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会议桌上的疯狂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六十八章 会议桌上的疯狂

高基被张若兰磨得兄弟一阵发胀,低声的叹息,在她3耳边悄悄的说:“刚刚我看见陈秘书出去的时候锁门了!” 高基刚刚说完,张若兰就想饿着的母老虎一样,扑的就上来了…… 高基秒懂,几下就解决的障碍,一把将张若兰放在宽宽大大的会议桌上,嗯……这里真不错,够大够结实,好用…… “啊…………高基,你轻点儿!” “很快就舒服了……” 陈密一直站在会议室门口,听着里面是不是传出来的声音,心里那里总是觉得堵得慌,但是又不由自主的去想里面的场景,高基,很显然是一个猛男………… “张总,那我和小姐去缅甸的话,这段时间我把事情都交接给外面的秘书了,她会负责你这边的一些辅助工作。”总裁办公室里,陈助理在跟张天豪报告自己的工作。 “我知道了,老陈,辛苦你了!我知道,若兰也跟我说了,这段时间要不是你,公司的问题可能会更多!”张天豪是发自内心的说的,要是这段时间没有陈助理,这公司可能很难在再若兰的领导下正常运营。 “张总,您言重了,我也就是做我的本质工作!”陈助理心里那个开心,心想着还算有点良心,不然他放弃自己逍遥的日子过来有苦又累的,多不划算啊? “老爷子,你高兴啥呢?”陈助理刚刚回到办公室,空中老婆子的声音又来了。 “你知道什么?我这叫欣慰,懂不?”陈助理没有跟老太婆抬杠,因为他今天心情很好。 “切,你就知道!我问你,你什么时候把我儿子叫回来陪我这老婆子?”老婆子一开口,就是儿子。没办法,她天天在家呆着,除了修炼就是做饭,这太难受了。 “就知道儿子、狗子,天下都要乱了,就你一个人还这么清闲。你自己修炼去!我这边还忙着呢!” ………… 还有陆续不满的抱怨,陈助理都屏蔽在耳外,干自己的事情去了。 张若兰和高基在会议室半天才出来,陈密还守在门口。张若兰看见陈密,想起自己刚刚的叫声,羞得头都抬不起来,低着头和高基分开回自己办公室去了。她得收拾好东西,准备明天的出差,还得告诉小五,让他也准备一下。 “哟!美女秘书在替我站岗吗?我真是荣幸啊!”刚刚吃了肉,高基那个春风得意、意气风发。就跟吃饱的马没什么区别。陈密看了眼餍足的高基,翻翻白眼走开了,她怕现在跟高基说话就开骂。 “诶!怎么就这么走了呢?美女秘书,是不是不高兴?”高基完全没有被人发现自己乱来的事情而难为情,反倒很自豪的样子,走上去跟陈密并肩走着。 “没有不高兴!”陈密没好气的回答,但是看和高基现在跟着自己走,心灵里多多少少好受一点。 “嘿嘿……你刚刚都听到什么了?我是不是很勇猛?她的声音是不是很享受很?”高基继续没脸没皮的说着,好像从她嘴里听到肯定答案就是一点很自豪的事情。 陈密停下脚步,冷冷的盯着高基,半天踹不过气儿来。这高基脸皮道理有多厚?快赶上城墙倒拐了。没有理他,转身自己走了。 “没关系,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说说你的感受嘛,是则加冕不是我下次再继续努力!别这么难为情嘛!这种事情可是人人都会面对的,可是很享受的!”高基没有半点不被别人待见的自觉,又追上去并肩走着,继续宣传着健康的性思想。 “高经理,我发现你真的脸跟城墙一样厚了!我还有事儿,先回去了1”陈密终于受不了了,丢下这么一句,就走了。 高基在后面皮皮的用左手食指钩钩鼻尖,心想,这比喻真不恰当,他的脸怎么会和城墙一样?明明就跟城墙倒拐是差不多的。 高基嘀咕着走了出去,也没有再去张若兰的办公室,他还有事情。 高基先去了学校,打算接林海一起去接李飞。他没有记错的话就是今天,上次林海特别嘚瑟的在自己面前炫耀自己打听到的消息。 “高基……你怎么才来?”林宣儿在校门口遇见高基,自然的就跟他打招呼了。今天她就早上两节课,下面没有课了,所以打算回医馆去帮奶奶的忙,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奶奶的精神感觉越来越差,她却找不出原因,只能自己多帮着点儿了。 “宣儿这么早就走了?我早上没课,所以来得晚些,你这是要回去了?”高基一看见美女,又忘记自己的大事儿了。一双眼睛盯着美女的两个重点部位,左看右看。以前没经历过倒是没什么,最多就是自己想想,但是自从尝过鱼水的感觉后,看美女,不管是谁都想着把谁给压在身下,好好享受的场景。林宣儿也不例外。 “你看哪里呢?狗改不了吃屎的习惯!”