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软到下不来床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七十九章 软到下不来床

张若兰还是害羞的,也不知道那里学来的这一招,不过不能否认,很管用!当晚张若兰几乎就没有机会睡觉,一晚上的翻云覆雨,一晚上的欲仙欲死,一晚上的嘶吼求饶…… 一切风平浪静之后,张若兰后悔了。这是让她没办法下床的节奏!之前怀疑小说里说的这样会腿软得不能下床还不相信,这会儿相信了。真不该信小说里说的这方法,亏了……她怎么觉得享受的不是她而是高基呢? “咱们直接去货运地点还是去哪里?”高基早上一起床就神清气爽的,别提多带劲儿,有人就不行了,昨晚跟一个臭小子抢一晚上的被子。 “直接去货运地点吧!不管是不是跟青峰帮的有关系,咱们必须先探一下负责货运的人的口风1”陈助理打打哈欠,羡慕的看着高基意气风发的脸,心里都呕死了,早知道就多开一间房了。 “好!陈助理好像没有睡好?”高基也看见了他浓浓的黑眼圈。 “别提了,昨天鬼挡床了。”陈助理摇摇手,跟高基一起走了。耳边还听到有人很不满的声音,‘你才鬼呢,你全家都是鬼。’陈助理心里想的是,看来是的正正家风了,回去好好收拾收拾那臭小子。 “不许叫!说:这里的负责人在哪里?”高基架住一个人的脖子在隐蔽处,套取有用的信息。没办法,他和陈助理在这里面转悠了半天了,但是就是没找到那一个像负责人的。而且每一间房几乎都长得差不多,实在是难以辨认,只有想这种捷径了。 “你……你们是谁?找我们负责人做什么?”被架住的人显然也不是怂种,还知道问一下情况。 “这问题就不劳你费心了,你只管带我们去就是!放心,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还有你们负责人的,但是前提是你要配合!”这是高基第二次进来,对这里不算熟悉,但是也不算陌生了,总是觉得这里面很多人都很奇怪,但是又说不出来那里奇怪。就像这个被自己架住的人,不是应该害怕吗?可是居然没有半点惊慌的感觉。 “这是你说的?我信你,那我带你去!”这人显然是一个聪明人,也没有多说,直接带着高基去找他们负责人。为了保险起见,高基在出这个注意时,陈助理提出自己在暗处,所以现在看起来就只有高基一个人。高基听这个人说,有一瞬间愣了,这人不错。显然不相信,这里有这么有胆识和气魄的人。看来是他们从心里就给这些人定位了,总有错误。不管他们是不是青峰帮或者跟青峰帮有没有关系,但是最起码的,这人真不错。也许就算有问题,也是领导吧。 “那,就这里!”那人说到做到,将高基带到一间本公是门口。 “兄弟,谢了!”高基将人打晕,然后闪身进去了。随后进来的还有陈助理。 “你们找谁?”一个年近50的人坐在办公桌后面,看见有人闯进来也不慌不忙,显得很有修养。看着高基和陈助理突然闯进来,也没有惊慌失措的大吼大叫。一双眼睛看着他们俩,显得少有的睿智精明。 “你就是这个货运地点的负责人?”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高基首先做的是确认身份。 “你们不说我也猜到了,是中国春城张氏集团的负责人是吧?”对方也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出了高基他们的真实身份。高基和陈助理都一愣,这人是太聪明还是早就知道?都这个人更是有所提防。 “我就是这里的负责人,叫刘楠!不用惊讶我怎么知道是你们。你们的货那么多没有发,青峰帮的最近又在这里增加了人手,不用猜也知道是你们那边有所行动了。”刘楠也不过多的卖关子,直接说了自己是谁。 “刘总真是聪明,就这样也能猜到,真是佩服!”高基莞尔一笑,也对! “不要叫我刘总,这里我紧紧就是负责一下运营了,可以说就是一个傀儡。说白了,还是托你们张氏集团的福呢!”对方从抽屉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自己点上,然后将烟丢给高基,算是打桩。 “这话怎么讲?”高基越来越糊涂了,自己脑袋不够用了吗?怎么跟不上这个人的节奏。陈助理在身后一直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明白?咱们和张氏集团合作也有那么久了,从来没有出现过现在这样的问题,合作一直很顺利。也正是因为有张氏集团这样的大客户,我这里才得以生存和发展,可是这次,我们却也是因为张氏集团,这个地方才会变成这样……”刘楠好像在对牛弹琴,高基完全没有办法理解,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却没有打断,想在其中听出一点信息。 “刘总,咱们的合作还依然存在吧?”一直沉默的陈助理终于说话的,可是一开口好像就不在状态,话完全没有在点子上。当然,这只是高基这么认为的。 “在,当然在!既然你们已经来了!那么我希望我这里的现状能够得到改善,咱们继续的长久合作!”刘楠看了一眼高基,好像再说:这位仁兄才在点子上嘛。 “好!那我们就不打扰了,你放心,既然我们来了,就必然把这里的事情解决完!”陈助理也不含糊,眼神失意高基走了。 