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一对逗B夫妻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四十六章 一对逗B夫妻

两个人提气,瞬间消失在门口。空中传来一声 “老头子,你跑那么快干嘛,等等我!哎哟!我的老腰啊……你个没良心的……” “整天婆婆妈妈的,看你能成什么事儿……” “诶?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不能成事儿那你还让我当男的混入张氏集团,你到好,弄个助理的身份……” “你懂什么……那不成你去给张天豪当助理去?” “就你懂……你等等我,跑那么快干嘛?”也不知道这老头子是怎么想的,因为那带有灵气的原石,居然某一天晚上看着天上的星星自言自语的说说什么平静的日子快完了,第二天就跑去给人张天豪当助理,结果还被调到科研室跟着自己老婆子一起,对张天豪来说是调助理过来帮忙,有什么事情专家就可以跟助理说。可是对于这本来就是自己人的两夫妻,真是一起在科研室里一阵无语。 “……” “老头子,你倒是说我们过两天给张若兰什么样的玉石开采和雕琢流程啊?”老婆子也知道她们修炼几百年,有些事情看天相和感受灵气的波动就能看出来,最近她也有一种感觉,平静的春城,越来越多不平常的气息出现。所以虽然跟那老东西抬杠,但是还是按部就班的做事儿,反正不管有什么事儿,肯定跟那些五彩原石有一定的联系。 “这又不关我的事儿” “又装深沉……” …… 高基回去运用徐傲记忆里睡觉吸收灵气修炼的方法,一大早起来,简直是神清气爽,他今天要先去学校,好几天没去学校了;再者他得去关注一下警察局,不知道李默他照做没有。 “高基……”张若兰从一辆炫红色的法拉利下来,一脸的开心向站在校门口的高基招手。 “若兰……”刚刚在准备进学校大门,转身看着向自己跑过来的张若兰,一脸似笑非笑。 “昨晚休息得怎么样?”张若兰也不避嫌,直接走过来亲昵的挽着高基,往学校走,边走边说笑。 她张若兰本来就不是什么在意别人看法的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只要她喜欢。 “若兰,我昨天听说把我送进监狱的警察被停职调查了,是有人写了匿名信到市公安局局长那里举报他,你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吗?”高基想了很久,最终想到的只有张若兰有这个能耐能办到。 “额……这个啊……”高基不提张若兰还真的已经把这件事情给忘了,上次她和林宣儿一起想办法把信交上去,但是后来等消息的时候就已经查到高基在什么地方,并且自己也出来了,所以她完全把这件事儿给忘在了脑后。 现在高基提起,她不想在高基面前提林宣儿,但是又不好昧着良心说是自己一个人做的,所以一时犹豫! “高基……”一声干脆清爽的呼唤声,将走神的张若兰和等着张若兰回答的高基的视线都引到声音出现的地方。 林宣儿远远就看见高基和张若兰站在一起,但是张若兰犹豫的神色和高基看着张若兰的眼神在林宣儿看来却是含情脉脉。她林宣儿是谁?出了名的冷面美人。成全别人美事儿这种事儿,硬生生的打断这两人之间的沉默。 “林宣儿,怎么又是你!”张若兰瞬间从犹豫中回过神,看见林宣儿,就像刺猬一样,竖起了周身的刺儿。 “怎么?这学校你家开的不成,你能走还不许别人走在这里啊?”林宣儿也不客气,反正她们两看两相厌的。 “你……” “上课时间快到了,咱们还是赶紧去教室吧!”高基看着一到一起就不对盘的两个美女,周围射过来的一双双好奇看热闹的眼睛,率先闪人。 林宣儿看着高基的背影,敲着嘴巴 “高基,你答应我的教我针灸,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啊?”林宣儿对中医的执着,那绝对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什么时候都不忘针灸。 “啊……你放学后来我教师找我吧!”高基头也不回的赶紧闪人,林宣儿看着走远的高基,也不理张若兰,一个人转身想走。 “喂……”张若兰叫住林宣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还想干嘛?你放心,我口味没你重,我也就不过是想学习他会的针灸罢了,别一副情敌的眼神看着我!”林宣儿昨天吃了闷亏,心里还有气呢,谁稀罕那种色胚啊,也就她张若兰就跟宝一样对待。不过自己心里那一点点不舒服,林宣儿认为是自己被冤枉,所以不好受。 “那封匿名信你是怎么送到公安局局长手里的啊?”不理会林宣儿说的话,张若兰只是好奇。