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被绑架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八十四章 被绑架

“那我们就先走了。对了……你刚刚说的什么不能太老实什么意思的?”毕竟还是老人了,陈助理心思要比其他人谨慎一些,一直在想着刚刚刘楠在那里说的话。 “对我忘记了!是我之前听到两个篓篓说的话,说什么趁你们离开酒店的时候去把人绑了,我不知道指的是不是之前来的那个女人。”刘楠拍拍老门儿,才想着这么意见大事儿,结果话还没有说完,空中就只留下一句: “刘老板记得赶紧发货,咱们那边等着用呢!”高基几个人已经不见了。他们知道中了调虎离山计了,看来他们的行踪早就暴露了,必须赶紧回去张若兰他们不能有危险。 “遭了,这次我也出来了!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说话的是小五,他还没忘记自己的任务可是保护好张若兰,要是有点儿什么事儿,他后面的修行也别指望老头子会教自己了。 “是调虎离山,而且咱们肯定在早就被盯上了!”陈助理也有所担忧。 “阿赫,你不是跟在郝正亮身边么?你怎么不早跟我们说?”高基看了一眼旁边一直沉默的郝正亮,有些责怪。 “这件事情我根本就不知道,应该不是他干的才对!或者是郝正亮合作的,只有这样才能为什么我不知道!”阿赫想了一下,是真的没有听见郝正亮有什么计划。 高基和陈助理几乎同一时间想到张应雄。加快了速度,等到了酒店回房间,哪里还有张若兰和陈密的影子。只在张若兰的梳妆台上找到一张留了地址的纸条。 “现在我们怎么办?”小五看了眼上面的地点,一脸的死定了的表情。 “我们只有先赶到那里去了,去晚了恐怕出事儿!”高基看了一眼陈助理说道,对方点点头。 “哈哈……高基!你小子还真有种,还真的来了!”城郊的一个废弃房里,高基和陈助理赶到的时候就看见张若兰和陈密被堵着嘴巴绑在屋梁上,下面是一片刀林。只要她们一掉下来,一定被刺成马蜂窝。两个女人看见高基和陈助理,没有干的眼泪又哗哗哗的往下掉,可惜又说不出来话,那表情别提多痛苦。看得高基都忍心再看了。那两张梨花带雨的脸,看着他心疼。 高基看了一眼周围,也没有几个人,不过一个个还都是凶神恶煞的样子。,其中最角落里是很久不见的张军,旁边是;两条连着张若兰和陈密背后的绳子,一双眼睛怨毒的望着高基。 他们在来的路上已经商量过了,他和陈助理从正门进来,而小五和阿赫在暗处,伺机而动。刚刚看了眼没有发现郝正亮,应该是被重创躲起来了,也没有过来找张应雄。 “高基,今天你的好日子到头了,我在这里恭候你们好几个月了,总算把你们给盼来了!”张应雄的声音想起来,看来眼高基,那眼神,巴不得将高基给五马分尸。 “张总,好久不见,看来上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你真的以为你能收拾的了我?”高基鄙视的看着没了腿的张军,心里想着这两父子还真是一路人啊。 “哼!别说大话,今天我就是治不了你也要跟你同归于尽!你真以为你们来了就没事儿了?哈哈……告诉你,在你们来之前我已经在这里面埋了满满的炸药,就算你再厉害,也插翅难逃。”张应雄手里握着一个遥控器,表情已经疯狂的状态。想到自己好好的公司被丢了,好好的儿子就这么被高基给弄残了,好好的日子被高基给搅得鸡犬不宁,心里就把高基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既然他不让他们好过,反正他什么都没有了,那今天自己就跟他同归于尽。 高基和陈助理对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震惊,这张应雄已经疯了。 “张应雄,你有什么冲着我来,跟两个女人过不去算什么男人!”高基看了眼一直流泪摇头的陈密和张若兰,别提多心疼。 “哈哈……你以为我还会上你的当?你放心,在你死之前,我一定会让你好好的享受一下,看看你的女人是怎么死的!哈哈……”张应雄占的位置是最高点,正对着张若兰和陈密,笑得跟个恶魔一样。不等高基他们再说话,转身看着张军 “儿子,你不是想报仇吗?现在还不动手?”很明显张应雄是在叫张军放线。 张军听到张应雄的话,阴森的笑了一下,然后不知道总什么地方抽出一把西瓜刀,砍向那两根本来就不结实的绳子。高基瞪大这眼睛看着直线下降的两个人,赶紧想要上前去接住,却被陈助理给拦住了。回头看见隐在暗处的小五和阿赫一人救下一个,落在了他们旁边。 比高基还震惊的是张应雄。 “高基,好小子,你居然还请了帮手,不过这次你失策了,就算阎王老子来,也救不了你们,现在咱们就一起下地狱,路上才好有个伴儿!”