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他们不会是鬼吧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七十三章 他们不会是鬼吧

“哟!意思全对!兄弟们,还愣着干什么,给老子上!”这些人全都会汉语。缅甸这边本来就和中国接近,所以大部分人还是会的。这时候一群人一窝蜂的向高基跑去。 一个个甩胳膊甩腿儿的,有的提着棍子有的提着刀,是想将高基给剁成肉酱。陈密看得心惊胆战,眼皮一翻眼睛一白,晕过去了……以此同时,小喽喽们靠近了高基,抬手就想打下去,却不想还没挨到就被震飞几米远。这戏剧性的一幕让后面的人都蒙了,片刻后才又冲上来。高基站着没动,意念一起,身上窜出来无数条金色的光线向前面的人射出去。巷子里一时间哀号不断…… 陈助理本来好整以暇的看好戏,但是当看到高基身上出来的金色光芒,瞬间就呆愣了! “老爷子,他身上的是什么东西?”耳朵里有传音,语气是特别的震惊 “我也不知道,难道是?”陈助理回着话,瞳孔瞬间放大,看着眼前一个个倒在地上哀号的人,有的已经没有了呼吸,但是全身上下没有半点血迹,再看看高基站着不懂,那些还在空中乱窜,攻击还能站得起来的人的金色光芒,一脸的不可思议。 “难道什么?老爷子你能不能别装深沉啊?欺负你儿子比你小是不是?”耳边是一个着急抓狂的声音,但是陈助理却置若罔闻,一脸的不可思议朝着那一片金色走去。 “陈助理小心……没事儿,我一个人能解决。”高基突然反应过来,将陈助理拦在自己身后,以为陈助理想上去帮忙。身后的张若兰要照看陈密,不好走开,就一双眼睛不时的看看他们。 “哦!我没事儿,就像看看那金色的是什么东西,好神奇!”陈助理在心里翻个白眼,谁帮你啊,自以为是。但是还是清醒过来转身去照看两个女人了。如果他看得没错,一定是冰魄金针,只有它才会这样不需要人控制,可以直接了解主任的意图而主动攻击。他刚刚能感觉到,高基跟们没有用任何的灵力去操纵它们。这些冰魄金针失踪了那么久,难道……高基是它们现在认定的主人?这怎么可能? “好,手工,咱们走吧!”毛力在刚刚趁乱走了,高级也没有可以去追。这个时候放走一个是必要的,第一可以告诉他些人他们来了,第二也可以告诉那些人,来的人可不是废物,希望能有一点震慑的作用。 “高基,那些东西是什么?怎么从你身上飞出来?”看人走了,张若兰担忧的上前来左看右看,发现什么东西都没有才放心。但是她刚刚明明看见了,难道眼花了?不可能啊! “陈助理,麻烦你了!”高基搂着张若兰,表示自己没事儿,然后转头看了眼陈密,向陈助理求救。 陈助理还在震惊中,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走过去将陈密给抱起来。 “你还没告诉我,刚刚的是什么东西?你藏在什么地方的?”张若兰不依不挠,在高基身上翻来翻去。 “什么东西?你看眼花了吧?”高基好笑的看着张若兰,但是并没有打算告诉她冰魄金针的事情。 “你骗人,我刚刚明明看见的!”张若兰不信,边走边搜,最后高基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还得张若兰脸红红的,也没有在追问金针的问题了。一双眼睛含羞带怯的望着高基。 “我说错了吗?你不是要检查,待会儿回去后我拖干净给你找难道有错啊?说不定就藏我兄弟那里呢!”高基见张若兰娇羞的样子,下身瞬间就紧了。尤物就是尤物,干多少次都回想,别人一点点暗示,他就受不了了。他有种预感,自己对什么都免疫,就是美女不行啊,那美女的吸引力,对他来说可是致命的。 陈助理跟在身后抱着陈密,眼睛却拦着高基的背影,若有所思,一行人才慢慢的回到车上。阿兹可是惊讶得嘴巴都合不拢了,他很遗憾自己刚刚没有用摄像机给拍下来,不然就可以转好大一笔了,这绝对是能轰动全国的新闻,爆炸性的。 “阿兹,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张若兰看着阿兹的表情,当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只当他不舒服。 “他没有不舒服,就是有点心疼钱!”陈助理没头没脑的来这么一句,车子里的每个人表情都不一致。张若兰很迷茫,高基是好笑,而阿兹就是震惊了。他想什么那个男人怎么知道?神了? “现在送我们回酒店吧,大家都累了1”因为陈密晕倒了,所以现在换成陈助理做前面,交代阿兹回酒店。 