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我就小小的利用了一下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七十四章 我就小小的利用了一下

“哦!你晕倒了,警察来了,我们就回来啦!”高基打断陈密的话,没好气的说道。因为他现在心情确实很不爽,怎么就醒了呢? “哦!真是太好了,把我吓一跳!”陈密捂着胸口,转头看见张若兰在弄什么,也蹬蹬蹬的过去了,关键是还是直接推开高基了,高基就一个在那里郁闷了。 “小姐,你没事儿吧?”陈密将张若兰上上下下看了个遍,发现没什么问题,心里想着缅甸的警察效率还是可以嘛。 “我没事儿,来,你们拿着自己的房卡,各自回去休息吧,后面的事儿,晚点咱们到高基房间再商量。”张若兰也没有过多的回答,把房卡分给所有人,然后各自回房去了。 “高经理……”高基正拖着自己大号的行李箱往房间里扔,结果陈密走过来推着门怎么也不让他关门,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大号行李箱不转眼。 “美女秘书,我们一人一间房的,不用挤的!还是你想跟我睡一间房啊?那你早说啊,这样还可以节约一点资金!”高基看着气喘吁吁的扑在房门口的陈密,酥胸一挺一挺的,别提多撩人。 “你……我……”陈密被高基呛得没话说,半天你不出来也我不出来,眼睛就这么滴溜溜的望着箱子。高基有种被一条想要骨头而没得到的小狗的眼睛盯着的感觉。、 “陈秘书,你怎么了?”张若兰放下东西本来是想过来看看陈秘书好点没有,然后顺便看看高基,再然后……结果没有然后,就看到高基站在门里眼神不善的……额……应该说动机不纯的看着陈密,而陈密整个身子贴在房门上,眼睛痴痴的望着里面,额……不得不说,这一幕太令人遐想了。张若兰最先想到的是,她家高基太有魅力了,美女主动送上门;她家高基也太有自制力了,这时候了还在努力的用动作表示自己不愿意…… “张小姐……”陈密看着过来的张若兰,眼睛酸酸的,都要哭出来了。看他的相好都来了,高基居然还在这里皮皮的调笑自己。早知道她就是累死也不玩儿什么心计让他的箱子帮忙装东西了。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张若兰被这戏剧性的一幕给吓到了,脑海里闪现的第二个念头是陈密其实就是身体不舒服,然后求助高基结果高基用帮忙来要挟陈密,那色迷迷的眼神说明了一切。张若兰瞬间心情就不好了。伸手探了一下陈密的体温,没问题啊,应该活蹦乱跳才正常啊,这是什么情况。 “若兰,你怎么来了?”高基间若兰过来了,心里那个高兴啊,看来是来检查那些金色光芒的。 “我过来看卡陈密好点没有,但是你看……”张若兰看着根本就没有将心思放在他们谈话内容上的陈密,也很好奇,高基房间里到底有什么,难道是绝世美男? “哦……我也觉得奇怪,陈秘书刚刚阻止我关门,问她怎么了她又不说,确实有点烦恼!”高基睁着眼说瞎话的功力,真的比自己的修行还长得快。 “你……你胡说!”陈密终于喘过气儿了,听到高基这么说,恶狠狠的盯着他。 “陈助理,那你是?”张若兰发现除了刚刚看着自己眼泪兮兮的样子以外,这陈密好像真的没有说话。 “我……我箱子不是小吗?然后看见高经理的箱子大,然后就小小的利用了一下……我……我是打算拿我东西!”陈密吞吞吐吐说完,一张脸已经红得跟煮熟的鸭子一样,然后转过头,继续滴溜溜的望着里面,痴痴的盼着。这回丢脸丢大发了。 “额……高基你这就不对了,同事之间不就是借用一下箱子吗,你何必这么小气,不让她拿啊?”张若兰被陈密的话给雷到了,借用?然后在想想今天机场里陈密抱着个10寸左右的箱子跑得风风火火的样子,再次满头瀑布汗的确定,确实是‘小小的利用了一下’。转身斥责旁边的高基、 “若兰说得是,是我不对,太没有同事爱了。陈美女秘书,你等等,我这就去给你拿!”要是你不知道高基接下来的打算,一定以为高基真的听了张若兰的话,打算好好的发挥他的同事爱呢。实际上,高基故意将门大打开,然后走过去,打算将行李箱拉开,他可没忘昨天办公室的那一幕,女人的胸罩和小内内混着他的小内,那叫一个什么画面。 “不用了,我自己来,谢谢……”接下来高基和张若兰见证了什么是神速。陈密是什么人,会不知道高基心里在打什么歪歪肠子?