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林爸林妈去了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八十八章 林爸林妈去了

李飞见高基不回答,也不气,就一个人在那里雀跃着。要知道这次可是自己第一次跟着老大一起去办事儿,别提多兴奋,一路上急哼着小曲儿一路欢唱。 哼着哼着又把话茬转到阿赫身上去了,“阿赫兄弟,兴奋不?这可是第一次跟老大一起出来呢!”李飞就差没站起来手舞足蹈了。 阿赫看了眼一直处在兴奋状态的李飞,眼角浮现笑意,这小子真逗。但也没有打理他,任由他发疯去。看了眼小咪的高基,自己也趁机好好的休息。 阿赫明白,冰魄金针从来不选无用之人做主人。它是上古打造的灵物,它做的选择,戚氏家族从来就不去质疑。习惯了相信,所以阿赫也没有问高基是怎么得来的,也没有去问高基是什么时候开始修炼,修炼到什么程度。从在缅甸的交手看,高基应该还在先天的后期,下一步还得他好好练习。 “老大,咱们到了!”刚刚看见目的的的标识牌,李飞就迫不及待的叫高基。然后再一脚蹬向阿赫,结果却被阿赫巧妙的躲开了。李飞最近一直是不是就找阿赫麻烦,时不时跘一脚啊,打翻下咖啡什么的,阿赫都当就是一小毛孩子好奇。他知道李飞一直想看看自己的身手,但是就是不搭理他。在阿赫看来,李飞就是一小毛孩,不值得介意。 可怜的李飞不知道阿赫心里的想法,要知道了估计会抓狂上吊自杀的。 “收拾东西,咱们待会儿还要走一段小路!”林海家在乡下,高基以前经常和林海一起到镇上来赶集,然后用他们在田地里捞到的水货换的钱买些东西回去,林妈妈总是会笑得合不拢嘴。 “主人,这里有一股奇怪的气息!”从车刚刚进来这小镇,阿赫就感觉到了。他的修为此时还在高基之上,而且是古武大地直接过来的,很多技能都要比后来修炼的人好得多,所以要比其他人更先探知到一些气息。阿赫用传音之术告诉高基。 高基看了一眼阿赫,没有说话也没有好奇。阿赫说有那么就是有。高基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这么相信阿赫,可能跟身上的金针有关系吧。 高基不明白的是这中小镇上会有什么气息呢? “你能感觉到是什么气息么?”高基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本来想自己感觉的,可惜道行太浅,压根儿就感觉不到。 “现在还不能确定,气息很弱,我们离它还比较远……林海家在什么方向?”阿赫实在是没办法感知到气息的位置,也不能确定是什么东西,突然发现什么似的问高基。 “在西面,怎么了?”高基好奇阿赫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没什么,我能感觉到的就只有这气息是从西面过来的,既然是林海家也在西面,我们也可以顺道查探一下。”阿赫说完,就跟着前面一无所知的还一个人兴奋着的李飞下去了。 高基听了阿赫的话,愣了一下,然后也下车了,管他是什么,既然跟他们的目的地是一个方向,去看看也无妨。 …… “老大,请!”高基东西本来是自己拿着的,不知道为啥下车的时候东西就都跑到李飞手里去了。这会儿李飞正胸前雄后一边一个袋子,给高基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高基看着当场就想笑出来。 “李飞,行了!你是我兄弟,不是我仆人,只需要做你自己就好!”高基笑着夺过李飞手里的东西。他知道李飞感激自己,但是他高基不要感激,他要的是兄弟,一起有难同当有福同享的兄弟。拍拍愣着的李飞,然后越过他走前面去了。 李飞半天反映过来,然后有蹬蹬蹬跑去跟走在前面的阿赫炫耀; “兄弟,你刚刚听到没有?老大说不当我是仆人吗,是兄弟诶!”李飞一个劲儿的炫耀,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已经跟着阿赫踏上一条小路。等反应过来才惊呼: “阿赫,你怎么知道林海家怎么走?”李飞看着跟在他们后面的高基,也就是说这阿赫走的路是对的?难道他来过?没道理啊,不是缅甸认识的吗?这不公平,他跟老大久一点啦。 “我下车的时候跟他说了下西边!”高基追上来,三个人前前后后的走着。 “哦!我就说嘛,又不是神,怎么会知道的!”李飞一个人在中间嘀咕。 “老大,你看那是不是林海?”很快就到了一个村庄,李飞远远的就看着一个和林海身影很想的年轻人正坐在一堆土前,不知道在干嘛。 高基抬头看过去,因为他比李飞看得远一些,自然要清楚些。那不是林海还能是谁?高基散步并作两步走,李飞和阿赫看都,也都跟了上去。不用想也知道,那个人是林海没错。 “林海……”高基还没走到那人身边,就已经叫了林海的名字。李飞也在后面跟了上去。而阿赫却停在原地没有动,一双眼睛探究的看着林海。