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修炼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七章 修炼

而就在高基和张若兰在大厅中转悠的时候。 张军直接乘着电梯来到了这栋大厦的最顶层,总裁办公室。 张军连门都没敲,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中,一名中年男子正舒服的躺在椅子上,在椅子的下面,一名女秘书衣衫半解开,脸色潮红,正趴在椅子下面,吞吐着中年男子的下身,整个办公室中都弥漫着靡靡气息。 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中年男子脸上闪过一丝被打扰的怒色,当看到自己儿子进来的时候,怒气才平息了不少。 “你先下去。”中年男子对着女秘书说道。 “是,老板!” 女秘书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站起身来,不顾半露的酥胸,直接走了出去。 张军一脸的平静,似乎对于这个场景在就已经习惯了。 “什么事,你这时候不是应该在陪着张若兰的吗?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 中年男子是张军的父亲,张应雄,也是张氏珠宝集团的总裁。 “别提了,玛德,被一个小子给破坏掉了,现在别说张若兰了,能不能拿下都成了一个问题。” 张军满脸的怒火,将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将了出来,当然了,和林老的冲突也让张军修改成了是高基从中作梗,才会发生变化的。 听完张军的话,张应雄迟疑了一下,沉声道:“你的意思是说,这小子和张若兰的关系很不一般,两个人甚至很亲密?” 林老的事情固然重要,但相比于张若兰的事情,张应雄更在意后者。 “不错,甚至这小子说些亲密的话,张若兰非但没有生气,而且还和他打情骂俏。父亲,我们要不要彻底解决掉这个小子,以免这小子破坏我们的计划。” 张军眼中流露出一抹杀机,这句话说的很自然,对他来说,能用钱摆平的事情都不算事情,死一个毫无背景的家伙,能轻松的摆平。 “不行。” 张应雄断然拒绝道:“张浩天不是傻子,不会任由女儿跟一个毫无背景的小子在一起的,你先派人去调查一下这小子的背景,再做打算,我们的计划绝不容许出现任何的差错,要是这小子真的敢阻挡我们的计划,直接给我杀了。” 张应雄眼中闪过凌厉的杀机,这个计划一旦成功,张氏集团将会彻底受到他的牵制,到时候吞并张氏集团不在话下,这个计划决不允许出现任何差错。 “是,父亲,我知道了。” 张军不甘心的答应下来,按照他的办法,应该彻底让高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对了,父亲,对方要到我们场挑选三块料子,怎么办。”张军突然问道。 张应雄眼中寒芒一闪,冷笑道:“我张氏珠宝集团的东西,岂是这么好拿的,想要拿走我的东西,就必须付出代价才行。” “是,父亲,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张军心领神会,脸上露出残酷的笑容,料子,我的确可以送给你,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实力拿的走了。 ....... 张军的打算高基根本不知道,这一天的时间,高基几乎和张若兰呆在一起,张若兰是一个合格的老师,对于赌石的讲解非常的详细,短短一天的时间,让高基受益匪浅,心情舒畅无比。 两个人的关系也在这一天的时间内,突飞猛进,虽然算不上什么亲密朋友,但也说得上是比较要好的朋友了,这个收获巨大了,要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成为张若兰的朋友,却连张若兰的面都见不到,高基完全是踩狗屎了。 而且,这一天的时间,高基的收获也不错,又找到了几块灵气不错的翡翠,买了下来,赚了六百多万,合起来今天几乎赚了一千多万。 送走张若兰之后,坐在出租车上,高基有种如梦如幻的感觉,前一天他还在斤斤计较几百块钱的的事,一个月前,他还在为了如何保证一个月衣食无忧,而计算着工资如何使用,今天他却怀揣着一千多万。 这让高基有一种世事无常,沧海桑田的感觉,谁会想到,一天前还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丝,一天之后居然变成了高富帅。 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高基心中也涌现出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得到了徐傲的记忆,高基对于危险的感知能力陡然提升了不少,张军眼中闪过的怨毒和杀机,都没有瞒过他的感知,这让他感到了无穷的危机和压迫感。 危机,这种玩意,没有谁喜欢,高基更不喜欢,他无法像徐傲那样做到彻底灭绝掉危机,但也绝不能成为任人宰割的存在。 想要自保,就必须在短时间内增强自己的实力。 “这一次吸收的灵气算是极限了,除非我筑基成功,不然的话,吸收的灵气很容易达到极限,当务之急,我需要尽快的筑基成功,开辟出丹田才行,不然遇到突发状况,没有灵气就难办了。” 