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占口头便宜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四十九章 占口头便宜

“牛皮糖?是追求者吧?看来是我们秦学姐秦美女魅力无边,追求者遍布整个春城,所以才四处都是牛皮糖,甩都甩不掉!”高基是逮着机会就夸,反正夸人总不会错。 “就你会说话,我哪有那么有魅力,也就哄哄那些还没有见过世面的未成年罢了。”秦雨被高基说得脸蛋儿红红。 “哈哈……不过话说回来,秦美女要是闲那些牛皮糖太粘人的话,可以随时找我,为美女效劳,鄙人很乐意的!到时候美女也用特意感谢,更不要以身相许的好!”高基似笑非笑的看着秦雨。 高基的眼神让秦雨想起那次在水里他们向个人抱在一起的画面,瞬间低头。 菜很快上来,饭桌上的气氛有点尴尬,高基想找话说,但总觉得找什么话都不对,最后还是低着头吃饭。 秦雨看来却是高基自己吃自己的,没想搭理自己,心里面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点的失落,最后还是一最开的速度埋头吃起来,然后做一边看高基吃。 高基自从有了徐傲的记忆后,不仅气质变了,有些动作也变了,吃饭的动作优雅大气,看得秦雨想掉哈喇子! “学姐,你哈喇子都掉出来了!”高基偶然抬头,看秦雨一脸花痴像,故意骗她! “啊……”秦雨连忙抽纸去擦,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对面高基却低着头,肩膀一耸一耸的,不用想也知道某人是在偷笑,秦雨偷窥被人带个正着,心里正又羞又恼,坐下一脚踢过去,却被高基灵巧的给避开了,太不解恨了。 “我让你笑,逗我很好玩儿很好笑是不是?”秦雨是真的羞哭了,她一个大美女,什么时候这么丢人过,一双眼睛红得跟兔子一样。 高基赶紧不逃了,任由她发脾气。 “学姐别生气,我就是开玩笑的,再说,虽然我长得有点迷人,但是能被学姐看上,也是我的荣幸不是”高基继续不要脸。 “你胡说什么,谁看上你了!”秦雨扬起手就想打,结果不想半空中被高基握住,并且拇指摩擦这她的掌心,弄得她身体一阵阵酥麻,险些站不稳直接做下去。 “怎么好让学姐直接动手呢,我皮粗得很,待会儿让学姐这双纤纤玉手打疼了,我可是会心疼的。”握着那只跟软骨一样的匆匆白手,还的放在自己嘴边吹一吹,样子要多就多。 秦雨见说不过他,抽出自己的手,脸已经快低到胸上面去了。当然,高基也看见了,所以…… “哎!学姐,你这样是在暗示我看你的胸部吗?坚挺饱满,摸起来肯定很舒服!” “你流氓……” “我怎么流氓啦,学姐,我是站在审美观的角度上来看的。难道心疼学姐,夸学姐胸部长得好就流氓了吗?那我不说了,学姐你别生气。”占了便宜还卖乖,高基绝对是个中好手,此时更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 秦雨本来就是因为恼羞才成怒,见高基这么一本正经的道歉,虽说道歉也有占自己便宜的嫌疑,但也不好继续发脾气,这样显得自己太做作了。况且,秦雨除了最先的恼羞以外,心里也有那么一点点的甜,自己也说不清楚。 “我难得跟你说!”秦雨转过身,也不跟高基说话。 高基稀里哗啦吃完,结完帐就和秦雨一起出去,秦雨还在想刚刚高基握着自己手的时候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一路都很沉默。 “学姐家在哪里?我可以勉强当个护花使者送学姐回家!” “不用,我自己知道怎么回去!”秦雨虽然没生气了,但是还是不想跟这家伙多呆,转身就准备走,走两步好像想起什么一样,又倒回来! “高基,刚才说得话你还算数吧?”秦雨一句没头没脑的话,高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秦雨。 “就是……就是你说的帮我当牛皮糖的事儿!”秦雨也知道自己思维跳跃性太强了,但是想到高基说的以身相许,虽然没那个意思,但她听起来就是这么个意思,一时犹犹豫豫的。 “哦这事儿,算,肯定算,到时候有需要,学姐可以直接来找过。”高基秒懂! “那就这么说定了啊,我先走了!” “好的……学姐慢走……”高基看着秦雨消失的背影,才一跳一跳的往回走。 玛德,一群白痴,打不过就来人海战术,要收拾他好歹也找点有质量的啊,全是些没质量的跟屁虫,跟屁啊。但他觉得屁都舍不得放一个给那些笨蛋闻,太掉他档次了。 