说来他们也就是商人,平时跟位高权重的人有所接触,但是想要说见到人就见到,凭她们还是很难的,这林宣儿到底是有什么能耐,居然真的办到了,当初写举报信,两个人也是抱着试试的态度,张若兰也没有想要惊动爸爸,靠自己的力量就出高基,只是在查找高基被关在什么地方的时候,才动用了张父的关系。 “你管我怎么办到的,反正你只要知道,不是你一个人关心高基就成了……”林宣儿说完这句话,才发现听着有那么一点点别扭,抿抿嘴,转身走了。 林宣儿想起半夜里出现在她房间阳台上那张讨厌的脸: “哟……小宣儿是有什么麻烦事吗?不打紧,交给我呗,只要不是摘星星抱月亮,小的我还是能办到的!”那个人坐在他阳台上,晃荡着两条腿儿,看样子也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小毛孩而。不知道他是怎么进到浮生公寓的,这里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入的。 但是他却说“放心,我没什么歹心,有什么事儿可以直接吩咐我去做……”于是那天晚上林宣儿就叫他去把信放到公安局局长办公桌上,本来只是试一试的,没想到那人还真的做到了。 林宣儿边走边想那个人到底是谁,而这边张若兰看见对方已经走远,也没有说什么,自顾自的去追前面的高基去了。 “你也不等等我!”两个人并肩往教学楼走去,临分开始张若兰实在觉得不说心里过意不去,才小声的说匿名信是她和林宣儿写的,然后想办法交到局长那里去的。然后一溜烟跑了。 高基到是没想到,两个水火不容的女人会为了自己联手,摇摇头,心想:女人的世界真是搞不懂! “你小子还知道来学校?这几天跑哪里去了,也每个信儿!”林海本来没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一看见高基进来倒是一下子来了精神,上去就是一权。 不知道兄弟担心啊?没良心的,还不知道是不是跑哪个温柔乡去了。 “哟!看你小子这段时间有气儿没气儿的,还有心情担心我啊?”高基好笑的打击林海。 “少扯开话题,说你究竟这几天干嘛去了?是不是跑哪个温柔乡去了?没义气,都不带上我,还兄弟呢”林海故意表现得非常伤心,双手捂着胸口,表示自己现在很伤心。 “对啊!你要不要去?要不我改明儿送你进去试试?”高基看林海那样子,起了逗他的心。 “真的,来跟兄弟我说说……”林海赶紧把耳朵靠过去,没成想被高基一下子揪住了耳朵,疼得嗷嗷叫。 “高基你个没良心的,妄我这几天自己家有事儿还抽空担心担心你丫的,你倒好,走了也不吭一声……”高基听着林海的话,心里其实还是暖暖的,在学校就林海这么一个兄弟,当下决定不瞒着他,告诉他这几天发生的事儿。 “艹,你的意思是副市长的儿子徐坤陷害你进监狱,然后你又自己想办法出来了?”林海听着高基讲这几天的经历,简直不亚于在听一部国产的警匪大片。 “确切的说,是李飞想办法帮我出来的,所以,接下来我得想办法把他给救出来。” “李飞这人,我看够兄弟,值得交!应该把他救出来,你的事儿就是兄弟我的事儿,我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尽管说!”林海壮志凌云的拍拍胸脯。 高基看着林海一脸为兄弟两肋插刀的表情,多少还是有点感动的,本不想让他牵扯进去,毕竟徐坤对平常人来说也不是好惹的,但是想到自己要去探听监狱里面的消息,但是总不好自己出面,所以最后还是告诉了林海怎么做,林海和他相视一笑,然后就各自安静了,高基在课堂上继续想接下来的计划,而林海最近晚上一直睡不好,所以此时又趴在桌子上睡觉了,只差没有发出呼噜声。 放学后张若兰家的司机就把她接回家了,说公司有急事儿,需要她处理,而高基,却在教室门口被林宣儿给拦了下来…… “你答应了我今天跟我讨论针灸的,别想耍赖。”林宣儿一脸警惕这高基,生怕自己一眨眼这家伙就跑没影儿了。 高基看着叉着腰,一脸防色狼一样的表情防着他,心里就不舒坦了 靠,美女就是美女,要是现在是一个丑女站在高基面前,叉着腰跟母夜叉一样的拦着他,估计他会一巴掌拍过去拍死她,鸟都不会鸟;但是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却是一个上面有料,下面也绝对不逊色的冷面大美女,本来一个母夜叉的形象,却看起来是那么的憨态可掬,别说我可爱,高基当下就想把她抱进怀里好好的疼爱一番。 “宣儿这是在说什么话呢,能跟美女相处,是我高基的荣幸,求之不得呢,走吧,咱们找个地方聊聊对针灸的见解!”高基一脸的谄媚样儿,上前往前走去,林宣儿这才放下防备,心满意足的跟着高基身后走了,也不管身后的人的指指点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