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初到缅甸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七十一章 初到缅甸

“没有可能,是一群人进去,看没走到会议桌,就都看到桌上写着大大的检举信三个字的信封了。”小吴觉得吧,这检举的家伙也忒不靠谱了,有拿这么大信封装一小张纸,然后上面写这么大三‘检举信’的吗? “看来是遇上对手了,没事儿,你慢慢查,只要有人做,就一定能查出一点来的!”徐正东不信这么邪,他就不信还神了。 “好的,市长,徐少的葬礼……” “我已经跟那女人说好了,现在她的好日子保住了,是该好好的办这事儿了,你不用管!”说起那女人,徐正东就剑眉皱成山,真不知道自己当初眼怎么这么瞎。 “那行,我明天给租的冰棺那边说一下。”小吴摇头晃脑儿的,看来自己可以轻松一点了。 “嗯!送我到门口你就回去休息吧!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 “好!我送您过去就走!”小吴点点头,表示明白了。这个市长,年轻时候其实也是很正直的一个人,后来位高了,很多牛鬼蛇神就自己找来了。有时候在官场,其实也是跟人在江湖飘一样,身不由己。要说这些都不是事儿,小吴都能理解。但是他不能理解的是作为人,对家人的不忠诚,以前一度觉得徐正东这样在外面养一个确实太不应该了,但毕竟自己只是帮他做事儿,所以也当没看见。但是最近他觉得,人都需要放松,需要发泄,要是整天都面对这徐夫人徐少这样的就家人,不疯也离疯不远了,他开始有点点同情徐副市长了,也怪不得在外面养女人了,至少还能心烦的时候有个贴心的人。 “高经理,你起来没有?我们得快点去机场,不然赶不上了。”陈密现在恨不得冲进去把高基从被窝里拧起来,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起来,简直没有一个经理的样子,是谁昨天拍着胸脯说自己去的啊? 陈密不知道的是,高基早早的起来就一起在打坐了,这会儿已经被弄得完全静不下心来。这陈密也太着急了吧?这时间还早着呢。哎呀!这女人就是这样儿,一大早的张若兰的电话也过来的,真是的。 “来了,要不你进来帮我穿吧,美女?”高基看时间差不多,从床上跳下来窜到门口,伸出一个脑袋然后笑嘻嘻的看着陈密。 “你……我才不要,你快点!我都已经叫好车了!”陈密脸有红了,然后不看高基,拧着自己的小箱子屁颠屁颠的往外面走去。高基看着拧着个丁点大的小巧的小箱子扑哧扑哧的往外走,回头看看孤零零的坐落在自己房间一角的26寸大号行李箱,他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陈密的包装不下! ………… …… “小姐,广播已经在叫咱们登机了!”陈助理在候机厅里走来走去,显示自己现在是有多烦躁。高基那小子是有多不靠谱,亏得自己之前对他的评价那么高!早知道他自己飞过去还免得等着痛苦。 “陈助理,再等等吧,陈秘书说他们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张若兰这次也是很鄙视高基,但是没办法,这次他们去,大家必须一起。等高基过来的时候,看她怎么收拾他,还有那么秘书,怎么办事儿的呢? “来了。来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迟到了!”说曹操曹操就到。陈密提着这一个可能10寸的化妆箱子类型的箱子,抱在怀里跑得虎虎生风,还满头大汗。身后的高基倒好,走得悠哉悠哉的,拖着个大号的行李箱,一派怡然自得,跟他们的着急还有陈密的风风火火完全就是两码事儿。张若兰看得目瞪口呆,陈助理就不呆了,翻了翻白眼转身自己走了,这小子太不靠谱了,他回去得和老婆子商量一下,这希望还在放在他身上不?再考虑考虑要不要把小五和狗子给叫回去,然后再考虑考虑自己走不走?管他怎么变天呢……陈助理越想越委屈,他怎么觉得自己好像付出了很多的样子,这小子怎么能这样呢?太失望了,走着走着就自己摇着头,去了登机口。 “咦!若兰,看陈助理的背影,好像被人给刺激了呢,你们刚刚怎么了?”高基嚼着口香糖,一副皮皮的样子,看得张若兰欲哭无泪,也咬咬牙,跺跺脚,给一个白眼,然后一个华丽的转身,走了! “这是抽什么疯?”高基又转过头看还在擦汗的陈密,一脸的无辜。 “还能怎么抽,还不都是因为你,一点迟到的自觉都没有,我怎么有你这样的上司……”陈密也甩给高基一个白眼,很鄙视很鄙视、很无语很无语的样子,然后一扭屁股,走了。 “这些一个个的都抽的什么疯呢?简直是不可理喻!”然后继续拖着自己的大箱子,屁颠屁颠的登机去了。 “陈密,你过来跟我坐!”