高基懵懵懂懂的,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跟着陈助理出来了。 “不对啊!你们刚刚都在说些什么?我怎么觉得我才是不在状态的那个呢?”高基不干了,凭什么是他不在状态啊?一赌气一耍赖,我不走了!你得给我交代清楚不是?还能不能愉快的合作了。 “你就是还没适应你现在的能力,不然办事儿怎么会这么麻烦还要费口舌去问个究竟?自己看不就得了?”陈助理指着自己的脑袋,一脸鄙视的看着高基,别提多嫌弃。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高基突然反应过来,拍拍自己的脑袋骂驴脑袋。看着陈助理已经走出去很远,赶紧追上去。 “那你都知道些什么了?跟我说说呗……” 陈助理当没听见,提气就飞奔了。 “你倒是等等我啊!”高基赶紧提气追上去。 “你们回来了!怎么样?”张若兰和陈密坐在高基的房里,正在商讨下一步怎么办。 “我们猜得没错,问题确实处在发货的问题上,脑海里想起陈助理说的话。 “你难道没有看出来这里已经被青峰帮控制了吗?咱们上次在门口遇到的那些人,都是青峰帮的人。而青峰帮正是因为我们的货在这里才占了这里,所以刘楠说是托我们的福。” “真的是发货的问题?那是因为没发还是因为它们发错地方了?他们有说什么原因吗?是因为闲费用低还是被人指使的呢?”张若兰听到这消息无疑很正经,没想到真的是发货的问题,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的考虑换发货地点的事情。 “我们猜对了一部分,但不是全部。发货地的负责人叫刘楠,从来没有觉得我们的费用太低,相反的一直觉得利益很丰厚;至于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指使,我想他们根本连帮兄都算不上,顶多能算一个被害者。”陈助理望着着张若兰,说得稀里哗啦,但是张若兰却压根儿没有听明白。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觉得压根儿就听不懂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为什么没有收到货?我们又为什么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查什么?”不仅仅是张若兰,连一直不在状态的陈密都发现了这个问题,说不通嘛。 “陈助理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发货方并非不发货,而是本跟不能发,因为青峰帮为了扣押我们的货,强占了那里,现在的负责人实际上就是一个傀儡,只能听青峰帮的人的命令办事儿,所以陈助理才会说刘楠最多就算一个受害人,不是嫌价格低也不是有人在背后指使,他们因为接收我们集团发货的活而惹祸上身,自己的货运公司都被青峰帮给强占了。”高基细心的解释这里面暗含的信息。别误会,他不是好心,而是因为他深有体会,陈助理之前也是这么给他说,压根儿不说理由。要不是自己死缠烂打,现在还一样迷迷糊糊的呢。 “怎么会这样?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张若兰总算清楚了事情的复杂性,但是却想不通,为什么青峰帮要跟他们做对。 “对!我们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要知道青峰帮跟张氏集团有什么冤仇,要查清楚这个原因,后面的事情就迎刃而解。”高基朝深思的张若拉眨眨眼,腿儿在下面桌子下面勾着张若兰修长的小腿儿,一磨一磨的,还得张若兰不能集中精神,拿眼等着她,但是却不好发做,只能一个人不好意思的低头脸红。 高基看着这样的张若兰,心里又是一紧,玛德!又有感觉了。高基看了一眼旁边的陈密,一丝恶作剧浮现,故意加大摩擦的动作,并有意无意的摩擦这陈密的小腿儿,但陈密因为一门心思都在陈助理说的问题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直到感觉到两条视线在不正经的盯着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下面都快失手了。奈何张若兰和陈助理都在这里她不好发作,抬起一只脚就踢过去,疼得高基呲牙咧嘴。 “我和高基打算明天去会会青峰帮的人,跟他们谈一谈!”陈助理是谁?能不知道桌子下面的动作,不过还是眼观鼻鼻观心。唉!老了,真不适应现在的年轻人的风流。 “这次我跟你们一起去!”高基总算放过张若兰,认真的听陈助理的计划。张若兰第一个提出自己也要去,一是因为想尽快了解其中的问题,二是她身份跟其他人不一样,去的话说不定更容易一些。 “我们也想了这个问题,你是张氏集团未来的总裁,有这个理由去,所以咱们明天就不用分开行动,一早就一起去!”高基也认为,张若兰比他们任何人都更有资格代表张氏集团去。 “好,就这么说定了!”唉!老了,折腾一天真累,老头子我得回去睡觉了。陈助理起身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