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你有啥急事儿啊 - 最强高手在都市

第九十四章 你有啥急事儿啊

“他……他已经回来了!刚刚到……刚刚到!”随后高基在里面听到陈密支支吾吾的回答。高基心里想还真是的,刚刚还好没有来上一炮,不然会不会被活捉啊?虽然他不觉得这算偷情,定多算他多情,可是被逮个正着,也不是什么光荣的好事儿不是! “你在想什么呢?”高基正想着呢,就被进来的张若兰给抱住了腰! “你这几天出去了,也不来个电话,人家可想你了!”张若兰在穿着浴袍的高基背后抱住他,头放在高基背上,瓮声瓮气的说。 “我们这不是回来了,好好的安慰下你想我的心!”高基顺势将张若兰翻身过来,抱在自己怀里,就开始上下齐手了。开玩笑,他这也有好几天没开荤了好不好?人家可是生理正常的强壮的少年……嗯对! 今天张若兰穿着白色的连衣蕾丝裙,配了一条粉红色的丝带,衬得人更加的娇艳欲滴!黑色若隐若现的,更让高基浴血膨胀了,这娇滴滴的样子,忒特么的能勾起男人的保护。 “哎呀!你讨厌啦!每次都这么猴急,以后人家不来找你了!”张若兰轻轻的推着猴急的高基,还是没有适应大白天干这种事儿。 “你不是想我了嘛”高基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这刚刚洗了澡呢,可不想再用冷水降火。 “哎呀!行了!我来着急是有事儿的!”张若兰看拉不开高基,只有转移话题。她来本来就是有急事儿找他的。可是这家伙现在还是不老实,手都已经伸进去了…………啊…… “什么急事儿嘛?没关系的,咱们边干边说怎么样?人家好想你了啦!你不想么?咱们好久没见面了!”高基一边对她的白色蕾丝裙上下其手,一边在张若兰耳边说着诱惑的话,竭尽全力的想把某人给拐上自己的床! “有很久吗?才几天而已!”张若兰欲拒还迎的推拉着,自己都分不清是喜欢这家伙继续还是赶紧停下来,她都觉得自己快成矛盾体了啦! “才几天吗?我怎么觉得好像过了很久一样?糟了,我已经对你达到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地步了!若兰,看我这么用心的份儿上,你就不奖励我一点点?”高基说说得甜甜的,手上动作色色滴,完全不给张若兰拒绝的机会! “额……嗯……你轻点,都被你捏坏了,不带这样儿的!啊……高基……”张若兰被高基弄得全身是火,上下失守,干脆也懒得守了,随便他摆弄。却还是被他给弄得受不了了,这家伙越来越坏了,使劲捏就算了,还就这么就进去了………… “哇啊……”高基呻吟一声,也下意识的放轻了动作。 “你刚刚说有什么大事儿呢?”做到半中央有人不动了,很无辜的看着意乱情迷的某女子,好奇的问着! “你……不带你这么折磨人的!”张若兰现在可是焚身,哪里受得了高基这么弄啊,回过头娇嗔的看着高基,那叫一个怨啊! “我么有啊!我这不是关心急事儿吗?”高基故意傻傻的笨笨的问!可是下面去很调皮的要进不进要出不出,弄得张若兰欲哭无泪! “我错了,没什么大事儿,你别……别这样折磨我啊!”高基自己不动,若兰受不了就只有自己撑着桌子运动,够苦了,不一会儿就缴械投降了! “这可是你说的啊,待会儿耽搁了大事儿我不能赖我啊!哈哈……”高基总算心满意足的开始了…… 桌上移动到旁边沙发上,衣服四处分散,落在办公室的每一个角落……白果果的身影,交织在一起,好不欢乐………… 陈密就在隔壁门口站着,竖着耳朵听里面的声音,最后发现好像这样是自虐,就赶紧回了自己房间………… “你怎么就回来了?”小五撒着腿儿就回家了,坐在沙发上吃葡萄吃得好欢……一颗大大的葡萄正要进嘴巴呢,就被后面进来的某位大神给躲过去,一鼓作气的给放进自己嘴里了! “狗子,你找死是不是?”小五用余光睨着进来的人,此人正是刚刚还在医馆外面被林宣儿追着大的人!不错,他就是陈助理,小五嘴里的老爷子,自己的腹腔内派出去的狗子。陈助理的徒弟! “你离我远点儿啊……不然我扁你!不就一颗葡萄吗,还给你不就成了!”狗子抓起一把葡萄就往小五嘴里塞,还好对方躲得快。 “你这是受啥刺激了?诶…………你这熊猫眼怎么来的?嘿嘿……不用说又是那冰山美女赐的吧?”小五本来觉得今天狗子情绪很激动,一看对方那对熊猫眼,秒懂啊!! 小五用一只手指去戳狗子的熊猫眼,被狗子一巴掌给甩开了!