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大小便失禁了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七十六章 大小便失禁了

“老大,我没骗你,真没骗你1”毛力捂着后脑勺瓜子极力的强调。 其实这个人也不是什么老大,就是青峰帮一个比较说得上话的人小领导而已,叫阿奇,平时都青峰帮老大的话才听,但是最近青峰帮老大的好兄弟张应雄来了,老大给了他不一样的待遇,简直就是跟老大平起平坐了。听说是他给青峰帮带来很好的利益,这点就让阿奇怂了,跟谁过意不去也不能跟钱过意不去啊! “走,咱们回去告诉老大,看老大怎么说!”阿奇并不是冲动的人,能入青峰帮老大的眼,必然有他过人之处! “不是……不是……老大,万一大哥说就这么算了呢?那那些个兄弟的仇还有我的仇就这么不报了么?”毛力还守在那里一动不动,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 “怎么?你难道想自己去,那你去啊?”阿奇无语的看着跟白痴一样的毛力,转身走了。 “等……老大等等我!”见阿奇走了,毛力不甘的再转过头看一眼四个房门,还是屁颠屁颠的跟着走了。 “啊……昨晚睡得真舒服,美女秘书,你睡得怎么样?”高基一大早开房间门就看见陈密也刚刚打开房门。眨眨眼跟陈密问好,但是陈密看高基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色迷迷的,欠扁。理也不理她直接去了餐厅。 “哇!你们两也起得太早了吧,我以为我是第一个呢!”陈密在餐厅看到正在用餐的张若兰和陈助理,一脸的诧异。 “好哇,你们吃饭都不等我,还能不能愉快的一起做事儿了?”高基深深的被伤到了,捂着自己的胸口,很想大叫,我的小心肝儿啊! “吃你的吧,但会儿事儿还多呢,还不知道今天去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咱们要有完全的准备!”张若兰看着高基哀嚎,趁着他长大嘴巴的时候,一个白面满头直接就塞嘴里给堵上。高基就剩下一双眼睛在那里滴溜溜的表演自己的委屈,没人理会。最后还是自己乖乖的吃自己的。 “阿兹,我们在这里!”今天他们让阿兹帮他们租了两辆车过去,没有让阿兹开车,因为处理这事儿,少一点人为好,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最好别带上不相关的人。 一群人照着地图往昨天货车停的地方去。可是车还没开一会儿,高基和陈助理就发现不对的地方,居然又有尾巴,高基无语的反翻白眼,这是打不死他也想把他气死的节奏啊?这到底是谁从他们来就开始不想放过他们,难道和原石有关?高基突然就肯定了,不用想也知道,出来原石的问题,确实没有别的什么理由他们就是在国外了,还有人雇杀手追杀他们啊! “高基,我们后面好像有人跟踪!”这次连张若兰和陈密都发现了,因为有上次的经验,陈密也变得警觉一些,而张若兰更是因为高基的原因,在春城就遇见几次这种情况了。 “陈助理,你说怎么办?”高基这次不想就这么放过这群人,他一定要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作怪,所以转头问陈助理。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高基也或多或少了解一些陈助理这个人,还是算很有胆识和头脑的。 “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陈助理撂下一句话就什么也没有说,老神在在的开着车子冲在冲在前面。本来是租两辆,两个人一辆的,早上拿到车的时候陈助理自己先上一辆车了,本来应该有一个人跟上去的,但是好死不死的,两个女人都不约而同的进了高基的车子。高基本来想说去一个的,结果前面的车子一看没人来,一溜烟儿走了,只给高基他们留了一地的烟尘。这会儿陈助理和高基在通话,陈密和张若兰做高基车了,陈密已经开始后悔,刚刚为什么不跟这陈助理走。 “陈助理,你在前面带路,咱们找个宽敞一点的地方,别人都来拜访咱们了,总不好直接拒绝是不是?”高基自信的笑笑,不再有顾忌。 “好!你们跟好了!”一会儿功夫,马路上上演着你追我赶的游戏。 “好了,就前面!”车子很快开到了郊区,陈助理看着前面的空地,思索了一下,那地方正好可以接待客人。 