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流鼻血事件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六十六章 流鼻血事件

最挠心的是,陈密好像发现捉上有什么脏东西,一直撅着屁股在擦桌子,这动作一直保持着,眼前桃心形状的翘臀晃来晃去,高基大脑‘翁’的一声,什么也想不了了。 “啊……”高基正在出神的臆想着,就差没有用手去抚摸他家老二了,忽然就听见陈密的尖叫,还以为这丫的神的,难道自己想一想她也能猜到?定睛一看才知道,陈密不知道到怎么搞的,居然又将刚刚冲得咖啡给撒了,此时正急急忙忙的抢救桌上的文件。 “怎么了?”高基连忙走过去,帮着收拾桌上的文件,那些东西可都是很重要的,明天早上需要用到。高基站在办公桌里面,低着头将文件一沓沓的整理起来,偶然间一个抬头,高基的鼻血,就这么华丽丽的把自己给出卖了。陈密因为扑在桌子上整理文件,高基的视线正好可以看到黑色胸罩里面的两枚炸弹,甚至看见了那两朵粉红色的梅花,这不怪他啊,这一幕实在是太香艳了。 “高经理,你怎么了?”陈密发现高基流鼻血,那叫一个慌,扔掉手里的文件抱着纸巾连忙给高基擦鼻血。 陈秘书将高级扶到沙发上,高基也就顺手的搂住了别人的腰,然后头枕在软绵绵的胸口,时不时还蹭一下,心里那个舒爽啊! 陈密太着急高基的鼻子,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已经被吃干净豆腐的问题。但是不管她怎么擦,那鼻血就是擦不完,弄得陈密手忙脚乱。 “好香啊!”高基觉得自己快美死了,陈密紧紧的挨着他坐着,垃圾桶里都快堆满了纸巾。 “你说什么呢?高经理?这血止都止不住,要不我们去医院吧,好不好?”陈密意识到自己一直被抱着,但是这时候也没有很去在意,毕竟自己对他还是有那么一点好感的,再加上现在人家就是一个病人,所以没有说什么,倒是对他的鼻子异常的关心。 “哦!我说没什么,你不用担心。都老毛病看,你就让我抱抱,很快就好了!”高基还在美mei的享受着,给zij9正大光明的谋取福利。 “真的没事儿?你确定,我看还是去医院看看吧!”陈密明显的不相信。 “真的,没事儿的,就让我抱抱就成!”高基埋着头,也不看陈密,一双眼睛就盯着里面两朵粉红色的梅花! “好吧!好吧!你要抱就抱吧,抱多久都成,只要别流鼻血就可以了!”陈密也不管了,爱咋咋地。 高基就这么抱着人家,时不时蹭一蹭,那叫一个享受!陈密就不享受了,她怎么觉得里面的温度越来越高呢?而且看着高基的动作,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吃亏了。 “高经理,你好点没有?”陈密这次算是脸都阴下来了,口气不好的用眼睛睨着高基在自己胸前胡乱作怪的头颅,很有一招将它给拧下来的冲动。 “好很多了,要是常常或者摸摸就更好了!”高基正低着头,所以看不到陈密的脸色,此时自己已经是飘飘然了,下意识的回答到。 “那要不我给你尝尝?”陈密咬牙切齿的,狠狠的说道。 “真……的?”高基一个高兴,本来抬头看看是不是美梦成真的,结果却看见一张黑得不能再黑的脸,才发现自己是得意忘形了。 “你混蛋……”陈密看他抬头了,一把推开他,就准备出去。 “等等,美女秘书……”高基此时还看着人家胸前,眼睛都不转一下。一脸皮皮的样子,半点没有猥琐别人被发现的自觉。 “你还先干什么?”陈密觉得高基看自己就像他没有穿衣服一样,心里那个毛躁。但是心里却有一点点期待,浑身上下温度飞涨,下一隐隐的有一丝湿意。这高基太混蛋了,当她陈密是什么了? “额……你知道的,美女在自己面前,没几个人能抵挡的,而且还是很旺盛的男人……”高基朝着陈密眨眨眼,说得一脸无辜,好像吃亏的是他一样。 “你……|”陈密心里那个恨,说半天还自己错了不成,转身就走,不再理他,结果身后又悠悠的传来一句: “我是想跟你说,赶紧去换一身衣服吧……”陈密死的心都有了。她不会跟高基说,她买它的时候想象的就是他看见她穿的表情。结果怎么样?好像是挺有效果的,但是她不确定,以后她还该不该穿这么一套衣服了。 跟这边暧昧轻松的氛围不一样的是张氏集团大厦张若兰的办公室。陈助理和张若兰机会已经有几天没合眼了。张天豪也到了公司,公司高层一直在开研讨会议,公司好像遇见了非常大的难题。会议已经进行了一天了,从早上8点开始,所有股东和高层都坐在办公室里,力求找到一个万全的方法。 “张总,我们的意见是派人去那边走一趟,不管是什么问题,我们必须去解决它才行。”下面一个股东代表跟张天豪汇报他们商讨下来的结果。 “陈总和我们的想法一样,不知道其他人有什么想法?”张天豪已经喝了好几杯咖啡,张若兰看了眼脸色明显不好的张天豪,先发言。 “但是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派谁去,才最有代表性,能表现我们的诚意!”下面的高层和股东集体的看着张天豪,很显然,他们想说的是,总裁去! “这个问题,我们明天再讨论,到时候一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今天大家都累了,咱们就先停会,明天早上一早,准时在办公室开会!”张天豪也觉得,人选是很重要的问题,站起来雷厉风行的解决了一切,今天确实太累了。一手创建了张氏集团,他比任何人都知道,疲劳之下做的决定,很多时候都会出错。 “爸爸,你打算派什么人去?”刚刚散会,等所有人都走了,张若兰问张天豪。如果她猜的不错的话就是他自己去,最多带上陈助理,但是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若兰,这事儿你就别管了,爸的伤已经好了,没什么大碍!”张天豪怎么会不理解自己女儿的想法? “您也说了,是没什么大碍,但是并不是没有事儿,不是吗?反正我不同意你去,这次我和陈助理去。”张若兰说得斩钉截铁。她这么做不仅仅是因为担心张天豪的身体,还有一个原因是她身后有一个小五,做什么事情都要放心些。 “胡说,这种事儿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能代表整个公司,这次无论如何都得听我的!”张天豪虎着一张脸,严厉的斥责张若兰。 “我怎么不能代表了?我是您的女儿,张氏集团未来的接班人,你现在身体不好,由我代表是理所应当的,再说了,只是去了解一下那边的情况,有什么不可以的?难道过去还是冒险不成?”张若兰也是据理力争,反正说什么也不会让他去的。 “谁说不是冒险?缅甸那边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都不知道,怎么不是冒险了?”张天豪看着女儿,知道是为自己担心,但是让她去,他又怎么放心得下呢? “那就更不能让你去了,上次出差在国内都出现问题了,何况是去国外?反正就这么定了,明天我会在会议上提出我的意见,我和陈助理去,他们必然会同意的!”张若兰态度很强硬,说什么也不能让他去。转身看了一眼陈助理就出去了! 陈助理挑挑眉,眼角似有笑意。这丫头,就是聪明,知道在无形中给自己找帮手帮她说服张天豪! “若兰,若兰……”张天豪看着离开的张若兰,无力的遥遥头,这孩子终归还是为自己好啊。 “总裁,我倒觉得小姐的建议也不是不可以……”陈助理转身对着一脸焦虑的张天豪。 “老陈,你怎么也跟着这丫头一起疯,那边什么情况都不知道,怎么能让她去?”不等陈助理说完,张天豪坚持自己意见。 陈助理翻翻白眼,心想这孩子心也太实诚了,这么大个集团,你都怎么打拼下来的啊?也不想想自己上次怎么会受伤,也不想想他和他都走了,集团留着张若兰一个人有什么用? “张总,我的意思是,不管那边怎么样,至少还有我在,但是若是你去,小姐肯定会让我跟你一起去,到时候集团里可就剩下她一个人,这样你不觉得更糟糕吗?”陈助理一派就事论事的作风,向张天豪分析利弊。 张天豪没有再说话,好像是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陈助理没有再打扰他,回了自己办公室。 “老头子,你怎么还不回来?”陈助理刚刚出去,耳边就传来声音。 “崔什么催,这不是有事儿嘛,女人就是麻烦!”陈助理边走,边用灵力传话,整个不耐烦的语气。 “嘿!我老婆子一个人在家我容易吗我?啊?年轻的时候你要忙着修炼不理我,现在你要忙着你预见的大事儿你还是不理我?还不容易盼个儿子吧,儿子你又给我支出去保护那啥那啥去了;还以为你会把狗子给我留着吧,你居然背着我还给他任务了,现在倒好,就留我老婆子一个人在家,孤单寂寞的,你就忍心你?”对方那空中传音,那是一把心酸一把泪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多伤心。 “行了你,别在这儿哭嗓子了,我还不知道你,自己在家好好呆着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天天往原石厂跑?”陈助理就跟有免疫力一样,对对方的哭诉一点也不感动和同情,一脸的不以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