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看见啦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七十章 看见啦

“小五,我今天找你是请你帮我一个忙,我打算出国一趟,想请你跟我一起去!当然,所有费用我自己出!”张若兰紧张的看着小五。她这样做是因为虽然高基也会去,但是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再说小五也很厉害,到时候万一有什么事情,他和高基两个人也好互相帮助一些。再不济至少他可以保护她,不让高基担心。 “我知道,你要去缅甸嘛……”小五心里想着这丫头还真是的,懂不懂什么叫保镖?懂不懂什么叫聘用? “你怎么知道?”张若兰神奇的看着小五,就好像遇见神一样。她记得没有告诉他啊,难到自己真的遇见神了?张若兰正一个人想得投入,各种神奇的境界都想到了。 “我是你的保镖,随时随地都在你身后的,只是别人发现不了而已,你们开的会,我也就跟在现场一样!”小五看张若兰那张好像捡到宝的表情的脸,心里那个鄙视,实在受不了,出言给她泼冷水。 “哦!真的?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暗影之术?太厉害了!居然在会议室里的事情你也清清楚楚……”张若兰本来听到这样,心情没有半点失落,反倒更激动了,正说着说着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就将在了那里。 小五本来以为自己这次泼冷水应该很到位的,却不想某人居然越来越兴奋,顿时觉得无语呢。结果就看着张若兰兴奋的脸一下子耷拉下来,表情就跟吃了苍蝇似的看着他,欲语还休。这下他就真的蒙了,这都是什么情况? “那啥,就是……就是我在会议室里面的时候你都在啊?”张若兰吞吞吐吐的给问出一个很没营养的问题。 “对啊!我要保护你,我当然会在了啊!”小五迷茫的想着,难道自己刚刚讲得不够清楚吗? “哦哦……都……都在啊,那会议结束后……后……你……”张若兰想起了她和高基在会议室里面的翻云覆雨,突然就想到这个小五是不是也在的问题,心里那个恼啊,别被别人看了活春宫。 “哦……你说你和高基啊……看到啦!”小五总算知道别人想问什么了,然后很爽朗的答应了,然后成功的看着张若兰的脸越来越红越来越囧。 “都看到啦?”张若兰爆红着脸,就跟真的迟到苍蝇屎一样。 “所以我就走开啦!”小五半天后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就好像故意的一样!然后看着张若兰瞬间抬头: “所以走开了?”张若兰感觉大脑快当机了,还没反映过来。 “对啊!我觉得有高基在的话,你应该不需要我保护,所以我就偷懒了一下下走开了。怎么了?是出现什么问题了?”小五一脸无辜的看着脸色变幻莫测的张若兰,心里别提多高兴,有种恶作剧成功的感觉。 “哦……呵呵,对!有他在你不用保护我的,他知道保护我!没,没什么问题,你做得很好!”张若兰干笑这回复小五,显然是刚刚被吓得口干舌燥了。转身就准备回屋里,然后走了一段才有回过神来,自己找他的事儿还没说完呢。 “哦!对啦!我忘了跟你说,你把证件那些给我,我让秘书给你定机票!”张若兰想起这才是今天最主要的问题。刚刚被他的话给带跑题了,还好有惊无险。 “好的!我知道了,明天早上嘛!我的机票我自己可以解决,小姐不用管我!”他有更环保的方法可以用,为什么还要麻烦的去做什么飞机什么的啊?他又不是脑袋有病。小五说完转眼就又消失了。 张若兰没有再多说什么,也知道他就在暗处保护这自己,所以也回了公寓。 今天不安宁的,还有局长的办公室!倔驴江轩已经在局长办公室站了几个小时了,好像就跟局长耗上了,一定要一个自己的说法。 “老江啊,你说你也是一个老警察了,动不动就到局长办公室来威胁胁迫的,你觉得合适么?你究竟想要怎么样嘛?”局长对这个江轩没有一点办法,倔的驴也是就那么一会儿嘛,没结果也就算了;他是就算一头最倔的驴在加上几个马达搭起来一起也不能把他给拉回来。一看见这老江,局长就头大了。 “很简单,刚刚我已经说了,我想问局长,为什么在我们刑警队还没有查出一个确定的结果出来的时候,就向媒体发布了徐副市长儿子的案子是一个误会的事情?”江轩笔直的站在办公室,眼观鼻鼻观心,反正他就是要一个说法。 “这还要为什么?事实就摆在眼前的嘛,你怎么这么倔?”