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会议决定谁去缅甸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六十七章 会议决定谁去缅甸

“额……你个没良心的,亏我还给你留了你最爱吃的炸土豆,算了,还是我自己吃了吧!”对方显然是被说中下怀,不高兴了,也不跟他瞎扯,直觉改变策略。 …… …… “你等等,这边事情已经完了,我很快就回来!”刚刚还在办公室的人,以看不见的速度消失了。没办法,不说要想绑住一个男人,就得先绑住他的胃么?这一点他们家老婆子做得非常好,几百年了,他还没吃腻。 “夫人,你先休息吧,先生回来的时候我叫您!”在徐坤尸骨未寒的今天,徐家很凄凉,不是因为丧礼,也不是因为白发人送黑发人,而是因为徐正东今天早上在办公室被带走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徐母失儿心切,但是比较起自己的安逸生活,还是不重要的。说白了还是自私。徐母没有联系任何殡仪馆处理儿子的后事,一颗心都放在徐正东被调查的事情上。而小吴就苦了,除了要奔波徐正东的事情,还要分心处理徐坤的后事,至少要保证他的尸体在徐正东或者徐夫人想到的时候没有腐烂。 徐母想起早上刑警队的人过来录口供的事情,心里别提多懊恼之前在警察局一时口快说的话,差点害了自己。也不知道今天全部否认了,会不会扳回一局。 “徐副市长,不好意思耽搁你一天的时间,也非常感谢你的配合!我们会把你今天的言辞上报上去的,您放心,我们检查局一定不会放过一个贪官,但是更不可能冤枉一个好人,只要您是清白的,我们自然会还你一个清白。”检查局的人送徐正东出检查局,他们也累了一天了,跟这副市长长谈了一天,也没几个有用的信息。这种情况一般只有两种结果:一是这人太精明,才会回答得滴水不漏,二就是他确实没有任何把柄可以拿捏,那么就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好管。 “这是应该的,同志也是秉公办理嘛,本人绝对的配合你们调查,我相信清者自清。虽然我那儿子确实糊涂闯下大祸还在自己给搭进去了,给某些人有了可乘之机,但是我相信党和中央,一定会还我一个清白的!”徐正东心里其实对这两个缠着自己不放的人,简直是恨得牙痒痒,奈何还是只有强撑着笑应对。 徐正东的这一番话说得有头有脸,再加上说道自己儿子的时候脸上那一抹沧桑,让两个检察员瞬间觉得自己确实有点邪恶了,人家刚刚死了儿子,后事还没有办呢,就被自己个请进了局子调查,还能强撑着在这里那么配合,确实很不容易。顿时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心里都一个决定,这人绝对是好官,没问题的,就这么交报告吧! “徐副市长,实在不好意思,本来这种时候确实不该打扰你的,但是现在是特殊时期,你也知道现在上头查得严。你放心,我们知道怎么打报告,你就放心的做你的好市长吧!”两个人拍拍徐副市长的肩膀,表示沉痛的哀悼,当然,哀悼什么,只有她们自己才知道。 “那就多谢了,以后徐某一定记得两位的好。今天不晚了,那我就走了!”徐正东知道效果已经达到,不在多说。转身走了。为了表示自己的清廉,出租车都没有搭,专门走了两百米去坐公交车。 检查局门口的两个人看着,更是觉得心里愧疚,唉!看来这次确实冤枉好人了。 高基一早起来和陈密就去了集团,在路上看了今天报纸,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看来这徐正东比起自己的儿子,确实姜还是老的辣,昨天还被众人唾弃是一个贪官、跟黑帮勾结的败类,今天各大报纸都帮他澄清只是误会。至于徐少爷的死,就更好解释了,年少不更事,得罪了黑帮,所以被杀了。在加上刑警队的局长召开记着招待会,说刑警队调查结果,已经找到真凶,并且真凶也因为身患疾病死去了,所以这案子就这么不了了之了。虽然没有明着帮徐副市长说话,但是结果已经说明了一切。再加上徐正东在记着面前拍着胸脯说,从此以后跟黑道势不两立,一定权利捉拿黑帮的人员,更是具有了说服力。这市长是因为儿子的死,跟黑帮结下梁子了啊,怎么还会和黑帮勾结? 高基倒是没有什么不高兴的,这世道本来就是谁有实力谁就居上,再说这徐正东跟自己也没有正面的冲突,而且徐坤不是已经归西了嘛?就当是给徐正东的教训吧。高基那叫一个想得开。 高基和陈密还在路上,张氏集团最大的会议室里,一群股东和高层的会议,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 “我认为我是最合适去谈判的最佳人选,而陈助理对缅甸的事物最了解,当人也应该去;而张氏集团不能离开张总主持大局,自然应该留在公司,随时处理因为珠宝被联合抵制还有原石供应不足的紧急情况……”张若兰正在据理力争,口若悬河的讲着自己的理由,张氏集团未来接班人的架子十足。 