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我是怕美女摔着而已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六十四章 我是怕美女摔着而已

“徐副市长,您来的还真是时候,我正准备去找你呢!”蒋飞被小弟叫进一间包厢,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徐正东,知道他今天来的目的,正好自己倒想问问,他这么多兄弟该怎么办? “二当家的,你什么意思?”徐正东本来就是来兴师问罪的,现在倒好,别人还先质问自己了,这让徐正东多多少少心里极为不舒服。 “徐副市长,听说您已经去过警察局了,我什么意思您难道会不知道?”蒋飞也是人精,不然,怎么会坐上这个位子。 “我是去过警察局了,所以我才想来问问二当家的,我儿子怎么得罪黑虎帮了,要将他一枪打死?”徐正东混迹官场,知道什么叫先发制人。他明白这只老狐狸不是在问自己去警察局看了儿子,而是他们那一一帮兄弟和死去的姜武。 “哈哈……徐副市长也太能说笑了,姜武想着也躺在停尸房里面呢,他杀徐少,恐怕这么说有点不合适吧?我黑虎帮还那么多兄弟在里面呆着呢。”蒋飞也不示弱,虽然他是有示意姜武趁乱杀了徐坤,但是可没让他搭上自己的命,这里面显然有问题。 “你觉得我是在说笑吗?警察局从我儿子心脏取出来的子弹,可是姜武手里的手枪射出去的,这点难道二当家的还想否认不成?”徐正东听蒋飞这么说。心里也来了气,口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徐副市长不用着急,对于徐少的死,我也表示很遗憾,但是我们的兄弟是当天徐少到我们这里来借的,又怎么可能对徐少下手?”蒋飞此时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概,这徐坤,恐怕真是姜武所杀,只是不知道姜武又是怎么死的。 “他一个毛孩子,来跟二当家借你就借,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吧?再说,他是不可能弄到那些家伙事儿,估计二当家的应该功不可没才对。”徐正东是多么的老奸巨猾,很多事情,只要连起来一想,也就知道一个大概了。 “徐副市长,咱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蒋飞还不至于不知道轻重,动你家公子。再说,我又说什么理由动他?至于兄弟和枪的问题,确实是我一时糊涂,昨儿徐少说上次叫的两拨兄弟都没有帮他出气,反倒兄弟们自己还受了伤,心里有气,想帮兄弟们出气;我间徐少年纪轻轻的就这么讲义气,再加上那几个兄弟也想报仇,我想也就那么一个人,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所以头脑就同意了!”蒋飞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时候卖乖什么时候装萌。人家儿子都被自己人给杀了,自己说什么也得好言好语的,再说,黑虎帮日后还需要他帮衬着,打点上头。这徐正东够聪明也应该知道这时候不是跟黑虎帮闹翻的时候,所以就算料定是自己在其中做了手脚,但是事实摆在那里,没有证据,也只有自己忍着。他太了解这个人了,野心太大。这也是蒋飞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给他警告的原因。 “二当家这意思,反倒是我冤枉姜武不成?”徐正东是什么人,也许他已经知道事情是怎么样,但是毕竟想着姜武也已经躺在停尸房里了,所以也没办法说什么,总不能真的跟他闹翻。但是绝对不能让他们将责任推到自己身上。 “徐副市长言重了,要我说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去打探消息的兄弟回来说警察去现场的时候,徐少要收拾的小子已经不在那里了,只有咱们自己人,徐副市长,您是聪明人,应该也知道问题出在那里。”蒋飞看着脸色不好的徐正东,说出自己的疑惑。 “再说了,徐副市长,咱们黑虎帮还得靠您帮着打点,您觉得以你对我的了解,我会干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儿吗?况且我自己还那么多兄弟在里面呆着呢!”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徐正东虽然对蒋飞的话将信将疑,但是自己也想不出蒋飞杀徐坤的理由,而且蒋飞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徐副市长您放心,既然误会解开了,咱们会处理好我的兄弟,绝对不会让他们连累到你和我的头上来。”蒋飞知道徐正东算是接受自己的解释了,也自己承担接下来处理的事情。 “那好!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今天先告辞了!”徐正东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不多说,站起来就走了、 “那我也就不送了!”蒋飞看着徐正东走远后,才坐下来点燃一根烟,想着今天发生的事儿和姜武的死。 “高基……”林宣儿远远的就看见高基了,匆匆的跑上来,她今天有一个爆炸性的新闻,打算跟高基分享一下。但是某人却好像忘记了,自己昨天还在跟别人生气,冲别人发火,还把别人从她们家医馆撵出来。 “林美女,不至于吧!我现在可是离你远远儿的,况且这里是学校不是你家医馆,别想撵我走。”高基看林宣儿上来,故作很害怕的样子让开,然后在故作镇定的跟林宣儿叫嚣。 “诶!高基,你也就那点出息!”林宣儿被高基的动作逗笑,但也想起自己好像是在生气得说,现在这样自己会不会太热情了一点?林宣儿红着脸,顿时觉得有点尴尬。 “我怎么没出息了,我就是想好男不跟女斗而已!我走了!”高基老早就看见林宣儿手里握着的报纸了,他一早就看了。林宣儿叫住自己估计就是想跟自己说徐坤死去的消息,故意转身准备走。 “喂!高基,你个混蛋!亏我还高高兴兴的来跟你分享好消息呢,你就这么对我!”林宣儿看高基真要走了,心里顿时着急,眼睛都急红了。 “我怎么混蛋了,难不成我还留下来被你撵、被你打不成?”高基用左手食指勾一勾鼻尖,又准备离开。 “你站住,大不了我不撵你不打你了还不行吗?我是真的有好消息要跟你分享。”林宣儿一时间急了,连忙拉住准备开溜的高基。有好消息分享,什么矜持什么面子什么讨厌都丢开啦。她今天不跟高基说徐坤死了的消息,就觉得自己有什么事情没有完成一样,心里不自在。 林宣儿因为着急,两只手抱着高基的手臂,外人看来,几乎是整个人都要掉在高基的身上了。当然,高基也是这么认为滴! “这可是你说的啊,那我不走了,你说吧,什么消息你这么开心?”高基感受着林宣儿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还有那两团挤着自己手臂的浑圆,很自然的伸手将林宣儿给搂在怀里,美其名曰:我是怕美女甩下午摔着,扶着呢。 “你看!”林宣儿没有发觉此时他们的动作有什么不妥,发现高基不走了,瞬间跳下来,跟献宝似的将保护往高基怀里送。 高基正遗憾,福利时间太短呢,就被一张报纸给砸中胸口。 “这什么?……徐副市长家公子参加枪战火拼死于现场?……这徐坤死了?”高基觉得自己有演戏的天赋,因为明明知道上面写的什么,还要表现出一份吃惊的表情;更重要的是自己还能表现的那么好,简直就是人才啊! “对啊!是不是很吃惊?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这货居然死了,想象还是挺解气的。”林宣儿一连几个是不是,是不是,足以见得她有多吃惊。 可怜的高基,还得陪着她一起吃惊,他很想说,爷当时就在现场好不?还别说,这小子死得还真是冤啊,本来会死要偷袭自己的,不想居然这么巧的中弹了,而且还很巧的一枪就是心脏。看来这小子平时没少做缺德事儿啊。 “是有点,他怎么这么背啊。这么年轻就死了!”高基一脸的吃惊,顺带还感叹一番,这孩子死得太年轻了。 “什么背啊?我看是他缺德事儿做太多,损了阳寿,所以死得那么早.再说了,你没看见人家上面有些吗?是被一枪打中心脏才死的?我看石头平时得罪的人太多了,所以别人才。”林宣儿倒是觉得没什么可惜的,不是她心狠,实在是被这人缠怕了。 “呵呵……宣儿说得对。咱们还是走吧,上课时间到了!”高基觉得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这死了的人,没必要去纠结。 “也对,走吧!”林宣儿虽然有点失望,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跟着高基进去了。 林海还是老样子,一脸没精打采的。高基已经没心力去问这小子最近怎么了,权当他是夜夜做春梦,思春了。一想到春梦,高基又想到张若兰了,不知道她这几天在干嘛,一直没见到人。 “这报纸是怎么回事儿?”徐正东正在办公室打发雷霆,千防万防居然没防到这一手。 “市长,是我的疏忽,昨晚没发现有记者,我以为没事……”小吴站在一旁很是愧疚,这是自己的办事不力。 “行了,也不能全怪你,你去给我查,写这篇文章的记着是谁,我倒要看看,谁有这么大胆子,跟我叫板儿!”徐正东虽然生气,但是理智还是有的,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写这篇文章的人,让他亲自公正说自己胡说八道,不然这事儿没这么好解决。 “我已经查了,他已经在早上辞职,人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这正是小吴担心的,很显然是有人故意而为之,接下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 徐正东听着小吴的回答,瞬间就嫣儿了,他怎么不明白,这是有人故意的,会是谁呢? 跟徐正东不一样的情绪的是一酒吧里的蒋飞,此时看着报纸正呵呵的笑着,别提多高兴。不知道是哪个这么上道的这样摆了徐正东一道。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不妨碍他开心不是。这徐正东昨天来这里,把所有事情的后事都他蒋飞来处理,自己成了给他儿子擦屁股的了。正愁没地方报仇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帮他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