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高基被坑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五十五章 高基被坑

“林奶奶,不是晚辈期满……”高基将自己遇见那个给自己珠子的老者和得到徐傲的记忆告诉了林老太。不知为何,他就是信任这个头发花白的慈祥老人,没有任何理由。 “照你这么说,徐傲很有可能已经……”林老太听到徐傲可能在最后一役中过世的消息,心情变得尤为沉重,这是不是以为这那个人没救了,突然想到什么,两眼就像看到了希望的看着高基 “你说你得到了徐傲的记忆,那逆天八针你一定也很精通了是不是?”林老天一脸的希冀,看着高基。 “晚辈虽然得到了记忆,但现在才开始修行,修为太低,而且对运针等手法都不熟练,所以可以说其实也不会,只是会一些浅显的东西。”高基没有隐瞒,他确实没有办法熟练的运用逆天八针,只能说自己有它的使用方法,但现在还不能使用。 林老太突然就感觉心凉了半截儿,也就是说自己还是没有办法救他,看来天要亡他啊! “看来天意如此,高基,我看你气质那些都很不错,如今知道这医馆的奇妙之处,以后想得到什么消息,可以直接到医馆来找我,不过记得保密。在你修为有很大提升之前,我必须消除你关于这里的记忆!”眼看林老太双手抱胸,周身一圈光晕。 “林奶……”高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大脑一片空白,瞬间过后…… “林奶奶,您找高基过来,不知道是为何事?”高基的记忆又回到了刚刚跟林宣儿一起进来的时候,很神经的开口问林老太。 “哦,我们家宣儿最近一直在练习一套针灸,我看特别的有效而且是我半身从医都没有见过的,所以好奇追问,她才把你带来了,我想问一下小伙子你是哪里学到的?老婆子钻研医学半辈子,算是医痴了,遇到这么好的针灸手法,便想着见识一下,不知道小伙子你是哪里学到的,老婆子想去拜访一下!”林老太太一脸慈祥的笑,看着高基,好像之前的事情是真的没有发生过一样! “哦!原来是这样,晚辈也是偶然间遇到的一个老者一时兴起教我的,但是我并不知道他人在哪里,又叫什么!”高基刚刚有一刻的恍惚,清醒后才做答,就好像自己刚刚做了一个梦一样。 “看来老婆子没缘见这高人了,要是以后还遇见他,麻烦你跟他说一下老婆子想去拜访他的事儿!”林老太太好像很崇拜高基嘴里的老者,表情很真挚。 “好的!那林奶奶没事儿的话,高基就先回去了!” “好!让宣儿送送你!”林老太指着门口,看着高基的背影消失。 “您这样封印他的记忆没什么用的,只要他的修为高起来,那封印也就没什么作用了,何不直接洗掉他的记忆?”等到高基走远出去后,从里面的里间走出一个中年人,很恭敬的站在下方跟林老太说话。 “我知道,我就是要他修为高一些的时候想起来,现在只是不是时机罢了!行了,忙你的去吧!”林老太起身,也不看此人,直接走了出去。 “诶!我奶奶找你干嘛?是不是问你针灸的事情?我跟你说,我奶奶才是一个真正的医痴,谁要是医术比她好,她就想尽办法的去拜访人家,一定要见到那个人为止!”林宣儿一直注意这里间的动静,看高基出来,赶紧上前去,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其实就是想八卦一下,了解里面的情况。 “你都知道了还我问做什么?难道林美女是在担心我?”高基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现在又说不上来,不该恶习的调侃林宣儿一番,才转身走了。 “徐少,你看……”说话的是一个头顶红毛的小子,一脸谄媚的看着身边的一个男人,此人正式徐坤。 红毛小子指的是马路对面的高基,高基瞬间就发现了对面的徐坤,没有伸张,现在还不是收拾这小子的时候,他得赶紧会原石厂。 “徐少,你不打算报仇了?现在只有这小子一个人,哥儿几个过去帮你收拾了!”红毛小子见徐坤没有说话,抡起袖子,朝后面的几个人招招手。 “一个人又怎么了?姜武和阿龙、阿虎找他麻烦的时候这小子也是一个人,你能保证你现在过去不是缺胳膊断腿的回来?”抽烟的徐坤慢吞吞的吐出一圈白烟,看着几个跃跃欲试的兄弟泼着冷水。 “那徐少,难不成就这么放过这小子?”红毛小子还想看着高基消失在转角,咬咬牙,放下袖子,不高兴的说道。 “急什么?时候没没到,惹我徐坤,我会让他后悔来这世上都了一遭!”说完也不理后面一群人,上了他那辆炫蓝色的保时捷,拉风的走了。 