要是受伤的姜武知道高基心里怎么想的话,估计得直接气得吐血身亡。 高基边走边想,越想越憋屈,越想越不爽!还副市长家的公子哥,还黑虎帮二当家身边的?还能不能找点有质量的打手了?也太看不起他高基了吧?这么些人还不够他伸展拳脚的呢。 不过徐坤,哥记住了,几次三番的找自己麻烦,这笔帐先记着,总有一天哥给你好看。 “碰……碰……”春城市副市长徐正东一踏进家门就被稀里哗啦的瓷器等破碎声给整得一愣一愣的,杵在门口半天在反应过来。 “这二世祖又怎么了?三天两头就在家里来上一会,你老子我就是有金山银山也不够你砸的。”徐正东将公文包扔沙发上,扯着领带一屁股做沙发上,一回来好心情就被破坏了。 “哎哟!你就少说两句嘛,儿子都已经那么不痛快了,你至于吗?不久几个花瓶吗?他爱砸多少砸多少,咱们就这一个儿子,多少金山银山反正将来也是他一个人的。”徐母是出了名的溺爱孩子,自己儿子把别人孩子打了,她反倒拉着儿子过去找人理论,典型的护犊子不讲理的主。 徐母此时刚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一个水货拼盘,边数落着徐正东一边扭着臀往楼上走去。 “坤儿,宝贝儿,儿子,我是妈咪,快把们开开,妈咪给你准备了你最爱吃的水果,东西砸坏了妈咪再给你买,被把你自个儿身体给累坏了,妈咪会心疼的,来,乖宝贝儿,开开门儿!” “滚……滚……给我滚远一点……”徐坤本来心情好好的等着姜武那废物收拾高基那混蛋的好消息,结果刚刚打电话来居然给了他那样一个结果,让他怎么气愤,简直是气得吐血,徐母在外面的念叨让她心里更是没来由的烦躁,顺手抄起一花瓶就朝没口砸去,吓得徐母一个哆嗦。 “好好……妈咪不打扰你,水果妈咪给你房门口啊!要是饿了就自己开门拿!有什么不开心的跟妈说,要是谁欺负了你告诉妈,妈解决不了的还有你爸呢,你爸一定会帮你出气的……”徐母还在门口苦口婆心的念叨…… “我让你滚啊!”又是一个青花瓷摔在门上,只听清脆的一声响,结束了它自己的装饰使命。 徐母不在说话,咂巴着嘴扭着臀了下去了。 “老徐,你倒是关心关心儿子啊,他这样关着自己你就不怕憋出什么毛病来。”徐母又做到徐正东对面,一边修指甲一边给徐正东说道。 “关心关心……这就是你惯出来的,你就惯着他纵着他啊,总有一天会弄出事儿来。”徐正东一脸的愤怒,指着徐母鼻子骂道。 “我宠着他惯着他怎么了,那不是你儿子啊?能出什么事儿?再说了,就算有什么事儿不是有你嘛?你一个市长还能有摆不定的事儿?”徐母没有半点悔意,理直气壮的吼回去。 “你……一个妇道人家,我难得跟你理;他今天能利用我的关系找到道上的人去帮他打人,明天他就能打着他老子我的幌子叫人去杀人,这就是你宠出来的好儿子,看看他做的好事儿。”要不是今天黑虎帮的二当家找他分红利,说漏嘴,他还不知道这小子居然会去找黑帮二当家把身边的人给他当打手,别说有没有那能耐,就是白痴也该知道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今天这些人跟你称兄道弟,明天很有可能就扳倒你,这臭小子,尽给自己捅娄子,自己还没说收拾他呢,他倒好,现在家里翻天了,真是慈母多败儿,想他徐正东,什么身后受制于人过?怎么就生了个这么没用的儿子。 “你说什么?儿子让黑帮的人给自己当打手?”徐母一脸惊呼,正当徐正东以为她总算知道事情的轻重的时候,下一句话彻底把他给气晕了。 “想不到咱宝贝儿子这么聪明,都知道自己找人保护自己了……”徐母一脸骄傲,双手做捧心状。 “你……你tm的就是慈母多败儿!”徐正东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转身上楼去了,走到徐坤门口,停了下来。 “臭小子,成天游手好闲,尽给老子捅娄子,你使劲作,总有一天给你整出事来。我警告你,最好给我离黑虎帮的那帮人远点,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就算是再生气,但毕竟自己只有这根独苗,生气归生气,总不能不管了,所以徐正东还是在门外虎着一张脸警告! “哎哟你没事儿嘛咱们儿子干嘛?他在外面被人欺负,你做爸爸的不管,难不成他自己想办法找人保护还不行了?你是不是想他在外面被人欺负啊?”徐母本来被徐正东说一顿心里没啥感觉,一脸的无所谓,败儿怎么了,她儿子多帅啊!听到儿子被骂瞬间就不乐意了,蹬蹬蹬蹭到楼上帮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