高基和陈助理同时换挡,一个加速一个减速,进入那块空地然后头对头的横着停下来,巧妙的当初了出口,只留了那么一个入口。 “你们两就在车里不出来!”高基看一眼后座的两个女人,很霸气的下车,然后给愣了。尼玛这是要玩儿真的不是?怎么突然间这么多人,还各个儿真家伙,真是太抬举他了。 “臭小子,前天放你们侥幸的逃脱了,今天看爷怎么收拾你!”说话的正是毛力,昨晚阿奇回去告诉青峰帮老大就得到命令,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收拾了他们。毛力一定就就来气儿了,自告奋勇的要来。此时占着身后有几十号人,胆儿特别肥。 “兄弟,你被打傻了吧?谁才是侥幸逃脱那个啊?”高基也不闹,在身上淘来淘去,总算在胸口的口袋里摸出一个口香糖,慢悠悠的拨开摔嘴里。漫不经心的动作和话语,把毛力看得呲牙咧嘴,巴不得上来咬两口。 “臭小子我让你得意,今儿看你还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还能活着离开!”说着就示意身后的人行动。 “等等,你确定你要来真的?不打算告诉我们咱们在得罪哪个大人物了?要把咱们这么赶尽杀绝!”高基看他们一个个给子弹上膛,也不着急,淡淡的盯着毛力。 “你……无……无可奉告,你记着你挡了别人的路就成。也给你说了,也算是积点阴德,也了你个心愿了!”毛力说得豪情壮志。 “好吧!这可是你说的,反正你阴德都积了,下去的时候阎王爷也不至于为难你,我这就放心了!”高基拍拍胸脯,好像自己真得很担心人家下不下地狱一样,弄得对面的人脸色青红不一。 “臭小子,死到临头了还这么要面子,嘴又臭!今儿爷就好好教训教训你……”话还没说完就朝着高基一枪 “碰”的一声伴随着车里‘啊、’的一声,响起。陈密吓得一张脸恰白恰白的,捂着自己的双眼,就跟马上晕过去一样。 半天没声音,好奇的张开两只手指,高基还好好的站在原来的位置,但是子弹就是没有靠近高基已经自己掉下去了。陈密仔细的看着着戏剧性的一幕,那子弹好巧不巧的就刚好落在高基脚边,但是就是没碰到他半点儿。 “妈的,这什么玩意儿?”毛力又联系朝着高基开了几枪,结果也都一样。除了手法不准的,其他子弹都乖乖的躺在高基的脚下,而高基总头到尾动也没动一下,笑眯眯的看着毛力。 “妈的,你很拽是不是,不怕子弹是不是?爷就不信了,看我不把你打成马蜂窝。兄弟们,给我打……”空中突然响起此起彼伏的枪声,几十只枪都对着他们,陈密和张若兰都被吓得闭上了眼睛。半响却没有听到子弹打到车身上的声音,张若兰拍拍陈密的肩膀,然后先睁开一只眼,然后瞬间睁开第二只眼,再然后嘴巴长得大大的,看着车前高基和陈助理身前,密密麻麻的子弹就停在他们前方,子弹在陆续增多,但是就是没有一颗子弹穿过他们身体或者说落在车窗上,全都悬浮在空中…… “哇!这是怎么回事儿?”陈密也睁开眼看见了眼前的一幕,眼睛瞪得老大老大,不相信自己看见的。 高基现在其实也在呆愣的状态,因为就在刚刚,那些子弹在过来的时候,在自己准备出手的时候,陈助理突然将自己给扯到他身后,然后只看见他手一伸,所有射过来的子弹都停在了半空中。高基震惊的不是这些子弹,而是陈助理居然会这能力,高基突然就凌乱了。饶是是他,现在要用悬浮术都和吃力,可见需要的功力要多大,可是这陈助理居然没有半点累的迹象,居然还忙中抽闲的朝着自己眨眼睛,令他特别的不是滋味。 这陈助理居然跟他一样是修行的人,在一起这么久,他居然没有半点发现,可见这人的修行有多厉害,明显的比自己高出很多,至少现在来看是这样的。 正在高基失神的时候,陈助理双臂一震,所有的子弹都转了一个方向朝着那群人飞快的过去。对方也被这一幕给吓到了,等反应过来子弹已经在面前了,避无所避。瞬间就听见遍地哀嚎! “留一个活口!”看着飞出去的子弹,高基只来得及说这么一句。最后就真的只剩下刚刚那个嚣张得不能再嚣张的毛力,此时已经被吓得腿脚不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高基甚至闻到一股臊臭,有人被吓得尿裤子了! “你们……你们究竟是人是鬼?”毛力已经下的前言不搭后语,半天才问出一句话来! “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究竟帮谁才是最重要的,你说是不是?”高基走过去在已经吓得大小便失禁的毛力身边蹲下,一脸的笑意盈盈。 “我……我……是一个叫……叫张应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