回过神来的阿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旁边换了人,从后视镜看到晕了的陈密,心里总算平衡那么一点点了。就说进去不可能一点事儿都没有嘛,这不还是有一个人晕倒了?这还是轻的,很多人进去往往出来的就剩下魂儿…… “嘎吱……”想到什么阿兹突然间就踩了急刹车,一脸的冷汗。魂儿,他们……他们不会真的是魂儿吧?怎么会有人进去没事的呢?他很怀疑。自己想着想着就觉得这车里的氛围怎么看就怎么觉得奇怪,他现在不会实在跟几个鬼一辆车吧? 阿兹不知道的是,人家几个人现在沉默压根儿就是被他的急刹车给弄懵了,一个个黑着脸望着他。 “阿兹,你还要不要钱了,怎么开车的呢?”张若兰最先发飙。要知道她上来后因为陈密晕了,只能让她最中间,生生的把她和高基给隔开了,而刚刚自己正走神呢,想着高基之前下流的话正享受着呢,一个急刹车,美的幻想没有了,只留下额头上华丽丽的一个孢。高基此时抱着自己的大号行李箱那也是不开心的啊,让他抱女人多好啊,结果就是一个冷冰冰的箱子。脸色自然好不到哪里去。而陈助理则是因为能够清楚的洞悉人的想法,所以知道阿兹把他们当成鬼了,脸色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阿兹看着一车的人,一个个眼神都不友善,顿时更慌了,说起话来开始语无伦次: “我……我……你们……我什么也……没……没……”半天也说不全一句话。现在对于阿兹来说,自己真的就跟几个鬼在打交到呢。一张脸吓得惨败惨败的。 “行了,我们是人,你还是好好开你的车,不能利索的说话就别说话!”最后还是高基不耐烦了,提醒了一句。这小子脸上的表情摆明了就是觉得他们是鬼啊!再说了,他现在的修为,是要想,用一点灵力还是能感觉到对方在想什么的。高基心里瞬间就不耐烦了,刚刚爷才打了架,很累想回去睡觉知不知道? “你……你们是……”阿兹听到人,终于有点力气说话了。 “我们是人,阿兹,你都在想些什么?不信你摸摸我们的手,温度的!”张若兰不知道阿兹的想法,但听高基这么一说,看阿兹的表情,好像是还有那么一点点像见了鬼的表情。这阿兹怎么回事儿? “阿兹,开车吧!”陈助理没有废话,直接跟阿兹说话。可是这句话比什么都顶用,阿兹的脸色慢慢的变好了,然后重新启动车子,一路上还算平稳。张若兰看着陈助理,一脸的不可思议。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 “陈助理,你不会给他施了术吧?刚刚还一脸的见鬼样子,现在就没事儿了,恢复正常了?”张若兰很不理解,再仔仔细细的看着阿兹。神奇的是阿兹还转过头对着她呲嘴笑了,但是没说话。这回换张若兰吓到了,赶紧退回去。 陈助理笑而不答,但是高基却没有怎么疑惑,因为他刚刚看见了陈助理用手握了一下阿兹的手,阿兹应该是相信了。至于现在不说话的原因……羞呗!一个大男人,怕鬼怕成这样,还是几个被自己想成的鬼。 “我们开四间房!”很快就到了入住的酒店,阿兹恢复很快,一个人哒哒哒的走去前台给他们开放。张若兰现在还没适应过来,一双大眼睛围着阿兹滴溜溜的转。 “喂!回神了,他比我帅?”高基一只手在张若兰面前晃了晃,一脸戏虐的表情。 “他当然没……你讨厌!”张若兰正看得专注呢,刚准备回答才发现自己被坑了,嗔怪的说依据讨厌,就过去帮忙拿东西了。陈助理正在搬那个大号的行李箱,眼神时不时的刮着高基,这谁的箱子啊,这么不自觉。 高基权当没看见,唱着欢快的小曲儿抱昏迷的美人儿去了。说实话,今儿陈密昏的太是时候了,不然后来他们的打斗还有那金色的光芒,估计就得把她给吓晕。 高基抱着软软的散发着清香的美女身子,神思早就不在那啥行李啊阿兹身上了,辛苦了一路,总算有那么一点点的福利了。然后抱着陈密在大堂的沙发上放下,他在研究要不要把她给弄醒,弄醒了会不会自己就没福利了,干脆让她就这么晕死着算了。 “高基,你看看陈密要紧不,不然咱们先送她去医院算了。”张若兰不知道高基的想法,可怜的大小姐一手拧着一个行李箱下车交给行李员,还要担心陈密会不会有问题。 “她没什么大碍的,一会儿就醒,咱们还是先去房间吧!”陈助理怎么会不知道高基的想法,顿时又在心里鄙视了他一回,淡淡的跟张若兰解释。 “那就好!!”张若兰总算放心,才到前台阿兹那里拿房卡,然后转身过来,看见陈密已经醒了。 陈密怎么醒的?当然不是高基好心的弄醒的,而是陈助理为了不让某人想歪歪,坏了某人的好事儿,手指一弹,一股气直窜陈密人中,被疼醒的。 “我们这是在哪儿?我记得我们……”陈密揉揉太阳穴,看着富丽堂皇的酒店天花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