会议桌两边的人,此时也是分成两排。有人担心张若兰太年轻,分担不了这样的大任;有的人认为这样的做法最合适,两边都有兼顾。会议桌上正展开着拉锯战,而坐在最上面的张天豪却一直没有发言。 正在这个时候,秘书进来在张若兰说了什么,张若兰赶紧说道: “快让他进来!”本来讨论激烈的会议室听到这不和谐的激动的声音,有瞬间的安静。然后看着高基和陈密风风火火的进来了。 高基以为会议室最多也就几个人开户吧,结果开门一看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人确实有点多。 “高基,过来这边坐!我跟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公司原石厂的负责人高基,因为这次会议匆忙,所以忘记通知他!”张若兰这着进来的人,没来由的心里就是激动,因为公司的事情,都好久没有见他了一样。张若兰此时才想起,原石厂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这样的会议本来该通知他的,却因为太忙所以忘记了。 高基也就一瞬间的错愕,但是毕竟因为修炼,反映等都有很大的提升。慢慢的走到张若兰旁边的位子坐下,才说道: “本来昨天就听说开会的事情,本来应该及时来的,但是因为收集一些资料,所以耽搁了。这里是原石厂的一些资料,分发给大家看一下!”高基示意陈密将资料分发出去。 本来对高基的出现有异议的股东们,见高基这么落落大方的说话,办事也不错,很适时的被堵上了嘴,分别拿着手上的资料认真的看了起来。 见高基进来,张天豪也有一瞬间觉得不合适,但是看高基接下来说得话,也就没说什么,反倒看着他准备的资料,轻轻的点着头,算是认可。 “高经理果然是年轻有为,思虑周到,这些资料对我们很有用。现在我们已经决定派人到缅甸去看一下那边的情况,最关键的是派谁去的问题,不知道高经理有什么看法?”张天豪对这个高基印象不错,再加上他本来也算公司高层,应该参加这次会议。所以主动开口询问他的意见,一是想看看他的看法,因为他没有参与昨天的会议,看得肯定更公正一些;二是想在所有人面前承认他的地位。 “我认为根据公司现在的情况来看,张若兰代表公司去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到时候只需要派一个对那边事物了解一些的人陪同就可以;至于公司,必须要有一个可以做主人的坐镇才可以,因为事情没有解决之前,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再者,我是原石厂的负责人,对这次发生的事情也理应负责,所以更应该去!”高基没有询问任何人的意见,就侃侃而谈。他的话和刚刚张若兰的话不谋而合,只是从他嘴里说出来,更让人具有信服力。抬眼看着下面的人,一个个都赞赏的点着头。高基说的话之所以能让所有人认同,跟他有理有据、站在客观的角度来讲分不开,也更因为高基因为修炼和继承了徐傲的记忆后那种撒发出来的与生俱来的气质有关。 “好吧,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我们就这么定了!高经理和若兰,你们两个准备一下,明天早上动身。这次陈助理和你们一起去,有任何问题随时联系公司,千万要注意安全。”看所有人没有反对的,张天豪顺势宣布了结果。让张若兰很是吃惊,她原以为父亲是最反对的一个呢。 张天豪看了一眼吃惊的张若兰,没有表现出什么来,其实他也知道她去是最好的,但是只有一个陈助理在,他始终不放心,有一个高基,那他就要放心多了。 “好!就这样吧!”一个本来很难的会议,就因为高基的几句话散会了。张若兰和高基都坐着么有动,等到所有人都出去了,张若兰终于忍不住,跳起来抱住高基,猛的一口就下去了。 “高基,你太厉害了。早知道就早点让你过来了!”张若兰整个人挂在高基的身上,就跟一个考拉一样。 陈密本来还在高基背后站着,看两个人仿若无人的样子,悄悄的又带着一点失落一点不舒服的离开了,走时候还顺手将会议室的门给他们好心的锁好了。心酸的想,人家小别胜新婚,其他人还是别去打扰了。然后失落的走开了。 “那你不早点叫我过来?我要是今天不过来,是不是连发生什么事儿都不知道,还是你一个都去了缅甸我才知道?”高基一脸的责怪,其实也是在想,怎么就把他给忘了呢?太失败了,太没存在感了。 “嘿嘿,你是在心疼我呢?还是在关心我呢?还是想我呢?还是责怪我呢?”张若兰听着高基的话,高兴得连说了好几个还是还是……嘟着嘴亲了亲高基的嘴角。 “你说呢?”高基伸手抱着张若兰,这么多天不见,现在美女在怀,瞬间又有了反映,一只手拖着她的臀,一只手已经从下摆,进入了里面…… “讨厌,这里是会议室,人家会看见的”张若兰不自在的扭扭身子,突然下面好像坐在了他那个上面,脸瞬间爆红。眼睛瞟了一眼门外,心想在这里做会不会很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