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响应了号召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六十五章 响应了号召

“这下徐正东,你有得忙了!哈哈……”蒋飞一个人正享受着。眼光瞟着照片里披头散发、拖着一双黑丝袜的女人,一脸若有所思。 “江sir不好了!你看!”同样被震惊到的还有刑警队的一群人,看着将昨晚详细过程都记下来的报纸,不知道哪里出现了问题。没记错的话,昨晚没有允许记着跟踪采访,更要不得的是,报上不仅有徐坤和姜武一群人躺在巷子里东倒西歪的照片,还有一些徐夫人和徐副市长的照片,这分明就是在他们大厅里拍的…… “昨晚有记着进来吗?”江轩一脸的震惊,他们警察局的安保工作什么时候这么差了? “江sir,昨晚我们从头到尾就没有允许记者采访,这很显然是有记着悄悄跟在我们身后偷拍的!”这边一个警员正在解释,这边办公室门口却进来一尊大佛——局长! “局长!”所有人起立敬礼,心里都在哀号,这下惨了。 “嗯!都在啊!我是过来传达下上面的意见的!”刑警队人员一个个头冒冷汗,都觉得事情大条了,这次又得处分了。 “上面说了,你们这次做得很好,不畏强权,副市长的事儿也允许记者刊登出来,这是一种很好的品质;上面想着正在实行树新风,打的行动,咱们这一举动,无疑是从很大一个层面上响应了中央的号召……”局长在那里口若悬河的讲政治将政策,下面一群人已经一脸的黑线,这什么情况,完全不在状态那种了。 “综合你们这次的表现,领导让给给你们作一个口头表扬,并且要让你们将这件事情一查到底,不能冤枉一个好人,同样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江轩,听到没有?”局长说道最后,慷慨激昂的给刑警队下达命令,然后哼着小曲儿走了。 “江sir,不对啊,这局长平时不是跟徐副市长最要好了吗?今天这是抽的什么疯?”前脚刚走,后脚一群人就开始各种想象了。 “你刚没听见,人家说咱们是什么?号召那啥?” “你笨,是响应了中央的什么号召……就你那记忆力!”一个警员对着刚才憋半天别不出一个屁来的同事一阵批评。 “唉!甭管什么号召响应,反正我们是歪打正着的给他争光了,他有脸了当然后高兴了,一高兴肯定就是什么都忘了,所以也不管对方跟自己是不是很要好了,他也要响应一下号召不是?”一个警员磕着瓜子儿,然后将手里的文件扔在一边,刚可把他吓一跳,还好有惊无险。 “行了,都别说了,刚刚已经下命令了,让彻查这个案子,大家接下来打起精神,一定要找出真凶!”江轩也是一头雾水。但是他一向只认法律这一个理儿,所以既然有命令,那他们就有底气了。 “小文,让你今天去徐家找徐夫人录口供进行得怎么样了……”这边办公室里进行的如火如荼,可是很多真相却在开始慢慢的改变! “副市长,国家检查局的人……”秘书急匆匆的推门进来,看见几个黑色制服的人站在里面立刻闭嘴了,这不是检查局的人还能是什么人?自己这效率有点太低了,看来自己又得扣工资,然后挨一顿批了。秘书又悄悄的换上门,离开了。 离开前听到里面的人谈话: “徐副市长,我们接到举报,说您与黑虎帮有勾结,从中取得利益。这是我们的证件,请您跟我们走一趟,接受调查……”秘书赶紧拔腿儿就跑,深怕自己也被连累了。 “我会跟你们走的,清者自清。但是得稍等一下,我得把这边的工作安排好!”徐正东不慌不忙的站起来,一脸的坦荡荡。他赌的无非是这些人身上根本没有什么自己跟谁怎样的证据,全凭今天早上的一张报纸,这不得不说是捕风捉影。 “好,我们在外面等您!”几个人也还算客气。毕竟官场如战场,此时失意不一定以后失意,不得罪当然是最好的。 徐正东也没有避讳任何人,大大方方的出去给秘书和下属交代了一些事情,就跟着检查局的人走了。本来还在议论这个事情的人,看见徐正东这么落落大方,反倒安静了下来,也许很多事情只是捕风捉影吧! “江sir,出问题了,昨天晚上我们审问的人,黑虎帮的,现在在不翻盘,否认昨天晚上的供词,而且所有人都口风一致,说他们就是看不惯徐坤平时打着他老爸的名号作威作福,还欺负他们兄弟,才一群人将他拦在巷子里想给他点教训而已……”一个刑警队警员紧张的进入办公室,将自己二次提审的结果告诉江轩。 这确实有点匪夷所思,两次供词完全不一样,而且是所有人都这样。这如果是真的他们昨晚考虑了一晚说出来的真相当然是好事儿,但是若是有人在其中动了手脚,就有点吓人了。毕竟这么多人,能够在一夜之间全部搞定的,这人物一定不简单。 