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徐坤之死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六十一章 徐坤之死

“若是他能要往坏的放下发展,咱们也只有认了,自古以来就是,有邪也有正,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所做的一切,后来会是邪还是正,你说是不?”林老太太豁达的笑笑,看着应龙。应龙点点头,还想说什么,外面就传来林宣儿的声音了,赶紧隐去。 “奶奶……你都跟高基那混蛋说什么啊?”林宣儿一脸绯红,看着林老太太,心里那个火啊! “我说什么啦?高基那小子怎么混蛋了?再混蛋你不也是在他出事儿的时候哭着喊着要帮忙吗?”林老太太又戴上那镜片厚厚的老花镜,套在鼻梁上,低着头扬着眼看着急冲冲走进来的林宣儿。 “我什么时候……诶?奶奶,你怎么知道他出过事儿?高基那混蛋告诉你的?”林宣儿觉得冤,弄了半天才发现这不是奶奶话里的重点。 “就你那点破事儿还需要那小子告诉我?”林老太太一脸的不以为意,不就情爱那点事儿嘛。 “你……那也是因为他是因为帮我才被徐坤那混蛋陷害的,我心里愧疚才想着帮他的。再说了,我们也是校友啊!关心一下校友不是也很正常啊!” 林宣儿弱弱的说着。 “还有啊,您干嘛说我喜欢他啊?我什么时候需要他陪我啊?”林宣儿心里一想起刚刚高基那个嘚瑟的样子,心里就是舒爽,恨不得上去给他那张脸两拳。 “我说错了吗?那你干嘛脸这么红?不是心虚是什么?别忘了。越心虚越张狂!那叫虚张声势!”林老太太端起旁边的查喝一口,起身慢慢的走出去了。 “您……您这样跟卖孙女儿有什么不一样啊?”林宣儿在后面气得跳起来。 “我又没要钱,这哪算得上卖?最多算是送嘛!”说完开门出去了 “我要告诉爷爷去,你趁他忙着琢玉会后把他的宝贝孙女都送人了!”太可气了,人家哪个孩子不是爷爷疼奶奶爱的啊?天啊,她怎么有这样的奶奶啊? “正好啊!你帮我去把那老头子从房间里给我揪出来,老婆子我正好问问他,还想不想过日子了。” “蒽呀……林宣儿你怎么这么笨啊,高基你说不过,连奶奶也让你吃瘪了,真够笨的!” 高基一路上活蹦乱跳的回去,心里那个高兴啊,自己之前还想过以后用什么兵器呢,看来这下还省了呢。 “高基!”一声很小的声音,但是却底气十足。 “哟!这不是徐大少爷啊!怎么的?找我有事儿?”高基今天很高兴,很好说话。眯着眼睛看着身后带着几个人的徐坤。不用细看他就知道,这些个人身上都带着家伙呢。 “对,老子今天就是找你有点事儿!”徐坤恨高基,是那个恨得牙痒痒,也不含糊,直接掏出手枪就指着高基的头,脚下生风的奔到高基跟前。 “靠,徐坤,你有点男人的样子成不?就打不过,找几个人收拾不了现在还用在动上家伙了,你这是想把自己弄到死胡同里去啊?”高基没有半点惧怕的样子,反倒遗憾的摇摇头,好像现在被枪指着的不是自己,而是对面徐坤。 “少tm给老子在这里说教。我看你是怕的吧?怎么,你不是很牛逼么?你不是很能打么?你给老子动动试一下啊?”徐坤被恨给迷了眼,现在看高基被枪指着,还云淡风轻,丝毫没有害怕的样子,心里更是呕得吐血,这小子是什么做的?都成二氧化硅了啊! “你这是冥顽不灵啊!”高基看着身后一杆杆手枪,无所谓的笑笑。 “玛德,高基你就装,今天徐少不灭了你,老子也不会放过你。”一群人背后走出来一个人,手上还打着石膏,鼻青脸肿的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哎呀!这不是那天被哥不小心给打断手的大哥吗?怎么没爽够,打算把另一只受也给弄对称咯?”高基好笑的看着从后面上来的姜武,心里那叫一个爽快。看来这些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这事儿看来是没那么容易搞定了。 “你……”姜武被高基说的脸红一阵儿,白一阵儿的,就差鼻孔没有冒烟儿了。 “臭小子,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还给老子装什么淡定,告诉你,老子今天非送你去见阎王不可。”徐坤狠狠的吼道,扳好手枪。 “我说,徐少,你可得想好,你这一枪下来,打死我是小事儿,断了咱副市场的前程那可就不划算了!”高基嘴角一抹讥诮的笑。 “少拿这些来要挟老子,等你去见阎王了,死无对证,老子还就不信了,你还能闹出什么幺蛾子!”徐坤闪闪神,心里也是被小小的提醒了一下,要做,一定要做得干干净净。 “那要不咱们试试,我赌你三枪打不到我,你信不信?”高基握握包里的冰魄金针,他在想,要不要试试这冰魄金针是不是有林老太太说的一样。 “好你个狂妄的家伙!”徐坤也不说可以不可以,直接说完就开枪,一枪下去,本来这么近的距离,照理说是没有半点避开的可能性,但是高基轻轻一闪,尽然躲过了。 