不!应该说是林海旁边的一堆土。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是一座坟。 “高基?李飞?你们怎么来了?”林海看着两个人朝着自己跑过来,最后才反应过来是他们两个人。 “你还好意思说?还当不当我是你兄弟?有事儿你就自己扛,有你这样的兄弟吗?”高基一拳揍在林海的肩膀上,说不出的气愤。 “就是,林海兄弟,咱们是兄弟,再怎么的有啥事儿你也跟我们说一下啊,哪有你这样的兄弟,说走就走的?”李飞也揍了林海另外一边肩膀。 林海没有说什么,眼睛看向两个人的身后,阿赫正慢悠悠的走过来,很显然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林海,来我给你介绍!这这我在缅甸认识的兄弟阿赫,阿赫,这就是我根你说的我好兄弟林海!”高基看了眼疑惑的林海,主动给两个人介绍。林海象征性的笑笑。 “你们怎么过来了?走吧,去家里做做!”林海领着三个人又穿过几条小路,回到家了。家里没人,高基猜应该是出去干活去了。 “乡下没什么东西招待兄弟们的,喝点开水。”自始至终林海都没有笑一下,高基明显感觉到林海情绪低落,也不喝什么水,就看着林海: “究竟发生什么事儿了,你要辍学回家?”高基不理解的是,就算是有事儿也不至于要辍学。 然而林海只是摇摇头,然后转身出去拿刀给他们切西瓜。还招呼这他们尽情的吃。高基看了看阿赫和李飞,两个人默契的都借口有事儿出去了,一时间就只有高基和林海在。 “兄弟,究竟出了什么事儿?我知道你是万不得已绝对不会辍学的,林爸林妈还等着你读出来后光宗耀祖呢!”高基看这林海,趁现在好好的跟林海谈谈。 “人都没了,还谈什么光宗耀祖,我光谁耀谁啊?”林海讽刺的笑笑,然后又不说话了。然而这句话却让高基震撼到了,人都没了,人呢? “你这是在说什么?林爸林妈人呢?”高基四处看了看,发现家里阴沉的不像话。 “林海……”高基没听见林海的回答,发现他居然一个人悄悄的掉眼泪。高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刚刚的土墩儿…… “你说话啊,究竟发生什么事儿了?还当不当我是兄弟?你tm的要是当我是兄弟就告诉我!”高基看着低着头的林海,着急了。林爸林妈对于高基来说就跟自己的父母一样。 “啊……呜呜……哈哈……说什么?人都死了还说什么?什么光宗耀祖啊,就是扯淡!”林海突然就嚎啕大哭起来,一屁股做到了地上,弄翻了旁边切好的西瓜。这是林海回来这么多天第一次这么哭,以往就只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悄悄的哭泣。 “怎么死的?”高基就像听见一个晴天霹雳一样,上次他来的时候两个人还好好的笑着给他做饭吃,怎么会这么突然,他怎么也不相信会这么快。林爸林妈都还算身体硬朗。 “呵呵……你一定不知道,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找了很多天了,派出所的人都全部出动了,结果还是没找到……”林海说不下去了。 “究竟发现什么事儿了,你给我起来说清楚……”高基一把拉起林海就想给他两拳。 “三个月前我接到家里的电话,说村里最近有人走丢了。每天晚上村里都会有奇怪的叫声,然后第二天早上起来就会发现有人莫名其妙的不见了。当时所有人都说可能是鬼在作怪,不见的也都是些孤家寡人,也没几个人在意,可是后来,村里出现了奇怪的现象,很多人都生病了,而且查不出是什么原因!这时候爸给我打电话,说他和妈找到一个离家比较近的才建起来工厂的工作,以后家里经济都宽裕一点了,他们这么说我以为前面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没事儿了……可是,没多久又接到电话说妈生病了,我当时着急想快点回来,可是爸不让,我就这么一直整夜整夜的梦见我爸妈被鬼追着跑,生病不能下床……就在你去缅甸的后两天,我接到陌生的电话,是当地的派出所打来了,说我爸妈在工厂上班失踪了,已经找了一个星期都没有找到……”高基听着林海说的,越听越玄乎,怎么感觉很灵异,这什么情况? “高基,你说他们不是不在了是什么?”林海难受的闭上眼睛。 “你胡说八道什么?没找到尸体就还有还有活着的可能,你别告诉我村口的那一堆土就是你给他们弄的衣冠冢?”高基想起那个新鲜的土墩儿,有点不可思议。 “你别安慰我了,这村里最近常常有人不见了,而且都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也就这么一点念想了,给他们建一个衣冠冢,当他们就真的在里面,你说多好?”林海之前也这么相信着,只是回来后就慢慢的没有了信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