局长苦口婆心的教导,但某人眼睛都不眨一下。 “我没有看见明摆着的事情,我就只看到您身为警察局局长,不以身作则,反倒草草结案;这次影响还是轻的,要是严重一点的案件,很有可能草菅人命,到时候就妄作父母官,对不起所有人缴纳的税。局长,作为一个人民警察,又有必要提醒您,我们有权利检举您!”江轩依然站得笔直,跟一头牛一样瞪着局长。 “你……好啊!你小子……你小子是检举我检举成瘾了是吧?你给我好好看看这是什么?你去,我等着你去检举,等哪天我非得被你气死不可!”局长想起这几年自己没少被这小子举报,肠子都快悔青了,自己当初怎么就看上这个一个倔驴啊,专门跟自己做对。现在倒好,只要一有一点会议啥的,那些个老同事老战友的,平时都互恰惯了,等他们那些老东西恰不赢的时候就那这江轩来呛自己,谁都知道他有这么一个死对头。局长将一份而文件丢给江轩,转身看不都看他,心酸啊!自己怎么就这么背呢? “你不早说……”江轩拿起那份文件看了看,然后埋怨的眼神看着被他的小黑手检举了很多次的老局长。他一直在想,这局长会不会有一天被自己给气死。 “我还早说,我做事儿还得先向你江轩汇报了是不是?”局长已经气得吹胡子瞪眼了,这头倔牛,还真当自己治不了他了? “我没说您要汇报啊,但是我负责这个案子,检查局的都已经调查出来了,我来问的时候你就该说嘛……”白瞎我在这里站这么久要一个说法。这句话他只能咽回肚子里,不然他相信他不能走着出去。 “你小子,还委屈了不成?我就不给你说了怎么了?”老局长就差没说我就是看不惯你这副牛脾气怎么了,但是没说。 “那我下去了!”江轩扁扁嘴走了,这老局长不说他也知道,他就是要收拾自己,这有什么嘛,直说就是了。江轩先是嘟哝着出门,刚开门就看见自己的队员在门口,脸就跟川剧变脸一样,瞬间就变成了严肃的牛头脸。 “老徐……老徐你回来了?你没事儿吧?你吃饭没有?我让保姆给你做去!”徐夫人今天一天都等在沙发上,没进半粒米,看见徐副市长回来了,才笑出了声!不知道的以为她是多贤妻多良母呢,可惜,真实的她就是在担心自己的优渥日子会不会结束了。 “不用了……我回来拿点东西,马上就会办公室!”徐正东现在看见这个女人就觉得心烦,蠢货,简直是愚不可耐。 “啊?你还要走啊!”慢慢的开心瞬间就开始冷却。 “不能干嘛,办公室的事情你去做啊?这还不都是你捅出来的幺蛾子!”徐正东边往上走,边回答,但是却看也不愿意看徐夫人一眼。 半响后拿着几张文件下楼了,在玄关处想了下还是跟徐母吩咐: “小吴已经把那小子的尸体给找地方冷冻了,你最好还是找人安排他的后事,不然怎么的?你还想等到尸体腐烂了才举办葬礼啊?你放心,那些混蛋想扳倒我,还嫩了点!”最后出去了。他绝对不是安慰徐夫人,而是堂堂的市长儿子死了,不管什么原因,连葬礼都没有,不免落人口舌,精明如他是不可能的。至于为什么给她说没事儿了,是他太清楚,不告诉这女人她的日子没到头,她是不会安心去办儿子的事儿,说不定还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嫩了?嘿嘿……没事儿了!去给我弄吃的,我要吃饭!”这差点失去好日子的生活忧虑冲淡了失去儿子的痛苦,徐夫人现在就想着好好的吃一顿,明天是怎么样的管她呢,反正这日子她还要继续的。 “市长,去办公室?”小吴坐在车里,不确定的问徐正东。 “不去,去那边吧!”徐正东叹一口气,然后闭着眼睛休息。他没有再去过问黑虎帮警察局那边的问题,不操心了。蒋飞的实力,他还是知道的,况且不如不是往好的方向发展的话,那么检查局不可能这么快就审问完毕的。 “市长,你这次真的是有惊无险啊,看来必有后福!”小吴觉得车里闷得慌,所以没话找话说。 “呵呵……小吴,你可不是这种喜欢找话说的人啊!哈哈……你放心,这就是一个坎儿,我还不至于被这么一点小打小闹给弄倒咯!”徐正东是什么人,会看不出来小吴在想什么? “小吴,你抽空给我去查查,是谁想检查局的举报的。”徐正东现在心里想的是,一张报纸还不至于检查局那么重视,那封写得有板有眼的检举信才是关键。 “我知道,这两天我也在抽空查,但是目前位置没有任何一点眉目,就好像那封信是突然间就自己出现在检查局会议桌上,还好歹不歹的所有人都进去开会全给看见了。”小吴本来没想说这事儿的玄幻的,可是太tm玄幻了,每一个人知道。 “你看有没有谁先收到了,然后再进去的时候趁没人注意放上去的?”徐正东也有些纳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