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冰魄金针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六十章 冰魄金针

“那就是已经想好怎么报答了?不会是以身相许吧?宣儿”高基主动的去掉美女二字,听起来是更那啥呢,亲切些。不过同样也把自己关心的问题升级了那么一点点。 “你才一身相许呢,你全家都以身相许!”林宣儿毛了,跟高基说话,永远也别想赢。 “哈哈……”高基听到全家,想起自己经常做的梦,自己是孤儿啊,怎么会梦到那些人说自己是高家的耻辱,野种?随即没有再搭话。 “我奶奶说,上次见你根基不错,所以打算教你中医,让我来带你过去!”林宣儿见高基沉默,说着自己来找他的目的。她也想不通,人家一个学生,奶奶就因为见了一面就想教他医术,不知道这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 在林宣儿看来,高基虽然会一点很有见地的针灸之术,但是中医博大精深,奶奶不知道要比他厉害到哪里去了。所以觉得林老太太愿意教高基,简直是他祖宗八辈儿烧高香了。 “什么?”高基是真的惊讶了,这只见过一面的老奶奶,居然要教自己中医。先不说他何德何能,他只想问:‘这奶奶确定是正常的你么?’ “你去不去?”林宣儿以为高基是看不起林老太太的医术,没有什么好脸色。 高基犹豫着怎么说。其实对于徐璈的逆天八针,因为随着高基的功力和修行的正常,机会可以很熟练的掌握了。自己要不要去看看呢?上次在医馆是觉的那个医馆哪里不对劲,但是就是说不上…… “我就是觉得奶奶怎么会突然说要教我,受宠若惊了!我太高兴了,咱们走吧!”高基决定还是去看看,不管学着有没有用,但他还想去看看,到底是那个医馆有什么不对。高基倒是转身走了,但是林宣儿却定着不走了。 “你干嘛?”高基走了半天,转转身发现林宣儿正黑着一张脸看着自己呢. “什么叫奶奶?你该叫林奶奶!”林宣儿冲上去抓着高基就开打,这泼皮太不要脸了,简直达到了人类厚脸皮的极限。 “林奶奶好!”高基还是觉得,只要一靠近这医馆,就感觉一种不一样。因为比起之前来,修为有所进步,所以这次的感觉更强烈,但是却又说不出来是为什么。高基此时笑呵呵的站在林老太太面前,卖乖的叫着。 林宣儿在背后翻翻白眼,装,使劲的装! “高同学来啦!”林老太正叫一个病人把嘴巴张开,看对方的牙齿,抬头看了眼进来的高基,问候了下,才将手里的东西交给身后的人,从里面出来。 “林奶奶客气了,我不高,才175cm!”高基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憋了句不痛不痒,似是而非的话出来。 林老太太先是一愣,最后呵呵……的笑起来。 “你呀,还真逗”林老太太摘下挂在鼻梁上的眼镜儿,眼睛晓得眯了起来。 “嘿嘿……我说笑的呢,林奶奶。您叫我高基就可以了!” “好!来,跟我进来!”林老太太好像很喜欢高基,拉着高基的收就往里面走去。林宣儿被拦在了门外,气得在高基背后张牙舞爪。不行,她一定要去告诉爷爷,奶奶喜欢一个外人也不喜欢她了,太伤她心了。 “高基啊,你把这个打开!”林老太太在里面装扮如古代客厅的正上方的一幅画背后取出一个匣子,神秘兮兮的让高基打开! 高基不明所以,慢吞吞的把匣子的锁打开,再把上面的灰吹一吹,才发现居然是一个炫紫色的盒子。这盒子没有做任何加工,也看不出来加过料,真不知道是什么树,居然是炫紫色的,高基才突然间来了兴致。 慢慢的打开一条缝,里面漏出了一束亮光,高基脑海里想的是:这老奶奶不会是见自己以面就喜欢得不行,打算把自己的传家宝给自己吧?会是什么呢?金字?夜明珠?还是什么? “这是……”当匣子打开后,高基所有的猜测都被否决了。 “小伙子,我看了你叫我们家宣儿的针灸手法,是真的很奇特。这是我们家流传下来的冰魄金针,这是只认又能之人不认亲的灵物,老婆子我找了一辈子的能人,都没有找到。我是想让你过来看看,你既然懂针灸之术,不知道这些冰魄金针会不会有反应!”林老太太也没拐弯抹角,直入主题。 “冰魄金针?”我那个娘啊,这都什么事儿啊,太玄幻了。不过……这玩意儿好使么?干啥用的。 “对!传说是以前我们仙人用灵金制成,针身特别细,没有重量,细致柔软,而且只要是它认定的主人,它会只听你一个人的话,你让它向东就向东,向西就向西,甚至能洞悉你心里的想法。它是医者的至尊灵伴……”林老太太还在口若悬河的说着她这东西有多好有多好。这边高基听到‘你让它向东就向东,向西就向西’这句话就已经不知所以了。双眼看着匣子里闪闪发光的金针,眼冒金星。 “你试试吧,若是它认为的正主,会听到你的话,自己出来的!”林老太太看着匣子里,从来没有舒展过的金针,在高基打开过后就一直呈笔直状态,对于这个变化,她没有告诉高基,但是心里已经了然。 自己保管了这么就的东西,估计找到自己的主人了,看来决定还是正确的。 