后面一群人看着戏剧性的一幕,竟然都一个个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高基是怎么做到的。 “玛德,我不信你还真是神了!”‘砰’‘砰’两枪下来,也不见高基怎么动,居然都生生的给避开了。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徐坤打红了眼,眼看三枪下来居然没有伤到他半点,转身叫上身后的人一起上。 一时间巷子里枪声此起彼伏,一户户人家把门关得死死的,每一个人出来看看究竟发生什么事儿。 高基手里握着冰魄金针,左躲右闪,枪林弹雨的,他居然没有受半点伤。 “徐少,这小子不是鬼吧?”一群人已经开始在猜测了,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放屁,给老子狠狠地打!”说话的是姜武,他了解高基的伸手,但还不相信有什么神啊,鬼的说法。 高基笑一笑,发开握在手里的金针,心里想着用金针去刺他们握枪的手。高基将金针注入灵力,瞬间就看见一串金光闪闪的线条穿梭在巷子里,都能听见风声。 “啊……啊……”巷子里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枪声慢慢的变少了,很快就一地的人捂着腿啊、手啊、肚子啊、脸啊等不同的部位哀嚎。让他们更加胆寒的是,只感觉到疼,也看不见伤口…… “快,把巷子围起来!”正一地哀嚎的人,绝望的听见外面警车呼啸着来,窸窸窣窣的将整个巷子围了起来 “里面的人听着,立刻放下武器出来投降,否则我们就要强攻了。”警察拿着扩音筒,向里面喊话。 高基看着外面一圈一圈围起来的黑压压人群,右手一扬,一根根金光闪闪的冰魄金针嗖嗖的又回到了他手里。看着一个个疼得死去活来的人,转身准备走。 ‘砰’一声枪响在巷子里响起,外面所有的人都愣了,没想到这个时候还有人敢开枪。 高基本来转身了,但是突然感觉到一阵杀气,反应迅速的闪开了。几根金针从手里窜出去,蹭蹭扎向那人。 等转过身,才发现姜武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而自己旁边本来已经疼得叫得最凶的徐坤此时捂着胸口,口吐血泡,不到两秒就这么去了! 眼看着外面的警察要冲进来了,高基叹口气,提气消失在了巷子里。 “报告江sir,所有人都被压送往警局,另外有两具尸体,正在核查身份!” “知道了,收工,回去审人,敢在失去这么明目张胆的枪战,我江轩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有多硬的hou台!”江轩是春城警察局刑警队队长,平时最讨厌的就是仗着自己有hou台就耀武扬威无法无天的混蛋。 “江sir……”江轩刚刚回到警局,就被一个调查科的一个同事给拦住了。 “你小子干嘛?这次可不是我让你加班,是那帮混蛋自己枪战,局里叫加班的!”江轩是警局里出了名的工作狂,有点什么情报,就选择晚上行动,常常让所有人跟着加班,久而久之,很多人都会因为加班的事情找江轩麻烦。所以江轩这次也自然的想到又要被兴师问罪了。 “谁跟你说那事儿,我是跟你说,两名死者身份已经确认了。”那人翻翻白眼,一脸的无语。 “哟!这么快,这也太神速了吧!”对方说不是找自己麻烦,江轩反倒觉得不自在了,愣了那么一小会儿。才发现这次调查科速度太快了。 “没办法,徐副市长的公子哥儿,想忽略不行,这简直没有半点难度。”对方叹叹气,一脸的不以为意。 “哦……什么?谁的公子哥儿?”江轩本来想说还不错,突然反应过来感觉自己大脑跟不上节奏了。这死者是徐副市长的儿子? “对!两名死者,一个是徐副市长的儿子徐坤;另一个你不会想到,是黑虎帮二当家手下的得力助手,叫姜武!刚刚局长已经到停尸房去过了,听他的语气,可能想低调处理。”同事语气很无奈,看来这个案子大条了。其他人负责还好,关键是被江轩这头驴给碰到了。 “什么低调处理,这王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有我江轩在,想都别想。”江轩一下就激动起来了,这是什么事儿啊?就因为有这些势利眼在,所以那些有bei景的人才这么肆无忌惮,他这次就一定要跟这种人耗上了。管他天王老子的儿子呢,敢犯法,就的有能耐承担。 “我就知道,你好自为之吧!徐副市长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自己看着点儿,别跟自己的前途过不去!”那人拍拍江轩的肩膀,也不再多说。 选择当警察,谁没有一点点正义感,只是为了生活,为了日子,慢慢的想势力低头了,但谁都想看着被人为正义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