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高基又遇跟屁虫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四十七章 高基又遇跟屁虫

“对啊你怎么这么厉害,别说我不知道,说不定奶奶也不知道针灸居然后这样的效果!”林宣儿不可置信的看着高基画在人体上的穴位,一脸惊讶! “你奶奶?她也懂中医?”高基听到林宣儿提到她奶奶,一时来了兴致,要说学校里的两大美女,张若兰从来就没有隐瞒过自己的身份,但是林宣儿却从来就是一个迷,知道她是中医药系的尖子生,但是对于她的家世和背jing,谁也不知道。 “那是……她是一个老中医了!”林宣儿本来自豪的要说林老太太如何如何,但想到爷爷和奶奶平时习惯的低调,最后还是随便说了句,含糊过去,这也不算撒谎,奶奶本来就是一个老中医。 “怪不得你有这银针随身携带,是祖传的吧!”高基从身上摸出上次救人的银针,丢到她怀里,难怪这丫头这么痴迷针灸。 “诶……你这医术是从哪里学来的?你刚刚说的这些手法,我觉得我奶奶可能都不知道呢!”林宣儿和高基一个讨论了很久,对高基的医术更加的崇拜,她对高基的认识又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这小子也不是一无是处嘛,除了有时候有点色色的,其他各方面都开可以…… “怎么?迷上我了?可不要以身相许才好。”高基一脸邪笑的看着林宣儿,摸着下巴,别说样子多猥琐。 林宣儿对高基刚生出来的一点点好感,又被高基的这句话给一巴掌给拍死在了脑海里,瞪着高基,没来由的却红了耳根 “不要脸!” “这就不要脸了?那要不这样,我吃亏一点,我以身相许好了!”高基继续没脸没皮的说话。看着林宣儿的脸从耳根一直红到脖子,眼神有意无意的瞟向林宣儿凸起的胸部。 “你……”林宣儿感受到高基的视线,双手捂着胸口,说不过没脸没皮的高基,一口气喝完身前的饮料,拿着自己的银针就出去了。 打死她也不会承认,高基说以身相许的时候自己心里除了觉得不要脸以外,居然还在想着高基上次打徐坤时的身手,拥有那样的身手,力量肯定不错,不知道在哪方面是不是一样的很凶猛,林宣儿赶紧摇摇头,骂自己肯定是跟这样的无赖呆久了,自己的思想都变得不纯洁了!裙子下面的的双腿不自觉的夹紧,居然感觉有一点点的润湿。脸红着一溜烟的跑了。 看着林宣儿离开,高基也不再耽搁,起身回出租屋去,他还得勤加修炼。今天忘记都张若兰他去原石厂的事情,张父同意没有,不过家里面的三块玉石是吸得差不多了,自己必须的赶快想办法。 也不知道林海那小子去警察局打探消息,有什么结果没有,也罢,还是早点回去,明天去学校就知道了。 跟林宣儿一起在咖啡厅过了一段时间,现在出来天已经黑蒙蒙了,倒不是高基害怕,只是从他刚刚踏出咖啡厅,就感觉到有人跟踪了自己,不免让他警觉起来。虽然不害怕,但是想到最近老是有人喜欢跟踪自己,不免心里烦躁起来了,周身的气息也变得冷冽起来。 不信你来试试,一没事儿你就发现后面有跟屁虫,还都是不怀好意的,要说一两次还觉得兴奋,图个新鲜,但是现在常常遇到,就跟家常便饭一样,看你烦不烦。即使自己再厉害,也有觉得烦的时候。 有种特么的找几个能打的来,别特么每次都是一些小喽喽小角色,爷的我烦了。高基突然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好像他自从修炼以来,就常常遇见这种事儿,难不成他修炼更容易吸引这种人?要吸引也给他吸引一点美女过来啊,他可不是弯的,不好这一口。 高基一路走着,在一个拐角处,嗖的就闪进一条胡同里…… 秦雨刚刚甩掉一个牛皮糖,从学校一直跟到她现在,虽然说她美少女无敌吧,引人眼球吧,但是她总不能见人表白就点头吧?那小子也不嫌累,比自己小好几个年级呢,就想泡妞,真是的,现在的小孩儿怎么都喜欢找比自己大的,难不成真相信女大三抱金砖这说法?最让她抓狂的是,不管她怎么解释,自己是她们的代课学姐,只是看他在教室里睡觉就快睡死过去,怕影响其他同学,才过去意思意思,表示下关心。 她只差没说“丫的姐就是怕你上课睡觉打呼噜影响我的上课形象才过去慰问的,跟喜欢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但是人家就是理解成“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看我睡觉怕我影响学业才对我关怀备至的。” 