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宝贝儿啊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五十章 宝贝儿啊

“我懒得跟你说”徐正东回了自己房间。 “宝贝儿,乖儿子,别生气啊,别担心,有妈咪在呢,要是有人欺负你,尽管去找那些人帮忙。他们有你爸爸罩着才没事儿,不然哪有那么嚣张?你指使她们当你打手很对,妈咪支持你啊别生气了,宝贝儿,快吃点东西,你饿着了妈咪会心疼的!”见徐正东走后,徐母又是一顿心疼的碎碎念,最后在踱着步子走开了。 此时徐坤谁也不理,房间里能砸的都砸了,能摔的都摔了,最后开房间门一脚踢开门口精致的盘子里装着的精致水果,甩上门下楼往大门口走去。 “哎呀!宝贝儿不生气了?妈咪都心疼死了,饿了没?饿了妈咪让陈嫂给你弄你爱吃的鱼香茄子……”徐母见宝贝儿子下楼了,高兴的从沙发上跳起来,关怀的问寒问暖。结果不想话还没说话,就听“碰”的一声,儿子已经甩上门出去了。愣了几秒,才跑过去朝着外面吼: “宝贝儿,你这是去哪儿啊?你饭还没吃呢?宝贝儿……外面注意安全啊!不行叫黑虎帮那帮人给你当保镖……”徐母倚在门口扯着嗓子喊,而儿子已经开着一辆炫蓝色的保时捷消失了,楼上的徐正东听到徐母的话,不淡定了。 “你在哪里鬼吼什么?他都那么大了,难不成还会死在外面不成?还他被欺负,他不欺负别人就对了。你是闲现在的日子过得太好,巴不得别人知道我跟黑虎帮有勾结是不是?”徐正东气得牙痒痒。 “知道了又怎么样?知道了他们那些个人还自己注意点,保不齐哪天咱们一个不高兴让黑虎帮把他们给收拾了;诶……说不定市长知道后还会吓得赶紧让位,到时候,老徐……市长的位子就是你说了算了哦呵呵呵……”徐母听了徐正东的话,不但没有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妥,反倒还开心的臆想起来,现在还后悔刚刚自己就没吼‘咱们家徐副市长是有后tai的人’。一个人在想着,晓得特别开心。 “你……你就闹吧,告诉所有人都知道,这样咱们一家人下半辈子就等着在牢房里度过吧!”徐正东气得胸口起起伏伏,就差没一口血吐出来。不知道怎么怎么取了个胸大无脑的白痴女人,当初要不是看在她老爸有钱能帮助自己仕途一帆风顺的份儿上,他怎么可能看上这个没脑子的女人? 徐正东越想越气,最后还是下楼提着公文包,目不斜视的出去了。再待下去,他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给气得晕过去,想着就揪心。 “诶诶……你这又是去哪里?一个两个都往外跑,还要不要这家了?”徐母本来被刚刚徐正东的话弄得一愣一愣的,正想着怎么会去坐牢呢?再又想到她可吃不了那份儿苦,她从小到大都养尊处优的,要啥有啥,让她去坐牢还不如要了她的命。人还没反应过来呢,一抬头徐正东又甩上门走了,气得直跺脚,最后咬咬牙,转身进了房间,15分钟后一个打扮时尚浓妆艳抹的女人出现在一楼客厅…… “陈嫂,我出去找蒋先生的太太打麻将,少爷和先生回来你悄悄给我打电话啊!”此人正是徐母,正在门口换鞋,然后哼着歌走了,只有她自己知道,找谁去…… “玛德,老子就不信,高基那小子是神了,这么多人都收拾不了一个学生!”黑夜是夜生活的开始,而酒吧是夜生活的活跃点。春城最大最豪华的酒店,此时正音乐震耳欲聋,二楼一个包间里,徐坤一把摔碎手上的酒杯,心里气愤不已。 “行了,徐少!不就是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子,有这么难办吗?我看是你找的人太孬了吧。”徐坤出来就打电话叫他的一帮狐朋狗友一起出来喝酒,说话的正是平时关系很好的兄弟。 “刘习你懂个屁,估计徐少是这回是真的碰到钉子上去了!”旁边一个染着红色头发的忙顶回去,他们都是市里高官或者商人家的孩子,一群二世祖。 “切,就梁涛你小子知道是不?徐少,那黑虎帮不是有家伙吗?我看他们也没有诚心帮你出气,要不然直接提着枪过去就朝着那小子‘啪啪……’两声,就算再蹦跶,那小子也就只能干瞪着了。”叫刘习的人叼着烟,一脸的藐视。 “刘习,你小子别给出馊主意,这动枪可不是小事儿,到时候出了事儿你兜着啊?”梁涛虽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二世祖,但毕竟是商人家的孩子,本性也不坏,第一件事情想到的就是出事。 “艹……你小子也太孬了吧!凭徐少他爸的地位,在春城,有什么事儿不能摆平啊?你说是吧,徐少?”刘习不在意的扯扯嘴,端起一杯红酒敬发呆的徐少。 “行了,不说了,哥们儿喝着!”徐坤看似不在意,不置可否,但是心里听了两个人的对话已经有了自己的盘算,高基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林宣儿他也一定要得到。 “爸……你怎么了?”张若兰一放学就被家里的司机接走了,慌慌张张的,连高基都没来得及去见一下。家里的司机说是爸爸找自己有事儿,但是张若兰本来想说他出差去了,但看见司机那么严肃的表情,没有开口。结果没想到自己做了几个小时的车,到了爸爸出差的城市,还被司机直接送到了医院,这时候张若兰才开始急了。等进了病房看见爸爸坐在病床上,才慢慢的缓过来,跑过去跪在病床前,一口的鼻音。 “若兰……遇上几个强盗,爸爸没事儿!多亏了陈助救了我!”张天豪眼光投向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一个站得笔挺的男人。张天豪还记得他跟几个持刀的强盗搏斗的时候的样子,就像身上有一层光环,那些人根本就没办法接近,身手快得他根本就看不清他是怎么出的手。张天豪发现,这个自己才招的助理,平时沉默寡言的,自己居然看不懂他。 其实他还隐瞒了张若兰一件事情,就是根本就不是什么普通的劫匪,而是有人在背后指辉的,他生意场上那么多年,不管有意还是无意,或多或少得罪过一些人,但是会恨到要自己命的,他还真的想不出来。这也是为什么他让司机接若兰过来的原因。 张天豪看着在自己身边一脸担忧的张若兰,微微的叹了口气!妻子走得早,就剩下她们两父女相依为命,他可以不要生意不要地位,但是绝不能让若兰受到半点伤害。 “张总,伊氏珠宝的代表在外面候着,想过来慰问一下您,您看?”秘书接了电话征求张天豪的意见。 伊氏珠宝正是今天张天豪出差准备会见的,伊氏珠宝可以说在珠宝界仅次于张氏集团,两家珠宝商平时也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伊氏珠宝的代表上星期拜访张天豪,提供了一个两家强强合作的方案,张天豪大加赞扬,同意了合作。毕竟生意人,赚钱商人的天命。谁知道在过来会面的时候会遇上这样的事儿。 “快请进来!”张天豪顺口说道。但方便的陈助理却眼神微暗,他没有提醒张天豪,他受伤住院的事情,除了张若兰,还没有告诉任何人,伊氏珠宝怎么会知道,而且第一时间派人来慰问,看来里面有文章! 张天豪不知道其中原委,还热情的招待来探访的代表,张若雪站起来让开。 “张总,你好!我是伊氏珠宝的代表,也是伊扬的儿子伊泫浩!”进来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行为举止都很得体。 “张总,您没什么大碍吧?家父听说您受伤,本来说亲自过来的,但是您知道公司事情实在太多,走不开,所以我就自告奋勇的来了。而且我自小就听说您发家的故事,可是崇拜您!”伊泫浩一进来就让助理将慰问品放下,一阵寒暄加吹捧! “哪里哪里!替我谢谢伊总的好意,我也没什么大碍,只是我们合作的事情可能要推后一点了,还请向你父亲表达我的歉意!”张天豪对这小子还算满意,眼神不自觉的瞟向站在一旁的女儿。 两个人说了一阵话,伊泫浩借口有事儿离开,站起来准备走,却站在张若兰身边停留了一下,然后笑着问病床上的张天豪 “张叔真是好福气,秘书各个都这么年轻漂亮,能力也一流!” 陈助理本来从这小子进来就一直保持着警惕状态,此时更是一脸莫名的看了一眼伊泫浩,然后不做声的低下头,好像在想什么。 “哦!你看我,忘了介绍,这是小女张若兰,听说我受伤了,特地从春城赶过来的!”张天豪见自己女儿受到关注,赶紧介绍到。却,没看见旁边陈助理一脸奇怪的笑 “你好,伊先生!”张若兰也微笑着伸手与对方握手,象征性的问好。 “原来是张总的掌上明珠,这次可能没机会了,下次吧,下次张小姐再来的时候,我带张小姐四处去逛逛,看看我们这边的风情文化!”伊泫浩一脸堆笑,然后领着助理离开。 “爸,你好点了吧?要不咱们回家养伤吧!”张若兰没有在意伊泫浩的离开,回到床边。 而陈助理却看着伊泫浩的背影,半天才垂下眼眸,看来,这次的事情跟他们伊氏珠宝有关是不离十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