林宣儿看着高基裸的眼神,虽然自己一直被他吸引着,被这么看着更多的是心动,但是作为一个女人的矜持,还是出口骂着高基,况且光天化日下,这高基也做得太明显了,自己就跟没穿衣服摆在他面前让他看一样。林宣儿也不理他,绕过他就想走。 “宣儿美女真是狠心,我都要走了,都舍不得你先跟你多说会儿话,你倒好,狠心的骂我是狗!”高基在林宣儿身后小声的说着,万分的委屈。 “你说什么?你要去哪儿?”林宣儿还是听见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高基说要走了,心里狠狠地不舒服了一下下,感觉闷得慌,重新回来站在高基身边。 “我说了宣儿你会想我吗?”高基两眼有神的望着林宣儿跟月牙一样的眼睛。 “说不说?不说算了!”林宣儿被高基看得浑身不舒服,都能感觉自己的脸瞬间红了,低着头,恶狠狠的要挟。 “我之前在张若兰家的原石厂上班,现在出了点问题,要去缅甸一段时间……”高基也不磨叽,叽里呱啦的说完,然后故作委屈的用一双眼睛刮着林宣儿。 “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儿呢,又不是不回来了,弄得这么矫情!”林宣儿翻翻白眼,瞪了高基一眼转手继续走了。不过心里那种堵得慌的感觉没有了,但是一想到是跟张若兰有关,心里又开始堵得慌了。 “但是这次问题很严重,缅甸那边又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估计会凶多吉少!”高基料定林宣儿对自己有意思,所以也不着急,在身后凉凉的说着话!好像要去的不是自己,而是陌生人一样。 林宣儿脚步没有停,等走了一段路后突然反身过来,跑到高基身边踮起脚尖在他嘴角亲了一口,然后说句:“你给我好好的回来,我等着你!”然后又红着脸跑开了! “我听到了,我一定会努力争取健康的回来的!”高基默默嘴角,一张嘴笑得跟偷了腥的猫一样。然后心满意足的去找他好兄弟林海去了。 “臭小子,你最近是不是晚上都偷美女去了,这时候了还在睡觉!”高基去教室没找到人,直接倒寝室来拧人来了。这小子最近到底在干嘛,怎么跟很长时间没有睡觉似的。 “高基?你怎么来了?你别吵,我刚刚睡着呢!”林海一直没有告诉高基,他家里出事儿了,每天放学后就电话回家,都听到那边又哭又闹又吵的,自己担心所以就一整夜一整夜的睡不着。 他老家就只有母亲和父亲两个人,问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儿父母也不肯说,自己也只有瞎猜,所以精神老是不好。 “才刚睡着,懒虫我看你是还没睡醒吧?怎么这么堕落了,赶紧起来!咱们还有大事儿要做!”高基不明白林海心情,硬是将他从被窝里给拧了起来。要知道当初自己没有得到徐璈的记忆的时候,也是这样没有目标的懒惰的,不怕,现在他可以帮助他的兄弟们。对,是兄弟们,李飞今天就出狱了,他又有了一个好兄弟。对于从小就是孤儿的高基来说,有兄弟就像有了亲人,弥补了他心里的那块缺。一说道亲人高基就想到自己常坐的一个梦,那个豪华的房子里,所有人都对着他,每张脸都是不同的表情,每个人的表情都好像跟他有深仇大恨一样,骂他是野种、扫把星,辇他出门…… “干嘛?什么大事儿呢?”林海不得不起来,伸伸懒腰往洗手间走去。 “你忘了,今天是李飞出狱的日子,咱们得去接他。赶紧收拾收拾,不然就赶不上了。”高基顺手从旁边的凳子上甩一件衣服给林海,对方利落的接住了,给了高基一个白眼,然后进去洗漱了! “李飞,这里……”高基和林海刚刚到,就看见从警察局里出来的李飞等人刚刚接受完警察局最后的教育走出监狱。 “老大……”本来觉得人生无望的李飞,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高基,那叫一个泪眼模糊。要不是他,自己也许就在牢里过一辈子了。 “来,我跟你介绍下我的好兄弟。”高基走上去揽着李飞的肩,哥两好的向林海走去! “李飞,这是我大学里的好兄弟,林海!你今天出狱的消息就是他帮我打听的;林海,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李飞,怎么样?你们俩认识认识?”高基一排我是中间人的表情,别提多嘚瑟。 “行了,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走!咱们给他接接风,去吃大餐去!”林海向高基礼貌的点点头,带头向出租车走去。 “等等,兄弟!”李飞好像有什么事情要说,为难的看看林海和高基。 “怎么了?”高基看李飞不自然的表情,就的一定有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