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秉公办理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六十三章 秉公办理

“我们想着也还只是推断,不一定就是姜武杀了徐少;姜武身上没有枪伤,法医那边也还在看是什么原因,目前还没有什么线索。”江轩赶紧纠正徐正东的说法,对姜武的死倒是没有任何隐瞒。姜武确实死得蹊跷,没有半天征兆,就好像平白无故的心脏就停止了跳动一样。 高基一直尾随者警察到了警察局,发现匆匆先后赶来的徐家人,心里也有丝毫的愧疚,但是看着他们在大厅里的表演,又想到徐坤嚣张的表情,还有枪战的时候姜武说的,要不是看在这二世祖父亲的份儿上……反倒觉得这是他们的报应了,不用猜也知道这是一个道貌岸然的假官了。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看见一个拿着相机鬼鬼祟祟从里面很出来的记着……高基提气跟了上去,他不介意给他们来点雪上加霜。 停尸房里,徐正东的脸色越来越黑,但是又不能表现出来,对姜武的死也疑惑着,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 “算了,我打算把他的尸体领回去好好的安葬了,既然杀的他人已经死了,我们也不想再追究什么了,就这样吧,不用再费神费力的去查什么!这孩子从小就被他妈给宠坏了,所以一直无法无天,如果说得罪了黑虎帮,我倒是也能理解。”徐正东想尽量的将这件事给抹杀了,因为他知道,越是往下面查,越是麻烦,说不定最后也会把他给揪出来。 “徐副市长放心,我不会让贵公子白死的,姜武杀了贵公子的事儿,我们都只是推断,想着同事正在审问,到时候会给副市长一个交代,绝对不会让贵公子就这么惨死!”江轩就像没听见他说什么一样,坚持着自己的原则。徐正东看着毫不畏惧江轩,脸色黑得跟包公一样,却什么也说不得。 “老江,看你说的,人家徐副市长都不追究了,你有何必再给自己找麻烦,这事儿就这么办了,要是徐少跟别人在外面火拼的消息传出去,对徐副市长的声誉也不好……”旁边的警察还想做和事佬,结果江轩却打断了 “这案子,就算是有天王老子拦着,我也会秉公办理!这里恐怕还要请徐副市长和夫人委屈一下,我们需要录一下口供。”江轩丢下一句话,就是不听谁的,这是他的原则问题。 “徐副市长,你看这江轩的倔脾气。”和事佬这次是真的没办法了,不知道要怎么做,最后只有望向徐正东。 “呵呵……江警官果然是一个好警察,既然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那我也没有不配合的理由,只是内人今天打击太大了,你看……”徐正东黑着脸,却还要摆出一张宽慰的笑,一张脸别提多滑稽。 “徐副市长放心,我会命刑警队的成员去家里拜访她的,有叨扰之处还请见谅。”江轩假装没看见那一张包公脸,泰然自若的说着。、 “好……好……”徐正东看了一眼床上的儿子,心里简直气得吐血了。 “那徐副市长您跟我来办手续吧!”旁边那警察带着徐正东出去办手续,江轩看了眼徐坤,转身也走了,他得去看看其他人的口供。 “江sir,你看……”江轩刚踏进审讯室,一个女警员就递给他一打审讯资料,另他不解的是,姜武果然是徐坤的保镖,看来事情复杂了。他一个二世祖,有什么能耐让一个满手血腥的黑帮人员做他的保镖? 江轩想起今天徐母说的话,难道徐正东真的跟黑虎帮有关系?在想起徐正东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态度,若是真的没有鬼,怎么会连自己儿子死了这样的事儿,都这样大度的不追究了?江轩越想越觉得有问题,最后拿着这些资料走了,这次,他一定要将那些个蛀虫给揪出来。 “高经理,您回来了,今天有点晚,您有什么吩咐吗?”陈密一如既往的等在办公室门口,将今天厂里面待处理的资料和一些问题文件交给高基。陈密发觉高基每一天见到好像都有所改变,自己不知不觉的就被吸引。每天到了时间,她就抱着资料在门口等着,其实他大可以放在办公桌上然后直接下班的。 “陈秘书好,没事儿,你可以直接下班了1”高基今天心情好,接过文件就进了办公室。 “哦!对了!陈秘书不用那么幸苦的每天等我过来,直接把我文件放桌上就可以下班了!”高基今天看什么都顺眼,连带的还学会关心美女了。结果没关心到点上,人家某位美女留下来目的压根儿就不是送文件的说。 “不会不会,也不是很辛苦。文件是死的,有些东西可能需要我给您解释,所以没关系的,反正下了班也没事儿!”陈密显示一愣,这经理今儿是不是在抽什么风呢?很不快乐的想,有福利都不要的男人,好像没有吧?最后犹豫半天,还是舍不得提前走,挤了半天挤出几句听着还算舒服,也没有歧义的话。 