高基现在的听觉很灵敏,这群人说话也没有刻意放低,所以高基很清楚的听见了他们的谈话内容,他倒要看看,这徐大少爷要怎么样让他后悔来这世上走了一遭。 高基一路回了原石厂,这两天五彩原石已经投入了打磨生产,那天宴请欧阳浩,他算是破天荒的客气了一回,饭桌上难得的没有出言骂谁,一顿饭都虎着脸吃自己的,而那两个助手也是眼观鼻鼻观心,使劲的吃,好像饿了很久没吃饭一样,倒省得高基和张若兰去应酬,一顿饭下来也算轻松。 这次张天豪没有出面,张若兰强硬的要求他要在家好好休息。 欧阳浩饭后才说东西都已经带来了,就不回原石厂,直接去了飞机场,弄得高基和张若兰怪不好意思,最后也只能说几句挽留的体面话,看着他们三个人走了。 高基看着三个人的背影,总是觉得哪里有问题,却说不上来。 也是从那天以后,张若兰就一直在忙集团里面的事情,没有去学校也没有去原石厂,高基发现,他还挺想她的,当然,他兄弟比他更想她。 “高经理,你回来了”陈密站在办公室门口等高基,她本来很讨厌他,觉得他就是一靠女人吃饭的小白脸。但是这几天张若兰不在厂里,看高基依然把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陈密对他的看法也变得越来越好,自己认为自己对他的看法越来越公正。但是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就这么短短几天,已经不知不觉被高基吸引,不由自主的就想靠近。 “陈美女,你好啊!不会是专门能我回来吧?想我了?”不着调是高基最基本的调,随时随地都想着占别人便宜。 “轻佻……”陈密知道高基就是嘴上流氓,倒是没有跟他计较,但就像被说中心事一样,脸红红的。 “我哪里轻佻了,我就算要挑也的找重的是不是?我是真觉得我的陈秘书是个难得的美女,能被美女惦记,是我的荣幸啊!” 靠,要不要穿得这么诱惑,低胸蓝色吊带配超短裙,这要啥有啥的身材,这样的穿着,高基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要是自己犯了错也绝对不是自己的问题,这就是红果果的诱惑,高基就好像看见他和陈密两条白花花身体正在办公室里面柔软的大床上翻云覆雨的场面,这样想着,高基兄弟就很赞成的抬头了。 “没正经,我就是想问你,有什么吩咐,没什么吩咐的话我就下班了?”每次来的时候差不多都下班了,这当经理也太轻松了,怪不得要傍上张小姐来当这个便宜经理呢。 “哦……那就麻烦美女秘书帮我泡一杯咖啡吧,美女冲的咖啡,肯定比一般的还要提神。”陈密转身就去了茶水间,没有理高基,后者到时无所谓,转身进了办公室。 “经理,你的咖啡!”陈密泡了咖啡进来吗,递给高基。 “啊……”高基正伸手接呢,结果还没碰到杯子,就这么华丽丽的给倒在了办公桌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陈密拿出纸巾擦桌面,整理文件,嘴上说着道歉,但是心里却把高基给骂了一个遍。接咖啡就接咖啡,还摸她手干嘛,还得她感觉就像瞬间触电一样把收里的咖啡给倒了。没泼他一身就算便宜的了。 高基刚刚也隐约的感觉到自己好像是碰到别人手了,估计这美女此时正在心里骂自己呢,看着陈密整理办公桌,高基也没置可否,静静的看着。 看着看着高基就不淡定了,办公桌宽1米左右,此时陈密正对着他,趴在桌上用纸巾擦着桌面,低胸的吊带衣服根本就关不住36f的胸器,此时几乎要自己落出来一样,高基看着两两团摇摇晃晃的白肉,最后一个没忍住,伸手摸了过去…… “啊……你……你流氓!”陈密本来正一边在心里骂高基,一边在打扫整理,一边还想着,刚刚触电的感觉真舒服,结果一只咸猪手就这么伸了过来,其实前面一个啊字,只是代表惊吓,后面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应该骂一句流氓的。 “额……我看你胸器逼人,我以为你在诱惑我呢!”高基吞吞口水,眼睛还是没办法从那上面离开。 “你……你流氓,你混蛋!”陈密看着高基不能转开的眼神,心里那个气,最后引申成对着高基拳打脚踢。但是更多的却是娇嗔。 高基本来坐着,被陈密拳打脚踢,站起来往沙发上去,结果陈密太生气,一样没放过他,追到沙发上继续拳打脚踢,边打边骂: “高基,你个流氓,平时占占口头便宜就算了,你居然好动手了,什么时候勾引诱惑你了,你个臭流氓,大不了老娘不干了,我怕你不成……” 陈密的花拳绣腿对高基来说本来就是挠痒痒,高基也就由着她打。最后抓住陈密挥过来的小手,轻轻吹了吹,然后不要脸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