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还嫌不够丢人?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六十二章 还嫌不够丢人?

江轩眼睛都不眨一下,看着同事从自己眼前飘过,扔掉自己手里的文件,回了办公室。 “儿子,宝贝儿……宝贝儿,我宝贝儿呢?我儿子呢?”这边办公室门刚刚关上,警局大门就进来一个风风火火披头散发,一条腿上还拖着脱到一半的黑丝袜的中年女人,厚厚的熏装哭花了,几条泪痕映在脸上,别提多狼狈。 几个胆小的女警察还以为是鬼来了,一个个绕道走。 “我儿子呢?在哪里?你们站住,你站住……”这满头散发,脸上还有几根肉色泪痕的人,正是徐坤的母亲。接到电话时她刚被滋润了一翻,哼着小曲儿踏进家门,甩掉手上的lv手包,一边脱刚刚太激烈而弄坏了一点的黑丝袜、披散开头发准备去于是除除身上偷腥的味儿,前脚进去后脚还没跟上,保姆就跟火烧屁股一样的把她房门给踹开了,她打死也不会承认,当时有瞬间的念想是:徐正东回来捉奸了。 等知道消息后,徐母倒希望是徐正东回来捉奸,而不是她宝贝儿没了的消息。徐母顾不得什么形象,坏了的黑丝袜不脱了,撒开的头发不管了,身上的腥味儿不除了,一溜烟儿的往警察局跑,结果到了这儿没人接待算了,居然所有人都避着她,这让平时养尊处优,受人尊敬的她怎么受得了?加上徐坤的事儿,她觉得都要奔溃了。 “请问您是找哪位?您这样拖着我,也是找不到的,您得去那边说你要找的人的名字或者特征才行!”一个女警官无语的看着被抓出红印的手,翻翻白眼看着这个已经跟疯没什么区别的女人,既是同情又是无奈。 “名字,对!名字……”徐母一听,赶紧甩来女警官的手,往一旁跑去。 “我找我宝贝儿,宝贝儿就是我儿子,我儿子叫……,我儿子叫……”徐母在桌前跟读绕口令一样,绕了半天还是没绕出来! “徐坤……”旁边一个人补充了徐母没有绕完的话,镇定的说道。 “徐副市长……”两个警察本来还在皱着眉毛听徐母说绕口令,突然听到声音,抬头看居然是徐正东,赶紧站起来的敬礼! “不用了,麻烦你们跟我们说下,我们儿子徐坤现在在什么地方?”毕竟是老官场的人了,说话做事都要稳重很多,哪怕此时面对的是自己唯一的儿子去世,也是淡定从容。 “正东?老徐?……老徐,你快跟他们说说,我们宝贝儿在哪儿,电话里一定弄错了是不是?老徐,你快跟她们说说!”徐母终于反应过来,看到徐正东,刚刚停止的泪水又绝提了,抱着徐正东胳臂又抓又挠。 “行了,都是你平时惯出来的,你还好意思说,先去看看再说!”徐正东本想开骂,但是看着徐母慌神的样子,又在大庭广众之下,也不跟她计较。 “好……对!先去看儿子,他们一定弄错了!”徐母看到徐正东,心里也像终于有了主心骨,慢慢的镇定下来,离开桌旁准备走。 这不东还好,徐正东刚刚心烦意乱压根儿就没注意看,现在才注意到自己老婆脚下的黑色丝袜,再往上看是一张花脸,然后是一头乱糟糟的卷发……徐正东看得瞠目结舌,差点没一口气给背过去。 “你发什么神经,儿子进警察局已经够丢人的了,这穿成这样是闲还不够丢人是不是?”徐正东是真的给气得没理智了。平时最注重面子的人,此时面子里子都给丢尽了,也不管是什么场合,直接开骂。 “我……我……”徐正东这一骂,才让徐母发现自己现在的形象,抬头看四周看着自己的眼神,怎么看怎么觉得是嘲笑,‘我’半天想解释才发现怎么解释都于事无补,捂着脸跑开了。徐正东双手握成拳,看着向厕所跑去的徐母倒是没再说什么,也抬头看看周围看着自己的人,也感觉是怎么看怎么丢人,领着秘书走到厕所门口等着。不管怎么样,发生的事情没办法,但是混迹官场的他还是知道不管什么时候要把样子做足,现在他怎么也不能丢下徐母一个人走掉。 徐正东正一个人沉思见,没发现柱子背后一部摄像机正悄悄的收回去,然后消失在了大门口。那人眉眼全是笑意,看来明天有爆炸性新闻呢。 “徐副市长,您跟我来!”一个警察领着徐母出来后徐正东老口子,往停尸房走去。此时徐母已经卸掉一脸的烟熏妆,头发也挽了起来,脚上的黑丝袜也已经进了厕所的垃圾桶。虽然看起来还是有些凌乱,但是比之刚才,已经好了很多了。徐副市长瞪了她一眼,转身跟着警察走了。 “徐副市长,麻烦您们进去看下,辨认下是不是贵公子!”那警察也没有含糊,直接将阴沉着脸的徐正东两口子带到了停尸房。 “不可能,你们这些警察吃饱了没事干,肯定是弄错了,里面怎么会是我儿子……”本来镇定下来的徐母这下不干了,怎么会直接来停尸房呢?