! “咱们走吧……今天他都到原石厂了,肯定还有机会见到的!” 两个人转身才发现,哪有活了几百年的样子,分明就是两个中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