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被堵在门口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七十七章 被堵在门口

毛力已经被吓得哆嗦不止,很配合的说完,然后眼皮一翻,吓晕过去了。 “张应雄?”高基和张若兰同时惊讶的说道。 “张应雄?就是几个越以前突然消失在春城的赌石场老板?”陈密在这一行也或多或少有些了解,当初张应雄消失的时候在业界也引起很大的轰动。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一夜之间消失了,连带的还有资金和家眷。 “看来他是逃到缅甸来作怪来了,目的你们应该很清楚,替他儿子报仇呢!”陈助理踢踢晕死过去的毛力,头也不抬的说话。但是高基和张若兰知道他是在跟谁说话,不用说他们也猜到了。看来这张应雄还真是会养精蓄锐啊,跑这么远来还不消停,想着怎么收拾他们。怪不得他们一下飞机就有人开始跟踪他们。 “什么清楚?替儿子报仇?我怎么没听懂啊?陈助理1”陈密晕乎乎的不知道陈助理唱的是哪一出。 “不是跟你说的你当然听不懂,上车吧!不管怎样我们还是要去看看货物,了解他们是怎么操作的!”陈助理扔下提起来的一个人,然后转身上车去了。 高基从刚刚知道陈助理跟他也是一样的修行之人的信息中回过神,再看陈助理,怎么也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然后屁颠屁颠的跟着人家去车上了,把两个女人个扔一个车上。张若兰想他们应该是有事情商量,所以没有追上去。陈密皱着一张脸,心里骂高基没风度。 “有什么问题赶紧问,我只回答你三个问题!”高基刚刚坐上车,陈助理就开车了,很臭屁的说道。 “你……”高基刚刚满满的疑问,现在人家让他问的时候,他有不知道从何问起了。突然觉得自己很贱呢,有什么好问的,自己不也是莫名其妙的就得了那啥了么? “你是故意接近我是敌是友?”想半天憋出一个屁来。 “就这问题?”还以为这小子能憋出什么屁来,整半天就这么个没营养的问题?陈助理啥话没说,直接踩油门儿,箭一样的飞出去。 “你干嘛?”高基因为惯性,人直接往后仰,很不理解他的动作。 “干嘛?你不是问是敌是友吗?老子今天就开车出去撞死你小子1”这小子就是一木鱼,敲不醒的。 “喂……喂”高基看着窗外急速变换的风景,心里那个杵得慌。 “小姐,你看他们在干嘛?”陈密惊悚的看着前面那辆车在马路上飞驰,结果话还没说完呢,就被张若兰接下来的动作给吓得不轻。 张若兰也看见了前面飞驰的车子,二话不说一踩油门儿,跟上去。旁边的陈密直接给吓得一张嘴张着可以塞下鸡蛋。 “到了,下车!”高基正在想着,这人应该不会去撞车才对,这么点儿速度其实对他来说也就是过山车而已,不成事儿的时候。终于想清楚了,如果是敌人怎么会帮张若兰他们;如果是敌人又怎么会跟他们一起来缅甸巴心巴肺的忙;要是是敌人刚刚又怎么会帮他们收拾毛力那群人。刚刚相同就听见陈助理叫自己下车的声音。 高基转过头看去,陈助理阴沉着长脸,耷拉着别提心情多不爽。 “你们怎么回事儿?不打算要命了?”陈密和张若兰随后跟了上来,刚下车张若兰就走过去开骂。刚刚那个车速吓人。 “没办法,有人榆木脑袋,我得给他醒醒脑!”陈助理看都不看高基,往货运地去。 “谁榆木脑袋?我们就一会儿没跟你们一起,怎么就觉得你们矛盾深深的样子?”陈密看脸色不对的陈助理,他们还不会是……怎么感觉欲求不满的表情呢? “我们就是有点意见相左,没什么问题,你别瞎想!”高基拍一下陈密的脑袋也跟上去了,用他们的方式跟陈助理交流去了。 “额……那啥……陈助理,我没想怀疑你的,我就是不知道问啥!”高基用他在徐傲记忆里找到的传音方法跟陈助理交谈。以前知道有这种只有说话的人和讲话的对方才能听见的方式的时候,高基觉得没什么用,因为他压根儿就没遇见相同的人。既然陈助理是,那他不妨试试。 “臭小子,就你这智商,我们还指望你!”高基没想到陈助理居然回了自己,顿时心里激动万分。 “哇!你能听见啊?你们?还有谁啊?指望我什么?”高基一下就来劲了,接连问了几个问题、 “废话,我当然能听见;对,我们。还有我儿子、老婆、徒弟!三个问题回答完毕!”陈助理说到做到,就回答三个问题,然后嘴巴一闭,走了! “诶!不带这样儿的,这不公平,你们什么都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有什么不公平的?你不也资质浅浅的就能得到冰魄金针吗?在这里没有什么东西是公平的,你还想知道什么?