张若兰上飞机就一直虎着一张脸,看都不看高基一眼,原本给高基定的紧挨着自己的位子也要陈密坐,她现在正气头上呢,不想理他。 高基看看手里的机票,然后抬头在看看张若兰头顶上座椅号,再低头看看坐在上面稳稳的陈密,心里那个郁闷。得!好好的左拥右抱这美女的机会没了,只能乖乖的很憋屈的坐在陈密旁边。好像还因隐约的听到有人在说‘活该’。抬头四处看看又没有,看来是他多疑了。 高基坐下左右看看,觉得这陈密今天是故意的,穿得严严实实的,没有一点福利可以看,而她又把张若兰给自己远远的隔开了,只能心里痒痒,认命的闭上眼睛休息,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缅甸。 “高经理,小姐让你赶紧死起来,咱们要下飞机了!”陈密得到张若兰的命令,胆儿特肥,高跟鞋本来准备一脚踩下去的,谁知道睡着的高基就跟脚上有眼睛似的躲过了,然后陈密不干了,杵在高基的耳朵旁边发扬自己河东狮吼。 “你小声儿点会怎么滴?一点又不温柔,这样的女人没人要!”高基揉揉自己的耳朵,然后起身拿行李递给陈助理。谁知道人家根本就不理他,自己拧着自己的行李箱就华丽丽的走了,高基纳闷儿了,不就晚了一点点嘛,有必要一个个都跟他有仇似的? “你好!我是张若兰,你们是来接我们的吗?”走出机场就看见一个当地人高高举着一张牌子,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张若兰几个字。 “你好!你就是张若兰?麻烦你给我看下你的证件!”这人说得一口流利的中文,不过汉字就写得有点儿…… “哦哦……你好你好!我是阿兹呐,你们之前联系好的翻译,这边跟我走!酒店已经跟你们联系好了,有什么需要你们可以打我这个电话,你们之前让我准备的东西全在这个袋子里!”叫阿兹的人看了眼张若兰的证件,然后递上一个牛皮纸带,还有一张名片,领着他们往一辆银灰色的车走去。 “我去!还真不错,车接车送还有翻译,这下子,爽爆啦!”高基最先兴奋起来,然后收拾着一直拖自己后退的行李,跟上去。 一群人在后面都鄙视着高基,然后默默的跟上,最苦的就是张若兰了,她怎么就看上他了。 “若兰,咱们来了就得开开心心的嘛,要是一直想着心理面的事儿,说不定还适得其反,笑笑啦!”高基就像知道张若兰心里想的一样,转过身看着张若兰一本正经的说道。 但张若兰怎么看就怎么觉得这小子再说:“我怎么了?我不好吗?我这叫人生得意须尽欢,关键时候还是很靠谱的!”无语的看着自觉的跟着阿兹上车的高基,嘴角轻轻的勾起一丝笑意。 “你这个箱子太大,只能坐在前面让人抱着……”高基正在跟阿兹争执不修,等张若兰、陈助理还有陈密过去一看,顿时满脸黑线,高基这包,人家这车的后备箱放我他们的后,压根儿就放不进去了。高基就跟背叛生了蛋的公鸡一样,斗志昂扬的一定要塞进去,阿兹站在旁边,一张脸的表情都要哭出来了。 不知道怎么滴,看着这个场面,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最后还是陈助理出手说算了,就放车里他抱着,高基才作罢。弄得陈密和张若兰特别鄙视他。自己不想抱就直说嘛,用得着这么作?张若兰鄙视归鄙视,但是情人眼里出西施,高基怎么作,在她看来都是可爱。鄙视后还是乖巧的挨着高基做进了车里。陈密看见人家两情好的样子心里堵塞慌,一个人选择了做前面。车子顺利上路,一行人也都闭目养身。高基突然皮跳动了一下,然后嘴角勾起笑。这是谁啊?他们这才下飞机呢,就迫不及待的来跟踪他们了,还真是不闲着,看来这次有得玩儿了。那他就陪着他们好好的玩儿。 距离应灰色的车只有20米的距离,一辆黑色的旧大众,很低调的做着他们的尾巴。 “师傅,咱们刚刚来缅甸,也不想急着回酒店,你带我们四处去逛逛吧!”高基睁开眼,状似不经意的说到。 “这么累,大家都想去酒店冲凉睡觉呢,你还要逛什么,以后有的是时间!”陈密第一个不干了,马上就反驳。 “陈秘书,高基想去逛逛就去吧,反正咱们今天也不打算做什么!”张若兰气生过了,就对高基是惟命是从,夫唱妇随。 “还是若兰体贴啊!”高基一副赞赏的样子搂着张若兰,一脸的还是我家若兰好。还故意做给陈密看似的,朝着后视镜得瑟的笑着。气得陈密一双爪子狠狠的掐着安全带。阿兹紧张的看着陈密的双手,他担心他的安全带啊! 从头到尾陈助理没有说话,但是在听见高基说先不回去,转一转的时候明显的笑了一下。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小子是发现后面的尾巴了。看来还是听聪明的嘛!说是这么说,但是整个人还是不爽他,最多他回去的时候跟老婆子商量一下还要不要叫儿子小五和狗子叫回去吧,至于其他的,他还得看这小子的表现。

上一篇   第七十章 看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