但她往了高基是谁,高基是那种就算你虎着一张脸让他滚,他也会笑嘻嘻的跟你纠正“那不叫滚,叫圆润的走开……”的厚脸皮种族,这么几句话,他怎么读都能读出不一样的意思。 高基心里:尼玛,这是桃花运啊,这美女是舍不得看不着自己啊,唉!真是烦恼,最近桃花运太旺了。 “嘿嘿……陈秘书是舍不得我吧?这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还是怎么滴?” “高经理,你胡说什么啊?我就是怕有些文件您看不懂我才留下来的!”陈密被说中了心事,一张连跟红富士苹果一样,道不尽的娇羞。 “怎么没有了?有你可以大胆说出来的不是?再说,陈秘书那么美,我时不时都在以你为对象意淫那啥的……”高基说着说着就听了,因为发现对面,人家美女已经被自己的没脸没皮给弄哭了。 “你别哭啊,我说的是真的……”高基正着急这解释。 “你混蛋,你怎么这样啊!”陈密也分不清是恼怒还是开心,最后就一抹眼泪,刷上门走了。应该大部分情绪是觉得不好意思吧?高基一个人在那里想着,然后摸到兜里的冰魄金针,心情更喜悦了。 走向卧室。高基最近都很认真的在修炼,一刻也没有耽误,今天在巷子里跟徐坤他们的一战,明显感觉到自己精进了很多,后天的修炼应该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他想着提一口气可以非很远,隐藏气息也变得驾轻就熟,再加上他本来是继承的徐傲的记忆力,所有有些修行之术,随着修炼的升高,他不需要专门去修炼就能很好运用。也不知道那记着明天会怎么写那篇报道,明儿去学校之前得先买份报纸看看才行…… “你疯了是不是?”徐正东一回到家就朝着正在客厅里发呆的徐母怒吼,他问的是她在警察局说的话,如果他今天制止不及时,还不知道她斗些什么出来。 “你回来了?儿子呢?没和你一起回来?”徐母现在又是披头散发,还是从警察局回来的那身穿着。此时痴痴的看着徐正东的身后,好像在看着什么。 “你胡言乱语什么,你那宝贝儿儿子已经死了,别在这里给我装疯卖傻,老子显得晦气。”徐正东先是一愣,才反应过来这徐母可能被今天的事情刺激到了,还没有缓过来。但是没有半点怜惜,一张脸黑着,一想到这蠢女人在警察局说的话,就气不打一处来! 还不知道警察局那小子会查出什么,弄出什么幺蛾子。都是这蠢女人作的。 “老徐,你在说什么呢?儿子怎么是晦气呢?他是咱们的宝贝儿才对,他还没死,一定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呢,他有黑虎帮的人当保镖,怎么会有事儿呢……”一说到儿子,徐母比什么时候都精神,卯足了劲儿的说,就是不相信昨天还在自己面前活蹦乱跳的儿子,今天怎么就躺在停尸房里了。 “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这么惯着他,他至于这么无法无天吗?至于如今惨死?我警告你,明天警察回来家里找你录口供,你最好把你那张嘴巴给我闭紧了,要是让我知道从你嘴巴你蹦出了关于我和黑虎帮的半个字,你就等着下半辈子咱们都在老房里度过吧!”一说起儿子徐正东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深知这女人的弱点,是怎么也不愿意过苦日子的,所以他必须先给她敲好紧钟,免得到时候又给自己捅娄子。 “我……我……”徐母听见徐正东的话,好像突然间被吓醒了一样,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徐正东没有再听她说什么,知道自己这些话比什么都有用,也不在管她,转身出门去了! “小吴,你去帮我查一下江轩那小子的bei景,想办法堵住里面的人的嘴,千万别让那小子给我查出什么来,到时候就遭了!”小吴送徐母回去后就一直没有离开,这会儿才跟着徐正东一起走了。此时徐正东坐在车里,跟前面的小吴吩咐着。也许平时忙着感受鱼水之欢的徐母也没注意到,徐正东已经多久没有住在家里了。 “市长放心,我会办妥的!”小吴其实不是什么政府人员,只是在一次偶然被徐正东救了的流浪人士,从此以后就只听命于徐正东。 “市长,你现在是直接去那边,还是怎么?”小吴是唯一清楚徐正东所有秘密的人,包括徐正东养的小三和私生女,每天晚上几乎都是他送他先回一趟徐家,然后再送去那边,自己才回自己的窝。 “先去酒吧吧……”徐正东叹一口气,他也很怀疑,姜武没理由也没有胆量杀徐坤,毕竟是自己儿子,所以他必须去问个清楚。 去酒吧的时候徐正东接到电话,是小三的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去。听着那边软软的声音,徐正东心情才好一点,尤其是女儿叫爸爸的声音,让他找到一点安慰。谁都不知道,他这个人民眼中的好好市长,还有一个十几岁的私生女。这是他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