靠,这什么人啊,弄得她走了两个小时,对穿过好几条街才终于甩掉那牛皮糖,不行,明天一定去学校跟导师说清楚自己不去那个班带教了,坚决、一定、必须不再去了,不然她会疯的。 “咦!那不是高基吗?”秦雨一个人抱怨这从另一头过来,一抬头就看见高基从对面过来。秦雨因为上次和张若兰出去玩儿的时候和高基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所以面对高基总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好意思,毕竟自己都被他给看光了。但是又觉得特别怀恋高基那时候给自己带来安全感的臂弯,她和高基的接触也就是那么一次,想到张若兰对高基的爱慕,秦雨也说不清自己对高基的感觉,但是总是会不知不觉的被高基吸引,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气质,都跟其他人不一样。 其实秦雨不知道的是,那不是高基本人的气质,而是徐傲的,高基的修为和徐傲记忆力与生自来的气质,正在随着高基修行的提高在融为一体。所以其他人才会觉得高基每一天都在变,其实变得不是高基,而是气质。 秦雨正准备上去叫高基,却发现他一下子闪进对面的胡同,动作快的她根本就看不清他怎么转身的。秦雨准备上前去,可是突然发现对面突然出现一群凶神恶煞的纹身大汉,人高马大的,也跟着向胡同里面走去。秦雨一看情况不妙,不敢贸然的进去,瞧瞧的靠近胡同,想看里面到底什么情况,不会是高基得罪什么,别人买凶来收拾他吧?怎么办,自己要不要报警?还是先看看再说? …… 高基闪进一条死胡同,料定后面的人要跟进来,要是来者善还好,要是来者不善……很抱歉,他已经很烦后面的跟屁虫了,今天一定好好的收拾他们一番,看能不能改掉专门当跟屁虫的习惯。 一眨眼的功夫,胡同里突然涌进来一群身穿黑色衣服全身都纹着纹身的大汉,将出口堵得严严实实。 “怎么,哥的屁味道很好是不是?”高基看着带头的光头,一脸的无所谓。 “小子,死到临头了还逞强,进来爷们就是来送你一程的,现在想好,有什么遗言,爷们也是道上混的,带句话给家属而已,还不至于闲麻烦!”带头的正式姜武,身后的一众兄弟听到姜武的话,也都阴森森的笑起来。各个手上都拎着铁棍,虎视眈眈的看着高基。 “你不说我还真给忘了,还有有那么几句,麻烦你帮我带个话!”高基也不在意那些听着就不舒服的笑声,一脸不在意,好笑真的想请对方帮自己带话。 “哈哈……好说!等你掉气儿了,爷一准儿让人给你带到!”来之前从阿龙和阿虎口里听说这小子的身手,还真以为是什么狠角色,现在看来也不怎么样嘛!姜武看着高基一个人在心里想着,这小子是真的不害怕,还是说真的跟他们说的一样。 “你说你会带我就信啊,好歹你也要报上名来,让我知道今天是谁打算送我一程不是?”高基也不急,跟对方好像还是好朋友一样的拉家常。 姜武摸不准这小子到底在想什么,到现在也不见他有一点点的慌张和害怕,难不成是真的有两下子? “既然这样,你筑起耳朵听好了,爷叫姜武,黑虎帮二当家手下的,今天能死在爷的手里,也是你的荣幸。小子,这回你该说了吧?”姜武已经开始有点不耐烦了。 “我当是得罪谁了呢?你们这是为那什么赵天还是赵地报仇是吧?”高基听到是黑虎帮,也没有往其他地方去,想到的就是当初被自己打伤的赵天,这些人应该是来给他报仇来了,妈的,既然你们不嫌累,哥也不介意陪你们玩儿玩儿。 “赵天?看来你小子得罪的人还真不少啊?看来爷今天要你的小命,也算是出师有名了。”姜武是知道赵天的,只是不知道原来当初打伤他的就是这小子,不过毕竟是经历过的人,一瞬间也就想通了,只是没想到,尽然是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就把赵天收拾了,看来他不能轻视他了。 “你别跟老子扯些有的没得,没遗言老子可就要动手了!:姜武当即吼道。 本来高基是很肯定他们就是来给赵天报仇,但是听姜武这么一说,好像还不知道这些事儿,那到底是谁呢?正思考着就听到姜武不耐烦的准备动手。 “有,怎么没有,回去记得问候下你老母,下次生你的时候记得多长个脑子……”高基还没说完,那边姜武已经气得脸都黑青黑青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