她儿子怎么样也不会去停尸房的,一定是这帮警察太笨搞错了。 “你够了……还嫌不够乱是不是?进去看不就知道了1”徐正东喝止了还想发疯的徐母,本来他就一肚子火,奈何不能向警察发火,只能转身嘛自己家的老婆。尽管他也不相信,里面会是他的儿子,先不说是他儿子,就光是他找的黑虎帮的保镖,纵使再无法无天,也不该是这样的结果。 “徐副市长,请!”警察到没有跟发疯的徐母介意,直接将停尸床上的白布抛开,要让他们辨认。 “儿子,宝贝儿,我的宝贝儿……”徐母本来没有胆量看,但是晃一眼,整个人感觉天都塌了,这不是她的宝贝儿心肝儿是谁? “宝贝儿,你起来啊!你起来告诉妈咪,你没事儿!儿子,你起来啊,你告诉妈咪,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妈咪一定让爸爸给你出气……儿子……儿子?你回答妈咪啊!我的天啊,我的儿子啊……”徐母直接不淡定了,在当场就摸着徐坤冰冷的脸,哭得肝肠寸断。 “这是怎么回事儿?”徐正东一看躺在床上冰冷的尸体,噎死踉跄着退后一步,但很快镇定下来,那是他儿子,就算是再不对再不出息,也只能他徐正东一个人收拾,在春城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动他儿子,他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揪出来。 “我们是接到报警才去的春城市区的一条巷子,当时有人报警称那边发生枪战,等我们赶过去的时候,贵公子已经不幸中弹了。跟他死在一起的是黑虎帮二当家身边的姜武,我们一直在追查他。徐公子胸口上致命的一枪,经鉴定,就是姜武手上的手枪射出去的,初步鉴定,是徐公子可能得罪了黑虎帮的人,而导致惹祸上身的,其他人还在审讯,事实怎么样还得等到审问结果出来才能确定!”江轩拿着一叠资料,进停尸房向徐正东说着,这是他们最初的推断,事实还不确定。 “你们放屁……那黑虎帮的分明是我儿子的保镖,又怎么会开枪杀了他……”徐母越听觉得越荒谬,这怎么可能,她刚刚还和蒋飞翻云覆雨了一番,她怎么也不会相信,自己的儿子会自己的情夫手里。 “你住口,胡说八道些什么?我看你是失儿心切得失心疯了吧?”徐正东不等徐母说完,赶紧制止,这女人简直是不分场合胡言乱语,怎么有这么蠢的女人、。 “黑虎帮的是徐少的保镖,这是怎么回事儿?”不过江轩还是听到了话里面的重点,怀疑的看着徐正东和徐母,难道这案子跟他们有关? “我为什么要住口,你每天就想着你这顶官帽,我难道有说错吗?黑虎帮跟你是什么关系,又怎么会找人杀儿子……”徐母正在气头上,看着儿子没有一丝气血的脸,心疼得都快没气儿了。 “小吴,把他给我送回去,她这是失去儿子得失心疯了,别让她这里胡说八道影响警察办案!”徐正东没想到自己老婆会蠢到这个地步,直接让人送走,这女人留在这里只会添乱,有些话根本就说不得。 “我不走,我要陪着儿子,要是待会儿他醒了我不在的话他会害怕的!”一听见要把自己送走,徐母也顾不得说什么了,赶紧补到儿子的床上,但最后还是被小吴连拉带拽的弄出去了。徐正东松了一口气,这小吴是自己人,所以也就担心了。 江轩看着被强行带走的徐母,眼神有瞬间的闪烁,抬眼看了一眼盯着自己儿子的徐正东,暗自下定决心的放下眼皮。 “你们别介意,内人平时就宠儿子宠得无法无天的,遇到这种事儿不免心烦意乱说一些不着边的话,还希望不要阻碍了你们办案的方向才好!”徐正东悲痛的看了一眼旁边的两警察。 “徐副市长这解释未免有点牵强,按照心理学上的分析,人只有在最崩溃的时候说出来的话才是最真的话!”江轩是出了名的硬骨头,此时也丝毫不放过徐正东,一双眼睛犀利的看着徐正东的眼睛,就好像能看到人的深处。徐正东有瞬间觉得不寒而栗。 “老江,你怎么说话呢?徐副市长你别介意,老江人平时就这样,比较较真儿!”旁边的那位警察倒是能看脸色,也没有多说。 “没事儿,这种品质已经很少了,就是要保持!刚刚你们说杀我儿子的那个人也死了,那他也是枪伤?”徐正东没有纠结在徐母的问题上,很聪明的转移了话题。况且他也不相信,黑虎帮的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杀他儿子,就算那二当家的再傻,也没到这种地步。况且如果真是姜武杀的话,又怎么他也会死,这其中一定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