高基听了林老太太的话,将匣子放在桌上,右手准备去拿,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将高基给震住了。 所有的金针居然自己站了起来,并且主动的飞到了高基的手上。高基看着这一幕,心脏碰碰的跳。金针在高基手上,他自己居然也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圆满了。难道真的如林老太太所说,金针找到了他的主人,自己就是它的主人?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高基想起林老太太的话,赶紧在脑海里想着让金针动起来。没想到真的是跟自己所想的一样。高基兴奋的抬头看林老太太。 “太不可思议了,你果然是它要找的主人啊!”林老太太也是第一次看这东西自己懂,心里或多或少还是很震撼。她守着这东西几百年了,如今主人找到了,也算功德圆满了。 “林奶奶,这东西……”高基看着现在安静的躺在匣子里的金针,欲言又止。 “高基啊!看来你确实是它要找的主人。林奶奶守着这东西几十年了,一直觉得哪有这么神奇的事情,也是将信将疑的,今天算是看到了。它跟你有缘,小伙子,你就拿去吧!以后好好使用它,看病救人!”林老太太眼角都已经有了泪花,不舍的看着金针。 “这怎么可以?林奶奶,你说了这是你们家的传家宝,我一个外人,怎么好意思拿你们祖传的东西?”高基心里那叫一个高兴,但是还是得做做样子不是? “有什么好不好的?我都说了,这东西是灵物,只认有能之人的,放在我这里也是白白浪费了,你就拿去吧,啊!”林老太太摇摇头,没有要收回去的意思! “可是……” “没有可是,天不早了,你就先回去吧!没事儿可以常到医馆来陪陪我们家宣儿。奶奶看得出来,她对你还是很有好感的。”林老太太转过身,不在看高基,挥挥手要让他离开。 高基还想说什么,但是看着林老太太的背影,突然觉得再说什么都显得太假,再说林奶奶说到宣儿对自己可能有点感觉,不免心飘飘然,转身出去了。 “高基……我奶奶跟你说什么呢?”林宣儿一直外门外转圈,可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里面的还是没出来,正没有耐心准备叫的时候高基就从里面姗姗来迟的样子走了出来。林宣儿呼的跳过去将高基给捉住,就好像他强盗,抢了她奶奶一样。 “没什么,奶奶就是说让我多过来陪陪你,还说你对我有好感!”高基想着刚刚出来时林奶奶的警告,不可以告诉宣儿,所以也就很乐意避重就轻的说。 “好哇!你又开始叫奶奶了,都跟你说……等等!我奶奶跟你说什么?”林宣儿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奶奶给卖了啊! “额…只说了一点点,我不介意的!你喜欢我只说明我魅力大啊!再说有美女喜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经常过来看陪你的………”高基欢快的说,某人已经成了包公脸了。 “啊………你个臭流氓,谁喜欢你了,谁要你陪?你给我出去啊………”林宣儿那叫一个不淡定,就没有遇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整个医馆恩都听见她的怒吼! “其实不用不好意思的…………”高基还想再说什么,却看见林宣儿怒瞪着自己,最后被撵出去了,是真的被撵出去的 “你个不要脸的,谁喜欢你,还不快滚…”林宣儿是真的炸毛了也不管什么形象,抄起扫帚就挥过去… 看见高基走了,心里的火才好那么一点,一张脸红得跟煮熟的鸭子一样。不行,她得找奶奶评理去,怎么可以这样?不她还要告诉爷爷,让爷爷收拾奶奶! 林宣儿扔了扫帚,往里面走去。 “你就这样给他了,真的没问题?”房间里暗处一个身影缓缓走出来,一脸的担忧,他总觉得这样太草率了。 “应龙,你也看见了,这不是我给,是冰魄金针选择了他。你也看见了,这冰魄金针咱们足足守了好几百年了,有哪一天是这样活蹦乱跳的?”林老太太叹一口气,这就是命吧。 “我知道,我是说咱们还不知道高基那小子为人如何,冰魄金针放在他手里,会不会用到不好的地方。要知道,这冰魄金针并非普通的针,威力一旦和主人的相溶,这威力可是……”被唤作应龙的人好像一下子没办法说下去,一双手都在打颤,半天后才缓过来,说道: “况且他还有徐傲的记忆,凭着这些记忆他在慢慢的变强。所以,我担心要是他心术不正,用在了不正当的地方,那……” “这个也不用担心,我跟那小子接触过两次,也没什么坏心思,就是有点臭男人都有点矛盾,加以好好的引导,会往好的方向发展的。而且你也知道,大限之期快到了,总要有一个新人出来主持大局,咱们这些老人,该退啦!”林老太太继续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