没见他正不开心呢,不带这么玩儿的。 “就你知道!我要换,我不管了!”狗子一边吃着葡萄,一边哭得好不真实。 “你要换什么呢?”陈助理进来了,正好听见他说话。 “师傅,你来的正好,我要上诉……”狗子正吃得欢呢,看陈助理回来了那叫一个激动,举着双手,好像自己真的受了莫大的委屈,需要申冤。 “你干嘛?”小五看着激动的狗子,觉得又有好戏看了。 “说吧,我看看在理不,在考虑受理不受理的问题!”陈助理看了一眼厨房,发现有人正在苦心钻研好吃的,才有心情应付找茬的。吃饭可是最大的! “你们欺负我,你们是一家人,所以就欺负我!我不干了!”狗子眼一闭嘴一张,他必须申诉。 “怎么被欺负了?”陈助理很淡定的看着狗子,么有一点刚刚别人说的就是自己的意识! 小五含着一个葡萄,被狗子的申诉表示很震惊,葡萄在嘴里都忘记吞下去。 “你们都有轻松的活,专门带我去伺候那种难办的,你们看看我……”狗子见好像有戏,赶紧再接再厉,指着刚刚在回来前经过自己加工的黑眼圈,那叫一个凄凉的看着旁边一个淡定一个傻眼的两父子。 狗子指了半天自己的黑眼圈,发现对面两个人压根儿就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然后就………… “不带你们这样儿的,不同情就算了,居然理都不理我!这一篮子葡萄是给我的安慰,你们别吃了!”狗子见找不到好处,抱着篮子就开吃……开玩笑,照这么下去,他啥也干不了,还没吃的了! “抢什么呢?开饭了!”这会儿厨房里一直没说话的老婆子出来了,看了眼在客厅姿势各异的三个男人,说了这么一句………… 就只听见嗖嗖嗖三声,刚刚还围着茶几团团坐的几个男人,此时稳稳当当的坐在餐桌前、 “你们这事儿多饿?老婆子我还没说开动呢,都把筷子给我放下……” “欧阳教授,不带这么玩儿的……”小五看一眼老婆子,被自己换做欧阳教授的女人,心里很痒痒…… “师娘,我心灵受伤了,必须你的菜才能治愈,您就让我先吃吧!”狗子最猴急,直接用手就开抓,被老婆子给巴掌拍开了。 狗子皱皱鼻子,表示很委屈,抬头看看另外两个男人,两个人都眼观鼻鼻观心的,不关自己事儿!狗子在心里念叨着没义气,然后讪讪的收回了手。………… “少来这一套,我欧阳琴可不吃!你要撒娇找你师傅去……”老婆子也叫欧阳琴,这就是为什么当初要化身成欧阳教授的原因。她本来就姓欧阳。欧阳琴无视狗子欲哭无泪的表情,冷冷的说 ”你们果然是一家的,我就知道我不是你们家的,你们都欺负我…………”狗子看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凄凉,居然没有一个心疼自己,呜呜……他要跳海去………… “别想了,你跳海还要脏海水呢?”陈助理头也不抬的说道,但是很明显就说说给某人听的狗子彻底被打击到了,也不说话了,埋着头自己吃自己的……心里想着,他这是挖了谁家祖坟啊…………………… “放心,肯定不是我家祖坟……”旁边又悠悠的来了这么一句,狗子就彻底凌乱了,还能不能有点小秘密了?一个人端一盘菜走开了!跟这家人这么久了,他还是觉得他正常些………… “你刚刚说有什么急事儿来着?”高基看着正在穿衣服的张若兰,觉得就这么看着也是一种享受,他可是还想再来呢,可惜有人受不了了! “都怪你……”张若兰背对着高基,转过头看着高基说道。不小心又看见他现在还雄赳赳气昂昂的小弟弟了,脸一下子又红起来了! “怪我什么?我怎么觉得好像还没满足你一样呢?”高基也起身,走了过去。 “别……你走开,别过来了!”张若兰现在腿儿还在打颤呢,这家伙越来越厉害了,自己都怀疑以后一个自己能满足他吗? “我不过来你怎么告诉我什么急事儿呢?”高基继续前进…… “别动,都叫你别动了!”张若兰看着想要过来的高基,吓得心脏都快停了,她可不想再来一次。 “我告诉你……缅甸货运公司的老板来了,咱们不仅货到了,他知道我们回来后也跟着来了…………”张若兰觉得现在有必要赶紧的转移话题,免得自己再遭蹂腻。 “刘老板?他跟过来做什么?”高基看张若兰吓成那样子,也没再吓她了,顺着她的话题走! “好像是过来再跟我们谈谈以后单子的事情,为上次的事情道歉,顺便谢谢我们……”张若兰想着跟石材一起到的刘老板,觉得这人真的是做老实生意的,确实不错。 “他想那么周到?不对啊……客户来直接叫公关接待就是了嘛,我们去干嘛呢?”高基很好奇,这跟他一个丝有几毛钱关系?