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解救王大拿绑架的人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九十章 解救王大拿绑架的人

“他就是?”李飞眯着眼看过去,但是背光,看不清楚。 高基和阿赫同时看着对面的bei景,对方好像感觉到了一样转过身看着他们。四个人赶紧转过头回了林海大院子。 “晚上林海和李飞,里面两现在外面候着,我们进去看看情况你们再进来!”四个人回去围着桌边,嘀嘀咕咕的商量着对策。 天渐渐暗下来,村庄里本来就少的人,此时更是早早的都回去了,把门关得死死的,最近村里不安静,谁都不敢半夜出门。 “高基,什么时候动手?”林海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问高基。 “现在还不急,先休息会儿,咱们半夜动身!”阿赫先于高基回答了。 …… “老大……老大……”夜深人静,唯有李飞兴奋异常,时间刚刚指到十二点,就跑到三个人的耳朵面前,奔走相告“十二点啦!!” “李飞你找揍是不是?”林海是直接被吓醒了。不信你试试,半夜的时候你耳朵前传来幽灵一般的声音,你会不会吓得大小便失禁。 “诶!胆儿有那么小吗?还找不找你爹妈了?还睡!”李飞不乐意了,要问为什么?不是林海的那句话,而是那小子被吓醒的时候下意识的给自己来了那么一耳光,大爷的,还真有那么疼,他招谁惹谁了? “行了,赶紧走吧!我和阿赫先去,你们两在外面候着!”高基看了眼贫嘴的两个人,提醒该出门了。 四个人龟龟速速的往村头摸去,四处一片寂静…… 高基和阿赫对望了一眼,然后提气往村头奔去!两个人轻轻的落在房顶。这处房子是老式的瓦房,高基轻轻的揭开一块瓦往里面开,然后摇摇头再换一个地方揭别人家的瓦片…… 连续几次阿赫都快疯掉的时候终于没有看见高基再要脑袋了,麻溜儿的蹭上脑袋,往里面看。好家伙,跟他猜的真没错,这家伙真坐在床上修炼呢! 咦?不对啊,怎么没看见人呢?阿赫沿着那个不打大的被高基揭了瓦的洞上上下下都看完了,怎么就是没有呢?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他们的猜测有误? 阿赫和高基对看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疑惑,观察了半天没发现什么,最后准备盖上人家的瓦片…… 就在高基准备把瓦片盖上的瞬间,高基看见一直坐床上的王大拿动了,赶紧拉拉阿赫的衣服,示意他看! 阿赫反映过来,朝里面看去,这不看还好,一看自己被裸的给雷到了。 王大拿居然站起来将身下的床底给掀翻了,然后下面出来一个2平米的宽的东,只看见王大拿纵身一跃就这么进去了! 阿赫拉着高基跳下屋顶,从旁边的窗户进去了,直奔王大拿的房间。 “你确定就在里面?”高基看了眼那黑黑的洞,怎么看怎么不舒服,这人癖好真是奇怪。 “不然能在什么地方?”阿赫没有做过多的停留,一跃进去了,高基也随后跟上。 “这tm的什么极品,这方法也能想得出来?”高基看着里面弯弯曲曲的道,一阵感叹。 “阿赫……你看,这地道应该不是最近才有的吧?”高基摸了摸上面的尘土,下定论。再想起刘婆婆说的是他搬进这屋子后才有的怪事儿,难道王大拿是进来后发现了修行的方法,才开始的?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这里面会有密道了,是之前的人用过的。今天忘记问老人这原来的一家人去哪里了。 阿赫和高基在里面七拐八拐,总算找到了出口,居然和一个十几平米的山洞相连。高基四处看了看没看到王大拿的身影,然后站出去,让阿赫把风。 高基被自己看到的景象吓到了,山洞半壁上不知道王大拿用了什么东西,将人一个一个的绑扎上面,高基也看到了林妈林爸,已经憔悴得不成人形,高基在看看其他人,大多相同的年纪,同样的憔悴,而边上有两个人看起来还要一点,应该是刚刚被抓来的!看见高基长大了嘴想呼救,可是因为自己身上的精力都被王大拿吸收得差不多了,还没恢复,所以只看到嘴巴张着却没有声音。 高基正准备上去将林爸林妈给救下来,却听到山洞外面有人走动的声音,赶紧闪身藏进密道。刚一进去,就看到王大拿手机提着什么东西进来了,坐在洞的正中间,看了一眼上面的人,然后笑着说: “来,今天你们有口服了,我在河里给你们捉来一条鱼熬的汤,你们一人一口,喝了过后好好的给我休息着,明天我再来吸你们的灵气……”王大拿背对着高基和阿赫,所以只能听见声音,却看不见他的表情。 “诶!我说,你们被这么不愿意成不?能为我使用是你们的荣幸啊,你们想想,等我修行成功,你们可都是功臣啊……”王大拿一个人自我陶醉的说话,很明显是把这些人就这么养着供自己使用。 