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奇怪的林老太太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五十四章 奇怪的林老太太

林宣儿此时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显得特别仙儿。 “嗨!美女,几天不见,你又变得更漂亮了,这是要把我的魂儿都给勾走啊!”高基几个步子踏过去,在林宣儿面前,有开始没脸没皮的说话。 “你就不能有一点正经的啊?”林宣儿跟高基接触了有那么几次,也算明白他是什么人,没有跟他计较。 “我很不正经吗?是因为美女太美了,让我都找不着北了才对!几天不见,我可想死你了,美女有想我吗?”高基低着头,将自己的脸放大在林宣儿面前。 “我难得跟你废话,我奶奶要见你,你去还是不去?”林宣儿听着高基的话,脸又红到了脖子,最后把自己今天来找他的目的告诉他,不跟他废话,她算是知道,跟高基废话,自己永远也别想占到便宜。 本来最近她一直在医馆帮奶奶看病,时不时研究高基告诉她的一些针灸手法,不想却被奶奶发现了,执意要知道她是在哪里学来的手法,她说是自己悟出来的,奶奶是打死也不相信,愣是要叫说出那个人是谁。林宣儿本来还纳闷儿,奶奶一直很疼自己的,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却怎么也没有婉转的余地。无奈,她只好来找高基。 但是几天一见高基觉得他跟几天前好像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具体在哪里,又说不上来,只是肯定越来越吸引人的目光,自己对他的好感越来越浓就是了。 “哇!别这么快吧,怎么都直接见家长了?他们不是反对你早恋,想找我去把我给做了吧?”正等着高基回答的林宣儿,听到高基憋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来,直接给气得想晕倒了,怎么能有这么自恋的人? “恋你个头啊……”实在不想跟这种人多说,转身就走,结果不想高基却跟狗皮膏药似的给贴上来。 “林美女你走慢点,不是要去见家长吗?总得给我时间想想到时候的见面语不是,不然去了给你丢脸怎么办?” 林宣儿由着高基跟着自己,不理睬他说的话,但是却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不管高基去的理由是什么,反正只要他去了,她就算给奶奶交差了,其他的事儿,等见完奶奶再跟他算账! “喂!你不是在想等我见了家长后再收拾我吧?”本来一前一后走得挺好的,结果高基突然说了那么一句,让沉思中的林宣儿给吓了一跳。 “你要死啊,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林宣儿反应过来。立马踢高基一脚,避开他的问题。心里想着这小子是神么?自己想什么他居然知道。 “吓死?你是做贼心虚吧?”高基其实什么也不知道,只是说说改善一下气氛的,结果这女人反应这么大,不会是真的吧? “我心虚什么?你别没事儿乱猜,快点走啊!”林宣儿没理高基,一个人加快脚步! “林美女,我说,你至少也要有一点诚意是不是,这虽说没有四个轮子的车,至少要有代步的工具吧,这没有也没关系啊,咱们走路可以啊,但这走路就走路嘛,你干嘛催这么紧呢,真是的!”高基碎碎念的跟上林宣儿,其实自己心理面也在想,林宣儿的奶奶找自己到底是什么事儿?见家长,也就嘴上说说,他可不会臭美的以为真的是这样。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是告诉林宣儿的针灸手法,被林老太太发现了什么?不可能啊! “奶奶……我把人叫过来了!”林宣儿领着高基去的是她们家的医馆,此时医馆里看病的人正排着队等着看病,人已经绵延出了门口。 林老太正低头给一个中年男人把脉,听到林宣儿的话,抬头来看,有瞬间的呆滞。宣儿那丫头之前并没有告诉她是谁交她的那些手法,所以抬头看见高基是这么年轻第一个小伙儿,有一瞬间的错觉,觉得自己是不是弄错了,说不定真不是已经会‘逆天八针’而只是巧合而已。但是定睛一看高基整个人的气质,和身上散发出来的若有若无的那种强者的霸气,林老太心中了然,将病人交给旁边的一个医生,自己率先走进了里间,林宣儿领会奶奶的意思,也领着高基往里面走,心里还在嘀咕,奶奶这是怎么了,难道高基的针灸是跟什么高人学的不成? 高基一路这个林宣儿走,但是从他踏进这个医馆开始情绪有有多波动。他修行也有一段时间了,正在后天修炼的阶段。但是刚刚他踏进这家医馆就感觉到不一样的气息,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是高基还是感觉到了,他还能确定,这样强大的气息,不可能是这里一个人或者几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他虽然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气息,却不能确定方向。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诧异,没想到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医馆,竟然有这样的人存在。 “你在想什么呢?”林老太太的声音唤回深思的高基,高基才发现房间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而林宣儿并不在,应该是林老太让他出去了。 “哦!林奶奶好,晚辈只是没想到这样一个医馆,尽然那么多人在这里看病,想来是因为林奶奶的医术很高明,才有那么多人闻名而来。”高基转身看着坐在上面的林老太太,之前没有注意到,现在才发现,这里的布局根本和现代的装修装饰完全不一样,倒是和古代客厅布局很像,要不是现在她们两个人才穿着,高基几乎都要认为自己穿越了。 但是四周看了看,却并没有表现出来,这些让高基跟疑惑了,这林老太太虽然年纪很大,头发花白花白的,但是一点也看不出来年迈的样子,脸上的皱纹几乎看不到。这里的气息、人、医馆里外的装饰和布局,都让高基觉得不可思议,心里有一种想法隐隐的冒出来,但是自己却不敢相信。 “你就不觉得我这个医馆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高级在观察这里,林老太太一样在观察他,照理说平常人看见这个医馆里面的布局,可能都会惊讶,可是这小子却半点反应都没有,是隐藏太深,还是觉得这根本就不足为奇? “这里的布局确实有点奇怪,就像我们电视里看见的样子,不过我觉得应该只是为了应景吧?和外面的医馆想呼应!”高基猜不透林老太心里在想什么,也不表现自己的想法,想等林老太自己开口。 “行了,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说吧,你到底是谁?”林老太也没拐弯抹角,好像十分确认高基的身份。 “我是林宣儿的校友啊,林奶奶你这话什么意思?”高基先是一惊,最后还是决定装傻,他有种预感,这个林老太太绝对不简单。 “你还是别糊弄我这个老婆子了,就你交宣儿的逆天八针,会是她的一个普通校友?”林老太也不拐弯抹角。 “林奶奶,晚辈真不知道你说的什么逆天八针,我没有教宣儿什么啊,我们只是平时的一些知识交流。”高基继续装傻,虽然很好奇林老太居然知道逆天八针这事儿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林老太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但看高基依然一副很迷茫的样子,自己也开始怀疑,是不是人老了,看错了,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 “晚辈……”高基正犹豫这说不说,毕竟对方也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林老太却先开口了。 “小伙子,那你教寻儿的针灸手法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我想去拜访一下你的师父,不知道方便不方便!”林老太思索半天,最后觉得再探一探好些,也许今天自己太鲁莽了,万一真的不是那人的传人,是一个普通人倒好,要是是一个有心机或者有目的才接近宣儿的,那她可就自爆身份,露出马脚了。 “哦,我也是偶然遇见一个老者教我的,但是也就是大致的一遍,所以记得的只是浅显的东西,至于那位老者,自从那次后我也一直没有遇见过,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高基瞎编起来,一点也不卡带的。再说他也不算撒谎,带着徐傲记忆的珠子确实是一位老者给他的。 “那那位老者还跟你说了些什么?你都在什么地方遇见他的?”林老太盯着高基看了很久,看来真是不简单啊。这孩子估计还不知道,逆天八针,不可能见谁顺眼就教谁的,到底还是修为不长的后天修炼者。 “已经是很久以前了,就在春城的火车站……” “行了,别再跟我装了,说吧,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徐傲的逆天八针?又是什么原因接近我们宣儿的?”林老太突然进前,高基完全看不清她的动作,就发现脖子上有一把匕首抵着,动弹不得。 “林奶奶,你这是……”高基突然明白过来,看来林老太太真的是一个修行之人,而且修为远远比自己厉害。 “别想糊弄老婆子我,你还嫩了一点!”林老太突然一改慈祥的面容,一双本来就不见年迈的眼睛,此时精明的盯着高基的一举一动! “林奶奶……我说……我是古武世界里徐傲的弟子!”高基算是意识到自己遇上高人了,也没有挣扎,看林老太的样子,也只是逼自己说出师出何处,并没有要为难自己的意思。 “早说不就没事儿了!不过你小子还是挺会装的,老婆子我都差点被你糊弄过去了,放心,我还没兴趣对你动手,说吧,你师父徐傲现在在什么地方?”林老太放开高基,一转眼,又已经安然的坐在上面的位置。 “林奶奶,不是晚辈期满您,实在从进医馆就觉得这里面不同寻常,怕遇到不轨的人……”高基见林老太又回去了,才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 “哼!你倒还算警惕。放心吧!既然你会逆天八针,又是徐傲的徒弟,我也不妨告诉你,世界上不是只有你在修行,多的是,只是平常大家都隐藏得很好,彼此互不干扰,所以才感觉不到。这医馆确实跟表面上不一样,是我们古武世界修行之人的信息联络点,专门负责传递各界的信息的。徐傲,我也曾听说过;今天让你过来只是想确认一下而已,再者想问一下徐傲的下落。”林老太是偶然从古武世界穿越过来的,后来认识了林老头子,和他成亲了,在这里安居下来。后天陆续碰上一些类似的人,才在这里建立了这个医馆。之所以想要找到徐傲,乃是因为徐傲会逆天八针,她现在需要他帮一个忙!林老太想到还躺在地下室冰床上的人,心里也变得沉重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