其实这些警察不知道的是,黑虎帮只用了一招,就将所有人人解决了。那就是将这些兄弟的亲人都接过来,并且让她们写了亲笔信,告诉里面的人自己很好,而且还得到一大笔资金。都是黑虎帮出来的,自然知道二当家的这一举动代表什么,就是要让他们扛下来!所以接下来只需要一个人给他们一个口信儿他们需要怎么做,很快就解决了。 “这怎么可能?拿过来……”江轩显然没不相信,将供词仔细看,就好像能将那些内容改变一样! “江sir,小文那边去徐家找徐夫人录口供也结束了,刚刚打电话过来说,徐夫人否认她昨晚说过那些话,称她只是因为失儿心切,所以胡言乱语的……”已经警员放下电话向江轩汇报。 江轩听着几个人的报道,心里跟明镜儿似得,看来自己想要查出什么,是不可能的了,但是他不是其他人,他是江轩,出了名的不撞南墙心不悔…… 高基今天放学后就跟林海说了几句就走了,最近他没有精力做其他的事儿,每天最关注的就是修炼,他没有忘记那个小五看自己的时候藐视的表情。他相信现在他的修行虽然不怎么样,但是比起之前来,现在自己如果拼尽全力,不一定会败给那个什么小五小六的,啥时候若兰过来的时候,他一定要跟那个小五比试一下。 “高经理,最近厂没有新的原石进来,工人们都已经在开始待工了,这样下去,会出问题的!”本来今天打算不等高基回来的,因为她还在为昨天的事情恼羞呢,但是事情太紧急,孰轻孰重她还是能分清楚。原石已经拖了好几天也没有运过来,以前也有过类似的情况,但是每次到最后关头都会到,保证工人不会待工。这次却一直没有消息,陈密终于发现事情大条了,赶紧跟那边的负责人连续,得到的答复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收到过开采的原石,没有货给他们发过来。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高基本来想再趁机占别人便宜的,但总算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皱着眉头翻看这所有的资料、 “一星期以前就出现问题了,但是以往也有相同的情况,所以没有特别在意,但是一星期都过了,所有储存原石几乎快耗尽了,这样下去的话,迟早会断了原料的。”陈密也算是一个资深的秘书,对业务熟悉程度甚至比一个普通的领导人还要深。 “上报集团没有?若兰她们知道了吗?”高基瞬间想到张若兰,这是她给自己保荐的,这么一个重要的位子都给了自己,要是再把别人工厂都给败了,那就真的是一个吃软饭的东西了。 “这么大的事儿,我估计上面应该是知道的,但是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却又觉得不符合常理。”陈密也觉得疑惑,若真是知道的话,至少会有人通知他们才对啊。 “行了,我知道了,你跟我一起,马上去一趟集团。”高基也觉得问题大了,这种原材料没办法供应的问题,公司里会提前发现的,但是现在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确实让人很疑惑,所以他得去问问张若兰。 “我们是现在去,还是明天一早去呢?”想着已经是下班时间,去集团不一定能找到人,除非高基直接去找张若兰。 “还是明天早上吧,你把所有资料都准备一下,明天早上一早咱们去看看!”高基想了一下还是觉得明天早上去好一些,越是严重的问题,越是不能操之过急,若是出了问题,张若兰那边早就跟自己联系了。 “好吧!你要不要喝杯咖啡,我帮你泡一杯!”陈密没等高基说话,就自己去了茶水间,然后才觉得自己这是不是也算犯贱? “谢谢美女秘书,陈秘书今天穿得真好看。”高基又开始犯贱了,看人家今天穿的是黑白套装,白色的套装衣服里面是一件黑色的蕾丝胸衣,别人可能看不清楚,对于高基来说,看见这些却不是难题。他还发现让他流鼻血的事情,就是黑色的短裙,因为走路,时不时会闪现里面的小内内,高基发现这居然是白色的。陈密一抬腿走路,高基就能隐约的看见那条勾人魂魄的缝,看着就这么过瘾,不知道到时候用起来会是…… “高经理,您的咖啡!”高基还在想入非非,陈密已经冲了一杯咖啡进来了。高基还没有入座,正站在门口呢,看着陈密总自己面前走过,有一阵玫瑰花香萦绕鼻尖,陈密弯腰将咖啡放桌上,高基的角度正好看见短裙下面最隐蔽的地方,甚至还能看到里面黑色的丛林,从白色小内内里面跑了一点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