没给他机会趁他弯腰的一瞬间跑过去捞起高基扛着都觉得沉的大号行李箱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然后听到‘碰’的一声,,某到房门也关上了。张若兰和高基被愣在当场,脑袋还是混沌状态,刚刚他们的时间暂停了么?不然陈密会这么快就消失了?那速度,简直比飞还快。高基看着消失的陈密,心里想着,人类的潜力无限啊…… “这陈密怎么怪怪的,我有点适应不过来!”张若兰看着生龙活虎活蹦乱跳的陈密断定:她已经没事儿了,只是不知道刚刚晕倒是不是大脑受到了刺激,才激发了不属于她本身的潜能。 “呵呵……可能有怪癖,咱们不理她,该干嘛干嘛!”高基反映过来拉着张若兰进了自己房间,他没忘记,张若兰还有点疑问,他得配合她让她好好的检查! “你干嘛?” “你不是好奇那东西我藏在哪里吗?我这不是配合让你检查嘛!”高基抱着张若兰就进来浴室。 “哪有你这样检查的?” “那你想怎么检查?”高基不管张若兰的抗议,憋了一路了,不解决他兄弟会抗议的。此时的张若兰眼若桃花,含羞带怯的,深深的激发了高基身体里的保护欲啊! “啊……你混蛋,干嘛呢?”张若兰后悔之前好奇在他身上乱找一气了。现在高基正捉着她的手让她在他身上四处搜寻,实际上就是变相的让她帮他拖衣服,这高基,太不要脸了。 “哦……不在这里啊?你不要这样检查?那你自己来,想摸哪里都随你,这里……这里……”高基更露骨的话还有,张若兰实在受不了只有缴械投降! “这是我们之前带过来的资料,公司的原石厂在这个位置,而平时会先把开采出来的原石运到这个地方,然后采取水运的方式运到春城,如果是旱季,那么就会运到这个地方走陆运;我的意思是我们今天就从源头查起。这边给都信息不是说没办法开采吗?咱们就混进去看看,是否真的已经停止开采了!”一到早一群人聚在高基的房间,商讨接下来该怎么做,陈助理拿出一张地图在上面勾勾画画,说着自己对接下来的行动的想法。 “我同意陈助理的想法,咱们就上去先去这里,然后看结果,下午再到两个货运存放点看一下。”高基指着原石开采的矿山,发表自己的看法。没办法,他精力旺盛,昨晚没用完。 他想起昨晚半夜的时候自己的活塞运动正做在最关键的时候,某人就‘叩叩叩’的乱入了,美其名曰还箱子,高基那个后悔啊,当初就不应该给这女人用,在最关键的时候死机,不知道影响多大啊? “美得你,你以为这纸上的距离就是说说啊?你以为这边有八条道的高速公路给你跑啊?这些这些都是在深山里,了无人烟,全都靠爬的!”张若兰鄙视的看一眼高基,她今天心情也不好,说好的呢? “额……” “行了!咱们行动吧,先出去吃早餐,我已经联系阿兹把车开过来送我们到离那里最近的地方!”陈助理笑笑,收好桌上的地图,准备出发。 “唰唰唰……”陈密蹬蹬蹬的跑前面跟陈助理一起,她还是很有自觉的,知道自己昨晚肯定坏了人家的好事儿。今儿一早这两人看自己的眼神儿,她就觉得错大发了,干嘛也不能坏别人好事儿啊。唉!要折阳寿。 “陈助理,咱们一起!”很自觉的离那两个人远点。 阿兹已经在酒店外面等了,看见他们很热情的上前去开车门儿。对于这几个人,阿兹从昨晚知道他们不是鬼开始就特别的崇拜,那是走进去的那么多人中唯一好好的活着出来的,太厉害了。 一路上几个人都没怎么说话,两个小时候大马路变成了弯弯曲曲的小马路。又半个小时后,就是坑坑洼洼的泥路,阿兹咬着牙齿开了一个小时候,再也挪不动了,一行人只有浩浩荡荡的下车。 “现在我们得自己走上去?”陈密看着因为刚刚下了雨而泥泞难走的山路,皱着一双眉,很怀疑自己能走上去不。 “我们大概会走一个小时的样子,这已经是最近的路线了!”张若兰来的时候也是有关注资料的,平时没下雨的时候还好,可惜现在是雨季,山里就没有干过、 “意思完全正确!”陈助理看着两个女孩子,自己挽着裤腿就开始行动了。心里想着,有啥好抱怨的啊?有啥啊?我这老头子一把老骨头不也陪着你们一起怕么?我怎么觉得好憋屈呢,修炼了几百年,爬个山还得用最原始的方式,真是丢人。 “挺直了腰杆赶紧的,爬!”高基甩甩胳臂,扭扭腰,完全就是当是外出爬山旅游! 陈密和张若兰在后面看三个男人爬得正带劲儿,也不多说,紧跟着走了上去。矿山在一座山的背面,他们必须爬过这一边,才能到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