张应雄举起遥控器,准备按下去,却不想受伤突然没了力气,遥控器就这么滑下来了,。 小五拍拍胸脯:“吓死我了,还好金针管用,不然咱们就死定了!”总算有惊无险,几个人都呼出一口气,只有两个女人还没有从惊吓中回过神来,靠着高基浑身发抖。 “儿子,快,拿起来1”几个人正松了一口气就听见张应雄的声音,定睛一看才发现,遥控器好死不死的就这么落在张军的旁边。 高基正准备窜上前去抢却已经来不及了,张军就这么阴森的笑着看着高基,然后从椅子上直接载了下去。高基惊呼一声不好快跑!几个人终于明白张军根本就没想拿起来,而是直接用身体去按遥控器。几个人说时迟那时快,刚刚拖着两个女人窜出门口,就被身后的爆炸威力给震远了。 等一连串的爆炸声想过,高基才抬起头来,那里还有废弃屋的影子,只有还没有燃尽的屋梁。几个人互相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人身上才起身准备离去,去发现陈密怎么也拉不动了。高基一看才发现,这小女子又晕过去了。 …… “咱们还是收拾一下尽快回国吧!”几个人总算回到酒店,未免因为再生是非,决定赶紧回国。 “我定机票!”陈助理看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陈密,不抱任何希望她会在这个时候醒来去定机票。 “好谢谢陈助理了!”张若兰情绪慢慢的稳定下来,但是就是揪着高基不妨,心里还心有余悸。陈助理向张若兰安慰的点点头。 “阿赫,你是继续在这里,还是跟我们一起回去?”高基看了眼一直站在身后没说话的阿赫。 “哎呀!你这不是废话吗?你是他主人,他当然跟你一起咯!”小五最受不了这样婆婆妈妈的,还不等人家回答,就先爆发了。 “我不管以前怎么样,但我只把他当兄弟看,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是他的自由吗。阿赫你可以自己选择!”高基看了眼小五,然后对着阿赫说道。陈助理看着一脸真诚的高基,赞许的点点头,自古只有让心心服才算真的强者。 阿赫没想到高基会问自己,更没想到他会把自己当兄弟来看,一脸的受宠若惊。要知道他们戚氏家族,都是被冰魄金针的人当仆人,没想到高基会把自己当兄弟。 “我跟你一起走!”就那么一瞬间阿赫就认定了高基。不管以后怎么样,就冲高基的这句话,他认定了他就是他这一辈子的主人,一辈子的兄弟。 “好!”高基也很高兴自己又多了一个兄弟,而且还是修为很不错的,在自己之上。以后自己办事儿也有人帮衬着了。拍拍阿赫的兄弟,此时无声胜有声。 “这位是?”张若兰一直看着他们的互动,高基没有主动介绍,所以她也猜不到这个人是谁,之前也没听到高基说他有什么朋友在缅甸。 “这位是我们张氏集团的千金张若兰,这位是我们在去货运公司是遇到的阿赫!以后会跟我们一起!”高基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然后推着张若兰进房间收拾自己的东西去了。后面小五撇撇嘴,嘴里小声的嘀咕:“色狼,就一会儿的时间也要利用。” “你说什么?”陈助理转过头看着一脸吊样的儿子,有点恨铁不成钢。阿赫也很鄙视的腻了一眼小五,自己走到一边去了。 “诶!好像你们很有能耐似得!”小五不干了,凭什么都看不惯他啊。 “唉!这飞机做着就是舒服!”买票上飞机都很顺利。此时小五做在飞机上,那叫一个兴奋。要知道来的时候他可是提气用飞的,太tm的不人道了。 “你闭嘴!”陈助理一个软枕扔过去,果断的制止了小五的唧唧歪歪。 “我怎么咋飞机上了?”其实陈密还刚刚进机场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可惜刺激太大,一直处在懵懵懂懂的状态,如今坐上飞机了,才回过神来,还没明天刚刚自己不是快死了么?现在怎么就在飞机上了。 “你真是极品!”本来都闭嘴的小五听陈密这么一说,快速的接了这么一句。 “你是谁?”陈密看这小五,想了半天好像自己是真的不认识这人啊。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闭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居然被问是谁?唉!失败!还是不说话的好,现在心情极度不爽。 张若兰看看小五,笑得无以复加。 飞机上终于恢复了安静。陈助理和高基小五等都趁这一小会儿休整一下自己,他们之前都受了伤,需要接住功力恢复。高基没受什么内伤,说起来阿赫那家伙算是手下留情了。此时躺在座位上小憩,高基又梦到自己进了一个祠堂一样的地方,四处古色古香,自己跪在正中间,接受所有人的指责和唾弃,听着他们嘴里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