不知道自己去查,滚犊子……”几句话,讲得犀利又带刺儿,高基给弄沉默了。明摆着欺负他,华丽丽的欺负他是一个人。 “就欺负你了,怎么着?我好好的一老头子出来给人当个小小的助理,还得陪着你们一群小年轻爬山我不累我?我好好的一儿子不让他好好的修行偏偏弄出来给你儿子当保镖我烧的我?自己的老婆有事儿没事儿就去原石厂看你小子我不冤我?我好好的……”这绝对是陈助理说得最多的一次话,说得高基一愣一愣的,最后反正是了解了,原来小五是某人的儿子。 “嘿嘿……陈助理……你跟我说说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呢?”高基一脸卖乖的样子,然后眨巴眨巴的跟一只哈巴狗一样。 “你们看前面!” 说这话的是陈密,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对面。 其他三个人抬头看去,货运地点的入口,一群人站着刚刚好给堵住了。都盯着他们,一看就知道并非善类。 “怎么办?”张若兰看着从刚刚下车就一直沉默的两个人。转头看向那门口,总觉得那里怪怪的。 “他们看他们的门儿,我们拜访我们的,互不相干,有什么怎么办的?”高基走在最前面,一行四个人大踏步的往门口去! “兄弟,麻烦让一下,我们有事儿需要进去下!”走到几个人的面前,不知道陈助理哪里摸出一包香烟,给门口的一行人打桩。 “有事儿?来这里的都有事儿,咱们大哥可不是什么屁事儿的人都见的!”看似是带头的人一把抢过陈助理手里的香烟,却也不让路,反倒是呛起来。 “你们什么态度啊?我们是你们这里的客户,找你们老板了解……”陈密看不过去出制止,却被张若兰给拦住了。 “兄弟,说吧!你们这拦着是想怎么着呢?咱们也都是老实人,正经商人,就想了解一下我们的货物最近运输情况!”高基没有跟他们寒暄,人家都说道这份上了,表明了是不欢迎吧。 “呵呵……你哪只眼睛看我们拦你们了,说话可得看着点儿,想进去啊?可以啊,自己想办法进去吧!”带头的那人本来是一个光头,说话的时候用手摸摸头,然后用手肘顶了顶旁边的人,一群人居然都跟蹲马步一样的蹲着,并排着层层叠叠的拦住了入口,意思很明显,上面没路了。不过他们好心的在下面开辟了一条新道路。 “你们……”张若兰也沉不住气了,对方分明就是为了给他们下马威,让他们难看的! “这可是你们自己说的,别到时候说话不算话!”高基看了一眼旁边的陈助理,然后在看一眼蹲马步蹲得歪歪斜斜的一群人,毫不在意他们的奚落。 “老子当然说话算话。小子,口气别这么大,有本事过了再说!”光头男看了眼高基,不认为他能过去。 “陈助理,我先进去看看了,你照顾她们!”话还没说完,人就已经不见了,门口的人就只是感觉肩上被什么东西轻轻拍了一下,回过神来,眼前那里还有高基的身影。就只看见一男两女站在门口,两个女人也同样死一脸的懵懂。 陈助理知道,高基是自己一个人进去看看里面情况去了。神态没有多大的变化,继续沉默的看着面前的光头。 “人呢?”光头男四处张望也没有看见高基,转过身问旁边的一个小喽喽,见对方摇头一把将那个人推开。 “你们行啊!老子眼皮子底下也有人能消失,放心,就是翻个地儿朝天,也得把他找出来。”光头男不解气,恶狠狠的看着张若兰他们。 此时陈助理却已经带着张若兰他们往回走了,反正那小子进去了,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还不如车上去等着。唉!老骨头了,没有年轻人的活力了。 “你,你通知大哥和二哥,其他人给我找,非找到不可!”光头男气急败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高经理哪里去了?会不会有危险啊?”陈密那也是相当的好奇,哪有人突然之间就消失了的?一脸疑惑的望着陈助理。 “你想知道啊?待会儿去问光头男吧,他会告诉你!”陈助理鲁鲁嘴,示意陈密看车外的高基。 “哼!不说拉倒!”知道被取笑了,陈密一张脸红到耳根,没好气的做到了后座。 张若兰看着外面忙得热火朝天的一群人,若有所思。她知道高基很厉害,所以也不担心,她在想谁知道他们要来,又是为什么要将他们给堵在外面,究竟这些货是什么情况?张应雄到底想干什么呢? 突然张若兰眼睛眨了一下,再看过去,本来些躺着的身子一下子多了起来。 “陈助理,你看那个人的手臂上,是不是和我们那天来的时候那个人手臂上的刺青是一样的?”张若兰指着一个正在搬东西的高大男子,紧紧的盯着他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