高基坐在出租车内,暗自盘算,徐傲记忆中拥有很多奇妙的功法,但每一部功法都需要灵气来支持,他现在根本无法吸收天地的灵气。 下了车,高基没有停留,直接钻进了自己狭窄的出租房,盘膝坐在木板床上,按照记忆中的筑基方法,缓慢的催动蕴藏在丹田中的灵气。 修炼一路,由简入繁,筑基是进入修行道路的第一步,寻常人从小时候开始修炼,并不需要筑基,小时候经脉全通,无需筑基便能修炼,也是修炼的最好机会。 高基属于半路出家,经脉早就堵塞眼严重,想要修炼,必须筑基,打通全身经脉,才能重新踏上修炼道路。 如何筑基,在徐傲的记忆中,有很多种,利用丹药,或者药浴,还有一种就是强行冲开堵塞的经脉,这个过程非常的痛苦,但效果也非常的显著,一旦筑基成功,经脉比寻常人要宽阔的很多。 “药浴,丹药现在我没有那么多的钱来购买药材,最好的办法就是强行冲开经脉,虽然痛苦,但好处也是很多。” 高基在脑海中思索着,不是他不想要用温和的办法,但无论是药浴还是丹药,都需要耗费大量的钱财,别看这一千多万很多,但实际上只能算是杯水车薪。 看到药浴需要的第一个药材,高基就有点抓狂了,千年人参,你么得开玩笑是吧!别说地球上有没有千年人参,就算有,那不是几个亿几个亿的算,一千万上去简直就是肉包子打狗。 高基突然觉得,自己还是一个穷光蛋。 “算了,还是用这种办法吧!就算痛苦一点也没什么,筑基成功,比一般人的都要强上一点。” 高基深吸了一口气,按照记忆中筑基的方法,默默的运转着体内的灵气。 “啊!” 灵气一运转,高基的脸色霎那变得扭曲,他感觉体内仿佛有亿亿万万的蚂蚁在咬着他的血肉,尽情的撕咬,深入骨髓,他身上的汗水像是自来水一样涌出来,很快在地上形成了一滩水迹。 高基紧咬着嘴唇,牙齿因为用力而‘咯咯’作响,他非但没有昏迷,反而精神亢奋,对于疼痛更加的清晰,嘴唇渗出一丝丝的血迹。 一丝酥麻,一丝刺痛从全身上下冒出来,让人恨不得把全身的皮肤都剥下来。 坚持,坚持! 高基努力坚持着,这是他唯一改变自己的机会,绝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弃。 这股疼痛,酥麻疯狂而又强烈,但是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浑身毛孔张开,一丝丝黑色的污迹顺着汗水从毛孔中渗透出来,带着腥臭的味道。 这些都是杂质,堆积在经脉中的杂质,在灵气的冲刷之下,高基的体质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细胞,肌肉在灵气的冲刷下,渐渐变得灵活,充满力量。 两个小时之后,高基睁开了眼睛,脸上带着强烈的遗憾神色:“可惜了,灵气实在是太少了,按照这种速度,没有十天半个月,根本没有办法筑基成功。” 短短两个小时,体内积攒的灵气消耗殆尽,才堪堪重开了十分之一的经脉而已,按照这个速度,想要完全筑基成功,至少要十天左右。 这个时间太长了,高基实在等不起。 “看来得加快速度才行,必须弄到更多的灵气,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大量的原石,搜集起来,一次突破。” 高基沉默了片刻,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躯,顿时感觉身体和以往有了很大的变化。 破茧成蝶! 高基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不过,现在高基只能算作是化茧了,只待成蝶。 饶是如此,高基依旧感觉全身上下充满了爆发力,挥手之间,都带着一股强大的力量,一拳都能砸死一头牛,要说以前一个小孩,现在就已经是一个青年人了。 “只要筑基成功,我的实力就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而且,我已经打通了一些经脉,也能从空气中吸收一丝灵气了,虽然无法使用,但也能慢慢的强化我的身体。” 高基眼中带着兴奋的神色,经脉打通了十分之一,这说明他已经快要踏上修炼的道路了,已经慢慢能从空气中吸收一些灵气了,虽然不多,但这就像是大海一样,河流多了,水就会越聚越多,最终成为汪洋大海。 简单的冲了一个热水澡,把全身的污垢洗去之后,高基才勉强把兴奋压下去。 之前,他测试了自己的力量,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大大提升,以往在他看中非常重的东西,现在可以轻而易举的提起来,力量增加了一倍左右。 这个提升虽然不是很多,但高基已经很满足了,短时间内能把身体素质提升一倍,说出去都不见得有人会相信,而且,只要他抓紧时间弄到更多的灵气,这点进展,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 “只要我的力量提升,将来不管遇到什么,我都可以浑然不惧。” 高基躺在床上,对前途充满了希望,有了徐傲的记忆,高基知道,以往暗淡的前途已经彻底变成了庄康大道,只等待这他踏上去。 “不过,这里人多嘴杂,万一修炼被人打扰就不好了,反正这里的租期也要到了,明天出去看看,出去重新租个房子,最好是安静一点的。” 高基想了想,修炼最忌讳的就是有人打扰,况且万一被什么人发现传去,那就麻烦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