阿赫和高基互看一眼,两个人悄悄的摸着回去,这些人暂时应该没什么问题,明天趁他不在的时候把人救了再说! 第二天一大早,王大拿就扛着锄头上山了。这边林海、李飞、阿赫、高基悄悄的也出发了,他们的目的地,山洞。 赶到山洞看见挂在上面的人,林海当场就哭了!一帮警察利索的开始救人,半个小时的时间,所有人都救了下来,被送走了,林海跟这林爸林妈去了医院,而高基和阿赫却留了下来,没有把李飞支开,既然兄弟,就没有什么要隐瞒的!他们这么大动作,一定会被王大拿发现的,所以要等他过来。 山洞周围都围着警察,但是高基可不认为那些人可以制服王大拿,所以自己必须留下来。他们报警是说王大拿变态,喜欢折磨人才将人囚禁起来的。一些警察已经去王大拿的住处了,所以他们相信,王大拿一定会从密道那里出来的。 “人呢?我的人呢?”高基猜得没错,他们刚刚在山洞门口坐下就听见里面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看来是警察已经把王大拿逼进了密道然后出来了。 “你是找我们吗?”高基走进去看着王大拿,一脸的好笑。 “你们?你们是谁?”王大拿没想到自己苦心捉来的人就被这么给救走了,心情极为不舒爽。 “我们?王大拿,你不会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吧?私自囚禁,吸人精元,险些致命,这是犯法的,咱们今天就是来送你进监狱的!”李飞现在神气啊,当初是别人把自己送监狱,现在是自己把别人送监狱里,这感觉别提多来劲儿,一个字,爽! “哈哈……那又怎么样?就凭你们?还早着呢!”王大拿知道自己事情暴露了,也不着急,说完话就朝着他们扑过去。在他看来,自己就是天下无敌,没人是他的对手! 可惜王大拿带风的拳头,被阿赫就这么轻轻的给避开了,他阿赫看啦,这王大拿就修行,真的就不过如此。王大拿没想到会被躲过,转过身又开始了攻击。这回高基不给他扑的机会了,提气上前,在王大拿还没有反应过来前,啪啪就是几耳光。 王大拿捂着红肿的脸颊,总算明白自己是遇到同样修行的人了,都怪自己太轻敌。干净整理好自己又上午了。而李飞却在洞门口守着,不让听到想动的警察进去。 “啊……”王大拿一个起身不及时,被阿赫狠狠的踹了一脚,然后装上身后的石壁上。高基没有动,用意念支配金针,然后嗖嗖的朝着角落王大拿飞去。 阿赫看着使用金针越来越熟练的高基,说能看出来他的修行其实还只是在先天阶段?果然是冰魄金针自己选定的主人,资质没得说。 这边刚完事儿,那边密道里就出来警察了,高基悄悄的收回金针,指着已经奄奄一息的王大拿: “警察同志,刚刚我们看这个人鬼鬼祟祟的从里面出来,就帮你们拦着他,然后不小心就打成这样了!” 李飞听到声音也进来了,身后跟着一群警察。一群警察听着高基的说辞,然后再看看倒在旁边只有出气儿没有进气儿的王大拿,满脸的黑线。这真是不小心打成这样的,对!他们也相信他们是不小心滴………… 警察叔叔把人给带走了,高基三个人也搭了个顺风车去医院看林爸林妈,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林海,怎么样了?”高基看着医院凳子上做着的林海,连忙走过去。 “高基,谢谢你!他们……他们没事儿了,医生说就是长期营养不良,导致的深度昏迷,现在已经在掉水了,医生都说不会有大碍了!”林海抓着高基的手,失而复得的心情让他变得语无伦次! “没事儿就好!我就说他们不会有事儿吧?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回去把那个土墩儿给掀了了?不然我怀疑林爸醒过来又会被你给气晕过去!”高基拍拍林海,打趣的说着他家的土墩儿。 “哈哈……哈哈……走,兄弟,咱们一起去掀土墩儿”李飞听高基这么说,也爽朗的笑着,拍着林海的肩膀,揽着他回村儿里去了。 “主人,咱们也一起跟着去?”阿赫也看着开心,朝着高基眨眼! “去!怎么不去?咱们还得回家给他们熬点鲫鱼补充营养呢!”高基想到昨晚王大拿那一桶鱼汤,打趣的笑着。也跟着回林家去了。 …… “林爸林妈,你们醒啦?”高基好久没有这么勤快的给人倒茶送水了,也许是因为心里面确实的那一份亲情,所以高基对林爸林妈特别的孝顺。从刚刚拧着东西到现在,就没有一刻是安静的做着的,忙这忙那,反倒是旁边的林海在看着了。林海掉着一个下巴,连问了自己几次,床上的是他的爸妈吧?他怎么有种自己才是外人的感觉? 同样被惊掉一身肉的还有李飞和阿赫。阿赫夸张的捂着胸口,这是他主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