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这是坑爹?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五章 这是坑爹?

听到高基的话,张军脸上不由浮现出诡异的笑容,一块废料也妄想赌出翡翠,这简直就是妄想,不过,高基越嚣张,他就越高兴,他已经准备大礼让高基跳了。 “这块毛料大家都知道是废料,肯定解不出翡翠的。”张军眼中闪过诡异的笑容,自信的道。 高基微眯着眼睛,知道张军这是在踩着他在张若兰身边表现,脸上闪过一抹嘲讽,故作不满的说道:“你怎么知道的料子当中没有翡翠的,你有什么资格说,你敢跟我赌一把吗?” 既然张军想要踩着他上位,他不接招,就太说不过去了。 张军脸色一喜,高基上钩了,他立刻说道:“赌,你想怎么赌。” 高基指着固定在解石机上的石头,道:“张先生不是说我这块料子是废料吗?我们就赌这一块,若是赌涨了,算我赢,要是废料,算我输,不知道张先生你愿不愿意跟我赌。” 张军目光一闪,道:“赌,当然要赌了,不过就这么赌是不是不划算,要是一万块钱的翡翠,你也算是赌涨了,不如订个标准,超过了就算你赢。” “一百万,如果这块料子超过一百万就算我赢,低于一百万,算我输。” 高基说出了一个价格,他对这块料子很自信,在珠宝店的时候,比这块料子散发出来的灵气要弱得多的翡翠,卖价都要两百万。 “一百万?好,我跟你赌。” 张军双眸之中闪过一道精光,高基终于上钩了,他非常期待接下来的事情,他要看看,等解出一块废料之后,高基那气急败坏的表情。 “你答应赌了?你还没说彩头呢!要是没有彩头,那就算了。” 高基突然很适时的提醒了张军一句。 “要是这块料子超过一百万,卖出多少钱,我给你多少钱。” 张军生怕高基不答应,当即拍板。 钱,作为翡翠原料的商人,他从来不缺钱,丢一千万出来都不带眨眼的。 “这个条件我不答应。” 高基想也没想,直接拒绝。 “你耍我?” 张军勃然大怒,死死的盯着高基,眼中带着冷意。 “钱,我不缺钱,若是我输了,我答应你一个条件,但要是你输了,这个赌石场应该是你的吧!就免费送我三块料子怎么样,当然了,我不会贪心的,每块料子价格在一千万以下的就行。” 高基缓缓的说出自己的条件,钱,这东西去的太快,他目前最缺少的就是灵气,有了灵气还怕没钱吗? “这....。” 听到高基这么说,张军气的差点吐血,什么叫做不贪心啊,尼玛了,每块价格在一千万以下,那跟一千万有什么差别,这简直就是强盗了,还尼玛不甘心,忽悠谁呢! 张军脸上有些迟疑,三块料子,每一块不超过千万,加起来也差不多接近三千万了,他虽然不差钱,但让人平白挑走三块料子,也是很心疼的。 “怎么?张先生不愿意吗?既然张先生没有那个胆子,那就算了,师傅,固定好了就开始解石,慢慢擦。” 高基耸了耸肩,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张军,眼神中的嘲讽显而易见。 欲擒故纵! 高基知道,张军之前的话,就是希望他忍不住提出对赌,他如了张军的愿,正是因为这个,高基在加大了赌注。 高基知道张军肯定不会放弃的,不然丢脸的就是他,堂堂的原石商人,居然不敢接下一块废料的挑衅,张军肯定丢不起这个脸。 “等下!” 果然,听到高基要动手解石,张军终于按耐不住了,猛地阻止,傲然道:“我张军不是那种赌不起的人,不就是三千万的料子吗?只要你赢了,随时可以到张氏珠宝集团工厂挑选料子。” 张军的声音很大,似乎在告诉所有人,他张军不差钱,有气势,很大方。 “张先生果然爽快,那就这么决定了。” 高基见到鱼儿上钩,脸上立刻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赞叹一声,鱼儿已经上钩了。 “高基,你怎么能赌呢!这块料子肯定是废料的。”张若兰皱着眉头,说道。 高基笑道:“学姐你放心好了,我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我赢定了,学姐要是害怕我输,不如你亲我一下,说不定我运气爆发就赢了。” 高基望着那一张妖艳的红唇,心中一片火热。 “哼,你骗谁呢!高基,你果然是一头彻头彻尾的色狼,想要我亲你,等你赢了再说吧!” 张若兰白了高基一眼,俏脸上微微掠过一抹红晕。 “可恶!” 听到高基和张若兰的对话,张军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张若兰洁身自好,从来没有和谁这么亲近过,如今面对高基的话,居然没有生气,反而带着打情骂俏的意味。 这让张军心中升起浓浓的威胁,看向高基的目光也带上了一丝森然,对于威胁,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抹除掉。 “张先生,你还打算赌吗?要是答应,我就解石了。”高基扯着嗓子,喊道。 “哼。” 张军冷哼一声,表示默认。 “开始解石,慢慢擦,这么小的料子,直接往中间切了,不划算。” 高基大手一挥,直接让解石师傅开始。 解石师傅惊异的看了高基一眼,稍微调整了机器的位置,开始擦石。 这石头不大,大部分都会选择擦石,切石不划算,万一翡翠在中间伤到了就不划算了。 张若兰微皱着眉头,脸色有些不好看,说实话,她也不看好这次赌赛,但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有时候贸然说话,只会适得其反,她只有在心中祈祷高基一定要赢。 “墨涵,你放心好了,我不会为难你朋友的,就算赌跨了,我也不会拿什么赌注来压他的,我会把这件事情彻底忘了的,就当从没有发生过。” 看到张若兰的脸色,张军开口解释,表现的很是大方,好像根本没有把这件赌注放在心上,当务之急,是要打消张若兰心中的不满,而高基要是输了,那就彻底完了,会在张若兰眼中落下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印象,想要再接近张若兰,比登天还难。 张若兰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解石机器,仿佛没有听见张军的话。 张军脸色陡然阴冷之色一闪而逝,继而重新带上一丝和煦的笑容。 与此同时,听到有人对赌,立刻吸引了不少人围观,纷纷发表着自己的评论。 “你们听说了吗?这小子居然用一块废料去赌,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看看对面是什么人,那可是张少爷,张氏珠宝集团的少总裁,怎么会看走眼。” “垮了,这回肯定是垮了,要是一块废料能解出翡翠,我立马把剩下的料子全吃了。” “这孩子真够傻的,居然用一块废料当宝,等着赔钱吧!”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张军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他要的就是这种结果。 高基丝毫不为之所动,面带淡笑,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嗤嗤! 锯片疯狂的旋转着,石屑横飞,却没有一个人离去,他们非常乐意看见有人赌跨。 不一会儿,锯片停止了旋转,解石师傅舀水直接浇在料子上面。 石屑混合着水浆留下,一抹翠绿的颜色映入所有人的眼帘。 “什么,出绿了,这怎么可能,这块废料居然出绿了,太不可思议了。” “赌涨了,大涨啊,看着水头,至少也是正阳绿,这小伙子发了,赚大发了。” “太神奇了,一块废料,居然解出了翡翠,这小子是怎么知道这块料子劝翡翠的,五千块换得一百多万,值了啊。” 周围人发出一连窜的惊叹,伸长了脖子,想要看到翡翠,他们打死也没想到一块公认的废料,居然真的解出了翡翠。 不可思议,神奇,捡到宝了,走狗屎运了,各种词汇从众人的口里蹦出来,充满了惊叹,看向高基的目光充满了羡慕,从废料中赌出翡翠,这运气简直是逆天了。 张军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发出‘咯咯’的声音,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一块废料居然真的解出了翡翠,周围那一声声的议论,就好像一把把尖刀插进他的心脏,让他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之前打算看高基笑话的那个老者,更是瞪大了眼珠子,死死的盯着那一抹翠绿,张大了嘴巴使劲的喘着粗气。 “冰种,这是冰种正阳绿,错不了,这水头,肯定是冰种正阳绿,小心点擦,别损坏了料子,不然就不值钱了。” 老者两眼放光,嘴唇都有点哆嗦了起来,老胳膊老腿甩起来,以不符合年纪的速度窜到最前面。 “好,好,没错,是冰种正阳绿,要是操作的好,最低也值两百万,要是个头在大点,五百万都不成问题,赶紧擦,小心点,别损伤了翡翠。” 解石师傅似乎认识老者,得到老者的示意之后,立刻开始运作起来。 迷人的冰种正阳绿在解石师傅的手中,很快现出了雏形,足足有鹅蛋大小的翡翠在阳光下面,散发着淡淡的光辉,一抹绿色耀人眼球。 “真的是冰种正阳绿啊,这小子真的是邪门了,居然在废旧的料子中解出了正阳绿,这个头少说值个几百万吧!” “五千块换几百万,这小子才是真正的大师啊,谁会想到一个废料后面,居然价值数百万。” “这个头,要是啄出来,根本不愁销路。” 周围人用惊叹的目光望着高基,充满了羡慕的神色,赌石就是一个暴利,但是用五千块钱换到几百万,他们连想都不敢想,何况还是一个在所有人眼中都是废料的石头。 高基没有想到,就因为他的一时兴起,导致整个赌石行业在很长一段时间,一些人都不赌石了,直接购买别人解开后的废料,当然这是后话了。 “小伙子,卖给我吧!我出一百五十万。” 众人的惊叹吸引了不少人过来围观,一些商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出价了。 “一百五十万也妄想拿到这块翡翠,简直就是妄想,我出两百万。” “两百一十万,支持马上转账。” 周围的人争先竞价,他们都不是傻子,这块翡翠若是操纵好了,少说也值个五六百万,两百万买下,转手就能赚几百万。 听着彼此起伏的竞价声,高基身子骨猛地一颤,险些将捧在手里的翡翠给扔了出去,吓得他赶紧握紧翡翠,他想象过翡翠的疯狂,但没想到居然这么疯狂。 “我出五百万买下它。”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这个声音就好像惊雷,瞬间吓住了所有竞价的人,五百万已经差不多是这件翡翠的极限了,就算操纵好,也只能得到一点的利润。 “小伙子,我出五百万,买下它。” 老者一脸真诚的盯着高基。 “老爷子说笑了,这全托老爷子的福,老爷子要是喜欢,三百万好了。”高基抬起头说道。 老者不满的说道:“小伙子,你这是再打老头子我的脸吗?说我有眼不识金镶玉吗?我说五百万就五百万,而且,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挺好的教训的,我要把它雕刻好,让它时时刻刻提醒我,任何事情,都不能看表面,要看到全部。” 老者非常的爽快,说话间,直接从旁边助手那里接过一张支票,刷刷的写了几笔,递给高基。 交易成功! 张军站在最后面,脸色阴沉的可怕,他不在乎千八百万,但一想到自己挖坑让高基跳,结果自己一头栽进坑里了,这让他觉得之前的表演,就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丑,心中不由对高基暗恨起来。

上一篇   第四章 赌个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